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 嫣红姹雾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五十八章 嫣红姹雾

阎无神邀约张若尘,并不是什么秘密,在九龙辇行驶进甲寅城区的那一刻,消息便是在各大势力传开。 谁都知道,阎无神和张若尘是这个时代最顶峰的英杰,二人必有一场巅峰较量。 可能分胜负,也可能分生死。 他们的这一次相聚,也就显得耐人寻味。 与此同时,在黄天部族主持的十大部族夜宴之上,也爆发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战斗。 瑜皇对决净天部族的百枷境大圆满强者“越听海”,以强势凌厉的手段,将其击败,断其右臂,一雪前耻。 有人怀疑,瑜皇不仅达到了百枷境大圆满,更修炼出了三品圣意。 否则,越听海不可能败得那么惨,几乎没有还击之力。 至此不死血族第一强者的位置,成了刀狱皇、风后、瑜皇的三强之争。 消息传出,十族修士齐齐震动。 不死血族的实力,在十族之中,正式冲进前列。 但是,让无数修士疑惑不解的是,瑜皇那么强大的修为,却并非血天部族的领队,如此一来,在无神殿赴约的张若尘,也就引起更大关注。 夜幕上空,云层奔涌,呈现出六种不同的色彩。 那是,宇宙森林的六彩星雾,散发出来的光芒。 “轰隆。” 伴随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,天空降下六彩色的雨,滴滴答答,落在屋檐瓦片之上,如同珠帘,如同天泪。 般若站在长亭之中,白衣如雪,乌丝长发在风中摇曳,伸出一只纤长如玉的手,接着雨滴,目光却眺望甲寅城区的方向。 在她身旁,站有一道身形纤长的火焰人影,仔细凝视,就会看见那是一个女子。 她,名叫火魅阴姬,属于死族。 “你对张若尘太看重了一些吧?”火魅阴姬露出不解和不屑的神色。 般若的目光静如止水,道:“不是我看重他,是阎罗族看重他。能够让阎罗族如此重视的对手,我们为什么要轻视?风后若是得到他的支持,我们也就不得不防。” “哒哒。” 无疆手持一把青纸伞,走了过来,在灯光的照耀下,地面上投出一道长长的影子,道:“张若尘能不能走出无神殿,还是一个未知之数。” 火魅阴姬向他盯去,看到那一张俊朗的脸,眸中浮现出一抹别样的神采,道:“我听说,阎无神走上了一条修佛的路,凭借一颗上古舍利子,借用神器万佛通明灯,将肉身熬炼到了极致,堪称半佛之体。张若尘想要活着走出无神殿,比登天还难。” “雨太急,风太冷,我们还是先回去吧!张若尘在挣断第一条枷锁之前,不具有任何威胁。” 无疆越过火魅阴姬,走到般若的身旁,将伞撑了过去,遮住了斜飘进来的风,也遮住落入般若手心的雨水,般若不禁皱起眉头,瞳孔深处浮现出一丝不悦。 就在这时,一道幽影,出现在雨幕之中,单膝跪下,道:“禀告般若殿下,张若尘走出了无神殿。” 般若的眼眸中波光粼粼,凝白的脸上,这才又浮现出一道绝美无双的笑意,道:“在自己的主场,阎无神居然留不住张若尘,他们二人的这一次交锋,张若尘已是胜了一筹。一个瑜皇,再加一个张若尘,血天部族这一次,还真是有意思,处处都是惊喜。” 无疆的眼神中,却露出一道冷芒,道:“我去会一会他。” 声音还未落下,他的身影,已是消失在长亭中。 火魅阴姬的手中,抓着无疆刚才持的那把青纸伞,道:“寒页城区禁止战斗,他不怕破坏规矩吗?” “你不用担心,他们都懂得,在规矩的范围之内战斗。” 般若的手,依旧摊开在雨中,细细感受雨滴的冰冷,掌心显得六彩斑斓,如同泼墨成的画。 雨滴,始于天,终于她的手,走完了一生。 