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席位之争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席位之争

十个首席座位,位于命溪的主干道左右两侧。 主干道的下游,便是十条大支流。每一条大支流都宽达十丈,左右两侧也各设有十个主席座位,加起来,便是一百席。 张若尘没有去争十个首席座位,可是,却不会放过主席座位。 一百个主席座位,足有三四百位修士在争夺,而且他们的修为强大无比,几乎都挣断了九十多道枷锁,或者已经达到百枷境大圆满。 主席座位的竞争态势,比上游的首席之争更加激烈。 每一个主席座位的旁边,都盘坐着数位顶级百枷境大圣,在解析玉石外围的禁制铭纹。 狩天大宴位置的争夺,并不是靠战斗获得,而是看谁先破解座位外围的禁制,先一步坐到座位上。 谁第一个坐上去,位置就是你的,别的修士不能再抢。 正是如此,每一个修士就得对自己的实力,做准确的评估,挑选自己最有把握拿下,而且又最接近上游的座位。 若是选择错误,就算你是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,说不一定,都只能坐到尾席上去。大宴还没开始,就丢尽脸面。 如此一来,解析禁制的速度越快,占据的优势越大。 张若尘显得不燥不急,来到距离命溪主干道最近的一个主席座位旁边,双瞳被真理规则覆盖,散发出夺目的光芒,望看过去。 发现,以座位为中心,直径三丈区域密布有大量禁制铭纹。 这个主席座位的旁边,只有一位百枷境大圣,修为达到大圆满层次,竟是死族的大森罗皇。在星海世界,张若尘和他有过一面之缘,当时站在般若的身旁。 根据罗□o所说,大森罗皇和张若尘有杀弟之仇。 当然,杀得地狱界修士太多,张若尘早就记不清楚他的弟弟是谁。 大森罗皇感知到有修士靠近,心中冷笑,“居然有不开眼的东西,敢与本皇争位置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?” 当他睁开双眼,看到张若尘的时候,先是感到一丝意外,紧接着释放出一股强烈的敌意。 “你最好还是去争夺别的主席座位,别自取其辱。”大森罗皇道。 张若尘没有离开,道:“一个座位的禁制而已,需要花费这么多时间去解析吗?” 大森罗皇以看白痴的眼神,盯了张若尘一眼。 这可是位置最好的主席座位之一,禁制何等强大,即便是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,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解析和破解? 不赶紧去寻找自己的座位,却在这里浪费时间,张若尘还真愚蠢。 张若尘见大森罗皇没有回答,于是,调动真理的力量,将座位方圆三丈的空间笼罩,以最快的速度解析。 半刻钟后。 “神级铭纹三百道,大圣铭纹三万道,圣级铭纹三百万道,包括三十种禁制,空间、黑暗、火焰、寒冰、命运……,禁制相互交错,层层叠加。”张若尘道。 禁制解析完毕。 张若尘闲庭信步的向座位走了过去,到达三丈位置的边缘处,伸出一只手掌向前轻轻一按,顿时,一道道禁制铭纹断裂。 等到张若尘坐到主席座位上,大森罗皇依旧盘坐在地上,整个人犹如石化了一般,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。 开什么玩笑,这么快就将禁制完全解析? 大森罗皇在百枷境大圆满榜上排名第二十一,拥有争夺首席座位的资格,本以为拿下一个主席座位是轻轻松松的事,哪想到自己才将禁制解析了四分之一,张若尘这个后来者,却已经坐到座位上面? 有如此快的解析速度,不去争夺首席座位,怎么偏偏来抢他的座位? “故意的,张若尘肯定是故意的,故意在针对本皇,可恶啊。本皇还没有找他的麻烦,他却先来挑衅。”大森罗皇恨得咬牙切齿,觉得张若尘是故意想要羞辱他。 这次,张若尘只是随便挑了一个位置,还真不是故意针对他。 见大森罗皇一副不甘心的模样,久久不愿离去,张若尘皱起眉头,道: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你再不加快速度,恐怕一百主席座位就被抢光。” “张若尘,你别得意得太早,要不了多久,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。” 大森罗皇重重的哼了一声,倒也知道不能浪费时间,于是,急速离开,去了另一个主席座位。 对于大森罗皇的威胁,张若尘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目光望向上游,观察争夺十个首席座位的那群百枷境大圆满强者。 