第九百九十八章 诛杀圣者 - 万古神帝

第九百九十八章 诛杀圣者

“竟然挡住了?” “女皇的力量,居然也灭不了他?” 整个黑市,也不知聚集了多少邪道修士,分属于各大宗派。此刻,他们却都感到无比惊异,甚至一些修士浑身在颤抖,也不知是因为恐惧,还是激动。 实在难以想象,张若尘的力量到底强大到何等地步,才能挡住具有女皇力量加持的界子印? 孔红璧和鬼谷圣将并没有逃远,依旧在黑市,躲入进明堂的一处据点,开启了防御大阵。 站在阵法光罩的内部,孔红璧倒吸了一口寒气,冷冷的道:“欧阳桓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杀招,一旦打出界子印,恐怕《半圣榜》第一的那一位,也未必挡得住。” 做为明堂的少堂主,孔红璧自然也有杀招,但是,与界子印比起来,却又差了一些。 更加可恶的是,张若尘居然有佛门宝物,能够将修为推送到圣将,也是压了孔红璧一头。 如此下去,人族圣境之下第一高手的位置,岂不是很快就保不住? 孔红璧暗下决心,回到明堂,一定要求堂主带他却拜见圣祖娘娘,只有圣祖娘娘,才能拿出堪比界子印的宝物,助他对抗九大界子。 先前,张若尘一剑劈开的剑气沟壑,正在缓缓合拢。 分成两半的黑市城池,两块大地板块,重新连成一个整体。 张若尘的脚下,浮现出一根根黑色的铭纹,似一张网,覆盖在黑市中的每一条街道,同时,又与地底相连。 有人开启了黑市地底的基阵,以防圣级的战斗,对黑市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。 界子印散发出来的帝皇之力,与张若尘打出的佛光,相互冲击,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。 即便是半圣,靠近到十丈之内,也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,打得倒飞出去。 “只有神子大人和圣者,才有能力与张若尘一战,我们靠近过去,与送死没有区别。” 魔教的修士,看见若尘倒下,感觉到惊骇,立即向后退,只想退得越远越好。 此刻,张若尘一点也不轻松,犹如遭受十万座山岳的镇压,只能全力以赴,才能将界子印撑住。 哪怕只是稍微泄气,顷刻之间,他和石美人都将化为齑粉,死无葬生之地。 界子印散发出一股神秘力量,压制住空间,使得周围的空间变得异常稳固,如同冻结。 原本,在张若尘的眼中,空间只是一张纸,可以撕裂,可以穿透。 现在,空间却变成一层铁皮,使得张若尘根本无法施展出空间挪移和空间裂缝的力量,显得相当被动。 先前欧阳桓扬言,只用一招就能杀死张若尘,显然就是准备动用界子印。 欧阳桓和张若尘都受了伤,都在坚持,看谁先支撑不住。 当然,欧阳桓伤得更重一些,继续僵持下去,不需要太久,半刻钟之内,必定会倒下。 控制界子印,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让欧阳桓的伤势不断加重。 “阁主,现在不出手,更待何时?”欧阳桓紧咬牙齿,向珠光阁阁主盯去。 “神子殿下,本圣助你一臂之力。” 珠光阁阁主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,飞落到地面,出现在界子印的边缘位置。 他的双手,十根金属一般的手指,涌出十根魔气丝线,向镇压在界子印下方的张若尘飞了过去。 十根魔气丝线,由圣道规则凝聚出来,代表了珠光阁阁主的数百年修行的成果,别说是修士的肉身,即便是圣器,也能割断。 十根魔气丝线,急速穿梭,将张若尘完全包裹。 可以想象,只要珠光阁阁主动一动念头,张若尘就会变成一堆碎肉。 “本圣早已说过,与魔教作对,只会是死路一条。”珠光阁阁主低沉的一笑。 距离张若尘的不远处,石美人则是跌倒在地,眸中流淌出泪水夈却又无可奈何的摇头。 此刻的她,根本不像是一位剑圣,与一位柔弱的普通女子没有区别,只是觉得自己根本帮不了张若尘,觉得自己很没用。 珠光阁阁主的目光,向石美人盯了一眼,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意:“谁能想到,高高在上的圣女宫宫主,竟然也是一个没用的女人。宫主大人,永别了!” 珠光阁阁主的十指一收,十根魔气丝线发出唰唰的声音,快速收缩,分别缠向张若尘的双眼、脖子、腰部、双腿,想要将他切割成数十段。 出乎珠光阁阁主的预料,张若尘的皮肤表面,浮现出成千上万个金色佛文,竟是将魔气丝线挡住。 “怎么可能?防御力怎么可能如此强大?” 珠光阁阁主很恼怒,身形向下一矮,化为一道残影,冲入到界子印的下方。 他的双手,结出一道圣术级别的拳印,击向张若尘的胸口。 