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败千问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败千问

九幽噬魂炎至阴至邪,与瑜皇修炼出的一种指法圣术结合,力量更加凝聚,爆发出来的威力成倍增长。 那股穿透力,即便是星辰,也抵挡不住。 “嘭!” “嘭!” …… 拳影和掌影不断崩碎,又不断衍化出来,就像是水浪一般,一层层向前推进。 一重,两重,三重…… 一直达到十一重震劲。 当最后一重震劲爆发出来的时候,以瑜皇百枷境大圆满的修为,也被逼得向后退避十多丈的距离,才抵挡下来。 她落到地面,眼神疑惑,道:“你刚才动用的是什么圣意?” “阴阳五行圣意。”张若尘道。 “胡说,哪里来的五行圣意?顶多只是具有水之道圣意,除此之外,似乎还蕴含有拳和掌的韵味。” 瑜皇的修为高深,眼力自然不弱,将张若尘刚才施展的手段,已解析了大半。 张若尘道:“只是一个名字而已,何必在意那么多?” 瑜皇试探性的问道:“你这是融合之后的圣意吧?达到了三品?” 周围那些修士,齐齐动容。 “三品圣意?” 张若尘才不朽境,居然能够融合圣意,还修炼到了三品圣意? 罗□o轻轻咬着红唇,刚才也看出了一些端倪,心中暗道:“百枷境大圆满榜上的那几个,都是达到百枷境,才将圣意融合成功,修炼出三品圣意。张若尘不愧是元会级天才,在不朽境就达到了这个高度。也不知,阎无神能不能做到?” 很多大圣,在百枷境大圆满都会停留很长时间。 第一是因为,要反复锤炼不朽圣躯,让自己达到最完美层次。 第二是,想要清除修炼上的一些隐患,不想进入千问境之后,遭遇困顿。也不想进入万死一生境,遭遇死劫。 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尽最大努力,将圣意打磨到最强层次。 因为,达到千问境之后,圣意会固化,再也无法融炼,或者修炼出新的圣意。 张若尘道:“居然被你看了出来。” 瑜皇眼眸中,闪过一道惊讶之色,可是,却已经保持冷漠的神态,轻哼一声:“若不是凭借三品圣意,以你的修为,岂能挡得住本皇刚才那一指?可惜,你对圣意的运用,还太够熟练和凝聚,要不然,刚才那一次交锋,本皇恐怕也得动用圣意,才能将它化解。”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你说得没错,的确还需要花很长时间去熟悉和打磨。最好是能够战个百场千场,才能体会出圣意的精髓、变化、奥妙。” 圣意是天地本源的具象呈现,绝不止刚才那一击那么简单。 张若尘刚才虽然动用了圣意,却爆发不出圣意的威力。那种感觉,很像空有一身力量,却施展不出去。 “那就让你见识一下,本皇对圣意的运用,看你挡不挡的住。” 瑜皇释放出血海圣意,顷刻间,一片浩荡的血海呈现出来,将张若尘拉扯进了圣意的世界,犹如是置身于一片无边无际的血海之上。 在这一刻,张若尘变得无限渺小。 瑜皇却和血海融为了一体,拥有无穷无尽的能量。 其实,刚才那一击,张若尘已经动用了全力,才化解瑜皇的指劲。如今,瑜皇施展出血海圣意,远比刚才更加强大。 “百枷境大圆满的大圣,果然非同一般,或许只有动用真理界形、空间领域、虚时间领域和阴阳五行圣意叠加,才能破她的血海圣意。”张若尘道。 他有真理之道这种能够瞬间爆发十倍攻击力的底牌,瑜皇岂能没有瞬间爆发数倍攻击力的手段? 这一战,张若尘知道不会那么容易,必须全力以赴才行。 哪怕只是切磋,做为部族领队的他,也绝不能败。 “哗――” 一道刀光,忽的,从西北方位撕裂血海,如同一道连接天地的极光,直向瑜皇劈斩了过去。 “嗯?” 瑜皇和张若尘都露出一丝异色,没有料到,竟然还有第三人加入进战场。 那道刀光,穿透力惊人,比瑜皇先前的指劲更强。 瑜皇很快就猜到来者的身份,眼中浮现出一抹杀意,伸出一只雪白如玉的手,调动血海的力量,一指点了出去。 强大的九幽噬魂炎和血海融合在一起,化为一条血河,与刀光对碰。 “轰隆。” 血河和刀光,同时碎裂。 “哈哈,不错,不过百年时间,你居然进步了这么多,都能挡住本圣全力以赴的一刀,进步很大嘛!” 随着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,一位布衣老者,提着一柄神纹朴刀,飞落到血海之上,披散一头花白的头发,脸上、手臂、双腿都有很厚的尘垢,显得颇为邋遢。 张若尘敏锐的感知到,邋遢老者的修为,已超越百枷境,达到了千问境。 大圣境的修士,数量最多的,还是不朽境和百枷境。 