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各显神通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各显神通

婪婴早已潜伏到阎罗族诸位大圣的中心区域,并且,瞒过了所有修士的感知,正是如此,才能出其不意的,将一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重创。 “唰!唰!唰……” 杀戮血剑在婪婴的操控下,似一道血芒,在电光火石之间,一连穿透六位阎罗族百枷境大圆满强者的身体。 虽不致命,可是,却让他们的战力大打折扣,短时间内,无法炼化侵入身体的杀戮之气,恢复巅峰状态。 当然,婪婴能够如此轻松的得手,除了因为自身的实力,的确相当强大。也因为,阎罗族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,都在操控至尊圣器,炼化照神莲丹灵,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。 若是正面对战,就算婪婴再强,要击败阎罗族七位百枷境大圆满强者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一连七位百枷境大圆满强者受创,使得至尊圣器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锐减,所幸,照神莲丹灵的精神意志已被炼化得所剩无几。 “你们尽快收取照神莲丹灵和帝品圣意丹,我去对付婪婴。” 阎皇图的眼神冷到冰点,身形化为一道金芒冲出去,径直迎向婪婴的第八剑。 杀戮血剑,是由婪婴体内的杀戮之气和神气,凝聚而成,蕴含远古亿万生灵的杀戮意志,哪怕不用挥剑而下,只是悬在天穹,都能吓得大圣之下的修士慑慑发抖。 即便是大圣,面对杀戮血剑也会大受影响,十成战力难以发挥出七成。 可是,阎皇图的意志却无比坚定,准确捕捉到杀戮血剑的飞行轨迹,一拳攻过去。 拳头与剑尖对碰。 “刺啦!” 剑尖瞬间刺入皮肤,流淌出圣血。 杀戮血剑的剑气,将阎皇图右手的血肉割破击碎,显露出金色的指骨和臂骨。 阎皇图犹如没有痛觉一般,大吼一声。 顿时,金色骨头上,浮现出密密麻麻的九龙神纹。 每一道神纹,都是九条神龙的形态。神纹的数量数之不尽,龙影的数量也数之不尽,宛如有亿万条金龙从体内飞出,霸气而又凌然。 “嘭。” 杀戮血剑被震得爆碎,重新化为气态。 阎皇图手臂上的血肉,自动重新生长出来,恢复如初。可是,一道道九龙神纹,却依旧环绕身体,散发出映照天地的神芒。 是真正的神芒。 他骨骼上的九龙神纹,也不是某位神灵刻画上去,而是先天长出,为“天生皇道神骨”,防御力天下无敌,即便是无上境大圣也很难摧毁他的骨骼。 一个宇宙神胎,一个天生皇道神骨,可以说,在阎皇图和婪婴出生的时候,已经具有神之命格,有潜力成为宇宙神主和诸神之皇。 正是如此,哪怕是万手万眼的无疆,在这个时代,也被他们二人死死的压制。 婪婴那张稚嫩似孩童一般的脸上,浮现出诡异的笑容,道:“从我突破到大圣境的时候,一直期待与你一战。今天,终于有机会,分出一个胜负。” 阎皇图的目光,向不远处看了一眼。发现,照神莲的丹灵,已被完全炼化,内敛到了帝品圣意丹的丹体中。 阎无神和三位处于鼎盛状态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,正在使用至尊圣器,收取帝品圣意丹。 只要他能拖住婪婴一时半刻,帝品圣意丹也就彻底归属阎罗族。 至于外围那些势力,想要在短时间内,冲破阎罗族的大圣方阵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自然是不足为惧。 “好啊!