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八十二章 本族星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八十二章 本族星

“还来这一套?你如果只有这点力量,说明你这个时间掌控者,还相当失败。” 缺头也不回,没有理会,从后方飞来的时间印记光点。 “哧哧。” 密密麻麻的时间印记光点,刚刚靠近他,立即变得光泽暗淡,随后,消失不见。如一盏盏明灯熄灭,没有对他造成任何损伤。 唯独只有由张若尘的时间规则,凝聚成的“绝对自我时间印记”,无声无息的沾到他身上。 时间印记,存在于天地间的任何一处,包括缺的体内。 一粒特殊的时间印记落到身上,几乎是不可察觉的事。 别的修士,并不知道“绝对自我时间印记”的存在,见缺没有施展任何反制手段,就将张若尘的时间印记化解,一个个都倒吸凉气。 他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强者? 真的只是百枷境? 时间力量如此不堪一击? 为了对付张若尘,地狱界不少修士都在琢磨,压制时间力量的手段。他们也的确想到了一些办法,可是,很耗费大量人力和物力,更需要精心布置。 缺如此轻松的化解时间力量,超出了他们的认知。 只有少数一些修士,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虚无之道,顿时,脸色变得更加沉重。 瑜皇眼中露出深深的无力之感,叹道:“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吧?看来所有人都错了,包括神灵。百枷境大圆满榜第一的缺,就是一个人,一个活生生存在的人。他太强大了,强到根本不可能战胜。千问境的大圣中,有人能是他的对手吗?” 在她看来,缺已经不是同境界无敌,而是跨一境界也能无敌。 即便张若尘这个元会级天才,修炼到百枷境大圆满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 张若尘道:“他可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强大,你看到的,只是表面。” 瑜皇侧目盯去,道:“刚才,我们三人,接连不断爆发出最强力量组合式攻击,即便是婪婴和阎无神恐怕也无法接下。可是,他却轻松化解,说明他的实力,远胜我们,也远胜婪婴和阎无神。我们所有赴宴修士,与他根本不是一个层次。”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你之所以认为,我们三人的组合式攻击,可以对抗婪婴和阎无神。那是因为,你对他们的实力,有一定的了解,知道他们所在的高度。” “但,对于缺,你却一无所知。” “没有任何资料,记载了缺的信息和战绩。正是如此,你才会觉得他如深渊一般不可测,如高山一般看不到顶,觉得他已经无法战胜。还没正式交手,自己的内心先一步被击垮,在心境上,已经败了!” “你站在深渊的边缘,向下看去,十丈之下一片白雾,看不到底,内心顿时惶恐不安。可是,如果你在天气放晴之时,看到了深渊只有二十丈深,对它足够的了解,那种恐惧自然也就少了许多。” 瑜皇难以理解张若尘为何会这么乐观,道:“你认为缺的实力,并不比婪婴、阎皇图厉害多少?可是,我、你、易轩大圣三人联手,还提前做出了布置,都被他轻易击溃。而且刚才你施展的时间力量,也被他无声无息的化解。他的种种手段,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” 张若尘道:“迷雾藏渊,让人看不透它的深浅。可是,深渊却十分清楚自己的深浅,所以遭受八大高手的追击,缺才会选择逃走,而不是留下来,将他们全部击溃,进一步扩大自己的战绩。” 说出这话的时候,张若尘指向缺逃遁的方向,婪婴、阎皇图等人正在追击他。 “就算你说得都是对的,缺的实力,也绝对在婪婴和阎皇图之上,是一个我们不可能战胜得了的绝顶强者。