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五十二章 罗乷的不满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五十二章 罗乷的不满

缓缓的,张若尘收回手掌,长长吐出一口气。随即,他盘膝坐下,手持神石,吸收神石内部的神气,恢复体内剧烈消耗的力量。 瑜皇依旧坐在原地,身上的青羽天衣被淋漓香汗浸透,精致而凝白的脸蛋上,泪痕未干,娇躯在轻轻颤抖。 愧疚、自责、愤恨,各种折磨自己的负面情绪,依旧充斥在她的心中。 张若尘残忍的撕裂开她最不愿意回忆起的那段记忆,血淋淋的,呈现在她面前,那一切,犹如就发生在刚才。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心中十分着急,很想知道,到底成功,还是失败? 可是,他们从未见过瑜皇如此娇弱、伤感的模样,倒是不敢冒然上前询问。 这种沉默,一直持续到张若尘体内的圣气恢复,重新站起身。他的目光,盯向一言不发的瑜皇,道:“念欲枷锁,我已帮你找出,怎么还坐在那里?” 瑜皇抬起一张凝白的脸蛋,望向站在身旁的张若尘的挺拔身影,在某一瞬,这道身影,与她逝去的兄长的身影,重叠了一下。 张若尘见她一直盯着自己,又道:“你心中的恨意、自责、愧疚,都太过强烈,在念欲这一关,尚且如此艰难。将来到了万死一生境,将会非常凶险。我劝你,有些东西,该放下的时候,就要放下,不要把自己一直封闭在里面……” 说道此处,他的声音戛然而止,眼神有些迷离。 在瑜皇的身上,张若尘想到了自己。 瑜皇寻找念欲枷锁尚且如此艰难,他呢?他会不会更难?他将来的路,岂不是更加凶险? 亦如昔日的池瑶,迟迟无法成神,是不是也如这般? 瑜皇收拾起情绪,高挑美丽的身影站了起来,挽起长长的秀发,使用紫金凤钗重新束住,冰冷而又高贵的气质,逐渐回到身上。 她凝视张若尘,道:“你觉得,我该如何放下?如何走出内心的困境?” 张若尘道:“有些问题,你应该换个角度去看。你的父母、兄长、神祖,的确是惨死在天庭修士的手中。可是,死在他们手中的生灵,又有多少?又有多少生灵家破人亡,有着和你一样的遭遇?” “其实,错不在你,也不在天庭界的修士,而是在于战争和杀戮。” 瑜皇冷冰冰的道:“你最好别再说出相同的话,若是被地狱界别的修士听到,你会有大麻烦。你能帮我找到念欲枷锁,我很感激,可是,你窥视了我的内心,知道我太多秘密,最好管住你的嘴巴,若是对外说出一个字,我和你不死不休。” 瑜皇收走一枚神游丹,转身离开。 张若尘的脸上,毫无情绪波动,道:“等狩天大宴之后,如果有机会,你可以与我一起去功德战场,我带你去看看战争的另一面。或能改变,你内心的偏执,对你今后的修炼肯定大有帮助。” “张若尘,你管得太宽了,别总是献殷勤,做一些不是你的身份该做的事。我不是那位无影仙子,想要将我收入这七星帝宫的后宫,本皇劝你早些打消念头,免得自讨苦吃。” 瑜皇没有转身,走出七星帝宫,坐到日晷下方修炼。 “看来她对我有误解,对她稍微好一点,她就觉得是在打她的主意?”张若尘盯向易轩大圣和孤辰子,如此说道。 易轩大圣道:“漂亮女人,大多都有这样的毛病。你对血泣也很好,总不可能,也打血泣的主意吧?” 孤辰子道:“可是女人,很多时候,说的都是反话。如果我是瑜皇,真的要选一位夫君,张若尘是绝佳的人选之一。嫁给张若尘,今后在血天部族就有血绝家族做后盾,她的家族的处境会好很多。” “这么说来,她是在暗示张若尘,要更主动一些?”易轩大圣道。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,心中却警惕起来。 将瑜皇收入麾下,做在地狱界的班底,并没有错。 但是,绝不能让她产生误解,以为对她是男女之情的意思。 