我对星海世界制定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排名早就有意见,凭什么你排第二,我排第三?这个榜单,得改一改了!” 阎皇图漂浮在虚空,脚掌轻轻向下方一踩。 “哗――” 脚下,一张金色的地图展开,有江河湖泊,有山川高峰,有沙漠大海……,各种地貌结构微妙,细到可以看见山峰上每一棵树的树叶轮廓。 说是地图,不如说是一片天地。 婪婴眼中笑意更浓,道:“以阎罗气,轻轻松松衍化出天地图卷,看来你离千问境,已只有一步之遥。” 说出这话之时,婪婴摊开右手。 掌心出现一座九彩色的雏形宇宙,宇宙中,繁星点点,汇聚成一个个星系,有的汇聚成了河流,有的汇聚成了花朵,有的似一位美艳的女子…… 婪婴犹如托起一盏灯一般的托起那座雏形宇宙,孩童般的脸上,露出深沉的神情,道:“你衍化的道,只是一座世界。而我,衍化的是一座宇宙。在格局上,你已经输了!” 阎皇图面不改色,道:“宇宙无边,星海无岸。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宇宙,也不知道宇宙的边际在哪里,怎么衍化宇宙?你所衍化的宇宙,绝对不完整,或许已走上一条错误的路。” “太上讲道之时,曾说过一个典故:蚂蚁向蛞蝼问道,天有多大,地有多厚?蛞蝼说,天高九十九丈,地厚九十九丈,你我力不可及也。” “在宇宙面前,你我与蝼蚁有什么区别?以蝼蚁之身,衍化天地,不觉得可笑吗?” 婪婴的眼中,闪过一道不为人察的异色,随即,竟是直接将手中的雏形宇宙打了出去,空间震荡,阎皇图脚下的金色世界一丈一丈的碎裂。 “来得好。” 阎皇图感知到雏形宇宙蕴含的庞大能量,双手环抱,大量圣道规则飞向头顶,凝聚成日月的形态,与脚下的金色大地交相呼应。 日月运转,与雏形宇宙对碰。 “轰隆。” 刚一触碰,雏形宇宙便是崩碎而开,化为星雾。 “这……” 阎皇图感到难以理解,婪婴打出的攻击力量来势汹汹,怎会如此容易就被击破? 几乎是一瞬间,阎皇图意识到不妙。 雏形宇宙破碎后形成的星雾,笼罩住阎皇图和他衍化出来的金色世界。 每一缕雾气内部都有圣道规则和阵法铭纹,比圣铁锁链都要坚韧,如樊笼一般,困住了阎皇图。 “本想今日就与你分出一个高低胜负,可是,我更在乎的是帝品圣意丹。决战,只能定在下次。” 婪婴目露邪光,如此说了一句,随即,展开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。 他很清楚,星雾只能困住阎皇图片刻。 而他,必须在这片刻之间,将帝品圣意丹夺走,否则将再也没有机会。 “你们继续收取,我去挡住婪婴。” 扔下这句话,阎无神抽身后退,果断冲向婪婴。一边飞行,身体一边变得巨大,呈现出九丈六的半佛金身。 身上金光灿烂,皮肤没有毛孔。 “就凭你,挡不住我一瞬。” 婪婴狞然一笑,在急速前冲的时候,抬起了右臂。 只是一条右臂,却如同一柄能够斩开天地的神剑,蕴含无匹的剑意,五根手指的指尖,冲出尖锐的剑气。 “不好,婪婴动用的是杀生刮骨剑!” 阎罗族的诸位大圣脸色齐齐一变,立即冲了过去,心中为阎无神感到担忧。 杀生刮骨剑,比杀戮血剑更加可怕。 一柄杀戮血剑,能创伤七位百枷境大圆满的大圣。 才不朽境的阎无神,岂能挡得住杀生刮骨剑? 可惜,远水救不了近火,婪婴和阎无神,已是对冲到了一起。 一个身高九丈六,宛如金刚巨神。另一个却是孩童一般,身上散发九光十八色,身形灵巧敏捷,挥剑……不,是挥动手臂,斩向阎无神的脖颈。 “我这一剑,本是打算斩张若尘的半神之体。既然先遇到了你,就先破你的半佛之体。你和张若尘最大的不同,乃是你出生在阎罗族,所以,可以不死。” 眼看婪婴的手臂,就要斩中阎无神的脖颈。 忽的,手臂向下一沉,劈向阎无神的左肩。随着手臂落下,婪婴眼中的笑意,变得更浓。 “想要破我的半佛之体,哪有那么容易?” 原本速度比婪婴慢了一大截的阎无神,沉哼一声,眉心浮现出一圈彩虹佛光。