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六十二章 万界神眼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六十二章 万界神眼

命溪,位于命运神山之下,沿山流淌,最宽处足有数十丈,如同大江。 最窄处,却不足一尺宽。 溪水绯红如血,升腾着氤氲的雾霭,没有血腥味,反而带有一股兰花一般的幽香,令人迷醉。不用偿就知道,必定是比圣泉都更加珍贵的饮品。 尚未见到真正的宴食,只是这溪水之泉,已经让那些达到圣境的奴仆和侍女双眼放光,一个个犹如饥饿了三天三夜的凡人,无法克制心中的渴望。 也难怪地狱界的修士,会为狩天大宴的名额争破了头, 既然是盛宴,当然也有主次之分。 命溪就像人的血管一般,从地势最高的地方,一直流淌到神山的山脚下。 最开始,只有一条数十丈宽的主流。 不久后,主流一分为十,化为十条大支流。 十条大支流,又各分十条小支流,化为一百条溪水。 …… 如此这般,一分十,十分百,百分千,最后,溪水流淌到山脚下的时候,竟是分为了一万条不足尺宽的细小末流。 赴宴修士的座位,便是设在溪水的两岸,有的坐在主流,有的坐在支流,高下立判。 席位分为: 十个首席座位,一百个主席座位,一千个次席座位,一万个尾席座位,十万个末席座位。 刚刚穿过命运之门,来自十族的赴宴修士,便是各施手段,加速狂奔,前去占据最佳的席位。 其中位于最上游的十个首席座位,最为尊贵,具有优先挑选宴食的资格,自然成为最顶尖百枷境大圆满强者的主要争夺目标。 不死血族去争夺首席位置的代表,当然是战力最为强大的刀狱皇。 除此之外,瑜皇也加入进去。 张若尘没有刻意去争十大首席座位,所谓的“优先挑选宴食的资格”,并不是多么吸引他。 毕竟,真正珍贵的宴食“衍道圣果”,每一位赴宴大圣都能获得一枚。坐在上面,顶多只是能够挑选走最大的一个,意义不大。 十族的顶尖强者,之所以会争夺十大首席座位,主要还是在炫耀实力,表现自我,获取名利。若是有一族,没有修士坐到首席座位上,上到神灵,下到普通修士,都会遭到别族修士的嘲笑。 这,代表一族修士的荣耀,一族修士的信心,自然也就成了一等一的大事。 命溪的上方,可是悬着一面空间神镜,这里发生的一切,都会在第一时间,被整个地狱界的修士看到。 张若尘看过了无数典籍,对历届狩天大宴了解得清清楚楚,当然知道这件空间类的神器,名叫“万界神眼”。 一件真正的神器! 传说,开启万界神眼,可以跨越重重空间,将狩天大宴上的画面,同时投影到万界。 最关键的是,命运神殿还会故意将投影,传到天庭万界,笑称“与天同庆”。 当然,天庭的各个大世界,都知道地狱界千年一度的狩天大宴,既是在炫耀自身的实力,又是在故意挑衅和羞辱。 所以镜像投影,会被各界的神灵毁掉。 天庭万界的普通生灵,根本看不到狩天大宴上的盛况。只有极少数的高层修士,跟随在神灵的身边,才有机会目睹。 可以说,地狱界每一次开狩天大宴,都是天庭万界修士恨得咬牙切齿的时候。 当然,化为功德战场的大世界,因为没有神灵坐镇,所以无法毁掉投影。功德战场上的地狱界修士和天庭界修士,可以亲眼目睹大宴上的种种精彩。 比如,昆仑界。 此时昆仑界的上空,各大主要战场、城池、宗门的上空,皆是出现巨大的镜像投影,覆盖了整个天空,如同一张血管图展开。 仔细看,才发现那是血色的溪水。 一位位地狱界的修士,正以最快的速度,冲入进溪水的两岸,争夺最佳的席位。 除了昆仑界的本土修士之外,别的各大世界的修士,几乎都知道狩天大宴,而且也早就知道狩天大宴是在今天开幕,并不觉得惊奇。 反而,他们还抱着想要了解地狱界新生一代天骄实力的想法,对狩天大宴是非常期待。 