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八十五章 石美人 - 万古神帝

第九百八十五章 石美人

战车中。 张若尘的双手合在一起,将精神力收了回来,向慕容月盯了过去,道:“出了黑市一品堂,一直有人跟着我们。你应该知道他是谁吧?” 慕容月低着头,轻轻抿了抿嘴唇,道:“太子殿下不用理会他,他的目标是我,而不是你。”?“那可未必。” 张若尘摇头道:“如今,你和我走得这么近,他肯定会误会吧?” “殿下知道他是谁?”慕容月有些惊讶。 “兵部的那位崛起得最快的新星,步千凡。除了他,还有谁会一直跟着你?此人倒是十分痴情,看来你真的已经成为他的心魔。”张若尘道。 二司空坐在一旁,双手捏着佛珠,长叹一声:“阿弥陀佛,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。” “啪!” 大司空拍了二司空的光头一下,呵斥一句:“关你屁事。” 慕容月陷入沉默,因为她知道,无论是黑市一品堂,还是明宗,与兵部都是站在对立面。 步千凡的出现,无疑是会给太子殿下造成一定程度的阻碍。 慕容月的双目,露出绝然的神色,道:“殿下放心,属下一定会想办法解决此事。若是,他敢查到殿下的身上,威胁到殿下的安危,必要的时候,属下会亲自取他性命。” 张若尘轻轻的一叹,没有多言,男女之间的事,谁都插不上手。更何况,他连自己的情感都理不清,又有什么资格去插手别人的事。 血魂战车的后方,跟着三位身穿军甲的男子。 其中,最前方的那一位年轻男子,留着胡渣,身穿金甲,坐在一头蛮象的背上,显得英气十足。 此人,正是步千凡。 站在步千凡左边的那个军士,手掌按在战刀上面,沉声道:“王爷,末将去帮你收拾了那个小子。” “竟敢与慕容姑娘走得那么近,真是在找死。”另一位军士的眼中露出杀气。 步千凡?目光,盯着血魂战车,眼神颇为复杂,道:“就凭你们二人,还不是他的对手。” “我们是兵部的将领,只要使用出兵部的令牌,即便他的修为再高,还敢反抗不成?”其中一位脸上带有刀疤的军士说道。 步千凡摇了摇头,道:“兵部的令牌,对别人有效,对他没有任何用处。此人,如此年轻,就能乘坐血魂战车,必定是血神教的那位新任神子。” “他就是顾临风?” 两位军士皆是一怔,露出忌惮的神色。 最近半个月,整个天台州,甚至中域都在传顾临风的事迹。 顾临风,可谓是一夜之间,名满天下。 据说,他在神子争夺战的时候,超越了海灵印和魏龙星,一举夺下神子之位。 海灵印和魏龙星又岂是泛泛之辈? 更有传言,顾临风在同境界,击败了血神的大弟子,堪称血神教十万年来的第一奇才。 就算那些传说,真实性很低,但是,顾临风能够成为血神教的神子,也就证明此人绝不好惹。 带有刀疤的那位军士,狠声说道:“就算是血神教的神子又如何,敢动王爷的女人,我们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” 步千凡盯了他一眼,露出一道冷色,道:“本王与慕容姑娘的事,你们最好不要插手。若是没有事干,你们去查一查顾临风的底细,最好查清楚此人的品行到底如何?” “王爷放心,区区小事,难不倒我们。” “属下现在就去兵部调取顾临风的资料。” 两位军士离开后,步千凡骑着蛮象,继续向前跟了上去。 他不放心慕容月,准备去看一看顾临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是不是配得上她? 魔教在黑市的最大店面,叫做珠光阁。 整个天台州,排名第三的拍卖场,就是建立在此处。 虽然,仅仅只是一家店面,然而,历史底蕴浓厚,聚集有大批魔道高手。即便是圣者,来到珠光阁,也要收敛几分。 闫金耀是珠光阁的一位执事,负责接迎今晚拍卖会的一些重要人物。拜月魔教的拍卖会,一个月才举办一次,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。 只要是有大人物现身,他都要立即禀告上去,提前做出安排。 就在这时,大门外,传来一阵骚动。 闫金耀快步向外行去,只见一只小山般大小的金翅雷雕,从远处快速行来,停下珠光阁的大门外。 “血神教的大人物。” 闫金耀立即迎了上去,拱手笑道:“不知是血神教的哪一位长老驾临珠光阁?” 战车中,一对年轻的男女,相继走了下来。 男的,长得玉树临风,潇洒飘逸。女的,却也是美貌惊人,显得倾国倾城。 闫金耀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顾临风,却还是在第一时间,将他的身份猜测出来,笑容可掬的道:“原来是神子殿下和东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驾临,请,快请,里面请。” 慕容月走上前去,盈盈一笑,道:“闫执事,我要的那一件东西,今晚一定会出现在拍卖场吧?” “慕容少主放心,此事千真万确。”闫金耀道。 很显然,闫金耀与慕容月早就已经认识,简单的交流了一番,再次确认青甲驼象的圣魂今晚的确是会登上拍卖台。 