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战洫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战洫

洫傲立在山峰之巅,受到他身上气场的影响,这片天地间的寒风,越来越凌厉,发出“呜呜”的呼啸声。 风劲,自动衍化成风刀,凝聚成风卷。 与以往不同,此刻的洫,完全认真了起来,气势锐利得犹如斩天之剑。 “哗啦。” 一根黑色的纹线,在他面前凝聚出来,交织成一道玄奥的图案。 似符文,又似鬼画。 “弃天鬼纹。”张若尘念道。 观阅洫的资料的时候,张若尘看到过关于弃天鬼纹的记载。 弃天鬼纹,乃是鬼主创出的一种鬼纹,能够凭借鬼纹沟通天地,驾驭万鬼,窃取天威。鬼主九子无一不是天资绝代之辈,可是,却只有第二子“鸢”参悟成功。 有传闻,洫也参悟出了弃天鬼纹,只是,从来没有正式使用过。又或者,见过他施展弃天鬼纹的修士,全部都已经死去。 “哗----” 第二道,第三道…… 顷刻间,一万三千五百道弃天鬼纹凝聚出来,悬浮在虚空,散发出幽暗光华。 空气、鬼气、天地规则,以弃天鬼纹为中心,形成一个个涡旋。 风止,云停。 在这一刻,空间和时间都像是凝固了一般,只剩洫的双手,还在不停的结出指印。 隐匿阵法中。 白玉疯狮眼神猛然一缩,道:“洫居然真的修炼出了弃天鬼纹,而且还能一次性凝聚出一万三千五百道,他的精神力,肯定已经达到六十四阶。” 四目鬼帝冷笑一声:“在精神力上,洫占据碾压一般的优势。哪怕张若尘的战力,能够与洫抗衡,可是精神力上的差距,会成为他失败的致命破绽。” “哏哏,一出手,洫就将自己的底牌都亮了出来,看来是准备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张若尘。”翼鬼皇道。 夜常在幽幽的道:“击败一个元会级天才,是一件能够写进《鬼典》的辉煌事迹,战斗画面将会被永世保存。如果我是洫,也会用最干净利落的方式取胜。” “洫和张若尘已经交锋过三次,没必要继续试探,这一战,就是分胜负,决生死。”嫣红大圣道。 一万三千五百道弃天鬼纹,向中心位置的张若尘飞去,空间不断被压缩,一道道具有腐蚀性的力量,铺天盖地的压下。 张若尘脚下的大地龟裂,身体完全被笼罩和吞没。 “轰隆。” 背上十翼展开,十道金色光芒撕破黑暗,冲向天地十方。 冲向地面的五道金芒,将大地破开,形成五条裂谷,一直延伸到千里之外。这片数万里长的大陆猛烈晃动,五条裂谷所在的位置,冲起浓密的昏黄尘土。 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,让正在观看投影的修士,皆是浑身发麻。 张若尘小小的身躯中,居然可以爆发出,如此可怕的威能。 一万三千五百道弃天鬼纹被震碎,化为一缕缕鬼雾,消散在空气中。 洫的眼神一凛,身形向后倒退了一步,心中暗道:“能够对抗千问境初期大圣的一个组合的弃天鬼纹,居然就这样被破掉。张若尘的十只金翼,果然变得不一样了,的确蕴含始祖气息。” 忽的,洫在滚滚鬼云中,捕捉到一道金芒。 金芒的速度奇快无比,眨眼之间,已到他的面前。 是张若尘。 金芒,是他背上十只金翼,散发出来的光华。 “嘭!” 十只金翼,斩在洫的身上,响起一道震天动地的对碰声。 在刚才那一瞬间,洫双手结出莲花印,体内的圣道规则,化为一朵黑色鬼莲呈现出来,包裹住身体,与张若尘背上的金翼对碰在一起。 洫的应变速度,快得不可思议。 洫处变不惊,近距离与张若尘对视,道:“你的速度很快,金翼爆发出来的力量也很强大,可是,我不是白玉疯狮。想要与百枷境大圆满排名前十的强者交锋,你这点力量,还远远不够。” “是吗?” 张若尘体内的空间规则释放而出,化为一座重力空间,压到洫的身上。 “轰隆。” 洫的鬼体轻轻一颤,压力大增,结出的鬼莲出现裂痕。 