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1章 时间之剑,刹那无痕 - 万古神帝

第501章 时间之剑,刹那无痕

“树祖肯定会一直守在血池旁边,以我现在的武道修为,即便是冲出去,也不可能是它的对手。” “既然如此,那就先修炼,提升实力。等到我的精神力,提升到四十二阶,再出去也不迟。” 张若尘盘坐在血池的底部,一层空间屏障,将血水推开,形成一个圆球形的小型空间。 将乾坤神木图放在地上,张若尘伸出双手,将图卷缓缓的展开。 图卷上的世界,苍莽浩阔,山峦奇绝,河流奔腾,一花一草似乎都蕴含无穷的灵性。 特别是那一株接天神木,勾画得栩栩如生,笔画婉转,既是大气磅礴,又给人一种沧海桑田的古朴意境。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掌,按在图卷上面,将体内的真气,源源不绝的注入其中。 “哗” 渐渐地,图卷上,其中一部分笔纹,被真气激活,散发出夺目的光芒。 那些光芒,刺得张若尘眼睛发疼,如同一柄柄光剑飞了起来,在刺张若尘的眼球。 不得已之下,张若尘只得暂时闭上双眼。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发现,周围的景象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 此时,他站在一座笔直陡峭的黑色山峰的下方,与那一座山峰比起来,他的身体显得无比渺小,像是一粒尘埃。 不,那不是黑色的山峰。 那是一棵……巨大的古树的树干。 古树,实在太粗壮,一眼看去,就像是一座山峰,完全将人的视线阻挡。 张若尘抬头一看。 只见,古树也不知有多高,树干穿过了云层,只有一些粗壮的树枝和巨大的树叶从云层中显露出来。 一片树叶,就像是飘在天空的一条青色的船,若是落下来,怕是能够将一座小山给盖住。 整个世界,充斥着浓郁的灵气。 “莫非……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接天神木?”张若尘道。 突然,一股困意传来,张若尘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,身体一软,坐在树下,半个身体依靠在树干上,沉睡了过去。 在睡梦中,张若尘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天地相合,乃万物生……阴阳相接,四季变化……日月相交,周天轮回……” “到底谁在说话?” 张若尘努力睁开眼睛,视线逐渐变得清晰,只见不远处,一个老者,正在演练剑法。 他的嘴里,一边念道着什么。 不过,张若尘看不清老者的真身。 老者的身体,就像是一个虚影,时而凝聚,时而消散,就连那声音也是断断续续,让人很难听清,他到底在说什么? 经过整整一天的观察,张若尘发现老者的身法和剑法都玄妙到了极点,就像是在用剑讲述天地之间的某一个了不起的大道理。 那一个道理,与“时间”有关,应该是在讲述时间的来源。 一刹那、一刻、一时、一天、一月、一季、一年、一甲子、一元会。 就像是空间的起源:无极生太极,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 时间的起源,也是从无到有:刹那生八刻,八刻生十二时,十二时生三百六十五周天,随后又生十二月份,生四季,生流年,生甲子,生元会。 时间的九个刻度:刹那、刻、时、天、月、季、年、甲子、元会。 此时,那一个老者演练的剑法,似乎就是时间的诞生过程。每一招,每一式都充满玄机,给人一种博大精深、浩瀚无穷的感觉。 “欲修时间之剑,必先捕捉时间印记。一个印记,就是一个刹那。” 老者一边念道,一边踩着步法,一边挥剑。 但是,他的剑,却没有影子,像是一道光,快得吓人。 “时间之剑第一剑,刹那无痕。” “时间之剑第二剑,刻度八变。” …… “时间之剑第四剑,周天轮回。” …… “时间之剑第六剑,四季交替。” “时间之剑第七剑,流年之光。” 张若尘使劲的瞪大眼睛,但是,却仅仅只看到时间剑法的第一剑“刹那无痕”,看似无痕的剑法,却还能看出一些端倪。 后面的那些剑法,简直变化莫测,蕴含无穷天道规则,看得张若尘的头皮都要炸开,却什么都看不出来。 那些剑法,太过玄奥,若是张若尘强行去研究,恐怕会精神力崩溃。 说到底,还是张若尘的精神力太弱。 既然如此,就先修炼时间之剑的第一剑,刹那无痕。 张若尘想要唤出沉渊古剑,却发现他的双手空无一物,别说是沉渊古剑,就连储物戒指也没有。 既然手中无剑,就以手为剑。 张若尘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,伸直了手臂,按照那老者的手法,一边踩着脚步,一边施展剑法。 整整练习了九天,张若尘也不知施展了多少剑,演练了多少遍,将老者的步伐和剑招学习到惟妙惟肖的境界。 剑道上的境界,张若尘感觉已经提升了很多。但是,却依旧没有施展出“刹那无痕”的精髓,只是学会了表面上的剑招。 因为,他一剑斩出去,依旧有痕,并没有达到无痕的境界。 “以我现在的剑道境界,恐怕已经达到剑心通明的中阶,竟然学不会一招剑法?” 张若尘停了下来,心中相当苦恼,感觉到一丝迷茫。 就在这时,老者的声音,又响起:“欲修时间之剑,必先捕捉时间印记。一个印记,就是一个刹那。” “一个印记,就是一个刹那。” 张若尘自言自语的念了一句,突然,眼睛一亮,像是领悟到了什么。 根据《时空秘典》的记载,空间有空间铭纹,时间有时间印记。 一道道空间铭纹,可以堆砌成一座独立的空间世界。 一道道时间印记,可以汇聚成一条时间长河。 “我懂了!时间之剑的第一剑,刹那无痕,指的就是领悟时间刻度中的‘刹那’。” “什么是刹那?一道时间印记,就是一个刹那。” “只有捕捉到一道时间印记,融入剑法,才能将真正将刹那无痕施展出来。” 时间印记在什么地方? 时间印记无处不在,关键在于,能不能将时间印记掌控,为自己所用。 张若尘停了下来,闭上双眼,开始回忆《时空秘典》上面对“时间印记”的讲述。 …… 若是有人这个时候,潜入到血池的底部,就会看见,张若尘盘坐在一个圆圈气罩里面,闭着双眼,其中一只手按在一幅图卷上面,另一只手捏着剑诀,正在不停的比划。 他的眉头,时而舒展,时而紧皱。 就在他领悟剑法的时候,头顶上方,一道武魂冲了出来,悬浮在血水里面。 那一道武魂,显得十分神圣,就像是一道神影,竟然在吸收血池中的祭祀之力。 正是张若尘早就修炼成功的“假神之身”。 假神之身,可以让武魂,变化为一尊假神,吸收祭祀的力量,转化为自身的修为。 只不过,这个时候,张若尘全部精力都用在领悟剑招上面,并不知道,武魂感受到了祭祀的力量,自动从身体中飞出去,吸收那一股力量。 祭祀之力,进入武魂,又由武魂转入身躯,化为一股庞大的真气,在经脉中急速运转。 “轰!” 在祭祀之力的推动下,张若尘的武道境界,快速提升,很快就冲破境界,突破到天极境大圆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