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六十章 缺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六十章 缺

血泣大圣驾驭九龙辇回到瀚海庄园的时候,孤辰子、易轩大圣、瑜皇,已等在庄园外, 看到张若尘从辇榻上走下来,如同迎接英雄回归一般,易轩大圣大笑一声:“陌街一战,你算是名动天下,狩天大宴怕是没有人再敢小觑我们血天部族。” 张若尘、洫、嫣红大圣在陌街的交锋,很多修士都在关注,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传遍寒页城域的各大势力。 聚集在四周的血天部族修士,看向张若尘的目光,又发生了变化。 变得敬重,而又畏惧。 那是面对强者,才有的目光。 张若尘脸上却没有一丝喜色,反而神情凝重,心事重重,道:“进去再说。” 孤辰子、瑜皇、易轩大圣看出了一些端倪,顿时收起笑容,跟随张若尘一起进入瀚海庄园,紧接着,又进入七星帝宫。 一路无言,气氛沉重。 来到大殿中,张若尘似帝皇一般,坐到最上方的位置,依旧没有说话,像是在思考什么。 孤辰子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洫和嫣红大圣的修为,莫非远比表面上强大?” 张若尘轻轻摇头,终于开口,道:“洫和嫣红大圣没有动用真身,也没有施展出真正的力量,我们只算是试探性的交锋了一次,很难看透他们的深浅。不过,倒是可以大致推测出一些,他们的战力,比瑜皇只高不低。” “洫连三品圣意都没有凝聚出来,能比本皇强大?你怕是没有看见,本皇徒手斩断越听海一臂的手段,你要不要也试试?” 瑜皇轻哼一声,颇为不服气。 张若尘像是看不见瑜皇身上的战意,道:“洫拥有不朽混沌鬼帝身,可以吸纳无尽鬼魂与一体。虽然在陌街的时候,他只是展现出实力的冰山一角,可是却能从一些蛛丝马迹,推测出他吸纳进混沌鬼帝身中的鬼魂,超过一千万道。” “根据我的分析,那些鬼魂并不属于凡人,活着的时候,至少有修炼过。” “每一百万道鬼魂,可以凝聚出一道千问境级别的鬼帝魂体。十道鬼帝魂体的力量,若是和千问级高阶圣术结合,你的三品圣意,也抵挡不住吧?” “我详细查阅过洫的资料,他修炼出的帝镜通天目,正是千问级高阶圣术。凭借此术,曾在功德战场,重创了姹界的一位千问境大圣。” 瑜皇的眼眸,闪过一道惊异的神色,没有料到,洫的不朽混沌鬼帝身会如此厉害。 孤辰子道:“瑜皇才刚刚突破到百枷境大圆满,还没有来得及修炼千问级高阶圣术,底蕴上与洫相比,的确是差了一些。但,若是洫无法融合出三品圣意,被瑜皇超越,只是时间问题。” 易轩大圣颇为懊恼,道:“都怪我,当初若不是被他夺走混沌泉,他怎么可能成长到如今这么强大的地步。” 孤辰子的眉宇间,依旧带有疑惑不解的神色,既然张若尘能够从洫和嫣红大圣联手之下脱身,那么,就算他们的实力真的比瑜皇强大,应该也强得有限。 凭他们血天三绝的实力,联手之下,足以对抗一番。 可是为什么张若尘的情绪,会有这么大的波动? 张若尘道:“闯过洫和嫣红大圣的围堵之后,我又遇到了一位修士,修为远胜他们二人。” “是谁?无疆吗?”孤辰子问道。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,无疆与他相比,差了一大截。即便是你们三人与我联手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” 瑜皇、易轩大圣、孤辰子,皆是怔住。 他们知道张若尘并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,既然如此慎重的说了出来,此事必定是经过严密的分析和推算。 孤辰子一边分析,一边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?无疆在百枷境大圆满境界,排名第五。比他强大的,也就罗生天、阎皇图、婪婴。” “罗生天的排名,虽然比无疆要高,可是,他们二人没有交过手。按照以往的战绩推断,就算罗生天比无疆厉害,也不会厉害太多。