就是这时,张若尘的背上,食圣花的藤蔓冲出,犹如千丝万缕垂落而下,飞向这座山峰的北崖。 北崖上,蛮剑大圣被五根冰柱钉住,圣血直流。 “哧哧。” 食圣花的藤蔓,释放出净灭神火,缠绕到了五根冰柱上,想要将它们炼化。 净灭神火才刚刚释放出来,北崖的石层表面,立即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大圣铭纹。大圣铭纹散发出刺目的光华,凝聚出寒冰气劲,将净灭神火冻结得熄灭。 食圣花的藤蔓,连忙收缩,离开了北崖。 “啊……” 蛮剑大圣咬紧牙齿,可是,嘴里还是发出痛苦无比的声音,遭受大圣的精神意志也难以承受的痛苦。 北崖上的大圣铭纹,冲入进蛮剑大圣的体内,将他的身体一寸寸冰封。 站在山巅,立在鬼莲中心的洫,笑了一声:“想要救人,你觉得有那么容易?在你来之前,这座山峰上,已刻下千万道大圣铭纹。” 上万米的山峰,在这一瞬间,散发出夺目的光华。 所有大圣铭纹,全部激活。 “嗷!” “吼!” …… 洫的背部,冲出密密麻麻的鬼影,有狮虎形态,有人类形态,有罗刹形态……,一共一千二百万道鬼影,呈现出来后,将这片天地,化为阴森无比的鬼界。 一千二百万道鬼影,凝聚成十二尊千问境鬼帝魂体,每一尊都气势磅礴,圣威滔天,蕴含千问境大圣十分之一的力量。 十二尊鬼帝魂体的力量,与洫自身的力量,结合在一起。 洫的手掌拍出,击中张若尘背上的金翼,打得张若尘倒飞了出去。 既然占据上风,自然是要乘胜追击,洫立即打出第二掌,第三掌……,掌力连绵不绝。 犹如奔雷一般,一连响起五十七道掌爆声。 张若尘一连向后倒飞出去五千里,凭借龙象般若掌,三条千问境龙魂和三条千问境象魂,将洫打出的掌力,全部都结了下来。 二人掌力对碰,所过之处,大地碎裂,山岳化为尘泥,江河变成冰带。 这是力量与力量的对碰,狂暴而又霸道。 整个地狱界,包括各大狩天战场在这一刻,全部都为之震动。 谁能想到,张若尘独自一人前往鬼族的本族星,竟是为了与洫战斗? “张若尘是疯了吗?” 不知多少修士,心中都生出这样的疑惑。 再强大的修士,也不可能独自一人去闯一族的本族星。更何况,张若尘在地狱界仇家遍地,不知多少修士想要杀他。 他现在的行为,与找死有什么区别? 只有狩天战场上的天庭界修士,看出了一些端倪。因为,他们在投影中,隐隐约约看见了被钉在北崖上的蛮剑大圣。 “张若尘独自一人闯鬼族本族星,肯定是去救蛮剑大圣?”一位广寒界的修士,兴奋的道。 “一定是这样,张若尘与蛮剑大圣关系莫逆。鬼族的大圣,以蛮剑大圣的性命威胁,张若尘肯定会去救人。” 曾经与张若尘交情深厚的修士,看到这一幕,虽然为张若尘的安危担忧,可是,心中却莫名的松了一口气。至少,张若尘的本性,并没有变。 依旧和以前一样,情义第一,生死第二。 战斗投影在地狱界各地呈现出来,最为激动的,还是血天部族世界的修士。 以往几届狩天大宴,每次地煞鬼城都针对血天部族,导致血天部族每一次都损失惨重,在十大部族之中垫底。 不仅参加狩天之战的大圣感到耻辱,整个血天部族的修士,也都憋了一股怒气,将地煞鬼城的修士恨得牙痒。 地煞鬼城的洫,成为鬼族的第一强者。血天部族的修士,以为今年的狩天之战,血天部族又要受辱,已有心理准备。 就算恨有什么用? 就算不甘,又有什么用? 实力差距摆在那里,只能认。 可是,他们哪里想到,张若尘居然单枪匹马杀去了鬼族的本族星,与鬼族最强者洫战了起来。顿时,他们热血沸腾,心中燃烧起熊熊火焰,似乎与张若尘合而为一,也在与洫交手一般。 他们当然不知道,张若尘是为了救蛮剑大圣,才去鬼族的本族星。 他们只以为,张若尘是为了报仇,是为了给血天部族雪耻,才会杀去鬼族的本族星,与洫单挑。 无论张若尘取胜,还是战败,至少这样强硬的行为,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大吼出声。 