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三章 开元鹿鼎 - 万古神帝

第九百九十三章 开元鹿鼎

两位血狼半人族的大力士,将一尊三丈高的铜鼎,抬上拍卖台。 即便,他们二人已经相当小心,可是铜鼎落到地面的时候,依旧发出一声铿锵的声音,铜鼎的四足,将台面压得略微向下凹陷。 由此可见,铜鼎是何等沉重。 “这尊铜鼎,少说也有八十万斤,不是一般的材质铸炼而成。” 众人盯着拍卖台上的铜鼎,全部都在窃窃私语。 巨大的铜鼎,完全被绿色铜锈覆盖,在铜锈的下方,刻有密密麻麻的文字,散发出一股古老的韵味。 齐霏雨站在铜鼎下方,开始介绍:“此鼎,名叫开元鹿鼎,为昔日圣明中央帝国祭祀先祖、祭祀诸神、祭祀天地,必用的祖器。” “八百年前的战乱,圣明中央帝国覆灭,皇城被攻破,全城都在烧杀抢掠。战火中,承载国运的开元鹿鼎也随之遗失,几经转手,最后才落入拜月神教。” “……” 张若尘的目光,盯在铜鼎上面,顿时,熟悉的记忆,如同潮水一般涌来,似乎将他带回到八百年前。 每一年的冬至日,大雪纷飞,张若尘都会在宫女的侍候之下,沐浴焚香,换上干净整洁的蟒龙皇袍,跟随明帝和文武百官,在开元鹿鼎的下方,祭祀天地、祭祀诸神,为来年的国运祈福。 他的耳边,仿佛有宫女唤他起床的声音传来,又仿佛有太子太傅宣读祭文的声音朗朗响起。 开元鹿鼎,的确是圣明中央帝国的一件镇国祖器,但是,它并不是一件多么厉害的战兵,价值有限。 对于圣明中央帝国的旧部而言,它却有着非凡的意义,承载了圣明中央帝国的国运。 得到它,可以召集人马,逐鹿天下。 或许,拜月魔教正是看着昆仑界即将大乱,所以才将开元鹿鼎拿出来拍卖,想要将这一趟浑水,搅得更浑。 慕容月的!中,露出惊讶的神色,立即转过头,目光盯在张若尘的身上,道:“殿下……”?张若尘伸出一只手,止住她接下来要说的话,道:“待会儿,由你出面竞拍,无论如何也有将开元鹿鼎拍下来。”?“可是,属下的身上,没有那么多的圣石。”慕容月露出一丝愁色。 “不用为圣石担心,我会使用神血,替代圣石。相信魔教的修士,更愿意收到神血。”张若尘道。 得到张若尘的全力支持,慕容月顿时放心下来。 “开元圣鼎,起拍价一万枚圣石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枚圣石。” 当齐霏雨报出开元圣鼎的底价,拍卖场中,顿时响起一大片唏嘘的声音。 毕竟,开元鹿鼎只是一件古铜器,连百纹圣器都算不上。若不是因为它是圣明中央帝国的祖器,即便底价是一块圣石,也不能有人购买。 “珠光阁还真是狮子大开口,摆明是要狠狠的宰孔红璧一刀。”一位宗主级别的人物,低声一笑。 在场的修士都知道,开元鹿鼎对明堂很重要,孔红璧肯定会将它拍下来。 孔红璧的眼中,露出一道冷色,对拜月魔教生出了一丝恨意,心中暗下决心,今后一定要想办法报复回来。 一万枚圣石,的确是天价,可是,却还在孔红璧的承受范围之内。 “一万枚圣石。”孔红璧喊出价格。 拍卖场中,珠光阁的三位执事同时笑着点了点头,感觉到很满意。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,孔红璧花费一万枚圣石就能将开元鹿鼎拿下的时候,坐在张若尘身旁的慕容月,喊出价格:“一万一千枚圣石。” 众人面面相觑,向慕容月盯了过去,响起一片私语声。 一位老者,说出慕容月的身世渊源,道:“慕容月是慕容世家的杰出传人,慕容世家又是昔日圣明中央帝国的权贵世家,莫非慕容世家也想逐鹿天下,重建圣明中央帝国?” ?卖场中,出现各种猜测。 当然,也只有在黑市总部的拍卖场,他们才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。若是在武市的拍卖场,谁敢提重建圣明中央帝国,必定会被抄家灭门。 孔红璧瞥了慕容月一眼,不屑的道:“真没想到,你们慕容世家也对开元鹿鼎如此感兴趣。只可惜,圣明中央帝国的正统在明堂,慕容世家即便得到开元鹿鼎,也没法号令群雄。” 随即,孔红璧加价:“一万二千枚圣石。”?“一万三千枚圣石。” “一万五千枚圣石。” …… 价格,飞速飙升。 当慕容月喊出“两万枚圣石”的天价的时候,即便是孔红璧,也都略微犹豫起来。 反倒是珠光阁的那三位执事,却是越来越高兴,笑容满面,希望孔红璧和慕容月能够将价格抬得更高一些。 鬼谷圣将紧皱眉头,向孔红璧传音,道:“少堂主,慕容月显然是有备而来,对开元鹿鼎是势在必得。你们继续抬价下去,恐怕五万枚圣石也打不住,最后反而便宜了拜月魔教。”?孔红璧对拜月魔教本就有一股怨气,听到鬼谷圣将的话,立即问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 鬼谷圣将阴测测的一笑:“慕容月拍下开元鹿鼎,必定是要运回东域。