在他看来,张若尘此刻正在全力以赴支撑界子印,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。 使用圣术级别的拳印,打出一拳,即便张若尘的防御力再强,恐怕也要丢掉半条命。 黑色的拳印,距离张若尘越来越近。 张若尘向珠光阁阁主瞥了一眼,心中急速推算,“这一拳,根本躲不开。” 承受这一拳,再遭受界子印的镇压,那么,张若尘也就必死无疑。 当然,张若尘绝不会坐以待毙,深吸一口气,身体表面,一根根经络冒了起来。 紧接着,张若尘的嘴里发出一声长啸,一圈圈音波涌出来,震得界子印也剧烈颤动。 全身圣气,犹如大河奔腾一般,发出“轰隆隆”的声音。 “嘭嘭。” 张若尘一连打出九掌,每一掌都能打出一条龙影,一掌比一掌更强。 最后一掌落下,小型城池大小的界子印,竟是被他掀飞了出去。 远处,欧阳桓的嘴里,吐出一口血雾。 他的脸色苍白,向后倒退,脚步有些踉跄,显得摇摇欲坠。 与此同时,珠光阁阁主打出的圣术拳印,嘭的一声,击在张若尘的身上,将张若尘打飞出去。 张若尘早有准备,将全身的佛气凝聚在胸口,化解了大本分力量。 “嘭嘭。” 破碎声接连不断响起。 张若尘撞穿一座座建筑,倒飞十数里,最终撞击在黑市的城墙上面,镶嵌了进去,使得数十丈高的城墙都略微一颤。 珠光阁阁主将魔气源源不断的收回,汇聚向右手的手掌,盯向趴在地上的石美人,道:“中了本圣的一击真魔拳,张若尘应该已经废掉,接下来便是轮到你。” “你竟敢对我出手?” 石美人的双眸,盯在珠光阁阁主的身上,竟然恢复了一些神采。 珠光阁阁主惊了一大跳,以为石美人恢复了过来。 要知道,石美人的真实身份,为魔教的九大宫主之一,绝代剑圣。 若是以前,珠光阁阁主前往总坛,见到她,必须要恭恭敬敬的拜见,哪敢生出一丝冒犯之心? 不过,珠光阁阁主仔细凝视,却发现石美人的身上,并没有剑圣该有的精气神。 刚才,她之所以说出那一句话,很有可能只是因为心中的不甘。 “哏哏。对你动手又如何,你以为你还是圣女首尊凌飞羽?” 珠光阁阁主的眼中露出一道阴冷的神色,带有戾气,同时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。 能够亲自杀死一位剑圣,本就是一种值得兴奋的事。 珠光阁阁主抬起漆黑的手臂,一掌向下按去,击向凌飞羽的头顶。 然而,却有一道剑光,先一步飞出来。 噗嗤一声,黑色的古剑,击穿珠光阁阁主的圣魂领域,剑尖刺入进胸膛,一寸一寸的深入进去。 剑上携带的冲击力,带着珠光阁阁主飞了出去。 鲜红的圣血,从珠光阁阁主的胸口,不断流淌出来,洒落在地面。 “张若尘……你竟然还能施展出剑诀……” 珠光阁阁主的双手合在一起,挡住沉渊古剑,想要破解张若尘的剑诀。 “轰。” 张若尘披散着长发,浑身金光闪烁,从上空飞了下来,打出一只大手印,拍击在珠光阁阁主的头顶。 珠光阁阁主的头颅,直接陷入进脖子,趴在了地上。 圣者的生命力很强,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杀死。 紧接着,张若尘又是一连打出数十掌。掌印,如同雨点一般,接连不断落在珠光阁阁主的身上。 直到将珠光阁阁主打成一团血泥,张若尘才收手,两只手全是圣血,格外鲜红。 整个黑市,鸦雀无声。 黑暗中,不知有多少人露出惊惧的眼神。 “张若尘,你敢杀拜月神教的圣者?” 欧阳桓的眼神冰冷,动了真怒,控制界子印,想要再次镇压张若尘。 然而,界子印还没有落下,张若尘便施展出空间挪移,从原地消失。 在同一时间,张若尘出现在欧阳桓的右侧,一剑斩了出去,斩向他的双腿。 剑光一闪。 沉渊古剑拖出一道剑弧,从欧阳桓的膝盖位置,划了过去,出现在他的身后。 因为,张若尘出剑的速度,实在太快,直到收剑的时候,欧阳桓的身体和双腿依旧还连在一起。 “嘭。” 张若尘一掌打了出去,击在欧阳桓的胸口。 欧阳桓的胸口彻底塌陷下去,背部凸了起来,浑身圣气都散开,向后飞了出去,划出一道血红色的弧度,坠落到地上。 地面上,只留下两只血淋淋的小腿,依旧呈现出站立的姿势。 ………… (提前通知一声,明天要回老家一次,更新很迟。 同时,也给大家道歉,前段时间承诺要在晚上十二点,更新两章,最终发现自己根本完不成。这一点是我的错,以后不会乱承诺。 更新会尽量保持每天两章,写完之后,会在第一时间发出。 还是那句话,只能保证尽量,不敢保证一定能够每天两章。哎,说多了都是泪,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吧!不能理解,我也认,毕竟,我与大家一样也是一个读者,理解大家的心情。再次说声,对不起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