能够进入千问境,也就算是,进入大圣之中的高层。 比如广寒界,如此一座拥有亿万生灵的大世界,可是,千问境以上的大圣数量,恐怕也就只有十个左右。 就算是在血天部族,这样的强者,数量也相当有限,每一个都具有很大的话语权。 瑜皇完全将张若尘无视,目光锁定邋遢老者,冷然的道:“沈南笙。” “哎呦,小女娃,居然没有忘掉本圣的名字,看来百年前的那一刀,记得很深。”沈南笙露出一口黄牙,狞笑着说道。 瑜皇心中的怒气更强,晶莹剔透的脸蛋上,浮现出一根根血纹,双瞳之中射出两根青色光柱,犹如化身为了一尊神魔,向沈南笙攻杀过去。 张若尘只感觉脚下踩空,身体不受控制,离开血海,出现在了瀚海庄园之中。 青盛大圣不知何时,已在庄园里面,衣袖一挥,正在战斗的瑜皇和沈南笙,便是飞进张若尘先前开辟出来的那座沙漠战场。 毫无疑问,刚才张若尘就是被他,强行拉扯出来。 “今天,我算是见识到了无上境大圣的厉害。”张若尘道。 青盛大圣刚才那一手,看似简简单单,可是,能够将一位千问境大圣和一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,轻轻松松打入到另一片空间。 这种手段,张若尘以现在的修为,只能叹为观止。 青盛大圣冷沉着一张脸,向张若尘走了过去。 张若尘道:“舅舅,这个沈南笙,是你安排给瑜皇的对手吧?他们之间,似乎是有什么深仇大恨,刚一出手,便是将各种底牌手段都打了出来。” “沈南笙乃是千澈神殿四位最强大圣之一。夏瑜所在的夏族,与千澈神殿相邻,都是位于血天部族世界的南岭。夏祖陨落之后,夏族失去神灵坐镇,很多利益和疆土都守不住,遭到千澈神殿的吞并。” “大概百年前,在双方的争斗之中,沈南笙曾隔着三万里,一刀斩向夏族七大圣城之一的海石圣城。” “当时,瑜皇为了挡住那一刀,不朽圣躯都被斩断,伤得极重。二人的恩怨,便是在那个时候结下。” 听到青盛大圣的讲述,张若尘好奇的道:“两大势力争斗得如此激烈,血天部族的大族宰,就不管一管吗?” 青盛大圣道:“怎么管?你的实力不够,却霸占着大量的资源,必然会引发争斗,这是管不过来的事。弱肉强食,适者生存,才是规则。” “想要改变局面,只能拼命的修炼,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。寄希望别人来帮你主持公道,你得有那个价值才行。” “大族宰只能尽量去控制事态,不可能强行制止这一切。血绝家族若不是有战神坐镇,也肯定有很多势力觊觎。” “不说这个,还是说你的事吧!” 张若尘盯着沙漠战场上交锋的二人,心中明白青盛大圣所指的是什么,道:“要找到那四道奥义印记,有难度?” 青盛大圣冷然的道:“你明白,我说的不是这个。既然你叫了我一声舅舅,我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,误入歧途。” 张若尘道:“这条路,我必须要走。” 青盛大圣和以前完全不同,神情很严厉,道:“你想融合掌道、拳道、五行,这是痴心妄想,根本就是一条死路。你主修的剑道、时间之道、空间之道怎么办?要舍弃了吗?” “当然不会舍弃。”张若尘道。 青盛大圣道:“你的天资的确很高,很有可能,与战神一样,修炼出九种圣意。可是,也只有九种。你觉得自己和别的修士不一样,能够修炼出十种?十一种?” “自古以来,诞生了多少天骄,他们之中很多都和你一样自信,也有与你一样的天赋,可是没有一个成功。反而,其中有很多前途光明的修士,冒险去尝试,最后却变得平庸,一生碌碌无为。” “你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,更不要觉得,自己能够与天地对抗,打破规则的极限。否则,必定遭受天地给予你的惩罚,将你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” 张若尘道:“路,都是人走出来的。第一个修炼成大圣的生灵,第一个参悟出圣意的大圣,第一个修炼到神境的修士……,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,但是,他们都坚定不移的前行,所以才开辟出了一条条圣道之路。” “踏上修炼之路,难道不就是在与天地对抗?不断去打破规则的极限?” 青盛大圣道:“你太自以为是,圣意修炼,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。