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二十阶 - 万古神帝

第三十五章 二十阶

“八王子殿下的天赋,的确让人惊叹,若是努力修炼,五年之内,有望达到一品炼器师的级别。”佐恩赞叹的说道。 八王子脸上露出更加得意的神色。 张若尘和单香菱走了过去。 “赤云宗,单香菱,拜见佐恩炼器师大人。这是父亲给你的信!”单香菱将一封信取出来,递给了他。 佐恩将信开打,看完信的内容之后,又将单香菱打量了一番,道:“你父亲在信中提到,你的精神力已经达到十六阶了?” 单香菱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!” 佐恩将信重新折好,道:“我和你的父亲赤云宗主也算得上是老朋友了,既然你有天赋,我自然会收你为弟子。从今天开始,你便是我的第十九位弟子。” 单香菱的心头一喜,连忙躬身一拜,道:“学生拜见老师!” “真是太好了!师妹,我现在也是佐恩炼器师的弟子,今后,我们可以一起修炼精神力,学习铭纹和炼器!”八王子欣喜的道。 单香菱直接无视八王子,向着张若尘看去,向佐恩介绍,道:“老师,这位乃是云武郡国的九王子,他想向你请教一些关于铭纹的知识!” 佐恩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我收弟子有两个规矩,二十岁以上,不收;精神力没有达到十二阶,不收。若是达不到标准,就算是一位王子,也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弟子。” 八王子讥诮的一笑,在他看来,张若尘的武道天赋的确很高,可是精神力上面的天赋却未必比得过他。 张若尘看着佐恩,道:“阁下误会了!我不是来拜师,只是想要请教一些关于铭纹的知识。” 别的那些武者见到佐恩,全部都表现得恭恭敬敬,让他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。可是张若尘却直着腰杆与他说话,自然让佐恩颇为不悦。 张若尘并不是傲慢,只是想要以一种平等的态度,与佐恩一起交流。在精神力的修炼上面,张若尘甚至比佐恩还有强大一大截,完全没必要仰视他。 佐恩冷哼一声,道:“好高骛远!想要刻画出铭纹,首先就要修炼精神力,精神力越高,刻画铭纹的成功率才越高。若是你的精神力连十五阶都没有,就绝对不可能将铭纹刻画成功。” “年轻人,你的精神力达到十五阶了吗?” 张若尘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只要我的精神力达到十五阶,就可以向你请教关于铭纹的知识?” “哏哏!精神力达到十五阶,仅仅只配做我的弟子。想要与我平等的交流铭纹知识,除非你的精神力达到二十阶。”佐恩傲然的道。 精神力达到二十阶,一般就能成为二品炼器师。 达到十五阶之后,精神力每提升一阶都十分艰难,想要修炼到二十阶,简直难如登天。要不然的话,二品炼器师也不会那么稀少,就连整个赤云宗也没能招揽到一位。 “二十阶吗?我试一试。” 张若尘的目光盯向不远处的那一块测神石,直接走了过去,轻轻的将手掌按在测神石的表面。 “二十阶?他从来都没有修炼过精神力,怎么可能达到二十阶?”八王子的嘴角微微上翘,带着一抹冷笑。 佐恩道:“真是一个狂徒!就算是一个天赋异禀的精神力天才,也不可能在二十岁之前,将精神修炼到二十阶。” 单香菱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,她相信,张若尘应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! 难道他的精神力真的那么逆天? 张若尘闭上眼睛,将精神力不断注入测神石。 “哗----” 测神石的表面,立即出现一圈圈光纹。 一圈光纹,两圈光纹,三圈光纹…… 每一道光纹,便代表一阶精神力。 当测神石上面的光纹数量,达到二十圈的时候,佐恩震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,目瞪口呆,就像看妖孽一样的看着张若尘。 