经历了太多的事,为达目的,张若尘已经可以做到不择手段,也不介意做一个恶人和凶徒。善与恶,早已没有了边界。 世间本没有绝对的善,也没有绝对的恶。 但是,以感情的方式,去达到目的,很多时候会被反噬,尽量还是不想去碰。 帮易轩大圣和孤辰子找到枷锁之后,张若尘再次将五道圣魂分离出去,参悟圣道规则。本尊则是打开从般若那里得来的纸笺,观悟和解析水之道奥义印记。 一年后,水之道奥义印记,被张若尘百分之百解析,成功凝练出四品水之道天河圣意。 但是,他并没有立即将天河圣意,融入进血阳十震圣意。 根据接天神木所说,他对血阳十震圣意的运用和了解,都太浅薄,冒然去融合天河圣意,不仅有一定的危险,成功的概率也极低。 对圣意理解得越透彻,融合起来才更容易。 有张若尘帮忙寻找枷锁,又有神游丹辅助挣断枷锁,还有大量神血帮助提升修为和巩固不朽圣躯,血泣大圣、易轩大圣、孤辰子的境界,以恐怖的速度提升。 血泣大圣只需花费半年时间,就能挣断一条枷锁。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,则是需要花费一年时间,才能挣断一条枷锁。 并不是说,血泣大圣的天赋,高于他们二人。只不过是因为,他们二人体内挣断的枷锁,都达到八十道,越往后越难,速度自然也就越慢。 三年后,瑜皇成功挣断第一百道枷锁,体内冲出海量血煞之气,近百亿道圣道规则在天地间穿行。 “哗----” 她的背上,八只银翼冲了出来。 银翼上流动着电光,变得无比巨大,如同化为八片银色的云彩。 并且,在八只银翼的中心,更是衍生出了一对新的银色肉翼。只不过,这对银翼,还是半虚半实的状态,如混沌光雾一般。 “这么快就挣断了,声势倒是很大。” 张若尘从修炼中被惊醒,走出七星帝宫,站在台阶之上,右手向瑜皇所在的方向一指。 “哗啦。” 瑜皇四周的空间,发生延伸和扭曲。 她的身体,被张若尘开辟出来的一座数百里大小的空间气泡,拉扯了进去,瀚海庄园这才平静下来。 张若尘盯向正在修炼的一众修士,道:“别看了,继续修炼吧。” 血宸、血凝筱等人,没有继续修炼,反而站起身,凝视空间气泡的方向,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惊叹的神色。 瑜皇即将进入百枷境大圆满,乃是大事件,就算修炼再重要,他们也不想错过这个见证的机会。 张若尘不再管他们,也将注意力集中在瑜皇身上,情不自禁的点头。 “挣断九十九道枷锁和挣断一百道枷锁的大圣,果然是天差地别。瑜皇的修为,在一瞬间,几乎翻了一倍,而且还在不断提升。她背上的第九只和第十只银翼,也在快速凝聚。” 张若尘在心中暗暗推算,若是不动用至尊圣器,有没有可能击败现在的瑜皇? 升神宴的那一战,张若尘也是花费大力气,才击败瑜皇。 大家的修为,都在提升,只不过,瑜皇跨过了最关键的一步,很有可能,走到了前面。 血天部族的神灵,第一时间,感应到此事,皆是喜出望外。 虽然瑜皇早就挣断九十九道枷锁,距离百枷境大圆满,只差临门一脚。可是,诸神却十分清楚她的情况,觉得她百年之内,都不可能破境,甚至有可能一辈子原地踏步。 所以,血天部族的诸神,对她没有抱太大的希望。 可是,在狩天大宴之前,瑜皇成功破境,绝对是出乎他们预料的事,可以用“惊喜”二字来形容。 血绝战神向青盛大圣传音,道:“等到她进入百枷境大圆满,派遣一位千问境初阶的大圣,去探一探她的战力高低。” …… 没多久,瑜皇将修为暂时巩固下来。 即便她冰冷如石,此刻,脸上也挂有一抹动容的笑容,心中的喜悦无法压制和隐藏。 张若尘跨入空间气泡,悬空而立,道:“恭喜你成功破境,进入百枷境大圆满。” “大圆满?” 瑜皇摇了摇头,道:“只是刚刚挣断第一百道枷锁而已,距离大圆满,还差了一大截。