听舅舅一句劝,先修炼时间之道、空间之道、剑道,然后再去参悟五行之道。” “最好,在时间之道、空间之道、剑道,三种圣道之中再选出一种最擅长的,将它融合成二品圣意。那么,将来你在同境界之中,必定无敌。若是达到神境,也将有机会,窥探神境最顶峰的层次。” “将主修的三种道,融合成一种二品圣意,才是你应该全力以赴去做的事。” 张若尘的眼神,依旧坚定,道:“修炼阴阳五行,未必能不修炼出二品圣意。” “不是主修的道,不可能修炼出二品圣意。”青盛大圣道。 张若尘道:“不一定吧?” “你若是修炼阴阳五行,都能修炼出二品圣意,今后本圣这名字就倒着写。”青盛大圣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,愤然的说道。 张若尘没想到青盛大圣会如此看重这件事,沉思了片刻,道:“舅舅你去问过战神吗?” “此事,别说是战神不会允许,就算是你母后,也绝不会让你乱来,你这是想要毁掉自己。”青盛大圣道。 张若尘道:“舅舅没有去问过战神,又怎么知道他的想法?或许这天地间,只有他那种级别的天骄,才能懂我此时此刻的决定。他当年没有做到的事,或者是不敢去做的事,我想试一试。” 青盛大圣怔住,没有想到张若尘的意志,居然如此坚定。 看来真的只能去禀告战神,由他或者血后出面,才能改变张若尘的决定。 此时,在沙漠战场之中激战的瑜皇和沈南笙,已是分出胜负。 瑜皇先是动用了九品大阵将沈南笙困入进阵中,又动用摄魂箫,以《丧魂祭曲》麻痹了沈南笙的五感,最后,一指击穿他的胸口。 百里沙漠战场,被圣血染成红色。 “九品万灵阵,大坤屯指,神刺甲,她居然还隐藏了这些底牌。夏瑜的战力,已达到千问境初期的层次。” 青盛大圣自然自语的念出这一句,伸手向虚空探去,将受伤的沈南笙拉扯出了战场,落到他的身旁。 沈南笙神情有些黯然,叹道:“终究还是老了,血气大幅度下降,不复当年之勇。夏族诞生了一位如此厉害的年轻大圣,复兴指日可待,” 瑜皇追了出来,依旧杀气腾腾,道:“青盛大圣,请你不要插手这件事,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。” “是本圣让他来测试你的实力,自然也得将他安全的带走。” 紧接着,青盛大圣向瑜皇暗暗传音,说了一件事。 听完后,瑜皇问道:“真的吗?” “千真万确,你可以去试一试。” 青盛大圣含笑点了点头,便是带着沈南笙,离开了瀚海庄园。 瑜皇的目光,向张若尘盯去。 张若尘的眉头深深一皱,望去青盛大圣的背影,心中暗道,“他到底给瑜皇传音说了什么?怎么瑜皇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?不会被他阴了吧?将我拖出来,帮沈南笙挡劫?” …… 青盛大圣去禀告的时候,血绝战神和血耀神君正在树下对弈,下着一盘已经下了千年的棋局。 血绝战神的神情一凝,停顿了很久,似乎是在深思。 血耀神君则是以似笑非笑的神情,盯着他,显然也很想知道,面对这个难题,血绝战神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? 久久之后,血绝战神才问道:“你把后果,给他讲清楚了吗?” 青盛大圣道:“我已经讲得很明白,可是他完全听不进去。还说……还说你会懂他,你当年没有做到的事,或者不敢去做的事,他想试一试。” 血绝战神陷入了回忆,不知为何,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,道:“好,很好,看来是我以前低估了他。他这是要将自己的退路全部断掉,以破釜沉舟行动,逼自己只能前行。” “当年,我思考这件事,思考了九年,最终还是没有跨出那一步。他却只用了不到一天时间,就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看来有些时候,想得太多,反而是件坏事。” 血耀神君道:“你当时还背负有振兴血绝家族的责任,不知多少双眼睛都盯着你,你不能走错任何一步。做决定的时候,当然不能像他这样任性。” 血绝战神盯向青盛大圣,道:“你去告诉他,那四道奥义印记,三天之内,就给他送过去。另外,这件事,别告诉青引,我会封闭天机,不让她知晓。她若知晓……哏哏……” 青盛大圣应声离去,边走边叹。 “战神为什么会同意张若尘这么乱来?难道真的是因为,我的天赋太低,理解不了他们?我可是无上境大圣,有成神之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