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八王子的脸色煞白,嘴里不停的念着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。 单香菱也十分震惊,盯着张若尘,美眸中散发出涟涟的光华。 当测神石上面出现二十圈光纹的时候,张若尘停止释放精神力,收回自己的手掌。 佐恩看得出张若尘有所保留,他的精神力强度绝对不止二十阶。 他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立即迎上去,笑道:“原来九王子殿下竟然是一位精神力强者,在下刚才多有得罪,还请九王子殿下不要见怪。” 年仅十六岁,精神力就能达到二十阶以上,今后的成就绝对不是常人可以想象。说不定将来他还需要张若尘的指点,所以,他立即改变自己的态度,主动向张若尘示好。 张若尘道:“我就想向大师请教一些关于铭纹的知识和刻画铭纹的技巧!” “没问题!九王子殿下,请随老夫来,我们去一处僻静的地方,一起交流精神力和铭纹上面的学问。”佐恩笑容可掬的说道。 张若尘点了点头,便和佐恩一起向着铭纹公会的一座大殿中行去。单香菱也立即跟了上去。 …… 从铭纹公会中走出来,八王子的脸色阴沉,心中无比愤怒。 “真是太可恶了!张若尘那一个废物,以前,我扇他一巴掌,他都不敢还手。现在居然骑到我的头上来了,他的天资怎么可能那么高?怎么可能?” 八王子恨得咬牙切齿,忽地,看到停在铭纹公会外面的一辆羚马古车。 那是张若尘的车驾! 此刻,云儿坐在羚马古车的车辕的位子,静静的等待张若尘,时不时向着铭纹公会的方向看去。 看到八王子走过来,云儿的脸上露出几分恐惧的神色,立即行礼,道:“拜见八王子殿下!” 八王子冷沉着脸,道:“本王子要回宫,送我回去。” 云儿的脸上露出难色,有些害怕的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这是九王子殿下的车驾……” “啪!” 八王子一巴掌扇出去,将云儿打得飞出了三米之外。 云儿的脸被打得肿胀充血,一个五指印记立即冒起来,嘴里不断吐血,脑袋发昏,下巴脱臼,感觉自己像是要死了一样。 八王子一脚踩在云儿的身上,面目狰狞的道:“九王子是王子,本王子难道就不是王子?你只是一个婢女,也敢违抗本王子的命令?信不信本王子一句话,就能让你父母变成蛮兽的血食,让你变成最低价的妓/女?哼!” 说完这话,八王子便一甩衣袖,登上了羚马古车,吼道:“还不快驾车?得罪了本王子,本王子让你生不如死。” 云儿的心头十分恐惧,她只是一个婢女,八王子只需要一句话,就能让她家破人亡。 她艰难的站起身,忍着脸上的疼痛,坐到羚马古车上面,驾着古车,向着王宫的方向行去。 八王子坐在古车中,紧捏着双手,眼中带着阴沉的神色,“张若尘,你肯定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宝物,要不然,不可能在短短三个月之内变得如此厉害。” “我还有机会,只要我控制住林妃,以林妃的性命来要挟他,他肯定会乖乖的将那件宝物交出来。只要得到那件宝物,我的修为也能突飞猛进,成为武道高手。” “等我成为武道强者,第一个要死的人就是张若尘。还有单香菱那贱人,到时候,我要让你变成本王子胯/下的玩物。哈哈!” 夜晚的街道,行人变得越来越少。 两个黑衣人,站在街道旁边的屋顶,盯着从下方行过的羚马古车。 “那就是九王子的车驾?”其中一个高瘦的黑衣人阴沉沉的道。 他的背上,背着一柄铁线弓和十支惊雷箭,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杀气。 另一个矮胖的黑衣人,冷笑道:“肯定是他无疑。你看那一个驾车的宫女,与寒姑娘给我们的画像一模一样,正是九王子身边的婢女。九王子此刻,就在车中。” “嘎嘎!刺杀一位王子,真是太让人激动了!只要完成了这一次任务,寒姑娘肯定会给我们丰厚的奖励。” 那一个高瘦的黑衣人,抽出一只惊雷箭,搭在弓弦,对准那一辆羚马古车! …… 这一章算昨天的,今天,还有两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