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 踏入百枷境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 踏入百枷境

张若尘的第一条枷锁,位于右臂,藏于筋膜之中,如铁锁缠绕臂腕,禁锢右臂的力量,锁住了半神之体蕴含的强大神力。 因为肉身强大,张若尘的枷锁也更坚韧。 直到饮用了“花开十二朵”,才出现软化的迹象。 吞服下衍道圣果已经一个时辰,张若尘调动净灭神火全力以赴炼化,又运转《九天明帝经》以最快的速度吸收。 与此同时,解开了心脏中封印住的部分神游丹的丹气。 丹气与血液相融,如同潮水一般向右臂涌去,不断冲击枷锁。 “断!” 张若尘大喝一声。 “轰隆。” 体内响起一道神雷般的震响,骨骼震动,圣气和神火化为一圈圈波纹,蔓延向四面八方。 没有断。 枷锁依旧坚韧。 “断!” 张若尘再次冲击,体内的力量爆发出来,如同云雾一般散开。 第一条枷锁,像弓弦被拉成满月,发出一道惊震之声。 再次失败,没能挣断。 “断!” 张若尘锲而不舍,继续冲击。 “断!” “断!” …… 冲击第十次,即便以张若尘强大的肉身,也都承受不足,嘴角流出鲜血。 “已经快了,无论如何都得将它挣断,突破到百枷境。” 张若尘咬紧牙齿,没有放弃,继续冲击。 “断!” “断!” …… 连续冲击第十五次,张若尘的皮肤出现裂痕,有血珠从毛孔中溢出。就连圣魂也受损,出现散裂的迹象。 张若尘体质惊人,更是曾经服用过神药,恢复速度极快。 因此,他不怕伤及本源,继续冲击。 第一条枷锁已变得非常脆弱,必须一鼓作气将它挣断,若是此刻放弃,就是前功尽弃。 “给我断。” 张若尘大喝一声,全身的力量,尽数向右臂汇聚而去,冲击在枷锁之上。 冲击枷锁的过程,他不知已经经历了多少次,可是这一次却有一种酣畅淋漓之感,右臂中,如同洪水冲垮堤岸,一泻千里。 “嘣!” 如同弓弦被拉断,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,从张若尘的体内传出。 紧接着,张若尘浑身一轻,犹如曾经捆缚在身上的锁链断裂,身体变得轻松,圣魂变得自由。 第一条枷锁,终于断裂。 成功突破到百枷境! 从现在开始,张若尘也是百枷境大圣。 浑身都是血汗,右臂更是疼痛欲裂,血肉模糊,可是却又充满力量,有一道道神气霞光逸散出来,照耀在紫金葫芦内的世界空间之中。 半神之血沸腾,半神之体的神力被释放了出来。 张若尘缓缓的抬起右手,聚过头顶。 散发着血色神光的手臂上,伤口快速愈合,变得完好如初,皮肤晶莹如玉,血液流动如江。 “神力……我终于可以爆发出部分神力,不用像以前那样,空有一具半神之体,能够调动的神力却是少之又少。” 他觉得,自己随手一掌,就能打出毁天灭地的攻击。 右臂中,三条千问境象魂,完全安静下来,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反噬主人。 “既然挣断了第一条枷锁,后面的枷锁,应该就会轻松许多。”张若尘满意的看着右臂,很想找一个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试拳。 不过,克制了下来,继续打坐修炼。 衍道圣果何其珍贵,最重要的作用,并不是辅助挣断枷锁,而是,帮助参悟高阶圣术。 既然吞服了一枚,自然不能浪费。 因为张若尘要全力以赴修炼“阴阳五行圣意”,所以,将主要精力放在洛水拳法、龙象般若掌、净灭神火、神魔镇狱,焱神腿的修炼之上,剑道和时间、空间反而是被暂时放置一边。 龙象般若掌出现了瓶颈。 净灭神火的修炼,需要循序渐进,很难一触而就。 洛水拳法没有了后面的功法,只能凭借他自己对拳道的理解,推演后面的修炼方式。 因此,张若尘最终还是决定,借用衍道圣果的力量,继续修炼神魔镇狱。 与其贪多,不如将一种圣术修炼到极致。 一招鲜,吃遍天。 神魔镇狱已达到第五层千问级高阶圣术的级别,想要短时间修炼到第六层,很不现实。因此,张若尘的想法是,将神魔镇狱和不动明王圣相结合。 双手一合。 “哗----” 滔天的圣光,从张若尘的体内涌出,璀璨炙热,与葫芦世界中毁灭金阳散发出来的光芒相互映照,宛如化为双子星。 高达千里的不动明王圣相呈现出来,威武而又神圣,头顶上方,由天地规则和天地圣气凝聚出九重天宇,像神宫,如仙阙。 自从血脉之力被激发出来,张若尘的体内,多了一道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,与此同时,不动明王圣相发生蜕变,远比以前更加强大。 “如今,我已达到百枷境,应该可以凭借自身的不动明王圣相,融合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,让圣相变得更加强大。” 想到此处,张若尘激发出圣心中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。 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,乃是不动明王大尊的模样,神圣而又威严,宛如盖世天神。 不动明王圣相,则是张若尘的模样,年轻俊逸,气质锐利。 远远望去,犹如张若尘与远古的不动明王大尊相对而立,一矮一高,一如尘埃,一如高山。可是如果尘埃的张若尘,却毫无惧色,有吞天噬地的强大内心。 升神宴的时候,张若尘才刚刚突破到大圣级不久,就能击败瑜皇和孤辰子的联手,正是因为施展了圣相和意志神影结合的手段。 不过,那一次的结合,只是短暂一瞬间。 此刻的张若尘,却是想要将二者完全炼化,融为一体。 就算不动明王大圣的意志神影再强大,也只是一缕而已,张若尘有信心将它炼化。 再说,张若尘心比天高,绝不会容许体内拥有别的意志影响自己,只有将它炼化成属于自己的一部分,才能心安。 不动明王圣相和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重新结合之后,张若尘立即打出净灭神火,化为一片火海,将它们包裹。 在炼化的过程中,张若尘的意识,进入一种玄妙境地。 一些晦涩难明的内容,不断进入他的脑海,有残缺的功法,有圣术,甚至还有法术、巫术、秘术。 是血脉传承。 一般来说,只有高等蛮兽,或者神兽,才具有血脉传承。当它们成长到一定地步,血脉传承就会释放出来,使得它们自然而然就能学会一些天赋神通。 有的可以释放雷电,有的可以吐火,有的可以日行万里。 人类获得血脉传承的难度,远超蛮兽,除非先祖的血脉足够强大,才有可能通过血脉记忆的方式,将一些东西传给自己的后辈。 比如,儿子与父亲长得很像,其实就是血脉传承的一种表象体现。 不过,血脉记忆会不断变得稀薄,后代越来越难获得传承。 就算获得,很多时候,也都不完整。 张若尘融合不动明王大尊意志神影获得的血脉记忆,也不完成,绝大多数都是零零散散的碎片,难以组合成一种完整的术法。 不过,他却隐隐间窥探到,《九天明帝经》后面的修炼功法。 目前张若尘已经将《九天明帝经》修炼到最高层次,第九重天“赤明和阳天”,凭借这一重功法,足以支撑他修炼到无上境。 可是,他想要成神,必须修炼更高层次的功法。 如果《九天明帝经》只有九重天,也就说,他修炼到无上境,必须换一种神级功法修炼。不仅耗费时间,而且契合度也会差很多。 根据血脉记忆传承,至少让他知道,“赤明和阳天”并不是《九天明帝经》的最后一重。 还有第十重天,第十一重天,第十二重天…… 张若尘暂时没有去思考《九天明帝经》的完整功法,到底在什么地方,因此此刻,不动明王圣相与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,已是完全融为一体。 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消失,只剩张若尘的不动明王圣相立在半空。 圣相高达千里,散发出刺目的圣光,爆发出来的气息,强大得让那些在葫芦世界中修炼的不死血族大圣,一个个都感觉到巨大压力。 那种感觉,犹如是面对无上境大圣和半神一般,会亲不自禁生出高山仰止的敬畏之心。 “与升神宴的时候相比,张若尘的圣相,爆发出来的气息已有天壤之别。” “高达千里的圣相,内部蕴含的力量不可想象,一巴掌挥出,可以轻易摧毁星辰。” “若尘表哥如今达到了百枷境,狩天战场还有几人是他的对手?” “张若尘爆发出来的气息,哪里像是初入百枷境的大圣?