狩天大宴毕竟是地狱界一等一的大事,昆仑界的修士虽然以前不知道,可是最近一段时间,也有所耳闻。突然出现的投影,只是惊吓了那些凡人百姓而已。 云武郡国的王山,因为聚集了来自东域各地的大批修士,成为昆仑界一处举足轻重的大势力。正是如此,也有镜像画面,投影到上空。 小黑站在王山山外的一堵巍峨城墙之上,一双圆溜溜的眼睛,仰望天穹,冷测测的道:“两个月前抓到了那个五劫鬼王,声称张若尘投靠了不死血族,而且,还要代表不死血族的血天部族参加狩天大宴。本皇倒要看看,张若尘这个狗贼是不是真的还活着?” “哧哧。” 它身旁不远处,一个直径三丈的黑色空洞,凭空显现出来。 韩湫从黑色空洞中走出,目光如电,剑指小黑,冷声道:“再敢骂一句,斩了你的一双猫爪。” 小黑的修为,已恢复到大圣境界,可是对韩湫这个日渐强大的黑暗掌控者,还是颇为忌惮。 关键在于,这个女人,有着极强的控制欲和野心,而且手段狠辣,机智过人,将整个王山的权势几乎都抓到了手中,无数修士以她马首是瞻。 当初张若尘召回韩湫,并且给了她大笔资源,让她整合东域想要投靠他的修士,其实就是在留后路,有意扶持一个可以镇住所有修士的强势人物。 如此一来,他长时间不在,东域也不会乱,不会变成一盘散沙。 韩湫的背后是护龙阁,人才济济,高手如云。既有上官阙这种精通教化的文臣,又有燕离人这种力拔山兮的顶尖强者,管理东域绝不是难事。 只不过,张若尘没有料到的是,韩湫将东域的中心,从东域圣城,迁到了王山。 看着眼前流动黑暗光泽的剑,小黑略微怂了半分,道:“没有骂啊,哪里有骂?本皇只是在怨恨,去地狱界这么刺激的事,他居然没有带上我。更气愤的是,既然没有死,就该给大家报一声平安,害得本皇……应该是我们大家伤心了好久。畜生啊!” 恢复到大圣境界后,小黑不敢离开王山,害怕被巡天使者发现。 要不然,它早就去了地狱界,不仅仅只是去找张若尘,更想寻找千骨女帝。 “去了地狱界,未必就是背叛。中央皇城发生的事,至今天堂界都含混其词,无法给昆仑界一个满意的交代。可是那一战,师尊的所作所为,大家都有目共睹,为了昆仑界,他可谓是死战到底,多少地狱界修士命丧在他剑下?就算他真的加入了地狱界,我也相信,他是身不由己,或者是有不得不去做的事。” 寒雪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,清纯如仙,气质如雪,站在城墙边缘,背后悬浮着虚空剑,一双灵动而又水润的眼眸,眺望天穹的投影画面。 护龙阁的成员,还有明帝的弟子金禹、豹烈等人,皆是出现在附近。 …… 中央皇城。 紫微宫已经重新修缮,虽然比不上曾经的富丽堂皇,却也恢复了庄严气派。 圣书才女、青墨、沧澜武圣并肩而立,一个文雅圣洁,一个青涩幽怜,一个英气火烈,站在云层上方的楼台之上,眺望天穹的投影。 “看见了!我看见了!那个应该就是张若尘,这个家伙,竟然真的还活着。”青墨双手紧紧捏着,欣喜的道。 张若尘虽然与前世的肉身融合,可是容貌依旧与这一世有六七分相似,并没有完全改变。 圣书才女和沧澜武圣的目光,同时投了过去,紧紧的盯在张若尘身上。 随即,她们对视一眼,都露出苦涩的笑容。 她们和青墨不同,考虑的东西更远更深,张若尘没有死,固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,可是如今他加入了地狱界,大家也就成为生死之敌。 张若尘若是不将她们当成生死之敌,只是假意加入地狱界,那么,必定步步惊险,随时都可能殒命。 如此一来,她们反倒希望,张若尘是真心加入了地狱界。 经历了太多,沧澜武圣的火爆脾气已收敛了大半,对张若尘的偏见早已消失,更多的是,对他的钦佩和理解,甚至还有一丝同情。 