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五十八章 独斗 - 万古神帝

第九百五十八章 独斗

张若尘的目光淡漠,向眼前的四位不死血族扫视一眼。 全部都是半圣境界,并没有看见不死血族皇族的那位皇叔。那人,应该依旧隐藏在暗处。 张若尘向黑暗中盯了一眼,道:“除了你们四人以外,应该还有一人吧?为何却没有现身?” 这一次,轮到二皇子心中一惊,暗道,此子仅仅只是三阶半圣的修为,竟然能够察觉到皇叔的气息,洞察力怎么会如此敏锐? 二皇子向圣书才女的方向看了一眼,随即,恍然大悟。 肯定是圣书才女以强大的精神力,发现了皇叔,只有她才有那样强的感知能力。 不过,圣书才女显然是伤得很重,根本无法出手,倒也不用惧她。 “对付你们二人,何须皇叔出手。” 二皇子背着双手,彰显出一种高贵的气度,道:“才女大人,你最好现在就将《血族密卷》交出来,免得本皇子待会使用一些暴力的手段,伤害到了你。” 圣书才女道:“可惜你们要找的《血族密卷》,并不在我身上。其实,我也想知道,它到底在哪里?” 二皇子的眼神一沉,道:“本以为才女大人是一个聪明的女子,却没想到,也有如此愚蠢的时候。森罗,你去搜一搜才女大人的身,记得要温柔一些,千万别弄伤了她那娇贵的身体。” “敬酒不吃,吃罚酒。” 森罗血将瞪大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,迈出水桶粗的大腿,向圣书才女走去。 他的身躯,高达三米,全身缠着碗口粗的铁链。 每走一步,铁链相互碰撞,发出“哗啦”的声音。 此人的修为,达到七阶半圣,绝不是泛泛之辈。而且,因为他是不死血族,肉身力量相当强横,远超同境界的人类。 森罗血将盯向站在圣书才女身前的张若尘,咧嘴一笑,露出尖锐的獠牙,道:“血神教的小子,就凭你瘦小的身板,还想英雄救美?本将来教你如何老实本分的做人。” 森罗血将的双手,捏成拳头,全身铁链动了起来,将双臂完全包裹。 那铁链,显然不是一般的精铁,而是一种圣器,与森罗血将的骨骼连接为一体,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。 距离张若尘还有十丈的位置,森罗血将大吼一声,双腿一蹬,豁然跳跃而起,一拳向张若尘击了下去。 拳头上,寒光闪烁。 每一根铁链的环扣都有电光在流动,爆发出来的气浪,形成一个瓶装的虚影,先一步到达张若尘的身前。 张若尘的右脚移了一步,使得身体重心下沉,紧接着,挥动七圣蛇矛横劈了过去。 “嘭!” 七圣蛇矛劈在森罗血将的腹部,与铁链碰撞在一起,发出一道刺耳的金属碰撞声。 森罗血将倒飞而回,一直落到十数丈之外,又一连后退十步,才站稳身形。 腹中,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,他的体内,五脏六腑皆受了一定程度的创伤。 反观张若尘,却依旧站在原地,不动如松,显得英气十足,唯独只有一根根长发还在飘动。 仅仅只是一击,却让在场四位不死血族,全部都心惊不已。 即便,刚才的交锋之中,森罗血将是因为大意,才吃了一点小亏,可是那一个血神教的人类,也绝不是一个简单人物。 先前,小瞧了他。 另一位不死血族的血将,嘻笑一声,“森罗,你到底行不行,怎么连一个三阶半圣修为的人类也无法收拾?要不要我来助你一臂之力?” 森罗血将冷哼一声,没有理会那位血将的调侃,而是用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,盯着对面的张若尘,道:“原本本将只是想要吸干你的鲜血,不过现在,本将改变了主意。本将要将你炼成血奴,奴役你一百年。” “放狠话,谁不会?想奴役别人,最好先拿出一些真本事。”张若尘淡淡的道。 森罗血将咬紧牙齿,大吼一声,急速向张若尘冲去,一双粗大的手臂,释放出夺目的电芒。? “天王拳。” 两道拳印,同时攻出,形成一道音爆声。 天王拳,乃是一种鬼级上品的拳法,力走刚猛,霸道无双。 因为第一梯度的天地规则的压制,使得森罗血将很难调动出滂湃的圣气,无法将天王拳的真正威力施展出来。 当然,即便只是以肉身力量,施展出来的天王拳,也是具有相当强悍的威力。 张若尘站在原地,纹丝不动,仔细观察森罗血将的拳法轨迹。 就在两道拳印,进入他三丈之内的时候,张若尘的目光一凝,抓起七圣蛇矛,后发而先至,一矛刺了出去。 蛇矛的轨迹,并不是直线。 