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 变故(第一章)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 变故(第一章)

蛮剑大圣心中恨意滔天,拼尽全力挣扎,想要挣破嫣红大圣的压制,自爆圣躯。 哪怕不能与她同归于尽,也要以死,免除张若尘的后顾之忧。 “嘭。” 嫣红大圣隔空一掌,将他重新按入进崖壁之中,死死镇压,本是美艳绝世的脸蛋,却让人感到分外狰狞。 “好好看着就行,别妄想一死了之。” 她吟吟笑道,红唇抿成一条线。 绚烂的星空中,源非大圣、火魅阴姬、大森罗皇皆很诧异,哪里想到张若尘居然如此厉害,灭了鬼族一座城,还逼得洫不得不引动至尊圣器。 “幸好张若尘才挣断一条枷锁,真不敢想象,他若是达到百枷境大圆满,得强大到何等地步?”大森罗皇道。 源非大圣点了点头,道:“我们下定决心,在现阶段不惜一切代价杀张若尘,是非常明智的决定。” 唯独只有般若一言不发,目光紧紧锁定鬼族本族星的方向。 此刻,位于地狱界各地与各大功德战场的修士,目光也都望向上空。有的紧捏拳头,心都要从体内跳出,为张若尘感到担忧。 有的欣喜若狂,发出畅快的大笑。 “至尊圣器在大圣的手中,爆发出来的威力,竟然如此可怕。” “在同境界,掌握至尊圣器的大圣,可以瞬间碾杀别的大圣。而且逃无可逃,被至尊圣器锁定,空间都会被定住。” “张若尘这一次……哎……” …… ………… 在张若尘独自一人杀入鬼族本族星的时候,就有不少修士,持悲观的心态。 当这一刻来临,他们却依旧难以接受,默默闭上双目,不忍继续看下去。 处在至尊之力笼罩的中心区域,张若尘处变不惊,手掌一拍腰间的紫金葫芦,葫芦飞起,落到手心。 “哧哧。” 随着掌心不断涌出圣气和神气,葫芦口的空间铭纹,葫芦内部的至尊铭纹,同时被激活,爆发出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气息。 张若尘身上金芒万丈,手中葫芦缓缓旋转,飘逸出尘得犹如一尊羽化仙。 毁灭金阳已与葫芦完全融合,它蕴含的至尊铭纹,也等于葫芦蕴含的至尊铭纹。 有所不同的是,至尊铭纹是在内部显化,不会暴露出来。 “哗----” 三千六百万道空间铭纹,交织成一座直径数百里的圆形大阵,出现在张若尘的头顶上方,犹如一朵绽放的瑰丽花朵。 “没用的,在至尊圣器的面前,一切力量都会被摧毁。” 洫沉笑一声,引动积蓄已久的至尊之力。 顿时,天穹上,七朵黑色鬼莲中,同时涌出一道黑色鬼气河流,在张若尘的头顶上方交汇在一起,化为一座黑色瀑布,倾泻而下。 黑色瀑布中,气息冷寒刺骨,却又有上万道水桶粗细的雷电汇聚。 张若尘脚下的海水,顷刻间便被蒸发殆尽,显露出海底陆地。 “哗啦。” 就在这时,空间大阵覆盖的范围,方圆数百里空间猛然塌陷,将七星鬼莲打出的黑色瀑布全部都收了进去。 天地恢复平静,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 能够杀死元会级天才张若尘,洫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,因此,难以保持平静的内心,疯狂的大笑。 “哈哈!张若尘是被我洫杀死,这个时代,必定有我浓墨重彩的一笔……这……不可能……” 笑声迅速消失,洫犹如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。 他瞪向万里之外,只见,那片海域被至尊之力完全蒸干,变得干枯。可是,张若尘的身形,却依旧悬浮在半空。 “怎么可能?至尊圣器的力量,怎么可能消失得无影无踪?是被他空间力量转移到了别处?不,不可能,以他的空间造诣,怎么可能化解得了至尊圣器的力量。为什么?到底为什么?” 洫浑身颤抖,心中充满不解和疑惑。 张若尘的诡异,已超出他的认知。 “哧哧。” 张若尘手中的紫金葫芦,变得沉重无比,拼尽全力才能托住。葫芦的表面,有大量的阴寒雷电涌出,如同龙蛇一般穿梭。 葫芦内部,火焰和寒气在运转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转化鬼气瀑布蕴含的至尊之力。 片刻后,张若尘冷喝一声:“还给你。” 葫芦口,对向万里之外的洫。 “轰隆。” 葫芦中,冲出一条黑色鬼气光柱,无数雷电在光柱中交织,攻向万里之外的洫。 鬼气光柱冲过的地方,海域被分开一条水路。 洫的脸色巨变,爆发出最快速度,立即逃遁。 