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四十七章 心魔渐厉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四十七章 心魔渐厉

张若尘调动全身圣气,守护住大脑灵台,以防被阳刚之气冲垮精神意志。 “噼啪。” 他的身体燃烧了起来,烈焰滚滚,皮肤如烙铁,头发如金丝。 幸好张若尘的不朽身躯和半神肉身足够强大,换做是别的不朽境大圣,遭受百万倍阳刚之气的冲击,肯定已经烧成灰烬。 “一直以来,我都是以拳道蕴含的水属性力量,克制掌道的火焰属性力量。可是这一次,凝练出来的圣意品级不同,打破了二者的平衡。” 张若尘身形一闪,跨越空间,落到葫芦中的那块宇空寒冰石上,盘膝坐下。 他的双手摊开,缓缓向上抬起,顿时引动宇空寒冰石的力量,进入眉心气海,随后,跟随经脉和圣脉,涌向全身各处,压制阳刚之气。 “嗷!” “吼!” 左右两只手臂,响起龙吟和象啸之声。 三条百枷境级别的龙魂和象魂,从他的双臂中冲了出来,呈现在左右两侧。六魂也爆发出凶猛的阳刚力量,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,从双臂,沿着脖颈,冲向张若尘的头部。 与此同时,他体内的血液燃烧起来,发出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凤凰鸣叫。 他的半神肉身,乃是使用,一只神境血凰的神血孕育出来。血凰的神血,本来与他的血液,已经完全融合。 可是此刻,却出现变故。 以前,张若尘随时都处于巅峰状态,就算有隐患,也能凭借强大的修为压制下去。可是此刻,所有隐患,在一瞬间,完全爆发出来。 随着一声振聋发聩的凤凰啼鸣响起,一只庞大无比的血凰虚影,在张若尘的头顶呈现出来,双翼展开,无边无际。 三龙三象与它相比,如同三只蚯蚓和三只蚂蚁。 “是血凰的残魂。” 神灵即便陨落,也会有残魂游离在天地之间,不可能完全泯灭。 那只血凰,释放出强大的神魂力量,冲击张若尘的精神意志,想要将他击垮,进而将他夺舍,取而代之。 如果是真正的神魂,张若尘肯定抵挡不住。 可是,只是一道残魂而已,还不具有夺舍张若尘的能力。当然,残魂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,给张若尘造成了不小的影响,使得他压制阳刚之气,变得更加困难。 就在张若尘全力以赴,镇压阳刚之气、三龙三象、血凰残魂之时,第四股力量爆发出来。 第四股力量,源自左腿。 张若尘的左腿,与焱神的神腿相融。此刻,腿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烈焰纹路,释放出毁天灭地的火焰神力,从腿部,涌向腹部,与百万倍阳刚之气融为一体。 张若尘能够以不朽境中期的修为,击败百枷境巅峰的大圣,原因在于,他的体内蕴含各种不可思议的力量。 这些力量,虽然让他变得比同境界的修士强大,却也具有巨大的隐患。 四大隐患同时爆发,使得张若尘的身体,到了支离破碎的边缘,长发飞扬,十只金翼将体内的圣气,转化为浩荡的血煞之气,精神状态大受影响,思绪狂乱,脑海中出现嗜血、贪婪、情//欲、吞噬、残忍,各种不同的负面情绪。 每个人的体内,都住着一只魔鬼。 随着修为变得强大,魔鬼也会变得越来越厉害,不时就会跳出来,左右本尊的神智和判断。 就在这时,接天神木的声音,在张若尘的脑海中响起:“你的危机,源自无法压制体内的阳刚之气,别的隐患,才会趁机爆发。你可以尝试,将拳道圣意和掌道圣意融合,或能将阳刚之气暂时压制下去。” 张若尘咬紧牙齿,双眼血红,问道:“如何融合?” “按照我教你的方式,一步一步的来。” 随即,接天神木的声音,一句句传入张若尘的脑海,指引他以最佳的方式,融合两种圣意。 接天神木的战力虽然很弱,但,却是一位智者。 