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章 第二位佛帝传人 - 万古神帝

第519章 第二位佛帝传人

张若尘十分低调,走进酒馆,就选择了一个角落的位置,坐了下来,点了一壶酒,静静的喝着。 虽然,他现在的名气很大,但是,认识他的人却并不多。 所以,酒馆里面,并没有让注意到他。 张若尘刚刚坐下没多久,一个声音,在他的耳边响起,道:“阿弥陀佛!施主,贫僧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 张若尘抬起头,向那人看去,只见一个穿着朴素的布衣的光头男子,站在他的身后。 为何张若尘会觉得他是一个光头男子,而不是一位僧人? 那是因为,这一个男子,身形十分高大,怕是得有两米七的身高,宛如一个巨人。普通人和他站在一起,只能齐到他的腹部。 而且,他长着满脸横肉,一副凶相,背上还背着一柄长达两米的宽阔大刀。 无论怎么看,他都像是一个屠夫,而不像是一个僧人。 光头男子艰难的挤出一个自认为很和善的笑容,道:“酒馆里面的位置,已经满了,只有这里还空着三个位置。施主,行个方便吧!” 张若尘点了点头。 “谢谢。” 光头男子立即双手一合,念出一声佛号,随后,在张若尘的对面坐了下来。 或许是因为,他太过沉重,坐下去之后,木质的椅子,立即发出吱吱的声音,像是随时都会碎掉一样。 “贫僧法号,立地。施主,你怎么称呼?” 立地和尚再次挤出一个友善的笑容,眼睛眯成一道缝。 只不过,他的那一个笑容,再配上他的身形,总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。 张若尘的双眼,再次盯了过去,定格在立地和尚的腰部。 只见,立地和尚的腰上,居然挂着四块令牌,分别代表黄榜第一的黑铁令,玄榜第一的青铜令,地榜第一的白银令,还有天榜武者才可能拥有的金色令牌。 只不过,金色令牌上面印的文字,却并不是第一,反而排在百万位之后,几乎是天榜的末尾。 张若尘总觉得眼前这一个和尚有些诡异,肃然的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 “贫僧法号,立地。”立地和尚再次说道。 一边说着,立地和尚还从怀里,取出了一枚佛珠,将佛珠放到桌子的一角。 就在佛珠落在桌面上的那一刻…… 哗的一声,佛珠散发出刺目的金光,一道道金色的梵文,从佛珠里面飞了出来,悬浮在虚空。 顿时,酒馆中的酒客,全部消失不见。 张若尘和立地和尚,依旧相对的坐在桌子的旁边,宛如悬浮在天地的中心。整个宇宙,似乎只剩他们两人,显得无比安静。 “无垢领域!” 张若尘处变不惊,盯着对面的那一个自称是僧人的光头男子,道:“你是万佛道的弟子?” 立地和尚双手一合,道:“万佛道早就已经支离破碎,只剩下三大支脉,梵天道、菩提庙、生灭寺。” 张若尘道:“你是?” “贫僧乃是梵天道的弟子。” 张若尘小心的戒备,道:“据我所知,八百年前,梵天道就是万佛道最强大的一脉分支。当时,梵天道的道主,法号‘朝夕’,一身佛法修为超过万佛道的道主,被称为佛门第一人,外界称他为‘佛帝’。” “没错。”立地和尚点了点头。 张若尘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 立地和尚再次点了点头,道:“佛帝传人,张若尘。” 张若尘道:“所以,你是专程来找我?” 立地和尚道:“贫僧乃是奉道主之令,特地下山,前来请张施主,去一趟梵天道。” 张若尘端起酒杯,手指在酒杯上面把玩,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,直说无妨。” 立地和尚再次挤出一个笑容,开门见山的道:“道主说,佛帝的舍利子,终究是梵天道的圣物,梵天道愿意以更加珍贵的宝物与张施主交换。当然,张施主也可以在梵天道出家,做梵天道的弟子。那么,佛帝的舍利子,依旧归张施主。” 张若尘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神情,道:“若是两条路,我都不选择呢?” 立地和尚沉思了片刻,道:“那么,贫僧也只能跟在张施主的身边,直到张施主做出选择为止。” 张若尘道:“若是我没有看错,你的修为,也是天极境大圆满。你确定能够跟得上我?” “张施主,你也不只是天极境大圆满的境界?”立地和尚憨厚的笑道。 张若尘对这个和尚来了几分兴趣,笑了笑,道:“我可是《天榜》第一。大师,你会不会太自信了?” “《天榜》第一,未必就天下无敌。”立地和尚笑道。 张若尘有意想要试一试这一个和尚的实力,于是,调动真气,施展出龙象般若掌的第六掌,神龙之劫。 手掌心,冒出一缕缕电光,隔空一掌打了出去。 不过,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,张若尘并不想出手伤人,所以,只调动了一成的力量。 “龙象般若掌。” 