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七章 全部都有血海深仇 - 万古神帝

第八百九十七章 全部都有血海深仇

“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?” 风禽向黎敏瞥了一眼,双瞳之中,飞出两道寒光。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横移出去,出现在黎敏的身前,手掌向前方一按,将飞来的两道寒光击碎。 紧接着,张若尘收回手掌,露出厌恶的神色,道:“有什么事,冲我来,何必向一个柔弱的小女孩下这样的狠手?” 刚才,若不是张若尘出手,恐怕风禽的两道目光,已经击穿黎敏的身体,将她杀死。 “好,既然如此,本王就先收拾你。” 风禽双手捏拳,脚掌向前一踩,将竹林之中的地面,踩得向下凹陷。与此同时,四方出现密集的风刃,发出“唰唰”的声音。 “住手。” 一道沉冷的声音响起。 史仁与一群镇狱古族的长老,急速从山下赶上来,出现在风禽与张若尘之间,将两人拦住。 面对镇狱古族的诸位长老,风禽皱紧眉峰,冷哼一声,也不得不收起力量。 不过,他身上的战意,却并没有消减。 风禽见过史仁,自然是知道他的身份,道:“少族长,本王要擒拿朝廷重犯,此事,你们镇狱古族也要插手吗?” 史仁的目光,向风禽盯了过去,道:“朝廷有朝廷的规矩,镇狱古族有镇狱古族的规矩。张若尘乃是镇狱古族的贵客,只要他还在冥王剑冢,也就绝对不可能放任朝廷将他带走。” 风禽对镇狱古族的内部情况,还是有些了解,也就并没有将史仁的话放在心上,冷哼一声:“张若尘是女皇亲自下令要擒拿的人,少族长,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?千万别给镇狱古族招惹祸端,要不然,你那少族长的位置,恐怕会不保。” “是吗?我还真不信。” 史仁没有一丝惧色,显得很坚定。?就在这时,白色的云雾之中,有着十数道人影走了出来,登上竹节山的山顶。 走在最前方的三?,分别是万兆亿、圣书才女、王颉。 三人的后面,还跟着兵部和镇狱古族的一些半圣级强者。这些人,全部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,气息强大,血气浑厚,精神饱满,凝聚成一股强大的威慑力。 诸圣驾临,整个竹节山的气氛,变得一片肃杀。 一般的鱼龙境修士,见到如此阵势,恐怕早就已经跪伏在地上。 王颉当然知道张若尘住在竹节山,正是如此,他才将兵部的诸位强者,也都安排在竹节山暂住。 不出他的预料,兵部的人,果然还是与张若尘遭遇。 王颉的嘴角一勾,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,随后快出几脚,走了过去,道:“少族长,此事我们镇狱古族最好还是不要插手,毕竟张若尘本就是朝廷重犯,又与不死血族勾结,留在镇狱古族,只会是一个祸害。”?史仁的目光,盯向万兆亿和圣书才女,又移到王颉的身上,冷声道:“谁说张若尘与不死血族勾结?你有证据吗?” 王颉叹了一声,装出十分无奈的模样,道:“少族长,事实都已经相当明显,你怎么还要继续偏袒张若尘?将来,若是因为张若尘,给镇狱古族酿成无法挽回的大祸,谁能负责?女皇下令擒拿张若尘,必然是有一定的道理,莫非,你连女皇的命令也敢违抗?” 史仁并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,要不然,也不可能活到现在。 他道:“在冥王剑冢之外,朝廷要擒拿张若尘,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。可是,张若尘是我的朋友,更是镇狱古族的贵客,朝廷想要带走他,除非先从我的身上踏过去。” 史仁很清楚,他有少族长的身份,即便朝廷再怎么迫切想要擒拿张若尘,也不敢太过放肆。 他的态度,若是不够强硬,那么张若尘今天就肯定会被朝廷抓走,后果不可预料。 真到那一步,只会让所有持剑人都感到寒心。 今后,镇狱古族再次遇到危难,各位持剑人,还会赶回来相助吗? 因此,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,史仁也绝对不能退让。 史仁身后的十多位长老,也都站了出来,立在史仁的身后。他们都是忠心于史家的老人,其中一些,甚至还追随过老祖长,自然也就与史仁共进退。 王颉却是心中一喜,既然史仁主动站出来力挺张若尘,那么,倒是可以借助这个机会,将他一起收拾。 他转过身,向万兆亿微微一拱手,道:“王爷,你也看见,少族长根本就不讲理。如今大敌当前,他却还念着与张若尘的那一点私交,恐怕会误了大事。”