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八十九章 第三位持剑人? - 万古神帝

第八百八十九章 第三位持剑人?

刚才说话的人,名叫王颉,乃是镇狱古族当代族长的第六子,也是天资最高的一个,年龄不超过百岁,修为却已经达到五阶半圣。 按理说,做为族长最优秀的儿子,少族长的位置,理应由他来担任。 然而,少族长的位置,却落在史仁的身上。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王颉也就处处都在针对史仁,打压史仁的威信,想要将少族长的位置夺过去。 很显然,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正好借助族人的怒火,攻击史仁,即便无法立即夺走少族长的位置。将来,他要夺取少族长的位置,也会轻松许多。 史仁向王颉看了一眼,又盯向向正峰,眉头皱得更深。 相对与向正峰的话,史仁更愿意相信张若尘的人品,毕竟,他和张若尘经历过不止一次的生死。 而且,在阴间的时候,他亲眼看见,张若尘击杀不死血族的六皇子和数位半圣。 可以说,张若尘与不死血族有着极深的矛盾,怎么可能相互合作? 史仁的目光,盯向向正峰,道:“刚才的话,全部都是你的一面之词,让我很难相信。” “少族长莫非是在怀疑本座?” 向正峰露出了几分怒意,对史仁十分不满的样子。 史仁依旧极其平静,神情不变,道:“请问向公子,既然,张若尘带领三位不死血族的半圣刺杀你,那么他现在又在何处?” 向正峰还没有回答,王颉却是先一步笑了起来,冷道:“那还用说,就凭张若尘一阶半圣的修为,怎么可能是向兄的对手?他与三位不死血族的半圣联手,挡得住向兄的一击吗?” 王颉想要成为少族长,也就必须要得到六大持剑人的支持。 此刻,他算是主动向向正峰示好,想要将向正峰拉拢到他的阵营,为将来做准备。 向正峰向王颉盯了过去,轻轻的点了点头,才又说道:“张若尘和三位不死血族的半圣?确是准备充分,做了周密的部署,然而,他们却还是太小看一位持剑人的实力。” “本座将他们击败之后,本来是想留下活口,将他们擒住,以此来拷问出别的潜伏者的名单。” “然而,他们自知无法逃走,竟然自爆了气海。幸好,本座及时察觉,立即逃了出来,要不然……很可能也已经死在北望山中。” 听完向正峰的话,镇狱古族的族人,也就更是恼怒。 黎敏站在人群之中,紧咬嘴唇,最终,还是鼓起了勇气,道:“不可能,张若尘不可能与不死血族勾结,前段时间,他一直与我在一起,根本就没有可能与不死血族接触。” 张若尘与向正峰,给黎敏的第一映像,分别是一个变态狂魔和一位潇洒正气的白衣剑圣。 然而,不知为何,在张若尘与向正峰之间,黎敏却更愿意相信张若尘,反而对向正峰说出的话,生出了一种抵触的情绪。 张若尘做事一直都是坦坦荡荡,敢作敢为,甚至敢独自一人攻击兵部大营,怎么可能与不死血族勾结? 无论如何,也是不可能。 向正峰盯了黎敏一眼,毫不留情的道:“张若尘要做的事,又岂会让你知晓?你在他的眼中,恐怕连蝼蚁也算不上。” 黎敏正要反驳,却被黎枯半圣制住。 黎枯半圣的眼神十分严厉,将她瞪了回去。居然连持剑人都敢顶撞,这个丫头的胆子,真是越来越大。 北望山所在的位置,黑色的尘土之中,一道卓然的人影,缓缓的走了出来,发出哒哒的脚步声。 那脚步声,让不少人的心跳,也略微停了一拍。 竟然还有人活着? 那道卓然的人影,挥了会衣袖,将尘土挥散向两侧,显露出一张极其俊美的脸。 正是张若尘。 张若尘抬起头,向向正峰盯过去,说出了一句让很多无法理解的话楸他道:“本来我还不确定是你,现在,终于可以确定。” 怎么可能? 先前,向正峰已经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遍,北望山的废墟之中,根本没有任何生命气息。 正是如此,他才毫无忌惮的将所有一切,全部都嫁祸到张若尘的身上。 谁能想到,张若尘居然还活着? 乌匀半圣自爆的力量,的确相当恐怖,根本不是张若尘挡得住。 只不过,张若尘掌握有乾坤神木图,因此,也就直接遁入进图卷世界,躲过了一劫。 本来张若尘早就可以走出图卷世界,但是,他当时也有试探向正峰的意思,也就站在暗处,暂时做一个旁观者,没有现身。 向正峰的内心,自然是一片惊涛骇浪,可是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冷笑了一声:“张若尘,你竟然没有自爆气海,果然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,本座现在就来擒拿你,一定要审问出,别的不死血族的潜伏者。” 向正峰捏出剑诀,将诛天剑调动起来,向张若尘攻了过去。 