百枷境大圆满榜第一,他当之无愧。有帝品圣意丹的辅助,他的实力,必定还会更上一层楼。” 紧接着,瑜皇又道:“你就是嫉妒,而且心中害怕,害怕自己修炼到百枷境大圆满也不是他的对手,元会级天才之名会被夺走。” 听到这话,张若尘眼神深深的一缩,无所谓的笑道:“迟早有一天,我会亲手将他击败,让你清清楚楚的知道,天下没有什么战胜不了的敌人。你战胜不了的,只是你自己内心的恐怖。其它的事先放一边,走,先去不死血族的本族星。” 黑暗的虚空中。 丹侍和福禄黑袍大祭司,并肩而立。 以他们的身份,在缺出现的时候,眼中也都露出震惊、茫然、诧异的神情,久久之后,二人才恢复过来。 丹侍感叹了一句,道:“没想到,这个千年,地狱界诞生了如此多的妖孽,称得上是这个元会的黄金一代。那位虚无掌控者,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 福禄黑袍大祭司摇头苦笑,道:“不清楚!他没有出现在大宴上,却出现在狩天战场,这是非常诡异的事。” 丹侍诧异,道:“他不是十族一万赴宴修士之一?” 福禄黑袍大祭司点了点头,道:“狩天大宴一百届以来,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特例。既然他的存在,连我都不知道,只能说明,他的背后,必定是神尊级别的人物。他出现在狩天战场上,也必定有特殊的意义。” 丹侍道:“一个不该出现在狩天战场上的修士,却奇迹一般的出现,而且,没有神灵出手将他击毙。也就是说,他是一个打破规则的人?” 福禄黑袍大祭司道:“狩天之战本就代表了很多意义,十族的修士,是在争夺本族的利益分配。三大神女候选人,是在争夺神女的位置。包括张若尘、阎无神、婪婴、阎皇图……每一个修士,都有参加狩天之战的特殊意义。我现在非常好奇,缺代表的又是什么意义?” 丹侍道:“帝品圣意丹既然已经落入缺的手中,这场丹药争斗,也该告一段落。你不去阻止他们吗?” 福禄黑袍大祭司轻轻点头,正打算出手之时,忽的,听到了一则传音,脸上立即露出恭敬的神情,认真倾听。 “明白,原来如此。” 听完传音,福禄黑袍大祭司放弃了出手,对身旁的丹侍说道:“我已明白缺出现在狩天战场上的意义,神尊降下神谕,狩天战场上,关于缺、张若尘、阎无神三人的事,一律不用插手。他们三人,不在狩天规则之内。” 狩天战场浩瀚无垠,星雾弥漫,呈六彩色。 不死血族的本族星,直径三万里。 站在星空中望去,星球上有十座大陆,与一片血红色的海洋,像是一只巨大无比的血色眼珠,从东向西自传,也在不停的飞行。 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,一共生存有两亿四千万不死血族,建立有城池和文明。 风后和刀狱皇去追击缺,以失败告终,回到本族星后,立即联系了包括张若尘在内的十大部族的领队。 经过一番商议,他们将本族星的十块大陆,以十大部族的称号命名:青天大陆、黄天大陆、青天大陆、齐天部族、魔天部族、血天部族…… 每个部族,各自负责一块大陆。 比如,血天部族镇守的血天大陆,一共生存有三千万不死血族。若是血天大陆被天奴入侵,死了十位族人,将要扣除一积分。 这一积分,得扣除到血天部族的头上。 若是血天大陆,整个大陆上的族人都被杀死,血天部族的总积分将要扣除一半,分给另外九大部族。 张若尘带领血天部族的九十八位大圣,与两位没能突破的圣王,来到血天大陆。随即,张若尘将商议的内容,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。 血天大陆,最大的城池雲城的城主府中,血天部族的所有强者,全部聚集在大堂。 瑜皇脸色颇为沉冷,道:“由十大部族单独负责一块大陆,会分化部族之间的力量,加大了竞争和内部矛盾。万一遭受天奴的攻击,很有可能会出现另外九大部族袖手旁观的情况。刀狱皇和风后这么做,大错特错。” 孤辰子道:“这是没办法的事,十大部族之间,本来就是竞争的关系。” 易轩大圣义愤填膺的道:“什么没有办法?