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五十九章 前路难行,虚无无踪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五十九章 前路难行,虚无无踪

在潋曦的眼中,从前后两个方向行驶而来的车架,体积变得越来越巨大,先如宫殿,后如山岳,最后似乎化为了两颗星球,释放出伟岸到极点的威压。 车轮声,比雷声都更加震耳,空间出现涟漪波纹。 她和身旁的九龙辇,显得无比渺小。 以她大圣级别的修为,号称圣境中的皇者,竟然有一种无法喘息,身体要被碾碎成碎片的惊恐之感。 血泣大圣的修为高深,没有被两辆车架释放出来的气势吓住,不想坐以待毙,于是,猛的一咬牙,背上的血翼展开,从眉心抽出一柄弯钩形态的君王圣器战刀,激发出刀体内的王级铭纹。 “给我破。” 他双手抓握刀柄,体内涌出血气云,全力以赴一刀劈斩出去。 “哗啦。” 一道血河般的刀芒,撕裂开粉红色的姹雾,悬浮到嫣红大圣车架的上方,急速压下。 战刀的锋芒,将天地映照得血光一片。 可是,这开天辟地的一刀,却被车架散发出来的一层光雾挡住,无法伤到车体一分一毫。 “螳臂当车。” 随着嫣红大圣冷峭的声音响起,那层光雾中,飞出成千上万只张牙舞爪的骨鸟,发出密集而又刺耳的叫声,冲向九龙辇。 血泣大圣收刀横举,向后倒退一步,脚下浮现出数十亿道规则纹路,引动战刀的防御力量。 那些骨鸟,战斗力极为惊人,每一只冲撞向他,都能震得他轻轻颤抖一下。 仅仅只是支撑了片刻,血泣大圣的防御就被击溃,身上战衣碎裂,双臂鲜血淋淋,身体重重的撞击在九龙辇上。 嫣红大圣都没有亲自出手,只是使用姹雾,幻化出来的骨鸟,便是重创了一位挣断七十二道枷锁的大圣。 并不说血泣大圣不够强大,而是他的对手太可怕。 血泣大圣伤得极重,单膝跪在地上,看着铺天盖地涌来的骨鸟,即便明知道嫣红大圣不敢杀他,心中却依旧生出一股“今日,必死无疑”的绝望念头。 遇到别的百枷境大圆满,血泣大圣有十足的把握,与其分庭抗礼,再不济,也有从容退走的力量。可是遇到嫣红大圣这种层阶的强者,他却连逃走的信心都失去。 “太强大了!这就是百枷境大圆满榜上排名第八的强者,好一具粉红骷髅。”血泣大圣垂下了头,自信心被彻底击垮。 毫无疑问,从今往后嫣红大圣将是他的心魔,与跨不过去的坎。 就在骨鸟群靠近九龙辇的一瞬间,辇中,飞出一条庞大的龙魂,身躯如山岭那么巨大,张开深潭一般的嘴巴,将它们全部都吞进腹中。 “嗷!” 龙魂的躯体,盘在九龙辇四方,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长啸。 “千问境的龙魂。” 血泣大圣猛然抬头,眼中浮现出一道惊诧的神色。 “嗷!” “吼!” …… 紧接着,又有两条千问境的龙魂和三头千问境的象魂,冲了出来,盘踞在九龙辇的四周。 它们狰狞怒目,仰天长啸,将碾压而来的两辆车架抵挡住,无法再前进一丈。 张若尘坐在九龙辇中,双臂缓缓展开。 顿时,三龙三象的力量爆发出来,压得前后两辆车架,缓缓向后倒退。两辆车架上的空间铭纹构成的空间壁,也被撑得一根根断裂。 潋曦的眼眸中,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在这一刻,她才算是真正清楚张若尘到底强大到了何等地步,以她的修为和天资,想要杀张若尘,几乎是天方夜谭。 现在,不可能。 今后……更加不可能。 “还真是有些意外,不愧是半神之体,才不朽境,肉身就能承受住六条千问境兽魂。不过,还差得远。” 后方的车架中,洫如此说了一句。 下一瞬,万鬼的长啸之声,从他的车架中传出。 密密麻麻的鬼影飞了出来,有的是人,有的是兽,还有飞禽……,数量太多,何止万道,甚至超过了十万道,百万道。 