血天部族所在的世界,一位十多岁的少年,指着天空,道:“张若尘若是能够战胜洫,为血天部族扬威,今后谁再敢说他一句不是之言,我必让他血溅十步。” 不远处,一位血发少女,美眸中散发出激动的光芒,道:“张若尘若是能够击败洫,我便承认,他能够与我的偶像阎无神齐名。” 张若尘和洫的这一战,将血天部族的修士的情绪,完全调动起来。 对血天部族来说,这一战,非同小可。 对张若尘而言,这一战也有无比深远的影响。一旦取胜,今后他在血天部族的威望,将会攀升到顶点。 有整个血天部族的支持,他在地狱界,足以站稳脚跟。 命运神殿中,诸神也在关注张若尘和洫的战斗。 相比于那些只知道看热闹的修士,诸神更在乎胜负结果。 但是,即便以神灵的智慧,掌握了洫和张若尘大量信息,可是对于结果,却依旧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。 鬼主的洪亮声音,在神殿中响起:“才挣断一条枷锁而已,张若尘就敢闯鬼族的本族星,还真是年少轻狂。可惜,可惜,血绝啊,你这个外孙,怕是会辜负你的期望。” 血绝战神处变不惊,坐在自己的神境世界之中,没有理会鬼主。 修辰天神的神影,在神殿中显现出来,笑道:“鬼主,依你看,张若尘和洫的这一战,胜负结果会如何?” 没有人知道命运神殿中汇聚了多少位神灵,因为他们都坐在自己的神境世界,只有相互沟通的时候,神影才会在神殿中显现出来。 鬼主道:“张若尘本是天资纵横,在同境界,洫当然比不过他。可是现在,他们一个才刚刚挣断一条枷锁,另一个却已经大圆满,相当于差了九十九境。胜负结果,自然是不言而喻。张若尘若是再挣断三四十条枷锁,或有取胜的机会。” 冥王的神影显现出来,英姿俊伟,长笑一声:“什么九十九境,白玉疯狮百枷境大圆满的修为,还不是被张若尘碾压。鬼主,最好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满,小心收不回去。” 青鹿神王的神影显现出来,道:“不如本神来预测一番,张若尘的时间、空间、真理三道之上的修行,都是可圈可点。如今,又是觉醒了血绝始祖的血脉,更是释放出了部分半神之体的力量。这一战,他其实有取胜的机会,但是不会超过两成。” 鬼主的声音颇冷,道:“我看你们都是太低估地狱界最顶尖一线的天骄,差了九十九境,就是绝对的差距。洫能够被星海世界和万界神眼,同时排进百枷境大圆满榜的前十,可不仅仅只是表面上显露出来的这点实力。” “张若尘以往最大的倚仗,不过只是他身上数之不尽的强大战器,凭借外力,战胜不可能战胜的对手。而今,他们在狩天战场,张若尘身上只是携带了一个葫芦而已。” “一个葫芦而已?”冥王笑了笑。 鬼主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张若尘的那只葫芦,就是你们血天部族的至尊圣器。但是,又有什么意义?” “鬼族、骨族、尸族三族的最强者,加上三族的至尊圣器,都在鬼族本族星附近,” “张若尘即便以万分之一的可能,击败了洫,最终也只能是死路一条。血绝,你把棺材,给张若尘准备好了吗?” 见血绝战神没有说话,鬼主又是笑了一声:“其实,张若尘还有另一大弱点。那个弱点,就是广寒界的蛮剑大圣。如今,蛮剑大圣掌握在洫的手中,张若尘的心境,必定受到影响。” “两个顶尖级别的强者交手,心境受羁绊,可想而知,会是什么样的结果。” 冥王的心,深深的一沉。 因为,鬼主很多地方的确是说到了点子上。 无论怎么说,目前的张若尘和洫相比,修为和精神力都差距太大。而且,洫还占据环境和心境的优势。 这一战,对张若尘,可谓是非常不利。 冥王对张若尘的底牌手段,是相当了解,经过推算,即便张若尘能够克服心境上的压力,想要战胜洫,也只有三四成的机会。 除非张若尘挣断十条枷锁,让不朽圣躯的力量翻倍,才能较为轻松的战胜洫。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