但是,中域却是明堂的地盘,她想离开中域,谈何容易?我们完全可以在半路上将她截杀,不用花费一枚圣石,就能将开元圣鼎夺到手。” “倒也是,慕容世家的圣石,也是属于明堂的财富,凭什么要便宜拜月魔教?”孔红璧的眼睛一眯,瞳孔中,暗藏杀机。 孔红璧没有再竞拍开元鹿鼎,最终,慕容月花费两万枚圣石,将开元鹿鼎拍了下来。 慕容月有些诧异,道:“孔红璧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开元鹿鼎,他肯定别有目的。” “不用管他,开元鹿鼎属于圣明中央帝国,绝不属于明堂。” 张若尘将一万枚圣石交给了大司空,又将两罐神血交给慕容月,让他们分别去提取青甲圣象的象魂和开元鹿鼎。 支付一百二十枚圣石,提取了两枚枯木丹,张若尘带着石美人,先一步离开拍卖场。 两人走出拍卖场,外面传出淅淅沥沥的声音,不知不觉之间,竟是下起了一场雷雨。 一道道闪电,犹如龙蛇一般,横穿天际,发出耀眼的光芒。紧接着,震耳的轰鸣声,从云中传了出来。 雨,下得更大。 欧阳桓撑着一把油纸伞,从雨中行来,身上有着一股风轻云淡的气质,含笑道:“顾兄,我已在天乐间,为你准备了一间最好的上房。” 张若尘向石美人看了一眼,用手指,温柔的撩了撩她脸上的发丝,随后,才是向欧阳桓盯过去,道:“多谢。” “带顾公子去天乐间。” 欧阳桓的手指,轻轻的一招,两位秀丽端庄的侍女走了出来。 两位侍女,将张若尘带到天乐间,她们便退了下去。 三层高的红木阁楼,附带有院落,院中栽种有古老的松竹。松竹在雨中摇曳,发出哗啦啦的声音。 阁楼的第三层,点着一根红烛。 随着寒风吹拂,红烛的烛光不停跳动,使得气氛显得十分诡异。 张若尘与石美人盘坐在地板上面,相距一丈,相对而坐。 张若尘盯着她的双目,道:“凌飞羽,我不知道,在你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但是,你应该醒一醒了,要不然,我们两人,恐怕很难见到明天的太阳。” 刚才,张若尘将精神力释放出去,在阁楼的四方,发现了十多股强大的气息。他们隐藏在风雨之中,带有杀气。 石美人坐在地上,长发如雨瀑一般散落,烛光下,身上的肌肤,显得格外晶莹,犹如一层细腻的玉蜡。 张若尘观察着她的双目,试探性的道:“与青天血帝的那一战,摧垮了你的意志吗?” 石美人的睫毛,轻轻的一颤。 同时,她十根纤细柔长的手指,也在不停颤抖,犹如一只弱小的鹌鹑。 张若尘见她有反应,立即又道:“凌飞羽,三百年前的不世奇才,在同代人之中,堪称无敌,从未败过一次。你很骄傲,你的心中充满了自信,你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” “你的修炼之路,实在是太顺利,没有经过任何挫折。或者说,任何挫折在你的面前,也能轻松化解。” “正是如此,你的圣道,才有巨大的缺陷。” “你就像一件精美绝伦的陶瓷花瓶,没有任何瑕疵,充满美感,无论放在什么地方,也都最为引人瞩目。但是,只需用铁锤轻轻的一击,你便会支离破碎,再也无法修复……” “别说了!” 石美人的双眸,流淌出眼泪,娇柔得就如风雨中的梨花。 在这一刻,张若尘终于可以确定,凌飞羽的确是心境出了问题,精神意志受到严重打击,从而一蹶不振。 张若尘盯着她,道:“败给青天血帝,一点都不可耻,谁还没有败过?我败给你了多少次,可曾倒下?” “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凌飞羽,只是一个石美人。” 石美人闭着双目,不敢与张若尘对视,轻轻摇头,道:“今夜,我们不会死。” 随即,石美人缓缓褪下衣衫,露出一具玲珑剔透的娇躯,主动向张若尘走了过去,两片柔软红唇,印在张若尘的脸颊上面。 她的娇躯,如同温香暖玉一般,顺势倒在了张若尘的怀中,想要解下他的腰带。 “啪!” 一记响亮的耳光。 紧接着,石美人飞了出去,嘭的一声,撞击桌案上面,将烛台打翻。 烛光熄灭,整个屋子,陷入一片漆黑。 “呼。” 窗外的寒风,不断倒灌进来。 张若尘走了过去,盯着倒在地上哭泣的石美人,不禁捏紧了手指,摇了摇头,道:“我从不打女人,你却让我破了例。我之所以打你,是不想看到你继续堕落下去。” 今夜,张若尘若是苟且求全,破了石美人的处子之身,的确是能够瞒过魔教的修士,从而安全离开珠光阁。 而且,石美人显然是不想张若尘为难,所以选择了主动。 但是,张若尘却很清楚,若是真的那么做,那么,她也就彻底死去,再也不可能恢复精神意志。 今后,只有石美人,再也不会有凌飞羽。 张若尘最终还是有些不忍,轻叹了一声,将石美人拂了起来,重新将衣衫给她穿上,道:“放心吧!天无绝人之路,今夜,我会拼尽一切,杀出一条血路,将你带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