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二十八章 六大圣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二十八章 六大圣

四位大圣同时登上生死台,四股强横无边的大圣级邪刹之气,汹涌滂湃的,涌向张若尘,呈现出四种各不相同的异象。 其中一位罗刹族大圣,身躯化为数十丈高,手持柱子那么粗的玄罡铁棍,宛若盖世战神。 另一位,身躯包裹在密密麻麻的邪异神文之中,以邪异神文,抵御三种恒古之道的压制,冲向被镇压得跪伏在地的那位不朽境大圣。 还有一位,却是一位大圣级罗刹女,她的身材姣好,绝色动人,施展出流光急速,冲向摩罗战帝,想要将他救出。 修为最强,达到百枷境的摩罗天速,则是手持一柄闪烁银芒的君王圣器,从正面,向张若尘发起进攻。 摩罗家族的四位大圣,分工明确,有周密的计划。 有的负责,牵制张若尘。 有的负责,救人。 只要能够救出摩罗战帝和那位不朽境大圣,然后,再合六位大圣的力量,还怕镇压不了张若尘,虐杀不了血屠? “这么多大圣一起出手,区区一座生死台,空间太小,施展不开。不如,让我将这里的空间,扩展得更大一些。” 张若尘依旧坐在生死台中心的椅子上,右脚向地面一踩,顿时,密密麻麻的空间规则从他体内飞出,改变了生死台上自然形成的天地空间规则。 生死台所在的空间,急速拉伸和扩展,变得越来越巨大。 那位大圣级罗刹女,明明就要靠近摩罗战帝,可是,刹那时间后,她和摩罗战帝之间的距离,越来越远,最后,强行将她拉扯到了百里之外。 她很是惊诧,抬头盯向四方。 原本,生死台的长宽,只有一万多米。 可是现在,长宽却变得足有千里之遥,扩展了何止百倍。 生死台下的那些地狱界修士,一个个都惊呼出声。 “怎么突然之间,张若尘和摩罗天速他们,变得如同一粒尘沙那么渺小?不用圣目,都看不清他们的身形。” 那位戴着金丝面具的高贵美女,道:“不是他们的身体,变得渺小。而是,生死台内部的空间,变得无比庞大,演变成了一座小世界。” “什么,演变成了一座世界?” “生死台的大小,并没有改变,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座小世界?” 很多地狱界的圣境修士,都被张若尘神妙的空间手段镇住,纷纷发出惊呼声。 戴着金丝面具的高贵美女,又道:“我们现在,如同是撑开一张地图,看世界。只不过,眼前的这张地图,是一座真正的世界。” “张若尘说的对,生死台太小了,别说大圣境界的修士,即便是圣王境界的强者在里面交手,也显得束手束脚。” “看来,得向命运神殿禀告,将生死台和武斗城区的所有战台,全部使用空间铭纹,炼制成空间更大的小世界。” 周围的圣境修士,皆是诧异的盯向她。 居然可以直接向命运神殿进言,她到底是何方神圣? …… 生死台上。 张若尘的真理界形、空间领域、虚时间领域,三重恒古之道的力量,覆盖方圆千里。摩罗家族的四位大圣,进入之后,全身力量立即遭受严重的压制。 “哗啦啦。” 张若尘的左手抓着白骨鞭镇压摩罗战帝,右手的五指展开,撑到头顶,调动天地间的空间规则,凝聚成一根根空间锁链,向四位大圣缠绕而去。 “哗啦啦。” 空间锁链,时而具象化的呈现出来,犹如白色铁链,成线成网。 时而,又和空间融为一体,无形无影。 三位不朽境大圣,调动全身力量,与空间锁链拼斗,虽然将它们抵挡住,可是,却难以前进一步。 摩罗天速盯向坐在椅子上的张若尘,眼中露出冷冽的杀意。 面对四位大圣的围攻,张若尘居然都没起身迎敌,宛如是在戏耍他们。此情此景,看在别的那些地狱界圣境修士的眼中,会如何想他们摩罗家族? 拼了! “大家全力以赴,一起施展最强力量,打破张若尘的三重恒古之道的压制。” 摩罗天速喊出这一句之后,双手抓起君王圣器级别的诡刀,将刀身中十六万道王级铭纹,全部都激发出来。 “噼里啪啦。” 成千上万道银色电芒,以诡刀为中心,穿梭在这片天地空间。 “空间分裂。” 一刀劈下,斩向生死台中心的张若尘。 摩罗天速的这一招空间分裂,并不是空间力量,而是七品刀道圣意――空间分裂圣意。 