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五十七章 你是张若尘吗? - 万古神帝

第九百五十七章 你是张若尘吗?

来不及施展缓冲手段,无量旗王的双腿,与坚硬的底牌碰撞在一起。 “轰隆”一声。 地面上,岩石碎裂,出现密密麻麻的石缝。 即便是以无量旗王的强大肉身,经受如此强烈的冲击,也是双腿发麻,浑身都像是散架了一般。 无量旗王抬头看了一眼,头顶上方,拥有一对金色龙翼的顾临风,也在快速向下坠落。 “现在,是我唯一的机会,趁着顾临风没有落到地面,给他致命的一击。” 无量旗王忍住疼痛,双腿一蹬,向上跃起数十丈,将体内的圣气,全部注入进七圣蛇矛。 七圣蛇矛增大十倍,化为一根金色的柱子,向急速落下的张若尘击了过去。 强大的力量劲气,犹如水纹波浪一般,一层叠着一层。 “现在才想反击,会不会太迟了一些?” 张若尘的身上,有着五彩色的光芒涌出,形成一片混沌气云。 混沌气云的中心,张若尘急速飞了出去,双手握着沉渊古剑,将全身每一寸肌肉的力量都爆发出来,向下劈去。 那股强大的力量,将七圣蛇矛打得飞了出去。 凌厉的剑光,从无量旗王的左肩劈了下去,又从右肋的位置飞出,一直落到地面,留下一道长长的剑路。 张若尘稳稳的落到地面,手臂一挥,剑上,一滴绯红的鲜血,飞了出去。 远处,七圣蛇矛坠落在地,发出一声铿锵之音,将大地击穿,留下一个巨大的石坑。 半空中,无量旗王的身体,整整齐齐裂成两半,坠落了下来,落在七圣蛇矛的旁边。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 无量旗王的眼神空洞,嘴唇微微开合。 “张若尘。” 张若尘盯着他的半截身体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 “原来……原来是……你楸…” 无量旗王的脸色越来越苍白,也越来越狰狞,调动最后一丝圣气,竟是想要自爆气海。 沉渊古剑颤动了一下,化为一道乌光飞出去,刺入无量旗王的眉心气海,将他彻底钉死在地上。 张若尘的手指一抬,将沉渊古剑收回。 随后,他走到无量旗王的身旁,在他的身上搜索了一遍,除了找到一些疗伤丹药和血丹以外,并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。 …… ………… 第一梯度所在的世界,相当黑暗、宁静、冰冷,伸出一双声,根本无法看见手指。 根据无量旗王所说,第一梯度生存有很多厉害的血兽。而且,不死血族也有数位强者,来到第一梯度。由此可见,这里必定危机四伏,并不是那么安全。 因此,张若尘没有取出灵晶照明,而是使用天眼,观察四周的环境。 “精神力受到严重的压制,即便是天眼,也只能看到五百米之内。” 以半圣级别人物的肉身爆发力,顷刻之间,就能跨越五百米,将攻击打落在张若尘的身上。 在这样的环境,最好小心谨慎一些。 张若尘将七圣蛇矛拔了起来,握在手中,同时使用流星隐身衣,紧紧裹住身体,将身上的气息完全收敛。 在附近,张若尘寻找了一刻钟,不仅找到先前坠落下来的天魔印,而且,还找到一枚白色棋子。 棋子上,染有血斑。 “这是……” 张若尘将白色棋子捏在手中,仔细感应,发现血斑上面竟有一丝圣书才女的气息。 “圣书才女果然坠落到第一梯度,难道……难道已经死于血兽的腹中?”张若尘皱紧眉头,捏着七圣蛇矛的手指,也是略微紧了紧。 不过,他很快就发现,棋子上面的血斑,有一些古怪,形状像是一个箭头。 “莫非,圣书才女并没有去,故意留下棋子,指引她离开的方向?” 张若尘站起身来,向棋子指引的方向看了一眼。 来到第一梯度,有着很大一部分原因,都是为了圣书才女,既然有了一些线索,即便可能性极其微小,也要走下去试一试。 “若是,棋子真是圣书才女留下,那么顺着她指引的方向,必定还能发现别的棋子。” 张若尘提起七圣蛇矛,大步流星,向棋子指引的方向冲了出去,每一步跨出都是十数丈距离。 大概行了十里,张若尘又找到一枚棋子。 棋子被压在一块百斤重的黑色冰石下方,指引向另一个方向。 找到第二枚棋子,张若尘竟是笑出声,“我就猜出,圣书才女不会那么容易死去。她的身上,有着诸多护身宝物,足以保住性命。” 不过,第二枚棋子的附近,有着一些血兽的爪印,还有大量血迹,显然是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。 不仅是血兽的血液,还有圣书才女的血液。 血兽的尸体,早已化为一具白森森的骨头,足有十多米长,每一根骨头都有张若尘的大腿那么粗。 很显然,有别的血兽经过此地,将死去的血兽的血肉吃掉。 情况似乎并不是那么乐观。 “血迹应该是一个月前留下,圣书才女肯定是伤得极重。” 