这是它一生的命运! “他们?” 火魅阴姬的脸上,浮现出诧异的神色。 “他们”二字,代表的绝不可能是无疆和张若尘,难道还有别的势力,也准备对张若尘动手? …… ………… 张若尘和阎无神对饮了三杯,才起身离开。 从空间陷阱之中,将血泣大圣拖了出来,张若尘先一步迈出无神殿,浑身上下都冒着火焰,散发花香和酒香,头发呈赤金色,脚下发出“哧哧”的声音。 刚一走出殿宇,园中的地面,便是生长出一株株奇花,就连天空都有花瓣在飘飞。 看守无神殿的修士,纷纷向后退避,一个个吃惊无比。 血泣大圣心中既是郁闷,同时又好奇得要命,张若尘和阎无神到底爆发了战斗没有?他们谁胜谁负? 他想问,可是,看到张若尘的状态很不对劲,也就克制下来。 “回瀚海庄园。” 进入九龙辇,张若尘如此吩咐了一句。 随着九龙长啸声响起,车辇冲出寒页城区,行驶在街道上。 辇中,潋曦早已从床榻上走了下来,穿一身紫衣,纤腰如柳,发若流云,琼鼻轻轻的嗅了嗅,看着张若尘似乎极其痛苦的模样,道:“你喝了烈性极重的酒?” “花开十二朵。” 张若尘双手交合,全力以赴运转《九天明帝经》,炼化花开十二朵蕴含的酒劲。 虽说,阎无神是在试探他的深浅,可是花开十二朵的确是稀世奇珍,对淬炼身体,挣断枷锁,有非同一般的效果。 阎无神能够拿出此酒,与张若尘一起品尝,也就说明他绝不是一个小气狭隘之辈。 池昆仑待在他的身边,未必是件坏事。 潋曦蹙眉,道:“你明知道,自己的身体存在巨大的隐患,无论是百万倍的阳刚之气,还是焱神腿、三龙和三象,都会反噬你。你怎么还敢吞饮烈焰属性的酒?” “你是在关心我吗?”张若尘道。 潋曦道:“我只是怕你,又来折磨我。或者,你遭到反噬而死,而我在地狱界,也将失去一处最佳的栖身之地。” 张若尘以异样的目光,向她盯去,道:“看来你已经想得很清楚,也明白自己的处境,这是一件好事。” “我只希望你能答应,将来你若是去了功德战场,可以放我离开。”潋曦道。 张若尘道:“你还想回天庭?回得去吗?” “这你就不用管了!只要你答应我,我就答应你,今后在地狱界,一定听你的话,做你最乖巧的侍女。”潋曦道。 张若尘闭上双眼,道:“好!一个心不在我这里的女子,留着也没用,你想什么时候走,我都会成全你。” 能够得到张若尘这一句承诺,潋曦彻底放下心来,看到他全身血液似乎都在沸腾,问道:“我能怎么帮你?” “凭你的修为,能怎么帮我?”张若尘反问一句。 潋曦露出犹豫的柔美神情,靠近过去,正要有所举动,张若尘却推开了她,道:“花开十二朵的力量,我要凭借自己的身体,慢慢消化,借助它的力量,融炼体内的枷锁。你的这份心意,我记下了!” “哗啦啦。” 血泣大圣坐在车外,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,心中生出一股浓烈的疑惑,警惕了起来。 在地狱界,白天和黑夜其实没有什么区别,一样的热闹,就算是下雨,也不应该如此安静。 忽的,九龙辇停下。 潋曦的玉手,撩开车帘,问道:“怎么回事……” 她吃惊的发现,挣断七十二道枷锁的血泣大圣,根本没有坐在车上,竟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。前方的街道上,浮现出一层粉红色的雾。 凭借强大的精神力,她能感受到粉红色雾气之中的空间,正在拉伸。 雾,越来越浓,并且向九龙辇涌了过来,将四周的建筑和街道吞没。 最后,潋曦的视野,完全变得粉红一片。 一股不安的情绪,在她心中升起。 雾中,响起一道戏谑的笑声:“天庭《九仙美人图》上的无影仙子,居然来了地狱界,还成为张若尘侍婢,世间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吗?” 