仔细的辨别了他们每一个,张若尘轻轻摇头,没有找到能够与那位修炼虚无之道的黑色身影相对应的修士。 “难道他不是百枷境大圣?或者,他根本不是赴宴修士?”张若尘暗道。 很显然,席位越高,禁制越难解析和破解。 首席和主席,一共一百一十个座位,张若尘是第一个入座。自然是引来了无数关注的眼神,有的不解,有的惊诧,有的羡慕。 “张若尘解析禁制的速度也太快,完全可以去夺取一个首席座位。为何却选了一个主席座位?” “首席座位的解析难度,远超主席座位。而且,就算张若尘能够解析禁制,凭他不朽境的修为,也未必破得开禁制。依我看,他是没有把握,所以才退而求其次。” …… 地狱界的各地,凡是在观看狩天大宴的修士,皆是在议论张若尘。 张若尘的精神力,关注着整个命溪。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为了隐藏实力,听从了张若尘的吩咐,没有争夺主席位置,而是去了更下游的次席。 周□g、□、申屠云空,还有抬七星帝宫的十八位六劫鬼王,因为只是仆从的身份,所以只能去最下游的末席。 整个地狱界,只有一万位正式的赴宴修士,十族各一千位。 张若尘最主要的精力,还是在关注上游那些争夺首席座位的百枷境大圆满强者。毕竟,在狩天战场上,最具威胁的,就是他们。 “十个首席座位,最上方的两个位置旁边的两位修士,应该就是排名第二的婪婴,和排名第三的阎皇图。” 一位在命溪之左,一个在命溪之右。 一个是宇宙神胎,一个是阎罗族的盖世奇才。 没有任何修士,敢于他们争狩天大宴最上方、最珍贵的两个位置。 婪婴的下方,是排名第四的罗生天。阎皇图的下方,是排名第五的无疆。 他们二人的位置,也没有修士敢去争。 但是再往下,争斗就变得激烈了起来,不再是无人相争的局面。 张若尘的心中顿时明白,即便是百枷境大圆满榜排名前十的强者,也有明显的实力段位。婪婴和阎皇图就是最强的一段,罗生天和无疆紧随其后。 排在后面的洫、嫣红大圣、刀狱皇等人,则是与他们四位差了一大截。正是因为,拉开了差距,才没有人敢于他们争。 左四首席,一共有三位百枷境大圆满强者在争,其中包括洫和瑜皇。 “看来瑜皇是对我的评价不服气,想要与洫斗一斗,女人啊,就是喜欢较真。” 张若尘看得出,洫的解析速度,比瑜皇要快一筹。 这场争斗,瑜皇多半会输。 “若是败给洫,瑜皇不仅坐不了首席位置,估计连主席位置都坐不上。她做为血天部族推到明面上的最强者,若是败得这么惨,会很伤士气。” 张若尘突然有些后悔,觉得不该放任瑜皇去和洫斗法。 这时,与洫、瑜皇共同抢夺座位的那位百枷境大圆满强者,果断选择放弃,抽身就走,来到下游,选择了一座主席座位。 争不赢,自然得退。 无论如何,得保住一座主席座位。 随着时间推移,局势渐渐明朗,不断有修士从上游退走,来到主席座位的区域。 可是,瑜皇依旧在和洫死磕。 他们二人的差距并不大,解析和破解速度在伯仲之间,洫就算领先,也领先得相当有限。 不过,张若尘却渐渐看出,洫是在故意玩弄瑜皇,故意营造出会被追上的假象,将她牵制在了那里。 给她希望,然后再最后时刻,将她打入绝望的深渊。 很多修士都看出了这一点,可是,身在局中的瑜皇却看不穿。她的脑海中,不断回响着张若尘说她不如洫的评价,因此一直在坚持,想要证明自己。 “张若尘,本皇绝不弱于洫,这一次是你错了!”瑜皇心中如此念道,紧咬红唇,又向前走了一步。 座位就在眼前,只有一丈距离。 血天部族的慕阳天君和至渊血帝等五位年龄不超过千岁的大圣,也参加了狩天大宴,不过,他们的修为都超过了百枷境,所以宴会会场不在命溪,而是在命溪上方的一座神骨玉塔中,可以俯看整个命溪会场。 “洫解析禁制铭纹的速度,胜过瑜皇一大截,却故意放缓速度,分明就是在戏弄她。”至渊血帝很是愤怒,一双铁拳紧紧的捏到一起。 每次狩天大宴,地煞鬼城都在针对血天部族,两大势力早已结下深仇大恨。 “瑜皇是血天部族参加狩天的第一强者,若是此时受挫,不仅她自己的心境会受影响,更会影响整个血天部族的士气。要不要提醒她一句?就算夺不到首席位置,至少得保住一个主席位置。”汐芫女帝道。 慕阳天君轻轻摇头,道:“瑜皇的性格固执,只要认准了的事,谁都改变不了她的想法。” “未必吧?我看,她对张若尘的感观,可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枪皇道。 慕阳天君略微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那就给张若尘传音,让他去提醒瑜皇,或许他能改变瑜皇的意志……” “快看,张若尘那个家伙,这是要干什么?”枪皇惊呼一声。 慕阳天君、至渊血帝等人的目光,都向张若尘所在的位置盯了过去。 …… 今天太晚了,写得头疼,就先更新这么多,明天整理一下思路再写。() 。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