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四章 一剑败龙三 - 万古神帝

第七百二十四章 一剑败龙三

“若是,我不识相呢?”张若尘侧过脸,向龙三瞥了一眼。 石窟中,不少人都被张若尘的这句话镇住。毕竟,龙三的实力有多强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,就连紫风星使都被一招击败,居然还敢与他叫板? “就算想要英雄救美,也得看清形势?那龙三,岂是可以随便招惹的人?”一位圣者门阀的传人,轻轻摇头。 东域的修士中,站出一个敢和龙三叫板的人,原本是值得钦佩。 只不过,经历紫风星使和胥云令的惨败,众人对魔教的四大护宫兽将已经产生出惧怕的心理。 这个时候,一个想要英雄救美的愣头青冒出来,大家当然只会觉得,他是一个不懂审时度势的傻帽。 谁都看得出,龙三对敖心颜已经动了杀机,就连圣体都不敢出手,他居然还冲出去送死,不是傻帽是什么? 东域的一位圣体,睁开眼睛,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讥诮的神情,心中暗道:“年轻人就是这样,太过冲动。” 随后,他便又闭上眼睛。 在场,或许也只有东域圣院的诸位圣徒,才全部都对张若尘刮目相看。他们怎么也没料到,这个“识时务”的家伙,突然间,怎么变得不识时务? 先前,常戚戚都能将他慑退,现在他却敢直面龙三。 这个家伙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 龙三仔细的看着张若尘,眼中的寒气,越来越浓,随即,大笑了一声,道:“既然,你小子想要找死,我便成全你。” “哧哧!” 龙三的双肩向上一耸,一股强劲的黑色龙气涌出身体,汇聚向双臂,快速融汇在一起,化为黑色的龙火魔焰。 在场所有修士,皆能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气流,从龙三的身上散发出来,犹如是要将整个石窟熔化。 受到龙火魔焰的冲击,石窟中,一道道阵法铭纹显现了出来,化为光晕,?盖在地面、顶部、石柱。 直到此刻,众人才真正认识到,龙三的实力,竟然已经达到如此恐怖的境地。 “嗷!” 随着一声龙吟响起,龙三的手臂,向前一推。 顿时,一条由龙火魔焰凝聚而成的龙影,张开利嘴,露出双爪,向张若尘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。 张若尘将敖心颜放到地上,只用一只左手扶着她的背,伸出一只右手,向虚空一捏。 三丈外,坠落在地的龙纹碧水剑,颤抖了一下,发出一声剑鸣,“哗”的一声,飞了起来,落入张若尘的手中。 就在张若尘捏住剑柄的那一刹那,身上的气势,变得相当锐利,犹如是一位不败的少年剑圣。 整个石窟,所有修士的剑,全部都猛烈颤动,像是要飞出去了一样。 “唰唰!” 无数道剑形剑气,自然凝聚成形,围绕张若尘旋转飞行,化为一个直径十丈的剑气领域。 龙火魔焰凝聚成的龙影,撞击在剑气领域上面,立即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,两股强劲的力量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 周围的所有修士,全部都被掀飞。 龙三的脸色,变得有些凝重,感觉到对面那个男子,似乎有些不好惹:“倒是有点本事,给我破。” 龙三全力出手,双臂化为龙爪的形态,向前一冲,与巨大的龙影融合为一体,从龙头的位置冲了出去,双爪同时击在剑气领域上面。 “嘭”的一声,剑气领域竟然被龙爪撕成两半,混乱的剑气,向左右两侧冲了出去。 黑色的龙爪,距离张若尘越来越近,在他的瞳孔中不断放大。 若是被龙爪击中,张若尘和敖心颜的身体,恐怕都会被洞穿,化为两团血泥。 周围的修士,全部都屏住呼吸,其中一些女性修士,甚至闭上眼睛,不愿看到接下来血腥的一幕。 心颜的手指,情不自禁的捏紧了衣角,心中自然也相当紧张。可是,当她抬起头,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看到他那镇定自若的神情,不知为何,也跟着变得平静下来。 “哗!” 张若尘提起龙纹碧水剑,将全身圣气灌注了进去,闪电般的一剑刺出,与龙三的龙爪碰撞在一起。 龙爪上蕴含的力量,自然是相当恐怖。 龙鳞也坚硬无比,就连圣剑也无法击穿。 