将刀道修炼到一定层次,也能破开空间。 摩罗天速将刀法和圣意结合为一体,爆发出最强一击,顿时,一根根空间锁链,犹如纸做的一半,寸寸断裂。 另外三位不朽境大圣,全力以赴发动攻击,从三个不同的方向,给张若尘制造压力,辅助摩罗天速,要破张若尘的三重恒古之道。 “刀法和圣意结合之后,居然这么强。” 张若尘有些诧异,因为他感知到,摩罗天速的这一刀,将他的真理界形、空间领域、虚时间领域不断斩裂开,急速向他蔓延过来。 在这一刻,张若尘的目光,终于向摩罗天速盯去,算是第一次正视他。 “哗――” 张若尘衣袖一挥。 袖间,飞出密密麻麻的光点。 那些光点,汇聚成一条河流,向摩罗天速飞了过去。 只有大圣的圣目,才能看清,那些光点,乃是一道道时间印记,时间印记汇聚成了时间长河。 受到时间长河的冲击,摩罗天速劈出的刀芒速度锐减,缓慢得,犹如蜗牛爬行,不知多久才能落到张若尘的身上。 可是,时间长河的流动速度,却变得更快,到达摩罗天速的身前。 “小心,不能被时间长河粘上身体,否则寿元大减,不朽圣躯也会变得虚弱。” 一位参悟过时间之道的不朽境大圣,冲到摩罗天速的身前,打出数十张玉质的符□,飞向时间长河。 那些符□,散发出奇异的力量,将时间长河,定在了空间之中。 张若尘的手臂一招,时间长河倒飞而回,在半空,凝聚成一口高达十多米的钟。 “不好,是时间洪钟。” 那位参悟过时间之道的不朽境大圣,脸色一变,拉上摩罗天速,准备向后方逃遁。可是,刚刚转身,却发现身后是交织着神纹的黑色光幕。 “糟了,这里是生死台。” 那位参悟过时间之道的不朽境大圣,脸色再次惊变,连忙全力以赴,调动身上的邪刹之气,打入悬浮在半空的数十张玉质符□。 若是再外界,打不过张若尘,以他们大圣境界的修为,至少可以逃走。 在生死台上,却逃无可逃。 上来容易,下去难。 张若尘的手指,隔空一弹,敲响时间洪钟。 时间洪钟震动,并没有爆发出多么响亮的声音,却有一圈圈时间涟漪,如同浪涛一般,向四面八方涌去。 “嘭嘭。” 悬浮在半空的数十张玉质符□,爆碎而开,化为齑粉。 摩罗天速和那位参悟过时间之道的不朽境大圣,首当其冲,被时间涟漪击中,浑身猛然一震,寿元大量流失。 他们想要催动力量,抵御时间涟漪。 可是,速度却变得无比缓慢,想要抬起手臂,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,才能做到。 “该死,时间流速到底是变快了,还是变慢了,张若尘这是什么手段?”摩罗天速感觉,难受至极。 遇到时空掌控者,实在太难缠。 仿佛,只能张若尘攻击他,他永远都攻击不到张若尘。 抬头看去,摩罗天速先前劈出的那一刀,融入了空间分裂圣意,本是威力强绝。然而,直到现在,距离张若尘都还有十多米的距离,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,才能劈到张若尘的身上。 “哗啦。” 张若尘手中的白骨鞭,席卷出去,将摩罗天速和那位参悟过时间的不朽境大圣,也缠在鞭子上,与摩罗战帝连成一串。 似乎是不想与他们玩下去,张若尘从椅子上,站起身,唤出沉渊古剑,提在了手中,向那位大圣罗刹女和手持玄罡铁棍的不朽境大圣走去。 他刚刚起身,周围空间中的时间,便是恢复过来。 先前,摩罗天速劈出的那一刀,急速飞了出去,刀气冲向那位跪伏在地的不朽境大圣。 那位大圣,看见融入有空间分裂圣意的刀气飞来,大惊失色,道:“不要……” “噗嗤。” 刀气强横,将他的不朽圣躯斩破,小半个身体飞了出去。 看到这一幕,被绑在白骨鞭上的三位大圣,皆是咬牙切齿,怒吼连连。 他们一个个都在燃烧圣血,想要挣脱白骨鞭,与张若尘决一死战。 然而,燃烧圣血也没用,白骨鞭的至尊之力涌动出来,化为血色雷电,击在他们身上,几乎将他们劈得晕厥过去。 沉渊古剑炼化了大量圣器,剑体中,蕴含的王级铭纹,以达到二十五万道。 距离渡第二次君王天劫,只有一步之遥。 只不过,沉渊古剑的器灵,还需要沉淀一段时间,才有把握渡劫,否则,沉渊古剑早就已经,化为二元君王圣器。 