千问境大圣都未必有这么强大的威势。” …… 葫芦世界中,不死血族的诸位大圣,皆是感叹不已,议论纷纷。 有的羡慕无比,有的充满敬重,有的眼睛放光,内心火热。 就在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与张若尘的圣相集合的那一瞬间,圣心中,血绝始祖的意志神影飞了出去,与张若尘背上的五对金翼融合在一起。 血绝始祖的意志神影,也是在长生血池中洗礼的时候诞生出来,当时还与不动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争锋相对。 血绝始祖拥有二十四对金翼,是血天部族,乃至不死血族历史上的一位伟大存在,修为几乎强大到了神境之中的极致。 在它与五对金翼结合的一瞬间,张若尘只感觉,五对金翼变得无比沉重,犹如化为五座金色魔山。 “哧哧。” 一道道诡异的血色纹路,在五对金翼上呈现出来,散发出妖异的光芒。 背部传出一股强烈的灼烧疼痛,半个身体都像是要被烧得融化。 “吼!” 张若尘的双瞳血红,脸上和身上都浮现出血红色的邪纹,嘴里长出两颗尖锐的牙齿,发出一声长啸。 震耳欲聋的声音,传遍葫芦世界,震得不死血族的诸位大圣都耳膜刺痛。 更加可怕的是,张若尘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令他们体内的血液逐渐变得凝固,越来越难流动。 就连精神意志,都受压制。 “好可怕的气息,张若尘是不死血族的始祖转世吗?” 两位没有达到大圣境界的九步圣王,承受不住那股来自血脉和精神的压制,双腿颤抖,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张若尘的面前。 “哗啦。” 张若尘化为一道血光,飞出葫芦世界,如同血柱一般冲天而起,身上强大的能量,瞬间席卷整个血天大陆。 冲出本族星的大气层,飞到离地千里的地方,张若尘才停了下来。 他的一头长发,呈血红色,脸色却苍白如纸,既是俊美,而又狰狞。背上的五对金翼,变得硕大无比,有大量血纹在上面交织。 十翼每一次扇动,都会形成一股血气风暴,将宇外的一块块太空陨石掀飞,形成潮汐浪涛。 整个血天大陆的上空,变成了血红色,云气翻滚,压向地面。 大陆上,三千万不死血族尽数跪伏在地,慑慑发抖。 镇守血天大陆的孤辰子,站在雲城的城主府中,抬头望天,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:“他终于突破到百枷境,谁还敢与血天部族为敌?” 本族星的云层中,瑜皇正带领一队阵法师,刻画阵法铭纹。 察觉到虚空震荡,天地规则紊乱,连忙抬起头向远处望去。只见,数万里之外,星球的另一端,浮现出大量血芒,形成惊天动地的气流风暴。 她的眼神,深深的一凝:“不就是突破到百枷境,至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?不过……你突破到百枷境,本皇终于可以再次与你好好的战一场。” 自从突破到百枷境大圆满,瑜皇无时无刻不想在和张若尘较量一次,一雪前耻。 不过,以前张若尘只是不朽境的修为,她就算将他击败,也找不回失去的面子,所以一直在等张若尘突破到百枷境。 “他身上的气息波动,怎么这么奇异?似乎蕴含一股古老而又强大的神威,相隔了数万里,我体内的血液,都受到了一些影响。难道是不死血族十大位始祖的气息?”瑜皇惊疑不定,自言自语的道。 不死血族的十大始祖,创立了十大部族,是最为古老的大神通者。 因为十大始祖存在的时代太过久远,他们的身份,一直都有争议。各大家族,都说自己的始祖,乃是十大始祖之一,创立了部族。 所以,始祖级别的存在,实际上有数十位之多。 真正的十大始祖,已经很难考究。 可是,就算始祖的血脉觉醒,怎么会出现在张若尘这个家伙的身上? 他可是还有一半人类的血脉,并不纯粹。 …… 今天还有一章。 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