张若尘的手腕快速抖动,龙纹碧水剑旋转了起来,形成一圈圈剑影,发出“哗哗”的声音,与龙爪撞击出一粒粒火星。 蓦地,张若尘的手腕向后一收,再次向前刺出,精准的击在龙三的手爪中心。 “嘭!” 一声巨响。 紧接着,一圈黑色的能量涟漪,从剑和爪之间,涌了出来。 龙三身上的衣袍被剑气震碎,嘴里发出一声闷声,向后倒飞了十丈,重新落到地面,十分狼狈的向后不停倒退,一直退到石窟门口,才站稳脚步。 只见,他的上半身,完全变得赤.裸,胸口和腹部的位置有着六道剑气血痕。 他双臂上的龙鳞掉落了一大片,变得血肉模糊,特别是右手,更是被圣剑击穿,鲜血不停从掌心滴落到地上。 反倒是,正扶着敖心颜的林岳,却依旧站在原地,显得十分镇定自若。 石窟中,所有东域的天才人杰,亦或者天之骄女,全部都已经被惊呆,感觉到相当窒息。 其中一些人,甚至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使劲的揉了揉眼皮。 “他居然一剑击退了龙三,而且,还显得游刃有余,显然是没有将全部实力发挥出来。”黄烟尘的一双眼眸,微微一凝,感觉到相当不可思议。 先前,黄烟尘还觉得师尊看走了眼,只以为林岳是一个银样蜡枪头,却没想到,他的实力竟然如此了不得。 “这人未免也太低调了吧?若不是敖心颜遇到生命危险,估计他都不一定会出手。” 常戚戚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,想到先前,他想要教训林岳,就觉得背心发凉。估计,别人只用一根手指,就能将他按趴下。 司行空道:“此人的人品,倒是不错。先前,敖心颜那么呛他,他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反而还出手救了敖心颜。做人很低调,做事却相当高调。” 因为林岳追求黄烟尘,其实,司行空是看林岳很不顺眼。只是,林岳的人品和剑法,却又让司行空佩服不已。 不仅仅只是司行空,在场有不少人,都有相同的想法。 “东域什么时候,诞生了一个如此惊才绝艳的人杰?”一个圣者门阀的天之骄女美眸闪闪的问道。 “你们也太孤陋寡闻,难道不知道,他乃是我们两仪宗的剑道奇才,林岳,林师兄?”两仪宗的一位圣传弟子,十分骄傲的道。 林岳是最近几个月才声名鹊起,虽然,在两仪宗的名气很大,可是在整个东域,与那些成名数年,甚至数十年的人杰比起来,却还是有所不如。 除了参加论剑大会的剑道修士,对他有些了解,别的修士其实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。 “就是登上古神山第三重山的那个林岳?” “据说,黑市一品堂的幽蓝星使,就是死在他的手中。” …… 因为林岳的出现,让东域的修士,全部都变得相当激动。 剑道奇才,英俊潇洒,少年成名……,任何一点,也让在场的各位天之娇女感到心中荡漾,很难抵挡住他身上的那种魅力。 此刻的林岳,不知与多少天之娇女的梦中情人的形象重叠在一起。 先前,东域修士对上魔教的护宫兽将,全部都是一败涂地。林岳刚才那惊艳的一剑,却将龙三击退,当真是十分了不起。 欧阳桓也向张若尘盯了过去,眼睛一?,确实没有想到,居然真的冒出了一个还算不错的人物。 只是,当他看见林岳的双眼,却感觉到有些似曾相识。 欧阳桓似乎想到了什么,微微一笑,不缓不急的道:“我们曾经应该是见过吧?若是,我没有记错,雀九就是被你杀死。” 不得不说,欧阳桓的眼力,的确是相当厉害。 当初,张若尘已经戴有面具,而且使用精神力刻意隐藏了气息,却还是被他一眼认了出来。 “什么?神子大人,他就是那个剑道和精神力都十分厉害的神秘人?”蜈八的眼中,涌出冷狞的神色。 不久前的那一战,雀九战死,蜈八也吃了不小的亏,但是,他们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晓? 如今,真可谓是冤家路窄,既然在两仪宗遇上,自然就要让他血债血偿。 既然被认出来,张若尘也就不再否认,道:“没错,的确是我杀了雀九,那又如何?”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却让这座石窟中的修士再次震动。 林岳居然这么有脾气,竟然杀了魔教的一位护宫兽将。魔教中人,睚眦必报,岂会放过他? 即便是木灵希,听到这个消息,也是心中一紧,十分担心张若尘的安危。 木灵希相当清楚欧阳桓和三大护宫兽将的实力有多么强横,任何一个出手,恐怕也不会比张若尘弱多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