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章 夺取半圣之光 - 万古神帝

第431章 夺取半圣之光

半圣之光,蕴含无比庞大的能量,每一缕光芒,都如一条滚烫的岩浆河流,从血灵王的眉心涌出,进入张若尘的气海。 张若尘气海中的真元,猛烈的沸腾,半圣之光散发出来的力量,像是能够将他的身躯融化。 幸好张若尘达到三次无上极境,引来三次诸神共鸣。 因此,他的气海,有诸神之力守护,才能将半圣之光的力量容纳下来。 血灵王长啸一声,皮肤表面快速蠕动,浮现出一根根血红色的经络。 额头上,长出两个青色的凸起。嘴里,露出两根尖长的獠牙。那一张原本美丽倾城的容颜,转瞬之间,变得无比狰狞,化为一只丑陋的邪灵怪物。 一股血腥之气,从她的嘴里吐出,让周围的建筑不断腐蚀。 与此同时,她的力量大增,挥动一双血红色的爪子,向着头顶上方的乾坤神木图击去。 “嘭!” 乾坤神木图猛烈一晃,向左倾斜了一下,似乎要飞出去。 “不好,她的血气,竟然如此旺盛,乾坤神木图就快镇不住她。”小黑的声音,显得焦急,从乾坤神木图中传出。 “轰隆!” 巨响声,不停响起。 血灵王一连打出三十七道掌印,终于将乾坤神木图击飞出去。 随后,她又是拍出一掌,一股血气从掌心涌出,犹如一片血红色的水浪,发出“哗哗”的声音。 在水浪中心,隐隐可以看见,一个五米大的巨大掌印。 脱离乾坤神木图,血灵王的力量,完全爆发出来,哪怕只是随意拍出一掌,也不是现在的张若尘抵挡得住。 看到飞来的掌印,张若尘立即施展出空间挪移,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血灵王的头顶上方,手指一划,施展出空间力量。 “哧!” 随着他的手指划动,空间被撕裂,就像是一张白纸被刀刃划开一般,在血灵王的头顶上方,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缝。 血灵王察觉到危险,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左侧冲了出去,躲过空间裂缝的攻击。 张若尘似乎早就猜到她会向左闪避,于是,再次施展出空间挪移,先一步出现在她的背后。 他施展出空间裂缝,斩向血灵王的右臂。 “噗嗤!” 血灵王的手臂,被一道半米长的空间裂缝斩断,飞了起来,抛向远处。 鲜血,滴落下来。 那一只断臂的手中,散发着白色光华,正是《神陨经》。 张若尘抓住那一只断臂,取回《神陨经》,抛给了寒雪,随后,就又向血灵王攻击了过去。 “血灵王,你体内的半圣之光,已经被我全部吸走。失去半圣之光的守护,今日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张若尘道。 血灵王手腕的位置,不断涌出鲜血,那一张脸相当狰狞,冷声道:“若非那一张图卷的镇压,使我力量大减,你怎么可能伤了我?” 刚才,张若尘之所以能够斩断血灵王的手臂,不仅仅只是空间挪移的玄妙。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,血灵王的确是被乾坤神木图镇压得元气大伤。 如若不然,区区一个天极境武者,就算再如何逆天,也不可能伤得到鱼龙第六变的强者。 就在这时,他们两人的大战,终于惊动了武市驿馆中的雷景。 “何方邪祟,竟敢到武市驿馆作乱?” 雷景的双目睁开,长啸一声,从驿馆中的一座院落中飞出,打出一道爪印,击在虚空之中。 “啪!” 空无一物的虚空,受到雷景的攻击,立即浮现出一层血红色的阵法光罩。 在光罩的顶部,悬浮着一枚拳头大小的血珠。 从下方,向血珠看去,可以清晰看到,一缕缕铭纹浮现在血珠的表面,竟是一枚阵法珠。 正是因为血灵王将那一枚阵法株定在张若尘居住的院落的上空,所以,武市驿馆中的强者,才没有发现里面的战斗波动。 雷景也是因为修为强大,所以,才第一个察觉。 “哗!” 雷景只是挥手一击,就将那一层血红色的光罩撕裂,冲了进去,落到张若尘的身旁。 就在雷景冲出来的前一刻,血灵王就已经飞出武市驿馆,身形一闪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雷景追了出去,不过,并没有追上血灵王,很快就返了回来,有些疑惑:“竟然是天魔岭的那一头吸血邪灵的气息,她怎么会追到东域圣城?” “估计是跟在我们的后面,一直追踪到此地。”张若尘道。 