它曾经乃是宇宙中,寿元最为悠久的生灵之一,学识渊博,对天地,对修炼,对万物的认知,就算是神灵,也无法与他相比。 在昆仑界,不知有多少神灵,都是听它讲道,才修炼到神境。 称它为“神之师”,也不为过。 在接天神木的指引之下,张若尘同时调动血阳圣意和九震圣意,让二者交融。 血阳圣意犹如一颗炙热的恒星,随时都在燃烧,释放出惊人的毁灭劲气。九震圣意却像是一片浪涛,一层叠着一层。 两种圣意刚刚接触,便是剧烈震动,都在抵制对方。 “轰隆隆。” 张若尘的身体,本就在承受焱神腿、血凰残魂、三龙三象的撕扯,再加上两股圣意爆发出来的对冲力量,即便是半神之体,都变得疼痛欲裂,犹如要四分五裂。 “融合圣意,是一件极难的事,一百个大圣,都未必有一个能够成功。你必须结合自身和内、外三股力量,同时辅助。” “内在力量,可以由乾坤界提供。” “外在力量,可以使用紫金葫芦。” 按照接天神木的讲述,张若尘的十只金翼,释放出十道血煞之气,将紫金葫芦催动。葫芦中,毁灭金阳和宇空寒冰石快速旋转起来,将他拉扯到漩涡中心。 与此同时,乾坤界镇压到了血阳圣意和九震圣意的上方,如此一来,即便两种圣意激烈排斥,爆发出来的对冲力量,也无法对张若尘的肉身造成影响。 融合圣意,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,整整花费一个月时间。 两种圣意融合之后,并不稳定,还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去磨合。 “血阳和九震融合,衍生出了第十震,圣意应该已经达到三品的层次,就叫血阳十震圣意。”张若尘暗道。 每一位大圣,融合出来的圣意,都是独一无二,可以自己命名。 掌道圣意和拳道圣意融合,张若尘体内的百万倍阳刚之气,稍微变得缓和了一些,不再像先前那么狂暴。 张若尘的精神意志,虽然依旧受负面情绪影响,但,还能保持理智,于是强行将阳刚之气、血凰残魂、三龙三象、火焰神力压制下去。 接天神木的声音,再次响起:“你体内的阳刚之气,依旧不平衡,我建议,接下来修炼的第三种圣意,可以是五行水之道圣意。将水之道圣意,融合进血阳十震圣意,才有可能达到平衡状态。当然,你得做足准备,很有可能,到时候又会出现新的危机。”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我明白,多谢指点。” 接天神木声音慎重的道:“张若尘,你天资绝顶,又有半神肉身,五行混沌不朽圣躯,无论是百万倍的阳刚之气,还是血凰残魂、三龙三象,又或者焱神腿的火焰神力,都很难对你造成影响。” “最大的祸源,还是因为你自己的心魔,已经越来越强。” “现阶段,影响并不是太大,凭你的精神意志,可以压下。可是,等到千问境和万死一生境,必会对你造成巨大的阻碍和致命的威胁。” 星字宫。 “哗!” 张若尘从紫金葫芦中飞出,背上的十翼依旧展开,浑身上下释放出紊乱、霸道、凌厉的血煞之气。 守在一旁的周□g,被他身上释放出来的煞气,冲击得向后倒退了四步。 “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 周□g看着张若尘,感觉到陌生。 此刻的张若尘脸色狞然,双目中,充满狂放凌厉的光芒,只是向周□g盯了一眼,便是让他感到心惊胆颤。 没有理会周□g,张若尘向外走去。 每走一步,张若尘的精神气都在变化。 当走出宫门的那一刻,他完全恢复过来,将所有负面情绪都强行压制,至少,表面上看,已经和以前没有区别。 魔音迎了上去,道:“主人,在你闭关修炼的这一段时间,来了好几位修士,想要拜访你。你要不要见他们?” “都是谁?”张若尘问道。 “天罗神国的罗□o公主……” 张若尘的目光,盯着日晷的方向,看到了一道窈窕的身影,盘坐在地上,道:“不用说了,我已经看见她。” 魔音道:“对不起主人,奴婢本想将她拦住,可是,她却声称,早就与你达成了协议,非要进入日晷覆盖的范围修炼。