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 空间虫洞镜面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六十七章 空间虫洞镜面

“这一箭,必能射穿传讯光符,本皇赢定了!” 大森罗皇的心中,这道念头,刚刚浮现出来,视野中,神木箭便是被一道白光击中,斜飞了出去。 “嘭!” 片刻后,撞击声才传回。 大森罗皇的脸色变了又变,沉冷至极的瞪向张若尘,道:“你到底是在射符,还是在射箭?” “射符也好,射箭也罢。你没有射中,我也没有射中,那么,目前我们就是平手。”张若尘将白日箭收回,重新握入手中,气定神闲的说道。 无论怎么说,张若尘能够一箭射中他的箭,已足以证明在箭道上,有不低的造诣。 不容轻视。 “平手?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 大森罗皇的双瞳,变成赤金之色,射出两道数丈长的光柱,盯向传讯光符飞走的方向。 传讯光符的速度,已完全爆发出来,再射出神木箭,根本追不上。 包括精神力的延伸速度,也跟不上它,无法探查到它,无法将它锁定,只能根据它留下的波动,大致判断它的飞行轨迹。 “难度升级了,接下来,就看传讯光符将会撞向哪一颗小行星?” 在场的大圣,有的释放出精神力,有的动用超凡的目力,有的凭借自身的感知天赋,种种手段都被施展出来。 可是,传讯光符哪有那么容易探查? 有那么容易,谁还会用它传送信息? 只是片刻过去,在场绝大多数修士,都失去对传讯光符的感应。 “太快了,太远了,凭借大圣的圣目,也只能在千里之内,看到一道浅浅的虚影。” “大森罗皇的优势,这下将会完全展现出来。他修炼出的赤金神目,不输于神灵的双眼,这是他能成为地狱界千问境之下第一箭圣的最根本原因。张若尘就算具有半神之眼,依旧差了一大截。” …… 张若尘的目力,不可谓不强,可是,仅仅只是追踪了万里,传讯光符就从他的视野中消失。 他并不慌乱,立即打出一道响指。 “啪!” 身体右侧的空间坍塌,出现一个直径丈长的空间镜面。 与此同时,万里之外,传讯光符消失的位置,也出现一道空间镜面,形状如洞口,一闪而逝。 空间镜面消失之后,张若尘立即打出第二道响指。 “啪!” 第二道空间镜面呈现出来。 “啪!” 接下来是第三道。 …… 很多修士都露出不解的神色,不知道张若尘在干什么。 做为空间掌控者,罗□o大概猜出了张若尘的目的,道:“这是空间虫洞镜面,可以瞬间连接两处空间坐标。一处在张若尘的身边,另一处肯定是连接传讯光符的附近空间。” “张若尘是借用了空间虫洞镜面,隔空感知传讯光符的飞行轨迹。” 一位借给了大森罗皇衍道圣果的死族大圣,嗤之以鼻,笑道:“就凭空间虫洞打开的一瞬间,想要感知到传讯光符?开什么玩笑?” 罗□o讥诮盯了他一眼,道:“不是空间虫洞,是空间虫洞镜面。两者的区别在于,前者是稳定的空间通道,后者只能存在一瞬间。” 张若尘没有刻画空间铭纹,只是随手打出一道响指,就能精准的打开一道空间虫洞镜面,这是将空间之道修炼到登峰造极的一种体现。 别的修炼空间之道的大圣,就算修为达到了无上境,也未必有如此造诣。 恐怕只有修炼空间之道的神,才能压过张若尘。 这样罗□o无比羡慕! “张若尘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,竟然已经强到了如此地步。”申屠云空紧盯着张若尘身旁不断闪现的空间虫洞镜面,再一次被深深打击。 做为空间神殿万年以来的第一天才,申屠云空也是空间掌控者,但是,与张若尘一比,他的空间造诣,还差了一大截。 罗□o又道:“在两道空间虫洞镜面形成的一瞬间,张若尘就像是多了一双空间之眼,可以近距离的看到传讯光符。就算看不到传讯光符,也能感知到传讯光符飞过,形成的空间波动。再加上张若尘强大的推算能力和解析能力,如此一来,传讯光符就逃不出他的感知范围。” 听到罗□o的解释,两位借给大森罗皇衍道圣果的大圣,皆是紧张了起来。 这场本是实力悬殊的比斗,变得无法预测,大森罗皇再也不是稳操胜算。 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大森罗皇,忽的取出一支神木箭,搭在冰木神弓之上,调动全身力量将弓拉开。 弓体上,浮现出数十万道王级铭纹,爆发出能够冰封千里的可怕寒气。 此时,阎无神向在场的修士,秘密传音,道:“传讯光符落在了大概三十万里之外的一颗七十里长的小行星上,大家拭目以待,看他们二人谁能将其准确射中,并且射穿。” 在场,没有人敢传音告诉大森罗皇,或者张若尘。 毕竟不仅他们在关注这场斗礼,不死血族和死族的神灵,也肯定在关注。 谁敢在神灵面前甩手段? 紧张的气氛,笼罩整个命溪,甚至包括上方的神骨玉塔,山顶的命运神殿,乃至所有正在观看大宴投影的修士。 七十里长的小行星,看似很大,可是隔了三十万里,比站在数百米之外,射一粒芝麻,都要难得多。 更加关键的是,还要将它射穿。 就算是大圣的力量,飞行了三十万里之后,还能留存多少? 在绝大多数修士看来,这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。 