在佛光圆圈的深处,一座石桥悬浮在那里,像是存在于阎无神的气海中,又像是横在浩瀚宇宙中的某一处。 “不可能,阎罗族怎么可以携带两件至尊圣器进入狩天战场?”婪婴的眼中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通天如意既然在此,奈何桥怎么又出现了? “哗――” 奈何桥上,凝聚出一道死亡之光,从阎无神的眉心飞出,近距离的击向婪婴。 逼不得已,婪婴只得收回手臂,劈向那道死亡之光。 “轰隆。” 只是僵持了一瞬间,死亡之光就被婪婴劈碎。 修为差距太大,即便阎无神比婪婴的算计更深,依旧不可能敌得过。 但,争取到的这一瞬间,却给了阎无神化解杀生刮骨剑的时间。他动用空间力量,扭曲了空间,使得婪婴手臂挥出的一剑,只是从身旁斩了过去。 即便如此,杀生刮骨剑的剑气,依旧将阎无神震退十多里远,无法再阻挡婪婴。 “能接我一招,还全身而退。你倒是当得起元会级天才之名,我期待你尽快成长起来。” 婪婴轻笑了一声,飞向帝品圣意丹。 阎无神知道自己已经无法继续阻止婪婴,盯着他的背影,神情十分沉重,暗道:“以我现在的修为,若是正面对抗,绝对挡不住婪婴五个会合。” 阎无神很清楚,正面与婪婴对抗,反而是最轻松的。 因为,大家都在明面上,就算敌不过,凭借空间之道的奥妙,保命还是有一定的把握。 可是,最大的可怕之处在于,婪婴根本不与他正面交锋,而是隐藏在暗处,蓄意刺杀。那么,他觉得,自己连保命的能力都没有。 “必须尽快突破到百枷境,不惜一切代价。”阎无神暗道。 婪婴轻松化解了三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引动的至尊圣器的攻击力量,使用三柄杀戮血剑,将他们全部劈飞了出去。 随即,他探手便是去取帝品圣意丹。 帝品圣意丹的丹灵虽然被炼化了精神意志,可是力量依旧无比强大,婪婴的手越是靠近,阻碍就越强。 但是,阻碍之力,又怎么挡得住婪婴? 手越来越近。 阎皇图破开了星雾,可是已经来不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。 别的那些意欲夺取帝品圣意丹的修士,见到帝品圣意丹,即将落入婪婴手中,一个个都停止战斗,眼中无不露出无奈和不甘的神情。 “阎罗族那么多高手都挡不住婪婴,宇宙神胎实在太可怕,阎无神和张若尘若是后继乏力,必定会被他比下去。他将成为这个元会,最耀眼夺目的天骄。” 风后如此说道,心中暗想,若是能够邀请到婪婴助她,命运神女的位置还不是唾手可得? 婪婴也是下三族的一员。 可是,婪婴比张若尘还要难请,她多次拜访都被拒于门外,送去的任何礼物都被退回,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打动他的心。 张若尘还有贪恋美色的弱点,以美人计,可以攻破他的内心。 婪婴却没有任何弱点,是一个谁都请不动的人。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帝品圣意丹,将会被婪婴取走的时候,另一只手,却先他一步抓住了帝品圣意丹。 帝品圣意丹的阻碍,对他而言,仿佛根本不存在。 “哗啦。” 那一只手的主人,凭空显现出来,看不清长什么模样,只是一道黑色的身影,身形干瘦如柴,高若竹竿。 近在咫尺的婪婴微微一怔,随即,眼神变得冷厉无比。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 他本以为自己是黄雀,却没想到,还有一条毒蛇隐藏在一旁。 无论是谁,敢掠夺他的成果,都是死罪。 “找死。” 婪婴再次凝聚出杀生刮骨剑,抬起散发出九光十八色的手臂,向那道黑色身影横斩过去。 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