犹如一条活了过来的灵蛇,从森罗血将的双拳之间穿透过去,精准的击在他的喉咙位置。 “噗嗤!” 蛇矛从森罗血将的后颈穿透过去,带出一大片鲜血。 森罗血将瞪大一双眼睛,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。下一刻,他的双臂,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,将七圣蛇矛钳住,左脚向后一退。 张若尘轻轻摇头,双臂同时发力,将七圣蛇矛一扭。 “哗。” 蛇矛上,爆发出金色的光华,形成一股旋转着的力量,将森罗血将的脖颈搅断。 一颗硕大的头颅,抛飞出去。 张若尘知道半圣级不死血族的生命力强大,于是,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打出一道手印,击在森罗血将的头颅上面。 “嘭!” 飞在半空的头颅,爆碎而开,化为一团血雾。 即便是森罗血将的圣魂,也都灰飞烟灭。 顷刻之间,一位不死血族的高阶半圣,就陨落在张若尘的长矛之下,只剩一具无头尸。 不死血族二皇子紧咬牙齿,怒不可揭,双臂颤抖着,道:“血神教的年轻一代,根本没有人有你这么强大的实力。你到底是谁?” 张若尘手提七圣蛇矛,没有回答他的话,道:“二皇子殿下的修为,竟然已经突破到七阶半圣,以你的体质,恐怕与九阶半圣也有一拼之力。要不要,我们也过一过招?” 当初,张若尘才一阶半圣修为的时候,就与二皇子交过手。只不过,当时两人的修为差距太大,张若尘只能逃命。 如今张若尘的修为,突破到三阶半圣,修为大进,自然还是想要与二皇子再战一场。 这一次,二皇子并没有冲动,而是冷哼一声:“本皇子不会给你各个击破的机会。云翼血将,云乱血将,一起出手,先镇杀血神教的那个小子,再对付圣书才女。” “哗啦。” 三位不死血族背上的血翼,同时展开,离地腾飞起来,低空飞行,从三个不同的方向,向张若尘合围过去。 他们三人,都是相当厉害的人物。 若是在地面,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即便是全力出手,也最多只能挡住其中一人。 云翼血将和云乱血将都是八阶半圣的修为,在第一梯度,他们二人的实力,甚至比无量旗王还要强大。 二皇子如今已经突破到七阶半圣,修为暴增,加上他的体质十分特殊,实力比云翼血将和云乱血将还要强大一筹。 张若尘紧盯对面的三人,临危不乱,率先出手,将七圣蛇矛一挥,同时向云翼血将和云乱血将攻击过去。 “好胆。” 云翼血将托起手中的圆形盾牌,向前一挡。 同时,他将体内稀薄的圣气调动起来,激活盾牌中的铭纹。 “哗----” 圆形盾牌立即散发出一圈圈血红色的光华,笼罩直径十丈的区域,形成一面圆形的光幕。 云乱血将的身体,缩小得只有拳头大小,从七圣蛇矛的上方飞了过去,伸出一只锋利的血爪,击向张若尘的头颅。 冰冷的血爪,变得越来越长,带着一片浓密的血浪,犹如是要将张若尘撕成碎片。 两人一攻一防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 若是在地面,别说是张若尘,即便是九阶半圣级别的人物,估计也很难化解他们的攻势。 张若尘并没有收回七圣蛇矛,继续发力,将长矛击在圆形的血色光幕上面。 “嘭”的一声,光幕破碎。 七圣蛇矛爆发出来的力量,与云翼血将手中的盾牌正面相撞,将云翼血将打得斜飞出去,撞击在地面。 云翼血将持着圆形盾牌的手臂,骨头断裂,嘴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,显得相当狼狈。 “他的肉身力量,怎么会这么恐怖,与一些圣者相比,恐怕也弱不了多少。”云翼血将的心中暗道。 虽然,张若尘击伤云翼血将,但是却也让自己陷入险境。 云乱血将的爪子,带着一股锐利的寒风,从他的颈部划过。 即便,张若尘退得够快,颈部的位置,却还是留下三道血淋淋的爪印。 张若尘没有查看颈部的伤势,立即稳住脚步,随即,又以更快的速度,向前一冲,以身体,向云乱血将撞击过去。 “找死。” 云乱血将的双腿弯曲,腰腹下沉,立成一个马步,将全身圣气,汇聚于双爪。 血红色的爪子,如同是用红玉琉璃铸炼而成,不仅坚硬锋利,而且还有一道道寒冰属性的铭纹浮现在表面。 每一根爪子,皆是一件圣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