闫金耀亲自将张若尘和慕容月迎进珠光阁,至于大司空和二司空,则没有这样的待遇,只能默默的跟在后面。 他们二人,四处观望,对珠光阁的一切都显得相当好奇。 就在这时,大司空瞪大一双眼睛,惊呼一声:“这位女施主真是……美若菩萨……” 慕容月听到大司空一惊一乍的叫声,立即停下脚步,向大司空瞪了一眼,道:“和尚,不许在这里大声喧哗,不然就将你驱赶出去。” 大司空立即摇头,指向不远处的一座湖,道:“贫僧没有胡说,真是菩萨下凡。” 众人顺着大司空所指的方向,望了过去。 只见,不远处的湖畔,聚集有很多修士。他们在议论纷纷,很多人都发出惊叹声。 那些修士的中心位置,搭建有一座高台。 高台上面,坐着一个极其貌美的白衣女子,身材十分高挑,胸臀饱满,那一双修长的玉腿,既是白皙,而又圆润。 她的容颜,更是精致绝伦,没有一丝瑕疵,坐在湖畔,显得格外静谧,犹如是画卷中的玉女,带有一股淡淡的仙气。 难怪大司空会叫她为菩萨,如此美人,的确不像是来自于人间。 “世间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,她是什么人?”即便是以慕容月的美貌,看到那个白衣女子,也感觉到自愧不如。 闫金耀笑道:“此女是教中的一位长老从元府带回,只是一个普通女子,并不是修行者。” “但是,她的美貌的确太过惊人,有着一定的价值。于是,那位长老就将她放置在珠光阁。” “最近一段时间,她倒是为珠光阁吸引了不少客人,很多人为了博她一笑,甚至扔出了圣石。然而,她却从来笑过,甚至都没有说过一句话。” 慕容月道:“莫非是一个傻女?” “谁知道呢?反正等到她吸引了足够多的贵宾的注意,珠光阁便会将她送上拍卖台。以她的美貌,又是处子之身,必定能够卖出不菲的价格。”闫金耀道。 张若尘的目光,盯在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上,心中十分震惊,就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。 随即,他的声音有些发寒,道:“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对她?” 闫金耀以为张若尘也看上了那个女子,笑了笑,道:“对于珠光阁来说,无论是人,还是物,皆有一个价格。珠光阁的作用,就是将它(她)的价值最大化。” 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你真以为,珠光阁的价格能够用来衡量她?” 张若尘的双目,无比冰冷,散发出来的寒气,让闫金耀浑身都在颤抖。 慕容月从来没有见过张若尘如此生气的样子,意识到有一些不对劲,立即问道:“顾公子,到底怎么了?” 张若尘不言,化为一道流光,跨过数十丈远的长空,落到湖畔的高台上面,向那个白衣女子看了过去。 她的确是美若天仙,但是,双眼却十分空洞,没有一丝神采,很像是失去了灵魂。 别的人,不认识她,那是因为,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容。 可是张若尘见过她的真容,所以知道,她就是失踪了两个月的凌飞羽,魔教的九大宫主之一,飞羽剑圣。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张若尘问道。 凌飞羽依旧坐在那里,只是略微抬起一双秀目,盯了眼前这个陌生男子一眼。 她的眼神,依旧十分空洞。 “莫非她与青天血帝交手的时候,伤到了圣魂?” 张若尘立即探出一只手,抓住凌飞羽的右手手腕,分出一道圣气,注入进她的身体。 凌飞羽既没有反抗,也没有说话,宛如一尊石像一般。 然而,高台下方的那些修士,却都十分愤怒。 “那个小子是谁,竟然敢抓石美人的手,实在太胆大,本公子要剁了他。” 一位鱼龙第二变修为的年轻男子,拔出一口战刀,飞上高台,一刀向张若尘劈了过去。 “唰。” 慕容月化为一道幽影,先一步落到高台上面,手臂一挥,打出一道圣气,将那个年轻男子打得口吐鲜血,抛飞了出去。 “竟敢对天鬼宗的少宗主下如此重的手,你们是在找死吗?” 四位鱼龙第九变的青衣男子冲了出来,手持战兵,浑身杀气腾腾,向高台上面冲去。 慕容月取出黑市一品堂的令牌,捏在手中,道:“区区天鬼宗也敢在本少主的面前放肆?” 天鬼宗的四位修士,看到慕容月手中的令牌,全部都被吓了一大跳,立即躬身道歉,然后,抬起天鬼宗少主,逃一般的离开了珠光阁。 高台下方,别的那些修士,也都纷纷闭嘴,黑市一品堂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。 当然,他们也十分清楚,即便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也不能将石美人带走。 不仅仅只是因为,这里是拜月魔教的地盘。 更因为,还有一位身份地位不在黑市一品堂少主之下的人物,早就已经看上石美人。 (求推荐票,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