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 花开十二朵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五十七章 花开十二朵

“狩天大宴上有的是交手机会,不急在今天。” 阎无神伸手一引,做出一个请的手势。 殿宇中,有铜柱二十四根,每一根都雕琢万千空间铭纹,奇兽图案九百万只,看似只有三人合围粗细,可是,真实的直径和高度,却能撑起二十四座世界的天地。 张若尘坐在了阎无神的对面,背脊笔直,道:“既然不在今天决战,难道只是邀我来喝酒?” “没错,就是喝酒。” 阎无神露出一道笑意,目光自然下垂,注视到赤铜桌案上的酒壶上。 酒壶是黄褐色的陶罐,酒杯也是相同材质。 与凡人烧制的陶器没有区别,很粗糙,甚至不太规则。 看上去很简陋,可是,张若尘却看出不同寻常之处。无论是酒壶,还是酒杯,都有一股古老的韵味,形状和线条与天地规则契合为一体。 无论将它们摆在什么地方,都与那里的一切浑然一体。 张若尘道:“这套酒器,至少已经传了十个元会劫难,甚至更加久远。” “何以见得?”阎无神道。 张若尘道:“世间的万事万物,只要上了一定的年份,都会留下特殊的时间痕迹。它们的表面,时间痕迹很深,也很老。我见过的古器不少,但是,只有一两件上面的时间痕迹,能够与它们相比。” “古老的酒,只有古老的器皿,才配盛放。” 阎无神坐在原地不动,在精神力的操控下,陶治酒壶缓缓飞起,在张若尘面前的酒杯中,倒满了一杯。 酒,很普通,没有任何异样。 “此酒,你或许听过名字,叫做花开十二朵。乃是三个元会之前,昆仑界的一位神灵,赠送给先祖。我知若尘兄对昆仑界的感情深厚,来到地狱界,必定思念故乡,所以,特地进入阎罗神殿,取出来了其中一壶。” “哗啦啦。” 阎无神一边说着,一边给自己斟酒。 在极其遥远的过去,还没有成立天庭界和地狱界的时候,各大世界虽然与地狱十族也有极深的矛盾,但,并不是水火不容,部分修士之间,依旧有交情。 “花开十二朵。” 张若尘念出这一句,忽然,记起了什么,露出一丝吃惊的神色,心中暗道:“这就是酒疯子曾经提到过的,昆仑界有史以来排名第二的烈酒。” 传说,花开十二朵乃是碧落子酿制而出,一共只有十二坛。 在昆仑界,早已成为绝品,一滴都找不到。 “如果真是花开十二朵,怎会如此普通?难道经历了三个元会的存放,酒劲已经消失?” 要知道,张若尘曾经喝过烈酒排名第八的龙焱酒。 以龙焱酒的烈性,只有圣者才能承受。曾有半圣误饮,身体自燃而死。 张若尘探出两根手指,触碰酒杯。 “哧哧!” 一股惊人的灼烧感,透过杯体,传递过来。 刹那间,张若尘的两根手指,燃烧了起来,变成赤红色。幸好他的肉身强大,否则只是轻轻触碰的这一下,整条手臂都得化为灰烬。 阎无神道:“花开十二朵,开的是十二朵火焰神花,酒入腹中,才会绽放。据说,这种酒,只有神灵的神躯才能承受。圣境修士,哪怕是大圣,若是饮用,都会被十二朵火焰神花从内到外烧穿,魂飞魄散。” “若尘兄具有半神之体,自然不是寻常大圣的不朽圣躯可以比拟。不知敢不敢喝这一杯花开十二朵?” 张若尘的手指,已恢复过来。 经过刚才的试探,张若尘明白,阎无神所说的话,一点都没有夸大。花开十二朵,的确不是大圣的不朽圣躯承受得住。 张若尘的目光,盯向阎无神身前的那一杯,道:“既然无神兄如此盛情,岂有不喝的道理?我先干为敬。” 端起酒杯,张若尘的整只右手都燃烧起来。 将杯中之酒,一饮而尽。 那股滚烫灼烧的恐怖能量,从喉咙向下流淌,进入腹中,渗透到全身。他的体内,豁然绽放出一朵朵火焰神花,分别位于五脏、六腑、气海。 张若尘体内的血液沸腾起来,火焰从体内,烧到了体外。 浓郁的酒香和花香,与火焰一起,向外蔓延,充斥在整个殿宇之中,呈现出十二朵绚烂艳丽的花朵虚影,美轮美奂。 那股疼痛感,侵蚀全身,犹如炼狱一般的折磨。 片刻后,虽然依旧疼痛,可是,张若尘却生出一股难以严明的舒爽之感,体内的一万多道精神力念头,仿佛经过了上百次淬炼。 “轰隆。” 精神力强度突破极限,达至六十二阶。 “好酒!无神兄,该你了!”张若尘做出一个请的手势。 事到如今,张若尘哪里还不明白,阎无神请他喝酒是假,想要借喝酒,探他现在的修为深浅才是真。 他有半神之体,承受住一杯花开十二朵,已经是颇为勉强。 阎无神没有半神之体,敢喝吗? “看来若尘兄的确是配饮用花开十二朵的妙人。” 阎无神端起陶杯,仰头灌入嘴中,一饮而尽。 “哧哧。” 他的身体,也燃烧起来,十二朵神花的虚影,围绕他的身体绽放而开,栩栩如生,藤蔓蜿蜒盘旋将十二朵花连接在一起。 