看见张若尘提剑走来,两位摩罗家族的不朽境大圣,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,相当后悔登上生死台。 现在骑虎难下,只能拼死一战。 “燃我大圣之血。” 那位身躯变得足有数十丈高的不朽境大圣,燃烧大圣之血后,化为一尊火焰巨人,身躯更加高大,双手抱着玄罡铁棍,向张若尘劈了下去。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,化为大手印,轻松接住他这一棍。 “燃烧大圣之血,力量居然攀升到了百枷境的层次,可惜,依旧还是远远不够。” 反手一抓,那位不朽境大圣手中的玄罡铁棍,化为一根黑色的针,躺在了张若尘的手心。 就在对方还在发愣的一瞬间,张若尘一剑劈出。 剑,穿越虚空,出现在那位不朽境大圣的头顶,重重的落下。 “嘭。” 那位不朽境大圣的脑袋,涌出大量圣血,庞大的圣躯向前一倾,倒在了地上。 下一刻,他被白骨鞭缠住,禁锢起来。 最后,张若尘的目光,盯向那位大圣罗刹女。 那位大圣罗刹女,冷哼一声:“本圣即便是死,不会落入你的手中,遭你羞辱。张若尘,我们同归于尽吧!” 大圣罗刹女调动体内的邪刹之气,涌向气海中的圣源。 看到这一幕,生死台四周的那些圣境修士,全部都露出忌惮的神情,急速向后倒退。因为,他们看出,那位大圣罗刹女,是准备自爆圣源。 一位不朽境大圣自爆圣源,即便是千问境的大圣,也未必扛得住。 就算生死台的四方,有神纹抵挡,也让他们感到不安。 “在我面前自爆圣源,是没用的。” 张若尘的声音,在那位大圣罗刹女的耳边响起。 大圣罗刹女脸色变得苍白,扭脸盯去,正好近距离的,看见了张若尘的脸。不知何时,张若尘已是出现到她的身旁,近在咫尺。 “啪。” 张若尘一掌排在她的眉心,击散了她体内的大圣邪刹之气。 自爆圣源,没能成功。 片刻后,张若尘重新坐到椅子上,使用白骨鞭,将摩罗家族的六位大圣,全部都禁锢起来,调动三重恒古之道的力量,将他们压制得跪伏在地。 “摩罗战帝,你若是再不开口,回答我的问题。我让你们摩罗家族的六位大圣,全部葬身在这生死台上。”张若尘道。 摩罗战帝的双眼,露出浓烈的杀意,道:“大圣可杀不可辱,是地狱界的规矩。你坏了规矩,必将遭受整个罗刹族的讨伐。你战得赢几人?” “什么地狱界的规矩?我只相信,弱肉强食的规矩。”张若尘淡淡的道。 摩罗天速跪在地上,痛苦的道:“你要杀我摩罗家族的大圣,尽管杀便是。我相信,要不了多久,你会死得比我们更难看。” “是吗?” 张若尘的目光,扫视向四面八方,看着那些围观的地狱界修士,道:“谁想杀我,尽管登上生死台,我给你们机会。” 台下,想杀张若尘的地狱界修士,多不胜数。 可是张若尘太强大,不仅击败了摩罗战帝,又轻松镇压摩罗家族五位大圣。即便是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,也不敢轻易上台。 “生死台上的空间有限,对张若尘而言,优势太大。一般的百枷境大圆满上去,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”洫道。 □p道:“七哥,张若尘如此狂放霸道,嚣张得不可一世,不如你上去,收拾了他?” 洫笑了笑,道:“张若尘公然羞辱罗刹族六位大圣,必定会引发整个罗刹族修士的不满。罗刹族的那几个百枷境大圆满,岂会坐视不管?” □p恍然大悟,道:“我明白了!这个时候,我们的确没必要强行出头,正好可以坐山观虎斗。” 洫双手抱在胸前,道:“我对罗刹族那几个家伙的实力,很感兴趣。或许,张若尘可以帮我,试探出他们的深浅和底牌。” 见没有修士登上生死台,张若尘又道:“有谁对他们六位的大圣之血感兴趣?顺便,大圣的心,大圣的骨,大圣的肉……统统都可以出价购买。你想要哪里,我就给你们切哪里。要几斤,我就切几斤。” 有修士心动,却没有修士敢开口。 忽的,一道熟悉的笑声响起,“张若尘你这生意做得好啊,生死台变成了你的屠宰场。既然没人敢买,我来照顾你的生意。摩罗家族六位大圣的血,我血魔,全部收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