沧澜武圣道:“你说,女皇在天庭,有没有也在关注狩天大宴?” 圣书才女露出一道浅笑,轻轻摇头。 女皇和张若尘的恩怨情仇,随着张若尘的身份完全公开,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早已被一些心怀叵测的势力,大肆宣扬出去。 有的说,池瑶女皇谋夺了自己未婚夫的江山;有的说,池昆仑和池孔乐是池瑶女皇和张若尘的子女;有的说,池瑶女皇和张若尘的关系亲密,一直保持着联系,并没有外界想象中那么敌对。 众说纷纭,消息早已传遍万界诸天,似乎是有意要毁掉池瑶女皇的清誉。 出奇的是,池瑶女皇并没有动用神灵的力量,封锁这些言论。如此一来,绝大多数修士都猜测,那些言论多半是真的。 有人可怜张若尘,有人羡慕张若尘。 毕竟,池瑶女皇乃是能够与月神比美的女性神灵,张若尘区区一个大圣,却能与她同床共枕,更是令她甘愿为他生下一子一女。谁人不羡慕? 圣书才女突然发现了什么,目光凝视天穹,道:“张若尘身后的那位……果真是魂界的无影仙子?” “好像真的是她。” 沧澜武圣的眼中,露出浓烈的仇恨光芒,笑道:“早就有传言,无影仙子潋曦被张若尘抓到了地狱界,已臣服于张若尘,甘心为奴为婢,每日侍寝。哏哏,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就该有这样的下场,张若尘这次倒是做了一回真男人。” 圣书才女微微蹙眉,道:“传音未必可信。” 沧澜武圣盯了她一眼,摇了摇头,道:“我的傻妹妹,张若尘没有碰你,不是不想碰你,而是,不想伤害你。可是,他终究是一个男人,像潋曦那样的绝世美女,已经抓到了手中,怎么可能放过?” “张若尘在地狱界,如果表现得人畜无害,连一个敌对的女子都无法征服,恐怕没有修士会怕他,必定被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。” “你去问问天下修士,看看有几个相信潋曦还是清白之身?嘿嘿,痛快,真是痛快,想到魂界那些视潋曦为女神的修士痛苦哀嚎的样子,心里就说不出的痛快。” …… 功德神殿中,焱神的神境世界。 商子□羁吹骄迪裢队爸□中潋曦,脸上露出痛苦难忍的神情,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,啸声让神境世界中的火焰燃烧得更加猛烈。 “子□睿□控制你的心神,莫要因为此事滋生出心魔。”焱神的声音,在神境世界之中响起。 商子□钅岩云礁葱闹械那樾鳎□胸口剧烈起伏,心中的怒火似要焚灭万界诸天,咬紧牙齿道:“张若尘早已是我的心魔。” 当初在昆仑界,商子□畈19挥兴涝谡湃舫镜氖种小□ 赤子剑保留住商子□畹拇罅渴パ□,五彩功德神碑保留住了他的全部圣魂碎片。 商子□钅耸翘焯媒缫晃痪揠6□分看重的后代,将他送到功德神殿修炼,有意将他培养成功德神殿为未来的执掌者。 如今,在那位巨擘的帮助下,商子□钜宰陨硎パ□为引,将五彩功德神碑熔铸成了新的身躯,已是具有五彩功德神体。 抬头再次看向跟在张若尘身后的潋曦,商子□罴赣□痛哭失声,都怪当初败给了张若尘,若是能够斩他,潋曦又怎么会受如此奇耻大辱? 实在难以想象,她陷身在地狱界,该是多么困苦绝望。 “牢牢记住现在的耻辱和痛苦,努力修炼,下次再遇到张若尘,让他也尝尝痛苦的滋味。今天,让你看狩天大宴的投影,就是想要让你清楚的了解,地狱界新生一代的修士已经强大到了什么地步。即便是张若尘,在他们之中,也是排不上名次的。”焱神道。 .com。妙书屋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