能够承受住一杯花开十二朵,阎无神的肉身绝不简单,不会弱于他的半神之体。关键在于,张若尘看不透其中的端倪。 如今的阎无神,给他一种高深莫测之感。 阎无神满脸红光,爽朗的笑道:“其实我也是第一次饮花开十二朵,的确是好酒。你可知道,它最大的好处,并不是提升精神力强度。” “无神兄指的是?”张若尘道。 阎无神道:“若尘兄的修为,已经达到不朽境的巅峰层次了吧?距离百枷境,只差临门一脚。” “没错。”张若尘坦然的道。 阎无神道:“可是,你却怎么都挣不断第一条枷锁,无法进入百枷境。” 张若尘的眼中,露出一道睿智的光芒,道:“看来无神兄是遭遇了和我一样的问题。” 正如张若尘猜测的一般,并不是阎无神看透了他,而是因为,两人都遇到相同的难题。 阎无神点了点头,道:“你拥有半神之体,在不朽境,战力远胜同境界的大圣,甚至能够击败百枷境巅峰的强者。” “可是,即便是半神之体,也有一百道枷锁束缚。而且,这一百道枷锁,比别的大圣强大得多,束缚也更大。” “如此一来,半神之体反而成了一种阻碍和困扰,你想要挣断每一条枷锁,都比别的大圣更难。它们是束缚半神的枷锁,已经超越你境界能够挣断的范围。” 张若尘道:“可是,只要挣断这一百道枷锁,达到百枷大圆满,半神之体也就不再受束缚。凭借半神肉身,在神境之下,就算做不到无敌,也能进入顶级序列。” 阎无神道:“饮用花开十二朵,就能让我们挣断枷锁变得容易一些。你说,这好处大不大?” “原来如此,看来我是要感激无神兄今日的款待,将来我必定也请你喝一回。” 紧接着,张若尘又道:“酒已经喝过,那么,也该谈正事。昆仑呢?他在哪里?” 阎无神的双眼,紧紧盯着张若尘,道:“你要带他走?” “当然。”张若尘道。 阎无神道:“我已经收他做弟子,他在阎罗族,不会受委屈。你尽管放心,我和修辰天神是不一样的。” “可是,他不属于阎罗族。”张若尘道。 阎无神顿了半晌,才是以意味深长的语气,道:“你觉得,将他带回你的身边,真的是一件好事吗?地狱界的诸神都知道,你是为了池孔乐和池昆仑,才被迫进入地狱界。” “池孔乐已经被救走,池昆仑若是再回到你的身边。你留在地狱界,还有什么意义?在地狱界,还有什么可以牵制你?” “像你这样一个,随时可能叛逃而去的元会级天才,是该直接抹杀在摇篮之中,还是重点栽培?” “如果我是地狱界的神灵,肯定第一个支持,现在就杀了你,以绝后患。” 张若尘沉默不语,在心中,推演这一切。 看似一场邀约,二人却处处都在争锋,从精神力,从肉身体质,从心理上。 从张若尘跨入大殿的第一步,便是落入下风。 主动权一直都在阎无神的手中。 这是没办法的事,无论是地狱界,还是这座殿宇,都是阎无神的主场。更何况,阎无神的手中,还掌握“池昆仑”这一张致胜之牌。 从一开始,这场争锋就不公平。 阎无神道:“池昆仑待在我这里,比待在地狱界的任何一个地方,都更加安全。他待在阎罗族,能够享受到的修炼资源,你提供不了,血绝家族提供不了,包括昆仑界的那位池瑶女皇,也提供不了!我知道,你不缺神石,可是很多修炼资源,神石是买不到的。” 张若尘抬头看向上方,伸手虚指,道:“举头三尺有神明。你不怕刚才那番话,被地狱界的神听到吗?” “在这座无神殿中,所有天机都被斩断。神,不会知道任何东西。”阎无神道。 张若尘道:“既然如此,告辞。” “且慢。” 阎无神轻轻敲击桌面,唤住了他,指向陶制酒壶,道:“才喝一杯,怎么就急着离开?要喝,就要喝尽兴。” 张若尘是不服输的性格,重新坐了回去,道:“也罢!既然无神兄想要喝个痛快,今日,我便舍命相陪,绝不少喝一滴。” 只是喝酒,就是一场会死人的较量。 花开十二朵,朵朵都杀人。 阎无神扬声大笑,重新给他和张若尘各自倒满一杯,道:“先前我说过,狩天大宴之前的各种宴会和活动都太无聊,根本没有什么意义。可是,我还是宴请了你,破了阎罗族的例。你可知道,是什么原因?” “愿闻其详。”张若尘道。 阎无神的神情变得严肃,道:“因为直觉告诉我,你张若尘乃是此次狩天大宴,阎罗族唯一的威胁。不妨告诉你,我设宴,就是想要探一探你的底。可是到刚才为止,我尚且还无法完全将你看透。” “无神兄说笑了吧?阎罗族威震地狱界,每次都是狩天大宴的第一,凭我张若尘能成为阎罗族的威胁?冥族、死族、修罗族、鬼族,他们才是你们阎罗族,应该提防的劲敌。”张若尘不动声色,淡然的说道。 与此同时,他端起陶杯,品饮了一口。 想要一次性将一整杯花开十二朵,全部都喝下,他和阎无神现在都做不到。只能看谁,能够撑得更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