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三十章 公主很生气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三十章 公主很生气

生死台的封闭力量关闭,四方的黑色光幕,消失不见。 罗□o显然是很有自信,觉得张若尘肯定会跟上去,因此,带着圣婢姚梨,头也不回的,离开了生死台。 罗生天依旧卓然站在台上,宛如一根定海神针,纹丝不动,双目却锁定着张若尘。 血屠恢复自由后,相当果断,立即退下生死台。 相比于那些几百年都未必能够见到一面的神,做为同时代的霸主,神皇子罗生天,更让他感到忌惮。至少,以他血屠现在的修为,在罗生天的面前,只能低着头做大圣。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是百枷境中的强者,比血屠稍微好一些,依旧站在生死台上。没有神纹禁锢,以他们的修为,就算不是罗生天的对手,也有逃下生死台的把握。 血屠的修为太低,可以退走,但是,他们二人却绝对不能退。 若是他们这个时候选择退下生死台,留张若尘一个人面对罗生天,别的修士会如何看他们?会如何看血天部族? 硬撑,也得撑。 得让别的修士知道,血天部族是铁板一块,团结一致。 罗生天、张若尘、易轩大圣、孤辰子,四位大圣的气息交缠在一起,激励交锋,引得生死台四方的黑色光幕,似乎又要升起来。 台下。 很多修士,脸上都露出笑容。 特别是与张若尘有仇的修士,十分希望看到,张若尘能够更加放肆一些。如此,必然逼得罗生天出手杀他。 僵持了许久,张若尘忽的收起身上的气劲,发出一道笑声:“刚才,神皇子说过,我在生死台上,杀死摩罗家族的六位大圣,你是不会插手的。对吧?” 罗生天脸上,露出一道异样的神色。 在内心深处,他根本不信,张若尘真的敢大开杀戒。 “我给神皇子面子,不辱他们,我……杀了他们。” 张若尘的手臂一甩,白骨鞭上,摩罗六大圣飞了起来,悬浮到半空。 他另一只手,隔空按了出去。 强大的空间力量,压到摩罗六大圣的身上,将他们全身压得噼里啪啦的爆响。紧接着,他们体内的圣血,化为六条长长的血溪,流淌到张若尘的手掌心,凝聚成一个血红色的球。 六位大圣的不朽圣躯,快速干瘪。 张若尘手中的血球,越来越巨大,越来越明亮,蕴含着庞大的能量,一旦坠落在地,可以将一片大地,砸得穿透。 “你大胆!” 罗生天的眼中,神光闪烁,怒意凝聚成一根气柱,直冲长空。 “嘭嘭。” 张若尘将白骨鞭收起,摩罗家族的六位大圣,化为六具干尸,坠落到地上。 “神皇子身份尊贵,说话得算数,莫要做言而无信之人。” 张若尘单手托着巨大的血球,消失在生死台上,出现到血魔的身旁,将血球交给了他。 完成交易。 易轩大圣和孤辰子见罗生天没有出手,顿时,长长松了一口气,再也不敢待在生死台上,逃一般的离开。 退到台下,易轩大圣才发现,浑身都是冷汗,连忙询问血屠,道:“张若尘去了哪里?” 血屠被吓得不轻,目光有些呆滞,盯向血魔所在的位置,道:“刚才,他还在和血魔交易。人呢?怎么突然一下不见了?” “难道他杀人之后,就逃走了?想要把这里的烂摊子,丢给我们?”易轩大圣捶了捶脑袋,觉得倒了八辈子的血霉,要不然,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领队? 孤辰子忧心忡忡,道:“杀了摩罗家族的六位大圣,此事非同小可,说不定会引发摩罗家族和血绝家族之间的战争。张若尘做事太极端,完全不计后果,这是要出大事。” 忽的,四周响起,惊呼声。 “活着,没有死……还活着……” 孤辰子、易轩大圣、血屠,皆是将目光,投向生死台。 只见,神皇子罗生天调动邪刹之气,一分为六,注入摩罗家族六位大圣体内之后,六位大圣缓缓的,站起身来。 虽然他们的身体依旧干瘪,圣光暗淡,可是,终究还活着。 看到这一幕,孤辰子、易轩大圣、血屠,同时露出喜色,这才明白,罗生天刚才没有出手的原因。原来张若尘只是抽走了六位大圣的圣血,并没有真正杀死他们。 血屠笑道:“现在,你们知道,张若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吧?略施手段,便是取走六位大圣的圣血,还让神皇子罗生天无法出手干涉。若是真的以为他有勇无谋,就大错特错。” 