然而,史仁却先一步冲到张若尘的身前,挡住诛天剑,极其不悦的道:“向公子这么急着出手干什么,想要杀人灭口吗?” 向正峰自然不可能对史仁出手,只得将诛天剑收回去,道:“少族长是在怀疑本座说谎?” 史仁摇了摇头,道:“我只是想要听张若尘讲一讲,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 于是,张若尘将先前发生的事,讲了一遍,没有一丝夸大,也没有任何隐瞒。 镇狱古族之中,绝大多数族人,本来就对张若尘有偏见,又先听到向正峰的说辞,因此除了史仁的追随者,很少有人相信他。 王颉大笑一声,道:“两位持剑人,各执一词,我们到底该相信谁?” 一位颇为年长的半圣,道:“毫无疑问,两位持剑人之中,必定有一人乃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。” “可是,张若尘来到镇狱古族的第一天,整个北望山都被夷为平地。各位族人,你们都是聪慧之人,应该知道该相信谁了吧?” 王颉的话,无疑是说出众人的心声。 “向公子才是我们镇狱古族的朋友,才是真正在守护冥王剑冢,张若尘滚出冥王剑冢。” 也不知是谁,喊出了一声。 紧接着,驱逐张若尘的声音,此起彼伏的响起。 “张若尘必定是与不死血族的勾结,想要对付镇狱古族,如此狼子野心,岂能轻易的放过他?”?“没错,应该将张若尘处死,祭奠那些死在不死血族手中的族人。”?…… 张若尘向王颉看了一眼,实在很好奇,此人到底是真蠢?或者说,他也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? 既然已经发现向正峰的身份,张若尘自然不能离开,要不然,史仁也就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。 无论是做为朋友,还是为了节制不死血族的阴谋,张若尘也都必须要留下来。 张若尘将圣气融入声音,扬声说道:“滔天剑一脉的持剑人,一直都在守护镇狱古族,其中一些持剑人,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。” “如今,你们镇狱古族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之下,只听别人一面之词,就要将滔天剑的持剑人驱逐,甚至杀死,是不是有些忘恩负义?” 滔天剑一脉的历代持剑人,对镇狱古族做出的贡献,有着文案记载,根本无法磨灭。 因此,张若尘的话,也让镇狱古族的一些族人露出羞愧的神色,渐渐冷静下来。 紧接着,史仁道:“谁是谁非,现在还没有定论。即便张若尘真的与不死血族勾结,也绝对不能放他离开冥王剑冢,如此一来,岂不是放虎归山?因此,我认为,没有查明真相之前,张若尘应该留在冥王剑冢。” 王颉笑了笑,道:“万一再发生事端,由谁来负责?” “我会亲自看守张若尘,若是再发生今晚这样的事,所有责任,由我承担。”史仁的目光锐利,与王颉对视。 王颉摇了摇头,道:“就凭少族长你的修为,恐怕看守不住张若尘,说不定,反而还会遭到张若尘的胁迫,做出对镇狱古族危害更大的事。” “你……” 史仁紧捏双拳,难以压制心中的怒火。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,一个缥缈的女声,从远处传来,道:“可以由我来看守他。” 王颉有些恼怒,在镇狱古族,他与史仁对话,竟然还有人敢插嘴? 于是,他转过脸,呵斥了一声: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……” 只不过,他的话才说出一半,便是脸色大变,哆嗦了一下,立即闭上嘴巴。 不远处,两道人影飞了过来,缓缓的落到地面。 其中一人,乃是镇狱古族的当代族长,也就是王颉的父亲。 另外一人,却是一个年轻女子。即便是以王颉五阶半圣的修为,也只能看到一个极其窈窕的影子,根本看不清她的真容。 只不过,她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,就给王颉一种无比庞大的压力,双腿在颤抖,犹如是要跪在地上。 张若尘的目光,也向那个年轻女子盯了过去。 她的身影,显得相当高挑,特别是双腿极其修长、圆润,与整个身体形成了一种黄金比例,美感十足,没有一点瑕疵。即便只能看见一个人影轮廓,****和腰部,也是形成了两条惊人的曲线,美得让人窒息。 不过,张若尘却也发现,在她的胸口,悬挂有一柄三寸长的白色玉剑。 “咦!” 张若尘的手中,滔天剑在轻微的颤动,像是感应到了什么? 能够让镇狱古族的族长亲自陪同,由此可见,眼前这个女子的身份,恐怕相当了不得。 难道也是一位持剑人?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