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二章 鲲鹏圣体 - 万古神帝

第七百二十二章 鲲鹏圣体

龙三向黄烟尘盯了一眼,倒是有几分惊的感觉,不过,她身上的那股冰寒气息,却让龙三感到十分不舒服。 “张若尘和帝一的确都是一等一的人杰,能够在墟界战场积累三千万点军功值,就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。” 龙三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只可惜,他们的气运太差,还没有成长起来,就已经死于非命,也就只是两个短命鬼而已。” “嘭!” 黄烟尘一拍桌案,豁然站起身。 一股寒冰劲气,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,弥漫在整个石窟。 谁都能看出,黄烟尘此刻十分恼怒,一双宝蓝色的美眸,竟是有些发红。龙三的话,显然是刺到了她心中的痛处。 龙三根本就不将她放在眼里,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,道:“怎么?想动手吗?” 黄烟尘的五根手指,紧抓圣剑,就要冲出去与龙三决一死战。 哪怕明知不是对手,也非战不可。 坐在身旁的洛水寒,伸出一只手,紧紧的扣住了黄烟尘的手腕,对她摇了摇头。 谁都能够看出,魔教的诸位强者是来者不善,这个时候,谁冲上去,谁就要倒霉。黄烟尘的实力,在同龄人中,或许属于一流水准。 但是,龙三是何等人物? 魔教三十六护宫兽将排名第三的存在,已经成名多年,就连紫风星使也不是他的一招之敌,黄烟尘冲上去与他交手,不用猜,也知道是什么结果。 最终,洛水寒和另外几位圣徒,将黄烟尘拦住。 龙三看到这一幕,讥诮的一笑:“对嘛!弱者就要学会隐忍,不懂隐忍的人,必定是要吃苦头。” 东域圣院的所有圣徒,全部都露出愤怒的神色,显然是对龙三相当不满,但是,却没有人敢冲上去与他战斗。 毕竟,龙三的实力,真的相当可怕。即便是紫风星使,也被他一招打成重伤,别的人冲上去,无异于鸡蛋碰石头。 张若尘转过头,向龙三盯了一眼,摸了摸手指上的空间戒指,在考虑,要不要出手,教龙三如何低调做人? 张若尘沉思了片刻,还是克制住。 毕竟,在场有很多熟人,他们认识曾经的张若尘。在平时,他们或许无法发现林岳就是张若尘。 但是,张若尘只要全力以赴的战斗,就肯定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掩饰自己,必然会露出一些破绽。熟悉他的人,就可能将他认出来。 最熟悉他的人,当然是黄烟尘。若是被她认出来,岂不是就要前功尽弃? 教训龙三,以后迟早是有机会。 张若尘向黄烟尘看了过去,五指紧紧的捏向手心,心中暗叹了一声。 “张若尘和帝一死后,东域的修炼界,就再也找不出一个像样的天才。想要找一个可以过招的人,竟然也找不到。” 龙三的话,实在是具有羞辱性,让在场所有人都十分恼怒,其中有几人想要冲出去他一战,却被身边的人拉了回去。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,在石窟中响起:“区区一个护宫兽将,也敢如此张狂,真的以为东域没有人制得了你们?” 胥云令那挺拔的身躯,豁然站了起来,风轻云淡的弹了弹衣角,从人群中走了出去,立到龙三的对面。 胥云令,乃是东域圣院的圣徒之一,修为达到鱼龙第九变,全身的每一寸皮肤都散发出琉璃宝光。他的双手背在身后,站得相当笔挺。 见到胥云令,无论是东域圣院的圣徒,还是各大圣者门阀的传人,全部都露出喜色,终于有一个顶尖人杰挺身而出。 以胥云令的实力,必定能够为东域修炼界正名。 “胥云令居然出手,这下有好戏看了!以他的实力,足以教训魔教的那群狂人。”红欲星使转过柔软的娇躯,向胥云令所在的方向盯了过去,脸上露出媚俏的笑容。 红欲星使虽然是黑市一品堂的人,一直都是与圣院为敌,可是,见到胥云令现身,却还是十分高兴。 毕竟,现在的胥云令,代表的是东域修炼界。 东域各大圣者门阀的天之娇女,一双双美丽的眼眸,也都聚集在胥云令的身上,露出崇拜的神色。 在这样的情况下,任何代表东域修炼界出战的人,皆是英雄一般的人物,自然是值得钦佩。 “不愧是东域圣院培养出来的圣体,胥云令的确是有大气魄,不是常人可以比拟。”一位圣者门阀的天之骄女,轻轻的咬着红唇,美眸涟涟的盯着胥云令,显然是被胥云令身上的气质吸引住。 “胥云令的鲲鹏圣体,堪称是举世无双,张若尘和帝一就算还活着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”一位来自一流宗门的天骄,感叹了一句。 “谁说东域无人?胥云令足以代表东域,征战四方。” 龙三向胥云令瞥了一眼,点了点头,道:“终于有一个像样的人物站出来,既然你是鲲鹏圣体,那么,今天就陪你过两招。” 龙三的双腿微微移开,体内的圣气,快速运转了起来。 虽然,他的脸上,依旧挂着笑容,内心深处却是相当谨慎,不敢小觑胥云令。 面对鱼龙第九变的圣体,谁都不敢大意,稍有不慎,可能就会败得很惨。 龙三的身后,走出一个身材矮瘦的男子,笑眯眯的道:“老三,你都已经战了一场,这一场可不可以让给我?” 这个男子,长得尖嘴猴腮,嘴里露出两颗泛黄的大板牙,两只眼睛只有绿豆大小,显得相当猥琐。 龙三向矮瘦男子看了一眼,收回圣气,向后退了两步,道:“既然如此,他就交给你。” 看到那个矮瘦男子,很多人都露出鄙夷的神色。 魔教居然派遣出一个这种货色,迎战东域的圣体,这是在故意羞辱东域的修士吗? 就算胥云令将他击败,也很难为东域修士找回脸面。 胥云令也皱了皱眉,冷哼了一声,道:“魔教这是无人了吗?欧阳桓,你难道就不亲自出手?” “胜过老子,还有资格与神子交手。” 矮瘦男子咯咯的一笑,突然,双眼一睁。 眼中的瞳孔,旋即一缩,变得只有针眼大小,释放出两根黑色的光柱,散发出异常阴寒的魔气。 只是一瞬间,黑色的光芒,就让这座石窟,变成冰冷、黑暗的空间。 矮瘦男子的速度快得出奇,化为一道黑光,瞬间就出现在胥云令的头顶上方,抬起一只短小的手臂,一掌向胥云令的头顶击了下去。 好快。 即便是以胥云令的修为,也感觉到眼前一花,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身形。 他的心中一沉,知道自己刚才太过轻敌,那个矮瘦男子,竟然是一个相当厉害的强者。 果然,人不可貌相。 “云海鲲鹏。” 胥云令大吼一声,将圣体法相释放出来。 顿时,他的体内,涌出一股十分强大的圣气,释放出璀璨的金色光华,将四周的黑色光芒冲散。 “轰!” 石窟中,一只金色的鲲鹏虚影显现了出来,足有十多丈长,长着鱼的身躯,却有一双巨大的羽翼。 鲲鹏的虚影,犹如遨游在云海之中,散发出一股古老而强横的气息。 “嘿嘿!这么快就将圣体法相都展现出来了?” 矮瘦男子怪笑了一声,挥掌劈了下去,击在圣体法相上面,将金色的光芒击碎,即便是鲲鹏虚影都被打得向下一沉,发出一声悲鸣。 “轰隆!” 强大的圣气波动,从胥云令和矮瘦男子之间冲了出去,犹如一层一层的潮水,席卷整个石窟。 东域的天才修士里面,也有不少高手。他们纷纷出手,打出防御类的圣器,终于将那股强大的冲击力抵挡住。 即便如此,也有三件圣器和十多个天才修士,承受不住那股力量,倒飞了出去。 由此可见,刚才那一招对决,爆发出来的力量是何等恐怖? “嘭!嘭……” 胥云令一连后退七步,才勉强站稳脚步,手掌按着胸口,十分惊骇的盯了矮瘦男子一眼,问道:“你到底是何人?” “哈哈!居然连你鼠爷都不认识,真是该打。” 矮瘦男子再次向前冲了出去,出现在胥云令的身前,一连打出九掌。每一掌拍出去,胥云令都会后退一步。 第九掌拍出,顿时将胥云令打得飞了出去。 胥云令的身体,嘭的一声,撞在一根石柱上面。 “可恶……” 滑落到地上,胥云令的眼中,露出强烈的不甘,伸手擦去嘴角的血丝,忍住五脏六腑的疼痛,再次调动圣气,控制圣体法相,想要反击。 “给我吞。” 矮瘦男子的嘴巴张开,逐渐变大,竟是变得足有三尺长,宛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。他用力的一吸,肚子缓缓的鼓胀了起来。 哗的一声,胥云令施展出来的鲲鹏法相,飞进矮瘦男子的嘴里,被他吞入了腹中。 随后,矮瘦男子闭上嘴巴,双手一合,快速运转功法,片刻之后,竟然直接将圣体法相完全消化。 他居然……直接将圣体法相吃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