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 箭道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六十六章 箭道

衍道圣果与玄极圣果,整个宇宙,一共只有五千枚。 五百年生根发芽,五百年开花成熟。 狩天大宴上吃完留下的果核,重新种下,千年后,才又能长出五千枚。 “哗啦啦。” 命溪的上游,宴食装在一朵朵圣花之中,顺着水流,飘了下来。 第一种宴食,正是衍道圣果。 衍道圣果看起来像是一颗球形的翡翠珠子,晶莹欲滴,果香流溢,在圣花中闪闪发光,天地规则自动在它的四周旋转,形成一个肉眼无法看见的漩涡。 “终于可以品尝传说中的衍道圣果,希望可以借助它,让我将斩星刀诀修炼到大成。” “吃下后,真能增寿三千年吗?如此一来,我将来就有比别的修士更多的时间,去冲击神境。” “瞬间增加一亿道规则,修为又能提升一大截。” …… ………… 所有大圣的目光全部望过去,灼热似火,内心期待了起来。 坐在最上游的十大首席,迅速挑走十枚品质最高的衍道圣果。 紧接着,衍道圣果随着溪水,进入十条大支脉,来到张若尘的身前。 “收。” 一挥手,张若尘动用圣气,取走两朵装有衍道圣果的圣花,飞落到玉质桌案上面。 他向血屠面如死灰的望去,道:“师弟,你的这枚衍道圣果,我先帮你收走。斗礼结束,再还给你。你应该没有意见吧?” 血屠当然有意见,而且意见很大。 张若尘答应与大森罗皇斗礼,与白送衍道圣果有什么区别? “自大,狂妄,盲目自信,张若尘你自己作死,为什么要把我也带上?我招谁惹谁了?参加狩天大宴,不就是想吃一枚衍道圣果?我的三千年寿元……哎……” 想到张若尘如今的强绝修为,血屠仅存不多的反抗意志也消失,只能选择忍气吞声。 只当那枚衍道圣果喂了狗。 旁边的大圣,有的露出同情的目光,有的却是无情的嘲笑,都觉得血屠是遭了无妄之灾,这次被张若尘坑得太惨。 大森罗皇乃是死族顶尖级别的强者,具有很大的影响力,向两位死族大圣许诺了好处之后,成功筹集到三枚衍道圣果。 在所有修士看来,大森罗皇必胜无疑,那两位死族大圣自然也是如此认为。 正是如此,他们很乐意,卖大森罗皇一个人情。 大森罗皇和张若尘的这场斗礼,将所有修士的目光都吸引过去,很多都在议论,还有一些则是在冷笑,认为张若尘将会陪了夫人又折兵。 “张若尘是不懂狩天大宴的规则吧?居然敢答应与大森罗皇斗礼?难道他以为,斗礼是比拼战力?” “大森罗皇是死族排名第三的强者,就算比拼战力,张若尘也还差得远。” “张若尘天赋或许是顶尖级别,可是,太过自信,只有莽夫之勇,成不了大气候。相比之下,阎无神却是有勇有谋,二人的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。” …… 孤辰子、易轩大圣、血泣大圣、瑜皇,甚至包括罗□o,全部都暗中传音给张若尘,告诉他斗礼的规则,并且劝他不要答应。可是,张若尘却没有理会他们,露出一副一意孤行的态度。 风后心中更加不解,毕竟她早就将斗礼的规则,告诉了张若尘。 哪怕张若尘再冲动,也不该明知必败而为之吧? 大森罗皇脸上笑容灿烂,道:“若尘大圣的魄力,让本皇佩服啊!不过,你得明白,斗礼的方式,得由挑战者决定。” 说到此处,他故意顿了顿,以为张若尘会吃惊和后悔,甚至会直接反悔。如果是那样,他自然有后续的手段,让张若尘丢尽脸面,而且还得继续和他斗礼。 可惜张若尘眼皮都没有动一下,只是静静的,等他继续说下去。 这下,反倒让大森罗皇心头一紧,觉得很反常,想到自己绝对不可能输,才又重新放松下来。 “这次斗礼,我们比射艺。” 大森罗皇将一柄无弦的神木长弓取出,弓若龙骨,长约九尺,通体散发出冰冷的寒气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 孤辰子和易轩大圣似乎早就猜到大森罗皇要比的是射艺,二人对视一眼,都垂头一叹,知道张若尘已是必输无疑。 大森罗皇主修的就是“箭道”,并且融合出了一种四品箭道圣意――极点穿透圣意。 在整个地狱界,千问境之下,大森罗皇可以说是第一箭道大圣。 即便千问境大圣之中,能够与他比箭的,也是屈指可数。 反观张若尘,主修的圣道,与箭道和射艺完全不沾边。 再说,比拼射艺,总得有一柄绝世好弓? 大森罗皇的冰木神弓,取材于一棵神木的树干中心,堪称天地间最好的材质。并且,还是一把珍贵无比的三元君王圣器,威力完全爆发出来,可以跨越千万里,射落天穹之上的星辰。 张若尘有这样的弓吗? 大森罗皇自认为胜券在握,含笑道:“若尘大圣若是没有备弓,本皇可以借你一柄。不过,君王圣器级别的弓,本皇也只有这么一柄,只能借你一件万纹圣器级别的弓。” “不用,我有。” 在无数修士讶然的目光之中,张若尘将青天弓和白日箭唤了出来。 