?万兆亿穿着青龙宝甲,双目灼灼,略带几分笑意,向张若尘和史仁的方向盯了过去,道:“本王反倒觉得,少族长是一个很讲到底的人。” 王颉略微一怔,顿时有些猜不透,万兆亿到底要做什么?难道,他就不想擒住张若尘? 万兆亿又道:“当初青帝在位之时,的确是为镇狱古族颁布过帝旨。因此,即便是朝廷中人,进入冥王剑冢,也要按照镇狱古族的规矩办事。” 史仁背着双手,与万兆亿对视,道:“小圣天王果然不愧是百年来的第一人,行事作风的确是比某些人要更加光明磊落。” 万兆亿的话锋一转,又道:“朝廷可以暂时放过张若尘,可是,一些私人恩怨,即便是少族长也管不了吧?” 史仁的眼睛一缩,道:“什么私人恩怨?” 万兆亿的声音一扬,显得气息十足,道:“在青黎郡,风禽的四位战友,全部都是死在张若尘的剑下,这一笔血海深仇,无论如何也绕不开。” 风禽猛然一脚踏在地面,将大地震得四分五裂,低吼一声:“张若尘,若你还是一个男人,立即站出来,与我决一死战。今日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。” 不得不说,万兆亿的手段,比王颉高明了太多。 如此一来,即便是史仁也无法继续阻拦。毕竟,张若尘的确是杀死了兵部的四位王者。说不定其中就有一人,乃是风禽的挚友。 谁能证明没有? “张若尘,你击破紫庸关的时候,杀死了我的胞弟。今日,无论如何,我也要为他报仇雪恨。” 另外一位兵部的半圣,也是声称与张若尘有私仇。 “万象王乃是我的结拜兄弟,却被你杀死。即便整个镇狱古族都要庇护你,今日,我也要取你性命。” “杀死张若尘,报仇雪恨。” …… 在场的兵部半圣,其中有一大半,声称与张若尘有仇。当然,绝大多数人都只是想要找一个借口,趁机与张若尘生死决战。 毕竟,无论是谁杀死张若尘,也肯定会一举成名,并且还能得到巨额的功勋值,说不定还能得到女皇的赏赐。 如此难得的机会,自然是人人都在争取。 在他们的眼中,张若尘就是一个香馍馍,谁都想将他一口吞下。 圣书才女倒是显得格外静谧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,盯在小黑的身上,露出会心的一笑。 既然这一只喜欢口出狂言的猫,出现在张若尘的身边。那么,她也就能够肯定,张若尘必定就是两仪宗的那一位剑道奇才,林岳。 在这一刻,她将以前所有的疑惑,全部都想通。 “难怪他不愿做界子……” 圣书才女的心中一叹,心绪变得有些凌乱,也有一些矛盾。曾经那个让她最为欣赏的男子,却成为了她的敌人,该怎么办呢? 若是朝中别的官员,想要缉拿张若尘,她倒是可以使用一些手段,帮一帮他。 可是,张若尘却是女皇下旨要擒拿的人,即便是她,也感到无可奈何。 小黑向圣书才女瞥了一眼,感觉到不妙,暗暗传音给张若尘,提醒了他一句:“张若尘,你的身份暴露了!” 张若尘倒是显得相当平静,并没有自乱阵脚,略微侧目向圣书才女盯了一眼。 两人的眼神,碰撞了一下,四目相对。 只不过,圣书才女的眸中,却是带有一种浅浅的笑意,并没有要出手对付他的意思。 圣书才女效忠于女皇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。即便,张若尘曾经救过她两次,也丝毫没有感到乐观,没有放松警惕。 史仁见张若尘走了出来,立即拦住他,道:“张兄,此事由我来解决……” 张若尘打断了他的话,摇了摇头,道:“不,此事必须由我亲在来解决。” 随后,张若尘才又向兵部的诸位半圣盯了过去,道:“既然诸位都与我有仇,那么,我就答应你们的生死决战。就看今日,到底是你们死,还是我亡。” 张若尘应战,也是无奈之举,要不然,肯定会连累史仁。 王颉听到张若尘应战,既是有些欣喜,却也颇为可惜。 他反倒希望张若尘继续保持沉默,让史仁与兵部的诸位半圣对抗。 如此一来,他就有一些后招使用出来,从而将史仁扳倒,自己坐上少族长的位置。 不过,能够做到现在这一步,也已经很不错。 只要除掉张若尘,也就等于断了史仁一臂,今后,自然还有很多机会对付史仁。? …… ………… 镇狱古族中心祭台的上方,悬浮着一座长宽百丈的角斗台。 此刻,角斗台的下方,人影幢幢,聚集了无数镇狱古族的族人。 “张若尘肯定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,咋们镇狱古族不方便出手对付他,但是,他却逃不过兵部的制裁。” “只有杀死张若尘,冥王剑冢才会恢复安宁。” “若我是张若尘,就该乖乖的束手就擒。女皇仁慈,估计还会饶他一命。” 众人得知,张若尘要与兵部诸位半圣生死决战的消息,纷纷赶了过来,很想看到,他血溅五步的场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