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1章 冲出水面 - 万古神帝

第341章 冲出水面

看到越来越近的沉渊古剑,帝一的双目一寒,一双瞳孔不断收缩,最后变得只有针眼那么大的一点。 两道紫色的电光,从瞳孔之中射出,击向沉渊古剑。 “轰!” 两股力量冲击在一起,两人同时分开。 这一次对决,张若尘只是向后退了两步,就站定脚步,手持沉渊古剑,挥手一斩,十分轻松写意的将混乱的真气力量劈开。 他立在水中,全身毛孔喷涌出青色的光雾,犹如一道道青色的霞光飞涌而出,犹如一株青莲扎根在水底,给人一种空灵浩渺的气质。 帝一却后退了十五步,在水底留下十五个大坑,身上的衣袍被剑气刺出三个剑孔,略显狼狈。 很显然,这一次交手,张若尘占据了绝对的上风。 “张若尘,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 远处,六道人影急速冲来,出现在张若尘的身后,正是黄烟尘、司行空、常戚戚、端木星灵、陈曦儿、紫茜。 他们六人身上的气势,与张若尘结合在一起,竟然连成一片,给帝一造成不小的压力。 “张若尘,有本事与我单独一战,决出胜负生死?”帝一卓然的站在对面,声音冷傲的道。 常戚戚大笑道:“对付你这种人,何须单打独斗,一起出手,干掉这个狂妄的家伙。”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这是我和帝一之间的战斗,你们都不要插手。” “张若尘……”黄烟尘道。 张若尘道:“你们无需多说,全部都退下去。” 张若尘提出单独与帝一一战,并不是狂妄,而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。 黄烟尘、司行空等人虽然都是一等一的强者,的确可以帮上不小的帮,可是他们的实力与帝一比起来,还是差距很大,稍有不慎就会被帝一杀死。 张若尘不希望因为杀帝一,而搭上他们的性命。 “好!张若尘,我们到外面去战!” 帝一还是有些不放心,害怕遭到张若尘等人的联手围杀,虽然他有把握将除了张若尘以外的其余人全部杀死,可是却没有把握全身而退。 只有离开龙宫,他才可以放手一搏。 “唰!” “唰!” 帝一和张若尘先后冲出龙宫,各自施展出身法,化为两道急速的人影,向着死亡河段的水面冲去。 片刻之后,水面上发出两声巨响,水气冲天。 张若尘和帝一几乎同时破水而出,落到黑色的水面上。 他们脚踩波面,如履平地。 远处,隐隐可见一个个武者的身影,飞速赶过来。同时,还有一艘艘巨大的战舰,破浪而行,急速冲了过来。 在张若尘等人进入龙宫的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内,整个天魔岭的武道界都发生轰动,各大势力纷纷派遣强者赶来死亡河段,想要夺取一份好处。 远处,一艘白色的古舰上面,挂着一面战旗,上面印着一个“武”字。 正是武市学宫炼造的飞虹战舰。 战舰之上,数十位银袍长老从船舱中冲出,来到甲板上,每一个都是天极境的修为,身上气势磅礴,远远的眺望站在水面的张若尘和帝一。 “出来了,是张若尘。站在张若尘对面的是什么人?”一位颇为年轻的银袍长老惊呼了一声。 随后,船舱中,又走出两个气息强大的中年男子,他们并肩而立,周围的那些银袍长老,纷纷向他们行礼。 正是银袍长老阁的阁主雷景和武市学宫的宫主陈郢。 看到张若尘破水而出,雷景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 最近一个月,雷景一直都在为张若尘担心,生怕张若尘在龙宫之中与帝一遭遇,死在帝一的手中。 无论怎么说,看到张若尘活着从龙宫中出来,雷景心中悬着的石头算是暂时落下。 陈郢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儒雅男子,嘴唇上的两片胡须修剪得十分整齐,头上的头发被梳理得整整齐齐,鼻梁挺立,眼睛神髓。可以想象,在他年轻的时候,必定是一个迷倒万千女子的俊逸公子。 即便现在已经上了年纪,却依旧魅力不减。 此人,正是陈曦儿的父亲,武市学宫的宫主。 陈郢的双眼一眯,道:“好厉害的两个小家伙,才刚刚突破天极境,身上的气息就如此浑厚。雷老头,张若尘的天赋,恐怕不止你说得那么简单。” 雷景笑道:“那是自然,也不看他是谁的弟子。” 陈郢露出一道鄙视的眼神,道:“少给自己脸上贴金,以张若尘如今的实力,足以和圣体武者一较高下。就凭你也能教出张若尘这样的人杰?” “反正他是我的弟子,不是你的弟子,这就够了!”雷景得意笑道。 陈郢摇了摇头,懒得和雷景那老匹夫争论,反正张若尘是黄烟尘的未婚夫,而黄烟尘又是他的外甥女。如此算起来,张若尘也算是他们陈家一系的人才,并不是外人。 “烟尘倒是比曦儿有眼光,居然能够提前看出张若尘的非凡天资。”陈郢笑了笑。 除了武市学宫的大批高手聚集在死亡河段,还有云台宗府、太清宫、神血派等天魔岭的顶尖宗门,也有高手赶来。 