生死台的四周,不少修士的眼中,都露出失望的神色。 张若尘做事,总是出乎他们的预料,不按常理出牌,让他们有些猜不透。 本以为,张若尘不敢羞辱摩罗六大圣,他却羞辱了! 本以为,张若尘会杀了摩罗六大圣,他却没有杀。 …… 张若尘来到血河之畔,目光盯向水中的一艘圣船。 圣船长达百丈,由白玉水晶铸炼而成,又镶嵌有各种圣石美玉,显得珠光宝气。船上,建有三层高的楼阁,雕栏玉砌,金柱盘龙,精致而又大气。 船头上,立有一杆大旗,旗上绣有一个“□o”字。 圣船的船头,站有一位圣王境界的罗刹女,身穿红色圣袍,遥望岸边,含笑道:“若尘大圣,我家公主已经等你多时,想要邀你共游今生河,看尽寒页城域的美景。” 她衣袖一挥,圣船的防御之光,打开了一个十多米长的窟窿。 “唰――” 张若尘穿过防御之光的窟窿,出现到船上,释放出精神力探查,问道:“罗□o呢?” 红衣罗刹女双手放置在腰间,向张若尘行了一礼,笑道:“公主殿主正在沐浴更衣,大圣稍等片刻。船上,已备好从昆仑界采回的茶,正温煮着。” “大圣,这边请。” 圣船上,刻录有大量神纹。 张若尘的精神力被阻隔,没有探查到罗□o气息。 红衣罗刹女,名叫含樱,九步圣王境界。 如此修为,放到昆仑界和广寒界,足以做一方霸主。可是,她却只是罗□o身边的一位女官,管理公主府的所有婢女。 在圣船的第三层楼阁上,搭了一座红玉玛瑙矮榻,地上铺着洁白如雪的圣兽皮。 一位位身材曼妙的罗刹女圣婢,井然有序的,走在第三层楼阁。她们有的手捧银壶美酒,有的端着香气四溢的圣果,有的穿着性感的舞服…… 张若尘只觉得,自己仿佛是走进了销/魂窟,她们一个个全是魅惑万千的女妖精。 走到矮榻旁边,张若尘盘膝坐下。 矮榻上,使用紫色陶罐,煮着一壶茶。 “咕噜噜。” 茶香纯浓,化为一缕缕灵雾,缭绕整个圣船,只是轻吸了一口,便让张若尘急切的心绪,变得平和了许多。 圣船驱动,顺流而下,向河市城区行去。 十六位身穿舞服的圣婢,身形款款的走了上来,浑身散发幽香,在张若尘的面前翩翩起舞。 她们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美女,更是圣者境界的修为,并非庸脂俗粉,对任何男子而言,都有巨大的诱惑力。 张若尘渐渐的失去耐心,道:“罗□o若是再不出来,就算她真的在沐浴,我也要闯进去了!” 事关木灵希的安危,张若尘的心,镇定不下来。 “哒哒。” 张若尘刚刚站起身,屏风后面,响起脚步声。 下一刻,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,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。 看到她的那一瞬间,张若尘整个人都怔住,目光锁死在她那张美绝天下的仙颜上,屏住呼吸,无法再移开视线。 青衣女子的眉心,有一个红色的凤凰印记,释放出寒冰力量。 晶莹剔透的玉躯,被圣雾包裹,充满神秘和朦胧的气息,宛如月下仙姬。 “灵希。” 张若尘的眼中,露出既是惊喜而又意外的神色,正要迎上去,将她拥至怀中。 能在地狱界见到木灵希,可谓是意外之喜。 可是,刚刚跨出一步,张若尘便是立即停了下来,细细看着眼前这个女子,眼神变得冷沉,摇头道:“你不是灵希!罗□o,谁让你变成了她的模样?” 眼前的这个女子,与木灵希几乎是一模一样,就连身上的衣服和饰品,也都属于木灵希,蕴含有她的气息。 罗□o的千幻术,的确很厉害,若是变化成别的模样,或许张若尘无法识破。 可是,对木灵希,张若尘太熟悉。 是不是本人,一眼就能瞧破。 “这么快就被识破,一点都不好玩,亏本公主还花了那么多心思伪装。”木灵希摇了摇头,修长的娇躯,坐到雪白的圣兽皮上,双手撑着玉腮,十分气馁的模样。 含樱挥了挥手,十六位翩翩起舞的圣婢,退了下去。 张若尘身上气势如剑,目光凌厉,道:“你还不变回去?” “本公主就喜欢这副模样,偏不变回去。你能奈我何?”木灵希仰着雪白的下巴,一双大眼,含笑着,紧盯张若尘。 张若尘道:“灵希的衣服和饰品,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 “本公主想要的东西,哪有得不到的。”木灵希眼眸眨巴,一根根睫毛,弯曲而又纤长。 张若尘道:“你最好现在就将我想知道的东西,老老实实的说出来,否则……” “否则怎么样?