张若尘继续追寻下去,将身法速度施展到极致,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将圣书才女找到,而不是找到一具尸体,或者白骨。 接下来,每隔十里,张若尘就会找到一枚棋子。 圣书才女行走的路线,并不是一条直线,似乎是在一路逃亡。 张若尘在追寻圣书才女的路上,遇到过一头血兽。 那头血兽,乃是一只云金兽,足有一百多米高,趴在地上,如同一座小型山岳。 只不过,原本金色的鳞片,却变成血红色。它每吐出一口气,都会形成一股飓风,吹得地面飞沙走石。 张若尘穿有流星隐身衣,才没有惊动它。 一旦将它惊醒,即便张若尘的肉身强大,也未必能够逃走。 张若尘一连找到二十一枚棋子,终于,渐渐接近圣书才女。 因为,第二十一枚棋子上面的血迹,还颇为新鲜,应该是昨天才留下。 地面上,甚至还能看到十分清晰的脚印,每一步都有血迹,让人感到触目惊心。 圣书才女的意志力,得有多么强大,才能坚持如此久的时间也没有倒下? 向前寻去,张若尘很快看到一具赤虎兽的尸体,在那尸体的背后,有着细微的呼吸声传出,由此可见,圣书才女显然是还活着。 圣书才女听到身后方向传来的脚步声,心中既有一些喜悦,也有一些隐忧。 前来之人,到底是来救她,还是来杀她? 下一刻,那人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前,是一个年轻男子,手持一杆七圣蛇矛。 七圣蛇矛不是血神教神子梅兰竹的圣器,怎么会落入此人的手中? 莫非,他是血神教的人? 此刻,圣书才女伤得太重,只能蜷缩在地上,在寒冷中轻轻颤抖,宛如一只被遗弃在冰天雪地之中的受伤的小麻雀。 若是对方要杀她,她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。 那个年轻男子,却并没有杀她,而是脱下了身上的外套,给她披在身上,裹住娇柔的伤体。 随后,他又取出一枚疗伤丹药,放入进她的嘴唇。 年轻男子用着温润的眼神,盯着她,道:“你伤得很重,别说话,我帮你疗伤。” 十分熟悉的眼神。 然而,此刻的圣书才女,却是昏昏沉沉,根本无法回想起到底是在哪里看到过那双眼睛。 紧接着,一只温软的大手,握住她冰冷的小手,将一股圣气注入进手掌。 圣书才女的伤势,逐渐恢复。 那一双漆黑的眼眸,也渐渐变得明亮,仔细凝望身旁这个年轻男子,终于记起是在哪里见过他的眼神。 她的心,跳动得有些快。 不敢相信,一直在脑海中幻想的一幕,竟然真的发生在眼前。 是他吗? 圣书才女的嘴唇,微微张开,自嘲的一笑:“我是……是在做梦吗?或者说……其实……我已经死去?” 张若尘看着她的双眸,道:“若是我再迟一些找到你,估计,你就真的已经死去。” 圣书才女闭上双眼,嘴角微微上翘,似乎是在享受此刻的那种美好的感觉,不敢睁开眼睛。一旦睁开眼睛,说不定,一切都会消失。 “你是张若尘吗?” 半晌后,她终于还是问了出来,想要知道心中的猜想是否正确。 有人来救她,她当然十分高兴。然而,若是来救她的人是张若尘,那么意义也就完全不同。 因此,此刻的圣书才女十分紧张,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,一双眼眸,也直勾勾的看着身旁的陌生男子,带着期待的神色。 张若尘没有回答她,停止继续将圣气注入她的手掌,站起身来,目光向其中一个方向望了过去。 紧接着,他将七圣蛇矛抓紧,道:“出来吧!继续隐藏在暗处,有什么意义?” 黑暗中,响起不死血族二皇子的笑声:“我们并没有隐藏,只是比你迟到了一步而已。” “哗----” 一枚拳头大小的火属性灵晶,飞了出来,将周围的黑暗照亮,形成一片昏暗的区域。 四位不死血族的身影,从四个不同的方向,向张若尘和圣书才女靠近过来。 “是不死血族……” 圣书才女露出戒备的神色,想要站起身来,却太过虚弱,下半身完全无法动弹。 “你先休养伤势,交给我就行。”张若尘用着一个坚定的目光,向她盯了一眼。 那目光,充满了自信。 圣书才女犹如一个小女孩一般,轻轻点了点头。不知为何,明明知道现在的形势,相当危险,却偏偏很享受这种感觉,犹如吃了蜜糖一般,心中很甜,很暖。 不死血族二皇子的双目,盯在张若尘的身上,道:“血神教的人?” “没错。”张若尘淡淡的道。 不死血族二皇子道:“血神教的人,也想得到《血族密卷》?只可惜,你的修为太弱,即便先一步找到圣书才女,也只不过是多了一具尸体。” (今天似乎是星期一,求一求月票、推荐票吧!看在小鱼凌晨三点都还没睡,是不是应该支持一下?呵呵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