而且,他若是要试探你,当初在生死战台上,已经出手,不可能会等到现在。” “排名第三的阎皇图,很少公开出手,最近的一次战绩,都得追述到一百二十年前。他现在的实力如何,倒是无法判断。” “不过,你既然去了甲寅城区,与阎无神肯定交过手,相互试探了实力。按理说,阎皇图没有再出手的意义,他也可以排除。” “可能性最大的,只剩下宇宙神胎,婪婴。” “关于婪婴有太多传说,在同境界,任何修士对他都会生出一种恐惧感,是一个几乎无法战胜的对手。” “我曾见过婪婴一面,当时我们都是圣王境界,处在即将突破到大圣的临道层次。我也算是一等一的天骄,相当自负,从不认为同境界有人可以将我击败。” “可是,那一次,婪婴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只用一剑,便是斩杀了一位与我打成平手的大圣,干净利落,犹如他就是杀戮的化身。” “那个时候,我就在想,就算是六个我联手,估计也挡不住他背上的六剑。” “如果真的有我们血天三绝都战胜不了的对手,那么,只有可能是阎皇图,或者婪婴。其中,婪婴的可能性,更大一些。” 瑜皇露出冷峭之色,道:“那个时候的婪婴,必定借用了外力。在狩天大宴上,不能借用外力,战兵也只有一件,婪婴的优势会大幅度削弱。我才不信,凭你现在的修为,会被他秒杀。” 易轩大圣道:“没错,凭我们三人现在的修为,千问境之下,不可能有生灵可以凭一己之力,战胜我们三人的联手。只有张若尘和阎无神,将来或许可以做到。” “我猜,张若尘遇到的,很有可能是一位千问境的赴宴者。” 张若尘翻看过婪婴的资料,可以肯定他没有修炼过虚无之道,那人绝对不可能的是他。 至于千问境的赴宴者…… 张若尘也曾这样猜测过,但是,却被否定。 千问境的赴宴者,不能参加狩天,根本没有必要来试探他的实力。更何况,那道黑色身影,临走之时还说了一句“所谓的元会级天才,不过如此”。 由此,可以推测此人的性格: 对自己非常自信,而且争强好胜,看重名利,对有“元会级”天才之称的张若尘和阎无神,有嫉妒和不满,更有不屑。 如果他真的是一位千问境大圣,就算斩去了张若尘的一缕头发,也没什么好骄傲。 毕竟,两人的修为差距太大,不少千问境大圣都有如此实力。 张若尘道:“你们难道忘了,还有一位百枷境大圆满排名第一的神秘存在。” 孤辰子皱起眉头,道:“百枷境大圆满榜是星海世界编撰出来,最开始,只收录了四十七位大圣。随着一些隐藏强者暴露出来,如今已扩增至五十八位。” “可是,前十的排名,一直没有变过。由此可见,他们的实力,肯定远胜别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。” “其中,最让人疑惑的,就是排名第一的那位,榜单上写的只有一个字,缺。” “最开始大家都以为,他的名字叫做缺。可是,有神灵推算过,推算不出这个人。所以大家认为,星海世界是故意将第一位空出来,留给你或者阎无神。毕竟你们二人太强势,一旦达到百枷境大圆满,必定会登顶第一。” 张若尘道:“神灵都推算不出来?” “此事千真万确。”孤辰子道。 张若尘道:“如果他是虚无掌控者,对虚无的力量,已经能够完美的操控。神灵能够推算得到他吗?” “这个……”孤辰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 对虚无的力量,任何修士,都抱有敬畏的态度。 因为修炼虚无的生灵,实在太少,太罕见。正是因为这种罕见和未知,才让所有修士,都感到敬畏,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 比如: 如果修炼时间的修士,每一个元会才出一个。所有修士,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时间的力量,没有抵挡的办法,那么,他们对时间掌控者,也会充满敬畏。 但是实际上,修炼时间的修士虽然少,却并不算罕见。 就连时间掌控者,每个时代,都能诞生一两个。 对时间之道的研究多了,知道该如何抵挡和应对,对它的敬畏,也就变少。 瑜皇道:“如果他是虚无掌控者,连神灵都推算不到他。那么,星海世界怎么会知道他?” “万一他就是星海世界,或者命运神殿,培养出来的修士呢?”张若尘道。 “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” 孤辰子的脸色,也变得凝重,又道:“虚无的力量,未必能够时时刻刻都抵挡住神灵的推算,可是命运神殿要掩盖一位修士的天机,就算再强大的神灵,也无法将他推算出来。” “这个缺,将成为此次狩天大宴,最大的变数。”张若尘道。 他有明确的感知,那个黑色人影,对他有很深的敌意。 接下来的时间,张若尘再次开启日晷,全力以赴炼化花开十二朵的酒劲,并且尝试挣断第一条枷锁。 他使用真理之道,探查到的第一条枷锁,位于右臂。 在喝下花开十二朵之前,张若尘就曾吞服过神游丹,尝试了数十次,可是,一直没有成功。 在日晷中,大概修了了一年,才将花开十二朵的酒劲完全吸收。 再次服下神游丹,却依旧没有将第一条枷锁挣断。比以前好的是,枷锁轻轻颤动了一下,不再像以前那样毫无反应。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! “接下来,得慢慢磨才行。铁棍都能磨成针,我还不信,磨不断一条枷锁。”张若尘暗道。 在万众期盼之中,五月初七终于到来。 狩天大宴这一场盛典,让整个地狱界的修士,无论身在何处,都为之欢腾。各族的赴宴修士,更是成为他们津津乐道的谈论对象,寄托了他们的希望,代表着各大势力的荣誉。 血天部族的赴宴代表,五十位大圣,五十位圣王,已是集结到了一起,整装待发,气势昂扬。 有的以大圣级别的蛮兽为坐骑,后面跟着数十位圣奴,身穿君王圣器级别的铠甲,背上披风飞扬。 有的乘坐君王圣器级别的战车,身旁有四位美艳的圣者女修。 …… 每一个赴宴者,都相当高调,展现出最威风、最富有、最强势的一面,意气风发,豪情万丈,想要在气势上将别的势力都比下去。 此刻,七星帝宫化为正常宫殿大小,被十八位六劫鬼王抬出了瀚海庄园。 顿时血天部族的修士,全部都被比了下去。 “那是……七星帝宫,是血绝战神曾经居住的殿宇。你们看见没有,坐在大殿中的那道身影,竟然是张若尘。” “天呐!战神居然将七星帝宫传给了张若尘,这是将他钦点为了血绝家族的继承人吗?” …… 血天部族的修士,全部都沸腾了起来。 知道张若尘掌握着七星帝宫的修士并不多,他们都没有对外宣扬,正是如此,此时才会造成这么巨大的震动。 下一刻,被收服的申屠云空、□,相继走出七星帝宫,站在了宫门两侧,身上穿着侍卫铠甲。 周□g比他们的身份地位,略微高一些,可是,也只能穿着素服,站在殿外。 殿中,潋曦和魔音,如同两位侍女一般,站在张若尘下方的左右两侧,一个美若谪仙,一个妖艳得如同魔妃。 “十八位六劫鬼王抬着也就罢了,还将五位大圣摆出来吓人,有的做侍卫,有的做侍女,也不怕被别的势力的赴宴修士打死。”易轩大圣既是羡慕,而又嫉妒。 张若尘的身体,虽然坐在七星帝宫之中,可是,意识却进入血绝战神的神境世界。 血绝战神道:“不死血族的诸神,已经同意由你执掌至尊圣器。不过,他们有两个条件。” “第一,不死血族在狩天大宴上的成绩,必须排进前五。” “第二,你得帮助风后,夺得神女的位置。” “若是两个都没有做到,那么,血天部族将要承担所有责任,无论在狩天大宴的成绩如何,都自动排到十大部族的最后一名,分到最少的资源。” 张若尘道:“他们的这两个条件,太苛刻。” “可是,我已经答应下来。”血绝战神道。 张若尘的眼神锋锐,只是微微窒息了一瞬间,便是以更加坚毅的态度,道:“我一定完成这两个任务,绝不让血天部族承担这一切。” “不需要完成两个,你只需要完成一个,就算达到目标。相对来说,他们提出的第二个条件,要更加容易完成一些。”血绝战神道。 …… 有读者来和我聊,问我了一些东西,让我感到很懵逼。后来发现,是有人换了与我一样的头像,冒充我的qq在胡乱剧透,甚至还剧透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物。这就是不想再建qq群的原因,总是会闹出一些不必要的事。 在这里说一下,所有剧透,都以直播和公//众//号为准。 如果我没有记错,“缺”应该是目前唯一提到过的一个修炼虚无的修士,没有提过别的修士。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