数之不尽的鬼影,凝聚成六个风暴漩涡。 每一个漩涡中,都凝成一具千问境级别的鬼帝魂体,有高达百丈的巨人,有背长黑翼的罗刹,有头生双角的魔牛。 血泣大圣的脸色,难看到了极点,道:“洫曾夺取混沌泉,铸就了不朽混沌鬼帝身。凭借混沌鬼帝身,加上百枷境大圆满的修为,可以无限吸收鬼魂炼入体内。刚才,他释放出来的鬼魂,至少有六百万道。” 六百万道鬼魂,凝成六道千问境鬼帝魂体,爆发出来的力量,不输张若尘的三龙三象。 更加让人不安的是,六百万道鬼魂绝不是洫的全部,谁都不知道他全力以赴之后,能够凝聚出多少道千问境鬼帝魂体。 六道鬼帝魂体,制衡了三龙三象。 前后两辆车架再次行驶,向九龙辇碾压过去。 “能够在千年之内,修炼到百枷境大圆满的修士,果然都不是简单角色。能够排进前十的,更是个个深不可测,千问境大圣都不是你们的对手。” 张若尘如此说出一句,将藏山魔镜取了出来。 感应到至尊圣器的气息,嫣红大圣的声音响起:“所谓的元会级天才,就这么一点能耐?我们才动用一半的力量,你就已经被逼要使用至尊圣器?” “别怪没有提醒你,在命运神域使用至尊圣器战斗,会被神殿强行收走。”洫道。 嫣红大圣和洫,虽然在针对张若尘,可是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出手,也没有走出车架,只是驾车,刚好与张若尘行驶在同一条街道上。 这是命运神殿法规的漏洞! 就像洫,凝聚出了六尊鬼帝魂体,却并没有操控它们发动攻击,只是缓缓向前行走,制衡三龙三象。 相反,像血泣大圣这样,先一步动用战兵发动攻击,才是违反了法规。 就算今天张若尘被打成重伤,他们也可以解释,只是驾车,误闯到了他。 很荒谬的借口,但,却是能够避开法规的借口。 张若尘十分清楚,嫣红大圣和洫都是来试探他的实力,并不敢真的把他怎么样。他们真正要做的事,是使用两辆君王圣器级别的车架,以前后对冲的方式,碾碎九龙辇。 别的手段,比如六尊鬼帝魂体和姹雾幻术,都只是在压制张若尘施展出来的力量。 “他们是想逼我先一步动手,这样他们也就有了出手的理由。” 张若尘收起了藏山魔镜,目光望向前方,嫣红大圣的车架,已是近在咫尺。 若是真的被洫和嫣红大圣的车架撞翻,哪怕没有受伤,也会严重打击张若尘在血天部族和不死血族的威信。 算是丢了大脸。 根本不可能还有机会,代表不死血族,执掌至尊圣器。 但,若是张若尘能够闯过洫和嫣红大圣这一关,声威必定攀升到顶点,对血绝战神去和不死血族诸神谈判,有巨大帮助。 无论你的天资再高,还是得拿出实战成绩才行。 更何况,这一次较量,不仅仅只是考验张若尘的实力,更考验他的智慧和遇到危机的应变能力。 “如何在法规的范围之内,破去洫和嫣红大圣的压制?” 张若尘沉思了片刻,随即,体内飞出大量时间印记光点,足有上千万粒。 洫和嫣红大圣都警惕起来,他们最忌惮的就是张若尘的时间手段,虽然早就做了准备,却依旧打起十二分精神。 “哧哧。” 前后两辆车架上,各自浮现出数十道蕴含时间印记的符文。 张若尘释放出来的时间印记光点,刚一靠近车架,就被符文的力量弹飞回去,无法进入车中。 张若尘坐在九龙辇内,双手一合。 上千万粒光点倒飞回去,凝聚在一起,化为一口时间洪钟,将九龙辇笼罩起来。血泣大圣和潋曦连忙登上车辇,躲到张若尘的左右两侧。 他们二人清楚,就算洫和嫣红大圣再厉害,也不敢轻易触碰时间洪钟。 钟体内部,是最安全的地方。 “哗啦啦。” 张若尘又凝聚出六条空间锁链,连接三条龙魂和三头象魂,控制它们拉动九龙辇。 “张若尘,你想要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洫探出一只手,撩开车帘,文质彬彬的含笑说道。 “轰隆隆。” 六尊鬼帝魂体死死的抵住三龙三象,双方比拼力量,激烈的冲撞。 “我若要走,你们留不住。” 张若尘的手指,向前一指,顿时六尊鬼帝魂体所在的那片空间,快速收缩塌陷。即便它们拼尽全力支撑,空间却依旧收缩得越来越小,像是一个快速变小的球。 直径数百丈的巨大空间,很快变得只有拳头大小。 六道鬼帝魂体,都被压制到这个拳头大小的球形空间里面,无法再抵挡三龙三象。 “哗啦啦。” 车轮转动。 三龙三象拉着被时间洪钟包裹的九龙辇行驶过去之后,那个球形空间,才被六道鬼帝魂体击碎,它们的鬼体,再次增长到原来的大小。 两辆车架中的身影,看着九龙辇行驶远去,并没有追击。 距离这条街道,不远的一座悬空岛上,洫和嫣红大圣的本尊并肩而立,俯看下方的城域,相互对视一眼,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意。 公然在命运神域,对付张若尘这个具有特殊身份的神子,他们不敢使用真身。 虽然那两辆车架中,都只是他们的分身,可是,他们的真身,却一直在控制这一切。以他们的修为,并且准备了压制空间和时间的手段,却依旧让张若尘完好无损的脱身而去,怎能不惊? “想要留住时空掌控者,果然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。”嫣红大圣长叹一声,心中生出一股无奈。 张若尘在地狱界的仇家太多,只要嫣红大圣能够杀了他,就能获得各大势力的支持。如此一来,成为命运神殿的神女,会容易得多。 可是,经过刚才的试探,让她意识到,就算她的战力胜过张若尘,可是,若张若尘不想和她交手,就随时都可以离开。 留不住,又怎么杀得死? 洫的眼神深沉,道:“我们二人联手,居然试探不出他的深浅,此子的实力,较之与摩罗战帝交手的时候,增长了何止一倍。” “至少试探出,他的修为,已达到不朽境巅峰。”嫣红大圣道。 洫道:“他在挣断第一条枷锁之前,尚且还不具有威胁。可是,让人头疼的是,谁都不知道,他什么时候就能做到。” 挣断第一条枷锁,代表张若尘正式进入百枷境,半神肉身的力量将会全面爆发出来。 那时,即便洫和嫣红大圣这种排名前十的百枷境大圆满,也要对他忌惮三分。 这是他们,最不愿看到的局面。 “你的手中,不是掌握着一张重要的底牌?在狩天大宴中,将之用上,张若尘就不可能再像今天这样从容脱身。”嫣红大圣的眼中,露出并冷如霜的光芒。 虽是一具粉红骷髅,可是,骷髅的表面,却是一具美艳的皮囊,看上去容貌艳丽多姿,与一位倾国倾城的美女没有区别。 嫣红大圣又道:“张若尘身边那位无影仙子,倒是可以炼制成我下一个百年的皮囊。完美,越看越美。” …… 九龙辇破损得严重,处处都是裂痕,行驶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渐渐远去。 无疆站在夜幕之中,身体与六彩色的雨融为一体,将刚才的交手过程看得清清楚楚。 他没有出手。 既然洫和嫣红大圣联手都留不住张若尘,他再出手,多半会是相同的结果。 可是,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,却惊讶的发现,九龙辇的前方,出现了一道人影,走在街道的正中。 黑色的人影。 那道人影,像是一根竹竿,身体干瘦如柴,却又体形笔直。 他是迎着九龙辇走了过去,像是一个聋子和瞎子,看不见那是张若尘的车架,更看不见拉车的三龙三象是千问境兽魂。 可是,能够出现在寒页城域的修士,真的会是聋子和瞎子? “他是谁?他想干什么?” 无疆使用精神力探查过去,可是,精神力刚刚靠近,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吞没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要知道,无疆在百枷境大圆满的榜单上排名第五,实力更在洫和嫣红大圣之上。 