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章 血族再临 - 万古神帝

第九百二十章 血族再临

力献王也知道时间紧迫,想要尽快擒拿下张若尘,也就不再多说废话,直接出手,将破杀令向下打了出去。 兵部的每一位域王级别的王爵,皆能得到女皇的亲自封赏,获得一枚破杀令。 根据爵位的高低,破杀令的威力,各不相同。 比如,曾经死在张若尘剑下的万象王、风禽等人,仅仅只是下等域王的爵位。他们拥有的破杀令的威力,自然也就有限。 然而,无论是在海外战场,还是在墟界战场,力献王皆是立下赫赫战功,早就已经册封为中等域王。 他掌握的破杀令,自然也就与别的下等域王不同,威力更加强大。 他只是随手一挥,破杀令便变得十分巨大,犹如是翻天大印,凝出滔天的杀气,涌了出去。 “轰隆隆。” 风劲中,带有千军万马厮杀的声音,滚滚的黑色杀气,化为了人形、兽影,席天卷地的落下。 若是,张若尘还是一阶半圣,恐怕是真的无法挡住这一击。 当然,即便是突破到二阶半圣,张若尘的脸色也相当冷凝,没有一丝松懈。 阳刚之气和圣气在体内疯狂运转,使得成千上万道火焰,从毛孔之中涌了出来。 “龙象神炉。” 张若尘的身体,犹如是燃烧着的火炉,使得双脚之下的泥土为之融化,变成一滴滴赤色的岩浆。 一道金色的手印,向上打了出去。 可以看见,手印的中心,盘踞有一龙一象。 破杀令与张若尘的手印碰撞在一起,发出一道震耳的声响,一圈肉眼可见的音波,急速涌了出去,将山上的所有橡树全部冲击得断裂。 不过,当音波撞击向司空禅院的时候,禅院中,竟是飞出一个个佛文,形成一面金色的文字墙壁,将那股力量挡住。 张若尘一连后退十数丈,才将破杀令的力量化解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。 七阶半圣的?量,果真是相当强大,以他现在的修为,与那种境界的人物交锋,还是显得颇为勉强。 力献王向司空禅院深深的盯了一眼,露出忌惮的神色。 刚才,他与张若尘的那一击交锋,爆发出来的冲击波,足以将低阶半圣镇杀。谁能想到,却被一层佛文挡住。 恐怕是有高人隐居在此处。 若是继续在禅院外战斗,一旦激怒里面的隐修者,必定是会惹来大麻烦。 力献王向着张若尘盯了一眼,道:“张若尘,咋们去别处再战?” “恐怕已经去不了别处。” 张若尘的目光,盯向远处。只见,东方的天边,有着一片暗红色的血云,正在急速涌来。 力献王也有所察觉,立即转过身,一双燃烧着火焰的眼球,向血云的方向望了过去。 “不死血族。” 力献王露出肃然的神情,有些紧张了起来。 怎么会有不死血族来到这里? 而且,那位不死血族的背上长着一对银色肉翼,不像是一般的不死血族将军。 不死血族二皇子站在血云的中心,一对银色的大翼,将黑夜照亮了几分,脸上露出讥诮的笑容:“居然还有兵部的人,哏哏,倒是应该先清除掉才行。” “好大的口气。” 力献王一只手持着破杀令,一只手提起长戟,骑在翊鳞兽的背上,直冲入血雾中,与不死血族二皇子斗在了一起。 兵部和不死血族本就是死对头,因此,也就没有什么可说,只要遇见,直接杀死对方就行。 “嘭嘭。” 一道道响亮的撞击声,从血雾中传出,使得天地灵气都在猛烈抖动。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,力献王的坐骑翊鳞兽发出一声惨叫。 它的庞大身躯,被不死血族二皇子一剑劈成了两半,从半空坠落下去。 片刻后,不死血族二皇子的血剑,击穿力献王的胸膛。 “哈哈!兵部的七阶半圣,怎么这么弱?” 二皇子狞笑以上,露出獠牙,咬在力献王的颈部大动脉,吸取力献王体内的鲜血。 力献王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,喉咙里发出大吼声,取出了一卷圣旨,想要挣脱出去。 但是,血剑穿透了他的身体,使得他根本无法逃走。 渐渐的,力献王的身体,变得越来越干瘪,皮肤变成死灰色,彻底失去生气。 “啪!” 二皇子将力献王的身体捏碎,化为一团碎甲和灰渣,随手一抛,洒在了空中。 “七阶半圣的血液,真是美味,只要将他的血液完全吸收,我的境界,应该是可以达到六阶半圣的巅峰。”