凭什么不死血族要刀狱皇和风后说了算?我们血天部族这么多强者,还不能夺权吗?我支持张若尘做整个不死血族的领袖!” 孤辰子道:“只是你支持没有用,如果我们现在去夺权,就是内斗。即便成功,不死血族也必定元气大伤,而且内部矛盾会加大。这不是让另外九族看笑话?” …… ………… 就在他们争执不休的时候,张若尘终于开口,道:“别争了,所有人听我的安排。瑜皇,你立即去联系十大部族的阵法师,在本族星的外围星空布置防御阵法、隐匿阵法、攻击阵法。这是我和十大部族的领队,提前商量好的事,应该不会有阻力。你是不死血族的最强阵法师,此事由你负责。” “孤辰子,你仔细清查大陆的各个秘地,将藏身到大陆上的天奴全部找出来,格杀勿论。” “易轩大圣,你带领血天部族的所有百枷境大圣,去星空战场击杀天奴,为部族赚取积分。你的伤势,恢复得怎么样了?” 易轩大圣豁然站起身来,外伤早已痊愈,精气神饱满,道:“我乃是不死血族的大圣,多吸一些圣血,比服用什么疗伤丹药都更有效。只要不遇到千问境的天奴,我保证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。” 张若尘点了点头,继续下令:“血泣,你带领血天部族的所有精神力大圣,组成情报组,探查天奴的踪迹,然后传讯给易轩大圣,由他们出手击杀。另外,还得密切监视另外九族的动向,寻找他们的本族星位置。记住,安全第一。” “刚刚突破到大圣境界的修士,暂时留在血天大陆,等境界巩固之后,再去猎杀天奴。” …… 一道道命令下达出去,众人纷纷行动起来。 大家很清楚,张若尘采取的是以防为主、稳扎稳打的方式,这样,获得的积分或许会少一些,可是却更加安全。 张若尘催动葫芦中的至尊铭纹,激发出至尊之力,收服了三枚准帝品圣意丹,三十七枚王品圣意丹,四百五十八枚顶级天品圣意丹。 随即,将血天部族刚刚突破到大圣境界的修士,接入进了紫金葫芦中修炼。 在神石的催动下,葫芦中的时间比例,可以达到一比九。 可惜,日晷不能携带进狩天战场,要不然张若尘可以获得更大的时间优势。 “根据风后所说,只有婪婴和阎皇图,还在追击缺。有他们二人的牵制,短时间内,缺应该没有办法吞服炼化帝品圣意丹,我依旧还有机会。不过,在此之前,我必须突破到百枷境。” 根据张若尘的推测,就算缺能够摆脱婪婴和阎皇图,也不可能在近期吞服帝品圣意丹。 首先,缺最擅长的道,肯定都已经凝聚出了圣意。想要吞服帝品圣意丹,必须在近期之内,重新修炼一种道。 只有将单一一种道,修炼到极其高深的层次,吞服帝品圣意丹,才有意义。 张若尘并不觉得缺可以将单一一种道,修炼出三品圣意。唯一担心的是,缺已经凝聚出了九种圣意,凭借帝品圣意丹,凝聚出了第十种。 一个大圣,凝聚出第十种圣意,便是代表超越了古人,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 谁都不知道,凝聚出第十种圣意,会不会得到某种特殊的力量,从而发生脱变? 毕竟,打破极限的修士,必定会被上天垂青。 其次,帝品圣意丹本质上,相当于一位无上境的大圣,就算丹灵的精神意志已经被炼化过,以百枷境的修为去炼化,依旧会有不小的难度。 即便是张若尘得到帝品圣意丹,也不敢在狩天战场上吞服炼化,万一被打扰,后果不堪设想。 “希望衍道圣果真的可以帮助挣断枷锁。” 张若尘取出一枚衍道圣果,捏在手中,眼神迷离,心中充满了期待。 因为不能携带丹药进入狩天战场,所以,在进入战场之前,张若尘吞服了一鼎神游丹,足有百颗。 神游丹的药力,短时间内无法消化,所以,全部被张若尘封印镇压在血脉和心脏之中。只有冲击枷锁的时候,才会解开部分封印,将药力释放出来。 除了神游丹,张若尘还吞服了不少可以提升精神力的次神魂丹,具有疗伤作用的王品丹药。它们的药力,全部都还封印着。 这是狩天战场的规则漏洞! 只要是有几分头脑的修士,都会这么做。 当然,并不是每一个修士,都有张若尘这么强大的肉身,可以承受住那么多丹药的药力和丹灵对身体的冲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