本公主好害怕,都被吓到了!”木灵希声音娇滴滴的,装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,一双玉臂,轻轻抱在胸前。 张若尘懒得与罗□o废话,果断出手,五指捏成爪形,闪电般的抓向她的玉颈。 木灵希轻哼一声,双手在桌面一按,顿时,身前的空间裂开,出现一个幽深而又漆黑的空间孔洞,长达一米左右。 张若尘的手,击中了那个孔洞,没能擒拿住她。 “与我玩空间手段,你的修为,还差了一大截。”张若尘的手臂上,涌出大量空间规则,将空间孔洞封闭。 木灵希嘴角上翘,露出一道俏皮可爱的笑意,雪白的右手摊开,一朵黑莲出现在了手掌心。左手的食指,在黑莲上,轻轻一点。 “刺啦。” 一双乌黑的大手,将她身前的空间孔洞重新撕裂开,化为一片更加巨大的空间之洞,直径达到十丈有余。 那双大手的主人,乃是一尊身躯巨大的大圣凶尸,背上背有一柄重剑。 大圣凶尸站在那片空间之中,双瞳燃烧着火焰,身上释放出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,活着的时候,定然是一尊盖世强者。 木灵希有恃无恐的道:“张若尘,这里不是祖灵界,不是真理天域,也不是昆仑界,没有那么多规则束缚,本公主的手段多着呢!” “这具战尸,活着的时候,乃是妖神界的一尊无上境大圣。即便是现在,爆发出来的战力,也不在千问境大圣之下。” “再加上阴神莲的力量,以你现在的修为,恐怕不是它的对手。” “是吗?” 张若尘的声音,在木灵希的身后响起。 木灵希的脸色一变,正要调动阴神莲,操控战尸,雪白的手腕却已经被张若尘一把抓住,失去知觉。 “疼……好疼……” …… “放手,张若尘你放手,信不信本公主让皇兄,将你打得魂飞魄散。” …… 张若尘下手很重,疼得木灵希娇躯抽搐,眼眸中,流淌出泪花。 近距离看着木灵希的脸,还有脸上痛苦的神情,张若尘在这一刹那,忘记了她是罗□o,心头一软,收回手上的力量。 “唰!” 木灵希化为一缕缕烟雾,在张若尘的身前,消散而开。 “嗯?” 张若尘知道中计,立即释放出空间领域,双手同时按了出去,将那一缕缕从身边溜走的烟雾抓住。 “呃!” 烟雾化为一具凹凸曼妙的娇躯,身材高挑,玉/腿修长。 不再是木灵希的模样,而是罗刹公主罗□o的容颜,一样美丽动人,却又具有不一样的气质,妖冶而又性感,性感而又高贵,高贵而又妩媚。 张若尘的两只手,正好抓在罗□o的胸口,将贴身的胸衣都要扯出来。 罗□o的娇躯半斜,目光盯着张若尘,没有露出愤怒和冷意,反而楚楚可怜,哭诉道:“张若尘,你为什么总是欺负本公主?在祖灵界,不仅打伤了人家,还抢走了日晷。” “在真理天域,你非要揭破本公主的身份,使人家无法继续进入真理神殿,参悟真理之道。” “在昆仑界,你不仅擒拿了本公主,还抢走人家的神剑剑柄。” “你好好想想,本公主何曾害过你?你就是一个冤家,穿上了衣服,便是翻脸无情。你怕是都已经忘记,我们有过一段精神力双修的缘,可是,人家一直都记着。” 张若尘越听,眉头皱得越紧。 不知情的修士,若是听到她的这番话,还以为他张若尘是一个始乱终弃、薄情寡义的负心男人。特别是她皇兄,若是在一旁,恐怕得提剑砍了张若尘。 可是,事实上,当初张若尘脱下她万圣素衣,完全就是一个意外。 后来二人精神力双修,也是迫于无奈。 张若尘松开了抓在她胸口的双手,背过身,道:“立即告诉我,木灵希在什么地方?你应该明白,她在我心中的分量。你很聪明,知道我吃软不吃硬,但是,木灵希若是有半点差池,我必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 罗□o眼中的泪水,消失得干干净净,将衣襟整理了一番,双手摸着有些疼痛的酥//峰,眼中闪过一道气恼之色。 坐回圣兽皮上,她道:“本公主不喜欢,你这样的说话态度,现在很生气,而且……有些吃醋了!你若是真的想要知道木灵希的下落,最好,先想办法讨好本公主。” 罗□o很清楚,张若尘不敢杀她。 木灵希是张若尘最大的弱点之一,抓住这一点,也就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。每次都在他的手中吃亏,也该让这个可恶的家伙,付出一些代价。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