一手持弓,一手持箭,张若尘身上的气质大变,锐气十足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。 闭关修炼这数十年,张若尘的精神力念头,看了大量书籍,其中包括此次狩天大宴每一位修士的详细资料。 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 甚至包括“斗礼”的规则,张若尘也知道得清清楚楚,先前只是为了麻痹大森罗皇,故意装着不知。 因此,大森罗皇提出比拼“射艺”,张若尘是早就有预料。 一位将箭道修炼到极致的大圣,不比箭,比什么? “看来张若尘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准备,他取出的弓和箭,都不是一般的圣器,多半也达到君王圣器的级别。” “有弓,有箭,就能与大森罗皇抗衡?箭道哪有那么简单。” “射艺,可不止涉及到箭道,还要考验修士的力量、目力、判断力、箭意……等等,这些东西,都需要长时间的苦修,加上箭道规则、箭道圣意的辅助,才能达到最完美的层次。张若尘若是没有在箭道上浸淫百年以上,与大森罗皇比射艺,就是找虐。” 大森罗皇显然也不觉得,张若尘有取胜的机会,以比张若尘更加自信的姿态,走向嫣红大圣,道:“为了公平公正,请嫣红大圣为我们定一个射击的目标。” 嫣红大圣属于骨族,与大森罗皇和张若尘都不同族。 同时,大森罗皇支持的是般若,张若尘支持的是风后,和嫣红大圣处于对立面。 由她来定射击目标,看似公平,实际上对张若尘却很不公平。 毕竟,嫣红大圣曾公开放话,要杀张若尘。 就在嫣红大圣要答应下来的时候,阎无神站起身来,大笑一声:“既然嫣红大圣如此为难,不如由我来给你们二人出题,定一个难度大一些的射击目标。” 嫣红大圣其实是很乐意帮一帮大森罗皇,可是,阎无神已经主动提了出来,她如果拒绝,无疑是让阎无神难堪。 没必要为了大森罗皇,得罪阎无神。 于是,她不动声色的道:“既然阎君这么感兴趣,大森罗皇,要不你请他帮忙?” 大森罗皇当然没办法拒绝,只得含笑向阎无神点了点头。 阎无神和张若尘的争斗,天庭和地狱人尽皆知,倒也不用担心他会偏帮张若尘。 阎无神取出一张半透明的晶石符□,大概一寸长,十分精致,道:“两位都是大圣,一般的射艺比斗,难不到你们。出的题目,必须越难越好。我手中这枚符□,乃是最低等的星际传讯光符,最远的传讯距离,可以以无限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行一天,大概就是数百亿里。” “接下来,我会将它激活,打出去。” “你们谁能将它射中,谁便是取胜者。” 大森罗皇当然希望难度越大越好,可是,阎无神出的这个题,已经不能叫难,而是根本就没有大圣可以做到。 “阎君,传讯光符一旦过了加速阶段,速度完全爆发出来,根本没有任何箭矢追得上。而且,也没有任何大圣,可以将箭射到数百亿里之外。”大森罗皇道。 阎无神露出不悦的神色,道:“若是一般的大圣都能做到,还用来考你们干什么?” 大森罗皇没有继续多说,毕竟斗礼的方式是他提出的,人也是他找的。这个时候,继续争辩,只会显得他不够决断,没有魄力。 再说,也不是没有机会。 只要抓住传讯光符加速阶段这个极为短暂的时间,还是有机会,将它射穿。 阎无神道:“算了,看你们那么勉强,我便给你们降低难度。我会将这枚星际传讯光符,打向命运神域上空的一颗荒芜小行星。” “你们若是射不到传讯光符,谁先将那颗小行星射穿,就算谁赢。” “记住,是射穿,不是射中。” “而且,是哪一颗小行星,我不会告诉你们,得你们凭自己的本事去判断。” 没有任何征兆,阎无神突然激活传讯光符,将它打了出去。 光符,化为一道光梭,飞向上空。 在绝大多数修士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大森罗皇和张若尘几乎同时将手中的弓拉开,箭指指上空。 由此可以看出,二人的应变速度,都快到极致。 传讯光符太小,速度太快。 而且,每一瞬间之后,它都变得更快。 大森罗皇不愧是地狱界最顶尖的箭道大圣,几乎就在阎无神打出传讯光符的一瞬间,一支神木箭,便是跟着飞了出去。 像是根本没有瞄准,全靠感觉射出这一箭。 射出后,大森罗皇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,已是胜券在握。 “箭道上,我远不如大森罗皇。” 张若尘从始至终就没有瞄准传讯光符,对他而言,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得到的事。 他瞄准的,乃是大森罗皇射出的那一支神木箭。 在大森罗皇松手的一瞬间,张若尘激发出空间领域,感受神木箭在急速飞行的时候的空间波动,随即将白日箭射出。 .com。妙书屋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