立地和尚笑了笑,缓缓的抬起手掌。 随着手掌抬起,立地和尚全身都变成赤红色,宛如一尊烧红了的人形铁块,就像体内装着一轮烈日,散发出炽热的光芒。 “龙象般若掌第七掌,龙象神炉。” 立地和尚一掌打了出去,与张若尘的掌印对击在一起。 嘭的一声。 张若尘的身体,连带坐下的板凳,向后滑出了三米远的距离。 立地和尚却依旧坐在那里,纹丝不动,缓缓的收起了手掌,念出一句佛号,道:“阿弥陀佛!” 张若尘的右臂,垂了下去,完全失去知觉,肩膀的位置,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。 刚才的那一掌对决,他的手臂,竟然被对方打得脱臼。 要知道,张若尘在意识到对方力量强大的时候,就立即全力运转真气,打出了十成的力量。 但是,他变强,对方也跟着变强。 最终,张若尘的手臂脱臼,立地和尚却毫发无损。很显然,立地和尚刚才根本没有用出全力。 “好厉害!” 张若尘忍住疼痛,自行将脱臼的手臂,重新接了回去。他盯着坐在对面的那一个和尚,脸色不变,道:“刚才那一股力量,不是天极境的武者可以拥有。” 立地和尚点了点,道:“贫僧修炼了一种秘术,名叫‘脱胎换骨’。佛帝死后,不仅留下了一颗舍利子,还留下了一具金身。那一具金身,现在已经与贫僧融为一体。当然,金身只是一具皮囊,除了力量大一些,可谓是一无是处。贫僧只是想要告诉张施主,贫僧也是佛帝传人。论起来,我们算是师兄弟吧!” 张若尘深吸了一口气,笑了笑,道: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《天榜》第一,果然也未必就是最强。” “我有一个疑问,以大师的实力,既然已经是黄榜第一,玄榜第一,地榜第一,为何不去争天榜第一。” 立地和尚摇了摇头,笑道:“贫僧还在磨砺心性,害怕经不起那等诱惑。” 张若尘问道:“什么诱惑?” “天极境无上极境的诱惑。” 立地和尚道:“达到天榜第一,就拥有了上千万点军功值,再进一步,就是无上极境。凡是修炼之人,谁不想达到无上极境?贫僧的根基浅薄,佛心不坚,恐怕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。” 张若尘道:“既然想要冲击无上极境,就随着自己的心意去做,为何要克制?” 立地和尚闭上眼睛,道:“不杀,不杀。” 张若尘明白了! 想要达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,就肯定要大肆杀戮墟界土著,积累军功值。 对于佛门中人来说,杀戮是大忌。 一旦破了杀戒,很可能就会堕入魔道。 正是因为天极境无上极境的诱惑太大,所以,立地和尚才不敢去争天榜第一。因为,距离无上极境越近,诱惑就越大。 当然,就算立地和尚真的要争天榜第一,张若尘也未必就一定会败给他。 毕竟,刚才他们比的只是掌力,然而,张若尘最强的是剑道。 立地和尚就算融合了佛帝的金身,肉身达到“金刚不坏,不灭不朽”的程度,也肯定会有罩门,有破绽,张若尘依旧还是有取胜的机会。 立地和尚将那一枚佛珠收了起来,顿时,所有梵文消失不见,周围又传来喧嚣的声音。 依旧还是在酒馆里面,依旧还是坐在桌子的两个方向,但是,却没有人察觉到张若尘和立地和尚刚才已经交手了一次。 立地和尚严肃认真的道:“张施主,你考虑得怎么样?到底要做什么样的选择?你是要与梵天道交换舍利子,还是在梵天道出家为僧?若是张施主选择后者,贫僧愿意以师弟自居,让出梵天道首座佛子的位置。” 张若尘露出一丝苦笑。 首先,张若尘不可能和梵天道交换舍利子,因为,舍利子对他还有很大的用处。 想要快速提升修为,追上池瑶,他必须要借住舍利子的力量。 其次,他更加不可能出家为僧。 但,他若是不做出选择,又怎么才能摆脱立地和尚呢? 就在这时,酒馆里面,响起一个响亮的笑声:“我算什么风流人物?《天榜》第一,张若尘,才是真正的风流人物。据说,黑市一品堂的橙月星使被擒住之后,已经被他调.教成了床榻上的玩物,每天晚上都要给他侍寝。那可是一位倾国倾城的星使,只是想想都让人羡慕。” “真的假的?张若尘竟然如此胆大,黑市一品堂的天之骄女都敢上?” “千真万确,要不然,为何他这几天都足不出户?若不是这个原因,恐怕他早就已经去积累军功值,冲击无上极境。” “哎!温柔乡是英雄塚,想不到,张若尘竟是一个好色之徒。” “张若尘,毕竟也是一个男人,只要是一个男人,又怎么会对美色无动于衷?” …… 听到众人的话,立地和尚用着古怪的眼神,盯着张若尘,像是在重新审视张若尘。 张若尘的眉头,微微一皱,向着刚才说话的那人看了过去,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造谣? …… (第五百一十七章,写的太匆忙,关于五行转化的东西有一些错误,已经修改。)

下一篇   第520章 又添变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