可是,鬼气光柱蕴含的能量庞大,连绵不绝,在张若尘的控制下,宛如一条万里长龙不断追击他。 最终,洫逃无可逃,只得结出空海印抵挡。 “轰隆隆。” 空海印挡住了大概十个呼吸的时间,便是崩碎分解。 趁着那十个呼吸的时间,洫成功再次引动七星鬼莲的至尊之力,与鬼气光柱对冲在一起,化解了危机。 洫心有余悸,暗道:“好险……只差一点……” 鬼气光柱虽强,可是却传了上万里,那股力量洫未必挡不住,可是,一定会受重伤。 一旦受重伤,也就意味着败给了张若尘。 刚才虽然狼狈了一些,可是总算挡了下来。 “张若尘的那个葫芦,怎么如此厉害,连至尊之力都能收取?天地间,还有什么不能收?”洫心中郁闷到了极点,恨得咬牙切齿。 “好一个葫芦,难道也是一件至尊圣器?不对啊,并没有至尊之力散发出来。” 嫣红大圣十分心动,很想将紫金葫芦据为己有。 若是掌握着这么一件至宝,狩天战场还有什么可惧? 即便是无疆、罗生天那么级别的强者,怕是都得忌惮她几分。 于是,将看守蛮剑大圣的任务,交给了鄍,嫣红大圣化为一道粉红色的光路,向张若尘所在的那片海域飞去。 “一起出手,看他的葫芦能够收走多少力量。” 四目鬼帝的爆喝声,在张若尘东边的天空响起。 张若尘向东望去,只见,一片黑压压的鬼气,在天地间翻滚,一尊身躯巨大的鬼影,隐隐显露出身形。 南边,翼鬼皇双翼展开,形成上千根黑色风柱,连接天空和大海,大量海水被席卷到天穹之上。 西边,洫的九十九丈混沌鬼帝身,驾驭千丈高的水浪,出现到八百里外,如同站在天穹,俯视海盆中的张若尘。 北方,嫣红大圣站在海面,整片海域都变成粉红色。 水面,开出绚烂美丽的骨花,变成一片花海。 都没有靠近张若尘的五百里之内,显然是忌惮他手中的紫金葫芦。 被四尊百枷境大圆满大圣包围,张若尘自然是压力大增,略微抬头望天,心中疑惑,怎么瑜皇还没有破掉鬼族本族星的护星大阵? 刚才,洫调动七星鬼莲的力量,攻击他,正是护星大阵最脆弱的时候,以瑜皇的阵法造诣,肯定可以找到阵法的薄弱点,一击即溃。 在张若尘的计划中,破掉鬼族护星大阵,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 只要护星大阵坏掉,他凭借极致的速度,加上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,即便遭受数位百枷境大圆满强者的围攻,也有把握进退自如。 可是现在,计划出现变数。 如今的张若尘,算是被困在了鬼族本族星的这一隅之地,想要以一己之力,抵挡数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的围攻,将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。 鬼族本族星外的虚空,瑜皇遇到了麻烦,她被埋伏在一颗星辰碎片上的尸族第一强者紫尸发现,二人展开了精神力对决。 正是被紫尸牵制,瑜皇失去了破掉护星大阵的最佳时机。 另一片虚空,源非大圣、火魅阴姬、大森罗皇依旧还在看戏,准备坐收渔翁之利。 “谁能想到,张若尘手中的葫芦,居然可以对抗至尊圣器七星鬼莲?那葫芦,到底什么来历?”火魅阴姬的眼眸中,浮现出贪婪的笑意。 面对如此至宝,任何修士都会心动,包括神灵。 般若道:“或许那也是一件至尊圣器。” 大森罗皇吃惊,道:“至尊圣器?应该不可能吧!葫芦多次启动,都没有释放出至尊之力。再说,不死血族的风后和刀狱皇都是强势人物,怎么可能让张若尘执掌至尊圣器?” 源非大圣也点了点头,道:“每一件至尊圣器,都有不小的名头。无论是天庭,还是地狱,能够与张若尘手中那只葫芦对上号的,还真没有。” 般若的心中已有一些猜测,但是,见众人都不相信,也就不再多言。 她道:“鬼族的本族星上,汇聚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,绝不止五尊,张若尘就算有翻天之能,如今也是必死无疑。” “正好,趁他牵制住了绝大多数高手,我们现在就出手,先破护星大阵。就算杀不了嫣红大圣,也要先灭掉鬼族本族星上的魂灵,将鬼族彻底打压下去,翻不了身。” 火魅阴姬嫣然一笑,道:“我赞同般若的决定,我们的确应该立即出手。免得张若尘身上的好东西,都落入鬼族、骨族的手中,这才是最大的损失。衍道圣果和准帝品圣意丹让给你们,我只要那只葫芦。” “有白玉疯狮里应外合,要破鬼族的护星大阵,应该不是难事。”源非大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