粉红色的雾中,凭空出现一辆车架,距离九龙辇只有十多丈,驾车的车夫是一具人形骷髅,只有脸部长着血肉。 刚才的笑声,就是从车架之中传出。 潋曦的目光,盯向那个骷髅车夫,倒吸一口凉气。 那个车夫,完好无损的脸,竟是和血泣大圣一模一样。 难道就在刚才那一瞬间,血泣大圣已经被对方无声无息的杀死,炼成了一具骷髅? 张若尘睁开双目,将精神力释放出去。 可是,精神力刚刚与粉红色的雾接触,便是被溶蚀,无法探查对方的虚实。 就在这时,九龙辇的后方出现一团鬼雾,一辆黑色的车架,停在那里。车中,发出一道爽朗的笑声:“做张若尘的侍婢,不觉得屈辱吗?无影仙子此事与你无关,赶紧离去。” 三辆车架停在一条直线上,九龙辇被堵在了中间。 潋曦十分清楚,若是离开了张若尘,只会沦为下一位地狱界修士的阶下囚,到时候,处境将会比现在更艰难。 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难道不知道,寒页城区禁止战斗和杀戮吗?”潋曦道。 张若尘坐在车中,道:“他们二位的来头,可是相当了不得。一位是命运神殿三大候选神女之一,嫣红大圣。一位是鬼主第七子,洫,都是百枷境大圆满之中排名前十的存在。” 潋曦的脸色,瞬间变得苍白。 她早就知道,张若尘在地狱界仇家遍地。可是,一次性来了两位如此可怕的强敌,却是始料未及。 接下来该怎么破局? 对方既然杀死了血泣大圣,也就说明,绝不是来试探和恐吓那么简单。 挡在前方那辆车架中,嫣红大圣的声音响起,“被我的姹雾覆盖,失去精神力感知,还能第一时间,判断出本圣的身份。张若尘看来这段时间,你在瀚海庄园,不只是在与无影仙子翻云覆雨那么简单。” 后方的车架中,洫道:“你从未见过我,却能认出我。怎么做到的?” “因为你们一直是我十分重视的敌人,关于你们的一切,我都熟记在心。” 张若尘说出这话的时候,嘴里念出一个字:“破。” 净灭神火从九龙辇中涌出,如同白色云团一般四散而开,将粉红色的姹雾,烧得不断消失,破去了幻境。 骷髅车夫的容貌,不再是血泣大圣的模样,而是戴着斗笠,看不清长相。 “原来都是幻觉,那位嫣红大圣,这么做的目的,肯定是想让我们为之恐惧。”潋曦暗暗松了一口气。 此刻,真正的血泣大圣,被一根根蚕丝一般的粉红色雾气丝线缠绕,如同包裹进了一只血茧里面,怎么都挣脱不出来。 若是嫣红大圣真敢在寒页城域,明目张胆的杀死血泣大圣,必定会触怒血绝战神,命运神殿也不能保得住她。 随着净灭神火燃烧过去,粉红色雾气丝线散开,血泣大圣脱困逃了出来,连忙退到九龙辇的旁边。 他的心,郁闷到极点。 本以为,挣断七十二条枷锁,自己已经晋升百枷境顶尖高手的层次。却没想到,只是陪张若尘出来赴了一次宴,就遭受两次打击。 与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,差距竟然这么大。 “哐咚!” “哐咚!” 前后两辆车架的车轮缓缓转动,向九龙辇行驶而来。 每前进一丈,空间就会被压缩一重。 前后两个方向的空间,犹如化为两面无形的墙,缓缓的推移过来,九龙辇被压得定在原地无法动弹,街道上的石板全部龟裂。 “嘭嘭。” 九声爆响,拉车的九条龙魂,承受不住空间挤压,爆碎而开,退缩回了车辇内部。 可是,血泣大圣和潋曦却无法退宿,只能凭借自身的修为,硬扛空间挤压带来冲击力量。 九龙辇经过重新铸炼之后,已经十分接近君王圣器,可是,在前后两辆车架行驶进十丈之内的时刻,车辇却发出“吱呀”的声音,其中一些地方,出现了裂痕。 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