大森罗皇将力量积蓄到了顶点,并且将极点穿透圣意也融入进入,手指一松,响起一道震雷一般的声响。 大地猛颤。 “唰!” 神木箭破空而去,形成一道长长的光路。 命运神殿中,有神灵轻轻点头,道:“大森罗皇的这一箭,成了!以他的天赋,将来很有可能,成为地狱界新一代的箭道之神。血绝,你们家的那个小子,似乎还没有找到方向?” 血绝战神目光落在张若尘的身上,一言不发。 大森罗皇对这一箭颇有信心,至少可以肯定,自己找准了目标,而且没有射偏。唯一的变数在于,能不能一箭射穿那颗小行星? 但,就算射不穿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 没看见张若尘连弓都还没有拉? 很有可能,他根本没有找到,传讯光符的位置。 半晌后,张若尘终于通过空间波动,精准的推算出,传讯光符撞击的位置。 将白日箭搭在青天弓上,调动圣气源源不断注入进去。 “哗啦。” 弓和箭,同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铭纹,爆发出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波动。 青天弓绽放出来的光芒,将命溪所在这片天空,映染成了青色。白日箭则是如同化为一轮白色的烈日,悬在青天的中心。 闭关的这短时间,张若尘将青天弓和白日箭的器灵彻底收服,已能将它们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。 有修士惊呼一声:“张若尘的这套弓箭,居然达到了五元君王圣器的级别,威力远胜大森罗皇的冰木神弓。” 青天部族的百枷境大圆满修士,晋琨大圣,将青天弓和白日箭认出,道:“那是昔日青天部族大圣之中的第一战神白日天君的弓箭,天君当年手持青天弓和白日箭,可以射落千万里之外的星辰。如今的大森罗皇,与他相比,还差了百倍不止。” 大森罗皇相当眼热张若尘手中的青天弓和白日箭,若是他能将之得到,战力必定再次攀升一大截。在百枷境大圆满榜上的排名,也会更高。 “弓和箭,都是瑰宝,可惜落入了一个不懂箭道的人手中,就是珠玉蒙尘。张若尘,你就算射出箭矢,也已经晚了!若是现在认输,本皇可以不要你的两枚衍道圣果,只要你的这套弓箭就行。”大森罗皇道。 “认输?” 张若尘轻笑了一声,拉着青天弓,将白日箭指向大森罗皇。 如此近的距离,被一件五元君王圣器指着,大森罗皇脸色猛然一变,情不自禁的向后倒退,呵斥道:“张若尘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 如此变故,惊到很多修士。 他们都豁然起身,眼神变得凝重。 无疆沉哼道:“张若尘,你这是输不起吗?你若是敢射杀大森罗皇,我便亲手将你击毙。” “那我偏要试一试。” 张若尘的双臂之上,三龙三象呈现出来,将青天弓拉到极致,手指一松,白日箭化为一道白色光束飞出去,携带狂暴的风雷声,冲向大森罗皇的眉心。 “大胆!” “张若尘,别冲动。” “放肆!” …… 一道道怒斥声和惊喝声响起。 谁能想到,张若尘如此胆大包天,居然真的敢在狩天大宴上射杀大森罗皇? 正在观看狩天大宴投影的修士,也被吓倒了一大片,觉得张若尘一定是输不起,已经发疯,要不然怎么敢做出如此疯狂的事? “你……” 大森罗皇瞪大一双瞳孔,看着白日箭飞来,根本没时间避退,吓得双腿情不自禁的颤抖,向后倒去。 面对死亡,谁都无法保持平静。 再强大的心性,被突然一吓,失去心理防守,也可能做出丢脸的事。 “哗啦。” 眼看白日箭就要击穿大森罗皇的头颅,一道空间虫洞镜面,在他身前显现出来。 白日箭冲入虫洞镜面,消失不见。 “轰隆。” 命运神域的上空,白日箭从另一道空间虫洞镜面飞出,击中一颗长达七十里的小行星,将其穿透。 小行星出现大量裂痕,崩碎而开,化为碎石。 就在这时,有神灵操控“万界神眼”,映照下了小行星被白日箭击穿的画面,将投影传了出来。等到神木箭飞到的时候,那里只剩一片碎石带。 看到这一幕,所有修士都怔怔无声。 张若尘赢了! 胜过了以箭道称皇的大森罗皇。 即便是关注狩天大宴的诸神,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别的修士更不用说,一个个盯向张若尘,再也不敢有一丝轻视。 大森罗皇被白日箭吓得双腿发软,跌倒在地上,似乎不知道自己丢尽了脸面,双眼只是直勾勾的,盯向上空的神镜镜面,不敢相信那是真的。 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张若尘怎么可能做得到?本皇……本皇怎么可能会输……” 风后的一双凤眸,向目光深邃的张若尘望去,金丝面具下的脸上,也露出一道惊疑不定的神色,心中暗道:“这个家伙是早就料准了一切,包括大森罗皇会与他比拼射艺,多半也在他的预料之中。张若尘啊,张若尘,看来本后以前还是低估了你,只看到了你的修炼天赋,没有看到你还有如此可怕的心计,大森罗皇这次算是栽了大跟头。” 罗□o看了看手持青天弓卓然而立的张若尘,又看向吓得瘫倒在地的大森罗皇,心中偷笑:“本公主的命中之人就该如此意气风发,别的大圣与他相比,差得太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