他们也都驾着战舰,远远的观望。 “少主出来了!” 七道人影飞跃出来,向帝一赶过去,落到帝一的身后,站成一排。 正是黑市一品堂的七煞星使,四男三女,每一个都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。一眼望去,他们的年龄似乎都不大,看上去皆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。 当然,修为越高的武者,衰老得越慢。只看外表,很难一个人的真实年龄。 即便七煞星使出现,张若尘也没有丝毫畏惧,手持沉渊古剑,身体站得笔直,冷然的盯着帝一,道:“开始吧!” 看见七煞星使赶到,帝一终于松了一口气,原本绷紧的神经暂时放松了几分,笑道:“张若尘,你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张天圭,难道不觉得奇怪吗?” 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若尘道。 “我什么意思,你可以仔细想,慢慢想。”帝一笑道。 张若尘的心头一沉,暗叫一声不妙。 对啊! 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张天圭,他被帝一派去了什么地方? 虽然心境受到影响,张若尘却依旧表现得十分镇定,显得波澜不惊。 他知道,帝一这样说,是想要他在战斗的时候心神不宁。 就像当初帝一对战步千凡的时候,便是先扰乱了步千凡的心境,最后只用三剑就击败了步千凡。 决战张若尘,他也想用相同的办法。 张若尘深吸一口气,原本有些慌乱的心逐渐稳定下来,绝不能被帝一影响心境,要不然,今天这一战将凶多吉少。 张若尘身上的气势大盛,双手握着剑柄,将沉渊古剑中的六十六道铭纹全部激活。强大的剑气在空气中凝聚出来,覆盖方圆百丈的水域。 帝一的嘴角一勾,看来张天圭说得没错,张若尘的弱点并不在他自己的身上,而在他身边的人的身上。 张若尘看似波澜不惊,可是帝一相信,他刚才的话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张若尘的心境。 现在,他只需要一鼓作气,攻击过去,就能彻底击溃张若尘。 “对付区区一个张若尘,何须少主出手,我来取张若尘的性命。” 红欲星使发出娇媚的笑声,凹凸玲珑的娇躯,化为一道迷幻的虚影,腾飞而起,先一步向张若尘攻击了过去。 看到红欲星使出手,帝一微微皱了皱眉。 本来他是打算趁张若尘心境大乱的时候,使用最强的武学,以最快的速度将张若尘击败,甚至击杀。 可是,红欲星使突然出手,就等于给了张若尘一个缓冲期。等到张若尘的心境稳定下来,帝一再想在短时间击溃张若尘,将会难上加难。 红欲星使在这个时候出手,的确有些微妙的意义。 “难道红欲星使是故意在帮张若尘?” 帝一是一个多疑的人,对红欲星使生出一丝怀疑。 但是,想了想,他又摇了摇头。 “红欲星使并不知道张若尘已经拥有和我抗衡的实力,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出手对付张若尘反而对我有利。至少,借住她和张若尘的交手,可以试探出张若尘的一些武技和底牌。” 帝一不再怀疑红欲星使,反而开始认真观看红欲星使和张若尘的战斗,准备从中找到张若尘武学上的破绽。 “张若尘,上一次有人救你,被你逃掉。这一次,可就没有那样的机会了!” 红欲星使雪白的娇躯上穿着一层绯红色的薄纱轻衣,胸前饱满,玉。臀挺翘,显得性感无比。她施展出姹女身法,急速冲向张若尘,犹如一位绝代妖姬在水面漫舞。 不得不说,此女的确美艳绝伦,哪怕不用自己亲自动手,只需一个眼神,就会有无数男人愿意帮她去杀人。 “幽红幻境。” 她施展出一招幻术。 刹那之间,张若尘感觉周围的景物一变,像是来到一座奢华富丽的宫殿之中,周围皆是美丽动人的女子,洁白的肌肤,诱人的玉。腿,就连空气中,似乎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。 就在这时,一个倾国倾城的少女,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贴身小衣,缓缓行来,走向张若尘。 宫殿中,别的那些美人与她比起来,全部都显得暗淡失色。 那一个少女与红欲星使长得颇为相像,晶莹无瑕的脸蛋,微微抬起,露出一个娇媚的眼神。 她的一双玉手,缓缓伸到背后,解开两根纤细的红色小绳子,身上的唯一一件粉红小衣,也滑落到小腿下方,露出一具完美无瑕的玉。体。 张若尘冷峭的盯着对面的那一个娇媚的女子,道:“红欲星使,你应该明白,我并不惧你的幻术。” “呵呵!是吗?我当然知道。” 说完这话,那一个女子妖艳的一笑,豁然出手,打出一道指剑,击向张若尘的眉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