大圣体内,除了一百道主要的枷锁,还有成千上万道细小的枷锁,只有将它们全部挣断,才算是大圆满。到时候,我的修为,至少还得翻一倍。” “那些细小的枷锁虽多,却无法阻挡我前进的步伐。最多再给我三年时间,我就能将它们全部挣断。当然,这三年,你得提供给我,足够多的新鲜神血才行。” 张若尘皱眉,道:“我为什么要提供给你神血?” “你不是喜欢献殷勤?本皇给你机会,你居然不珍惜?”瑜皇道。 张若尘看得出,瑜皇的心情是真的很好,同时对他的敌意和排斥都已经消失。换做以前,她绝不可能对张若尘,说出这样的话。 这样的话,已经带有一定的暗示意味。 瑜皇很快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颇为不妥,立即收起脸上的笑意,冷声道:“跟你开玩笑而已,别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本皇会用神石购买,不会白要你的神血。” “哎呀,不愧是瑜皇,好大的威风,本公主是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求人态度。” 罗乷那倾国倾城的身姿,走入空间气泡,脚下步步生莲,来到张若尘的身侧,以相当不满的眼神,又道:“张若尘,凭什么别的修士,借助日晷修炼,不用支付神石,本公主却要?而且,你还免费提供给他们神血,本公主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待遇?” 张若尘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幽香,淡淡的道:“他们是血天部族的修士,你不是。” “你……” 罗乷更加气恼,鼓着香腮,瞪大双眸,道:“你分明就是在欺负本公主,还有,日晷对神石的消耗,为什么会那么巨大?一天至少需要六块神石,你真当本公主只能任你宰割?” 张若尘道:“公主殿下若是不满,随时可以离开瀚海庄园。” 罗乷双手背到身后,在虚空,踩出一朵朵莲花,一边打量瑜皇,一边笑道:“本公主当然不满,但是,就不离开。” “瑜皇可以在这里修炼,还能得到神血,本公主也要和她一样的待遇。别跟本公主说,她是血天部族的修士。为什么别的血天部族的修士,没有这样的待遇?你不就是看上她了嘛?” “张若尘,你体内的阳刚之气是有多旺盛,一个无影仙子满足不了你?要不要本公主,送你十个罗刹族的女圣?” 瑜皇的身上,燃烧起冰冷的九幽噬魂炎,沉冷的道:“他放\/浪不羁,本皇却洁身自好,公主殿下最好还是不要乱说话,小心惹祸上身。” “今后,日晷运转需要的神石,由本皇来提供便是。” 话音落下之时,瑜皇已是离开空间气泡。 罗乷眯着一双凤眸,狡黠的一笑:“张若尘看到没有,像瑜皇这样的女子,稍微用点手段就能拿下。” “别乱说话,帮助她,只是因为我想拿下狩天大宴,没你想的那么不堪。”张若尘道。 罗乷眼皮一翻,不屑的道:“那么无影仙子呢?别告诉本公主,她还是一个纯洁无瑕的仙子?从七星帝宫之中走出来,她就变得不一样了!” 张若尘的眼神更加深沉,冷声道:“我的事,你少管。” 见张若尘重新返回七星帝皇,罗乷红唇晶莹的嘴角,邪魅的上翘,道:“你的那些想法,瞒得过那些自以为是,视众生为蝼蚁的神灵,还能瞒过本公主?” “不过,这个家伙,倒是艳福齐天,而且越来越不知收敛,不能让他过得这么舒服。” “若是,让天庭万界的修士知道,《九仙美人图》上的九位仙子,已经有两位不再冰清玉洁,还都毁在地狱界张若尘这个大恶棍的手中,会不会来地狱界杀他?呵呵。张若尘,你对本公主这么过分,本公主总得治一治你。” …… 推荐会说话的肘子新书《第一序列》 简介:浩劫余生,终见光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