与她同行的,还有一尊大圣凶尸,奴婢拦不住她。” “我和她,的确有协议,让她留在这里修炼吧!不过,运转日晷使用的神石,得由她出。”张若尘道。 魔音笑道:“这几次,的确罗□o是公主提供的神石。” “几次?什么意思?” “日晷上的神石,已经换了四次。” 张若尘的眉头一皱,问道:“我进入七星帝宫,闭关修炼了多久?” “一天多吧!”魔音道。 张若尘道:“同时放置两枚神石在日晷上,可以运转两天。为什么,只是一天多的时间,换了四次神石?” 魔音道:“此事,奴婢也很不解,不知为什么,神石的消耗速度,加快了数倍。” 张若尘心中暗暗思考,喃喃自语,道:“难道是因为,我在七星帝宫和紫金葫芦中修炼的原因?” 以前,日晷的范围,只能覆盖方圆两百丈,可是在时间之海和修辰天神交手的时候,出现了复苏的迹象。应该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日晷的覆盖范围变广。 七星帝宫虽然位于日晷两百丈的范围之内,可是,内部空间却非常巨大,肯定超过了两百丈。或许正是因为,覆盖了七星帝宫和紫金葫芦的内空间,所以,对神石的消耗,才会变得更大。 魔音道:“瑜皇、易轩大圣、孤辰子、血屠,都曾前来找你,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。对了,命运神殿三位神女候选人之中的般若,已经来过三次,想要见你一面。” 张若尘不再去思考日晷的事,问道:“她在哪里?” “应该还在庄园的会客大厅等待。”魔音道。 般若的到来,出乎张若尘意料。 像她那样固执、骄傲、冷漠的女子,怎么可能会主动来拜访他? 而且,根据璇玑剑圣所说,她来地狱界,是有更加重要的任务。来见张若尘,很容易暴露身份,她怎么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? 张若尘在赶去会客大厅的这段路上,脑海中,不断思考般若来找他的原因。 想了很多。 “她是猜到拍走七鼎神游丹的人是我,所以,才会来找我?” “她想求我,助她一臂之力,成为命运神女?” “又或者,她只是单纯想要见我一面?” 想着想着,张若尘自己都笑了起来。 他觉得,很有可能,把般若想得太简单。 她既然下定决定,踏入鬼门关,舍弃上一世的荣辱和繁华,变成一缕幽魂,能够扛住幽冥之火和幽冥雷劫的煎熬,进入地狱界,精神意志很有可能,已是脱变比他还要强大。 任何不理智的事,她都绝对不会做。 或许,张若尘还会在寂寞的夜晚,内心孤寂的时候,忽然回想起曾经的那一份情感,做出理智无法克制的事。 可是她,绝对不会。 终于,在会客大厅,张若尘再次见到了般若。 她就那么端庄的坐着,一身白衣,黛眉轻蹙,娴静而又自然,却又由内而外的,散发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。 与曾经的黄烟尘,已经不是同一种模样。 可是,张若尘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,却像是看到了那一年西院三魔之一的黄师姐。人生的初遇,总是那么难忘。 又像是看到了千水郡国王宫大殿上的烟尘郡主,哪怕是订婚时,嘴角也含着一丝笑意。 更像是紫微宫宫门前的那个黄烟尘,女皇弟子,界子之尊,本是夫妻情深,却提剑指着他。 往事不堪回首,却总能唤起人内心深埋的情感和记忆,或有欢喜,或有悲伤,或有遗憾。 这就是人! 她已经不是人,是般若,只是一缕游魂。 她还有情感吗? “若尘大圣,你终究还逃不过宿命,地狱界才是你的归宿,来了,就别再想着回去。当然,很高兴你能亲自出来见我,不胜荣幸。” 般若的声音,将他的思绪,拉回到现实。 张若尘走了过去,平静自然的坐到她对面,道:“般若殿下能够屈尊降贵,登临瀚海庄园,才是我的荣幸。不知殿下有何指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