寒页城域怎么会冒出一个这么古怪的修士,难道修为比他还要强大? 辇中。 张若尘并没有感知到那位黑色人影的气息,还在回想刚才的交手过程,神情平静自若,心中却翻江倒海。 虽然只是试探性的交锋,却让他深深感知到百枷境大圆满排名前十的强者的厉害,无论是洫,还是嫣红大圣,都如两座深渊,看不到底。 即便是如今的瑜皇,与他们相比,也还差了一筹,或者半筹。 这种差距,很明显。 血泣大圣将伤势控制住后,便是问道:“洫在百枷境大圆满榜上排名第七,嫣红大圣排名第八,以你现在的修为,与他们对上,有取胜的把握吗?” 张若尘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摇头。 也不知是在说“不知道”,还是在说“没有把握”,或者说“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”。 血泣大圣黯然的低头,心中暗道,“洫和嫣红大圣在同境界,都是横扫无敌的存在。张若尘才不朽境,就算再强,与他们对上也不可能取胜。能够从他们二人的合击之下脱身,已经是非常了不得,足以震动地狱十族。” “你是谁?” 就在这时,张若尘察觉到了什么,眼神瞬间变得锐利如剑,直视前方。 张若尘的应变速度,不可谓不快,可是,手臂才抬起三寸高,一道黑影,便是穿过三龙三象,穿过九龙辇的车壁,进入车中,手指以比张若尘快数十倍的速度,从他的颈边划过,斩落下一缕长发,捏到了手中。 等到张若尘抬起手臂的时候,那道黑影,已经穿过九龙辇,出现到车辇后方的街道上,手捏那缕头发,向背离车辇的方向走去。 “唰!”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出现到车外,站在街道上,盯向那道犹如竹竿一般的黑色人影,眼中尽是惊疑不定的神色。 “所谓的元会级天才,不过如此。” 黑色人影说出这话,走着走着,身体就消失不见,无影无踪。 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只是他的幻觉一般。 血泣大圣跳下九龙辇,顺着张若尘眺望的方向盯去,问道:“怎么了?” “你刚才看见没有?”张若尘道。 血泣大圣问道:“看见什么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 “也对,他的速度太快了,以你们的修为,怎么可能看得见。这,就是虚无的力量吗?”张若尘捋了捋耳后的头发,其中一缕已断,只剩寸长。 来无影,去无踪。 以张若尘的修为,也只能看见对方的影子,无法阻止对方断他的头发。 能断他的头发,也就能够杀他。 如此速度,血泣大圣又怎么可能看得见他? 或许只有提前防备,动用时间和空间的力量,张若尘才有一丝机会与他比拼速度。但是,对方的身体,与虚无没有区别,根本无法提前感应,怎么提前防备? “这是在试探我的实力,还是在示威,你到底是谁?”张若尘的双瞳,紧紧的收缩。 远处,目睹这一切的无疆,完全屏住呼吸,只感觉浑身发麻。 以他的修为,居然看不清对方是怎么出现,又怎么消失,简直可怕到了极点。 “能够出现到这里,必定是参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希望那是一位千问境或者万死一生境的赴宴者。如果他是百枷境……我十之八//九不是他的对手。” 无疆在心中推算和猜测,可是却又不断摇头。 就算是百枷境大圆满榜上排名第三的阎皇图,排名第二的婪婴,也不可能强到如此地步。难道是排名第一的那一位? 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