二皇子取出一根白色的纱巾,将唇边的血迹擦干。 司空禅院外,赵越和蒲悦林二人,早已被吓得肝胆俱裂,双腿情不自禁的颤抖。 力献王在整个元府的兵部,也是能够排入进前十的大人物,即便是那些宗主和家主见到他,也要忌惮三分。 可是……如此一位威震一方的兵部大佬,却死在了他们的面前。他们能够能够不感到恐惧? 力献王都已经死去,那位不死血族又岂会放过他们二人? 然而,二皇子却并没有正眼看向他们,目光盯在张若尘的身上,笑道:“张若尘,你的修为不怎么样,逃命的本事却是不小,倒是让本皇子好找。要不……你猜一猜,这一次还逃得掉吗?” 张若尘将沉渊古剑取了出来,捏在手中,看着冰冷的剑锋,道:“为什么要逃?战一场吧!谁输谁赢,还说不一定。” 二皇子的目光一凝,仔细的看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难怪敢说这样的大话,原来是突破到了二阶半圣。本皇子便来看一看,你到底有多大的长进?” “哗。” 二皇子的两指捏成剑,随即,血剑飞了出来,围绕他的身体不停旋转,同时,也在不断加速。 血剑的速度,达到二十倍音速的时候,二皇子的周围,形成了一座巨大的风劲漩涡。 同时,血剑也是飞了出去,击向司空禅院外的张若尘。 如此快速的一剑,别说是张若尘,即便是九阶半圣也不可能躲得过去。 血剑携带二十倍音速的速度,爆发出来的力量,更是恐怖绝伦,一般的七阶半圣,也很难挡得住。 先前,二皇子就是使用这一招,一剑击穿力献王的身体,从而取得战局的胜利。 张若尘的眼瞳之中,血剑的剑尖,变得越来越清晰。 根本没有做任何思考,体内的剑意自动涌了出来,张若尘犹如本能一般,提起沉渊古剑,向前刺了出去。 “嘭。” 两剑的剑尖,碰撞在一起。 有着密密麻麻的剑气,向四方飞了出去。 血剑上蕴含的强大力量,通过沉渊古剑,传到张若尘的手掌,震得他的五指又痛又麻。 张若尘的身体扭动了一下,将那股力量,转移到了地底。 下一刻,他脚下的大地,直接碎裂而开,向下塌陷,化为一个直径十丈的大坑。 尽管张若尘受了一些轻伤,却终究还是将二皇子的这一剑挡住。 二皇子略微感到诧异,七阶半圣都挡不住的一剑,张若尘怎么能够挡得住? 他根本不相信,张若尘的实力,能够与七阶半圣相提并论。 只认为,那是张若尘的剑道境界高明,使用了巧劲,才将血剑的力量化解。 “以巧取胜,不过只是侥幸。以力取胜,才是大道。”二皇子冷哼一声,手臂一挥,想要将血剑收回。 张若尘哪会让他得逞,手指向前一点,嘴里吐出一个字:“破。”?血剑的上方,空间向内塌陷,化为一片破碎的虚无空间,直接将橵剑吞噬了进去。 血剑,已经相当接近千纹圣器,乃是《百纹圣器谱》第二十四位的战兵,自然是极其珍贵。 并且,二皇子从小修炼剑道,已经将血剑炼成本命之剑。若是失去血剑,他的战力,恐怕也得损失三成。 “不好,大意了!” 二皇子的脸色狂变,双手同时捏出剑诀,想要控制血剑逃出张若尘打开的虚无空间。 先前,他只想着,尽快将张若尘拿下,夺取滔天剑,送去冥王剑冢。却忘记,张若尘能够调动空间力量,足以吞噬掉血剑。 空间力量的玄奇,远超二皇子的想象,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。 血剑最终还是被虚无空间吞噬,片刻后,整个空间,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。 张若尘显得风轻云淡,笑了笑,道:“有力无巧,与莽夫有什么区别?” 二皇子的脸,变得十分狰狞,露出的眼神,犹如是要吃掉张若尘一样,道:“从小到大,没有人能够也本皇子作对。凡是敢与本皇子作对的人,全部都已经变成了死人。” “是吗?看来我会成为一个例外。”张若尘道。 能够将二皇子激怒,便是一种成功。 一个人在暴怒的状态,的确能够发挥出十二成的力量,但是,却也会露出更多破绽。 只需要抓住一个破绽,张若尘就能将他击杀。 “吼!” 二皇子厉吼一声,双手摊开,浩荡的血云竟是凝聚成一只巨大的狻猊虚影,将三分之一的天空占据,散发出庞大的蛮兽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