雷景看见张若尘的脸色苍白,嘴角挂着一道血丝,立即走了过去,抓住张若尘的手腕,查探他的伤势。 “你体内的血管,断裂了大半,全靠龙珠的圣龙之力在硬撑着。你若是再不疗伤,恐怕会影响今后的武道修炼。” 雷景的眼神一瞪,呵斥了一句:“还不快立即疗伤,若是留下无法治愈的暗伤,将你的终身遗憾。” 先前,张若尘只是一心想着必须将血灵王留下,帮助寒雪夺回《神陨经》,所以,就算受了严重的内伤,依旧在努力坚持。 直到血灵王逃走,张若尘才发现自己真的伤得很重。 立即服下一枚疗伤丹药,张若尘盘膝坐下,运转《九天明帝经》第四层的功法。 青虚真气,在经脉中快速转动,从气海中流出,经过四肢五脏,形成一个流经全身的大周天。 凡是真气流经的部位,断掉的血管,自动重新续接。 与此同时,气海中的半圣之光,也化为一缕缕光丝细线,跟随青虚真气,进入全身三十六条经脉。 随着血管续接,少部分的半圣之光融入血液,大部分的半圣之光则被张若尘的武魂吸收。 血灵王只是融合了三分之一的半圣之光,剩下的三分之二,全部都被张若尘吸收进气海,化为一团刺目的光球,悬浮在气海的正中央。 当初,张若尘只是炼化了百分之一的半圣之光,就使武魂强度,达到堪比鱼龙第四变的修士的级别。 由此可见,三分之二的半圣之光,蕴含的能量是何等庞大。 若是完全炼化,张若尘的武魂强度,绝对能够达到堪比鱼龙第九变修士的级别。 花费整整一天一夜,张若尘的伤势才稳定下来。 他体内的主要血管,几乎全部续接,伤势恢复了四成。 只要三天之内,不与人交手,伤势就能完全恢复。 雷景一直守在旁边,提防血灵王去而复返。 见到张若尘站起身,他才松了一口气,关心的问道:“张若尘,没有大碍吧?”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多谢师尊关心,我有龙珠护体,就算再严重的伤势,也能熬过去。” 雷景的眼神冰冷,沉声道:“那一只吸血邪灵,肯定是想要夺取你的龙珠,所以,才会从天魔岭一直追到东域圣城。若是下次你再遇到她,千万要小心。” 雷景并不知道血灵王要杀张若尘的真正原因,只以为血灵王是来抢夺龙珠。 张若尘并不想在此事上面做太多的解释,顺着雷景的意思,说道:“想要夺取龙珠的人,又岂止是血灵王?” 雷景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,你在朝圣天梯施展出神龙变,就已经暴露了龙珠的秘密,根本无法继续掩饰下去,今后,恐怕会有更多强者赶来对付你。” “在第七城区,有诸多半圣和圣者坐镇,还是相对安全。一旦走出第七城区,或者是走出东域圣城,那才是真正的危险。” 血灵王敢在第七城区的武市驿馆对张若尘出手,肯定是提前做了严密的布置。 这一次,她没能得手,今后,她将再也没有机会。 第七城区,既有圣院,又有皇家学宫,还有各大圣者门阀开设的武馆,不知聚集了多少强者。 对于邪道武者来说,第七城区,就是禁地,一旦踏入,就肯定会被击杀。 即便是胥圣门阀,再如何将张若尘恨得咬牙切齿,也不敢在第七城区下手。 “师尊,我很清楚现在的局势,暂时,我会待在东域圣城,冲击天极境中极位,努力提升实力。只有境界突破,我才会考虑前往墟界战场。”张若尘道。 “如此也好。” 雷景道:“我最近也在突破的关键时期,恐怕会闭关一段时间,没有太多精力帮你。” 张若尘并不在乎能不能得到雷景的帮助,反而露出喜色,道:“莫非师尊就要开辟出冲灵圣脉,突破到鱼龙第八变?” 鱼龙境修士,一共要在体内开辟出五条圣脉,冲灵圣脉就是最后一条。 开辟出冲灵圣脉,修士就能将五条圣脉打通,形成一个全身大循环,修为将会达到一个崭新的层次。 雷景轻轻的点了点头,叹道:“鱼龙境的每一变都是一个台阶,跨过一个台阶,就离半圣近一步。其实,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只是,来到东域圣城购买了一些珍贵的灵药和丹药,准备尝试冲击一次。” “嘿嘿!还得多亏你,传给我《血神经》,要不然,我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达到鱼龙第七变的巅峰。” 张若尘想了想,道:“我可以助师尊一臂之力。” 说完,张若尘取出一块巨大的黑水琉璃晶,大概重达十二斤,递给了雷景。 (飞天鱼的微信公众号:feitianyu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