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木灵希的戒指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木灵希的戒指

齐天部族的领队刀狱皇,送来的请帖。 张若尘将请帖打开,看了一眼。 请帖,是送给血天部族的“领队”,邀请“领队”,带领部族中的大圣,参加明晚不死血族十大部族齐聚的一场夜宴。 瑜皇将圣泉炼化,发现自己竟是在顷刻之间,增加了上数千道规则。 此泉,绝非凡品。 正想再喝,却发现玉壶已空。 瑜皇将玉壶,放回桌案上,道:“知道为什么请帖会送到我那里?” 张若尘目光低垂,盯向湖中的游鱼,淡淡的道:“齐天部族在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中,排名第一。由他们牵头聚首,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可是,刀狱皇不可能不知道,血天部族的领队是我,却故意将请帖送到你那里,分明是想挑拨我们的内部关系,一招低劣的离间计。” “你明白这一点,就最好不过。” 瑜皇那高挑修长的美丽圣体,站起身来,准备离去。 “且慢。” 张若尘唤住了她,道:“这场夜宴,我不能去。” “为什么?”瑜皇疑惑的道。 张若尘轻叹一声:“刀狱皇的请帖,是送到你那里,理应由你代表血天部族去参加。” “我又不是领队。”瑜皇轻哼一声。 张若尘道:“以现在这样的情况,我若是去参加,齐天部族和别的八大部族,必定借此机会,向我发难,说我,不请自去。我被羞辱,倒是其次。关键是血天部族的脸面,绝不能丢。” 瑜皇豁然转过身,道:“你这是害怕了?”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我是怕控制不住自己,会狠狠的教训他们。如此一来,不死血族的内部,将会出现分化和巨大矛盾。岂不是,让地狱界别的几族看笑话?” 无论是狩天大宴,还是整个地狱界的大环境,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,都是相互竞争,又相互联合。 只说狩天大宴,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,首先就要联合起来,对抗鬼族、罗刹族、石族……等等九族。 这是,十族之间的争斗,关乎整个不死血族的荣誉。 其次才是,不死血族十大部族内部的竞争。 若是狩天大宴还没有开始,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已经内讧起来,不仅会被嘲笑,大宴上,说不定会垫底。 瑜皇死死的盯着张若尘,道:“那你说,该怎么办?真让我代表血天部族,去参加十大部族的夜宴?你不怕……” 说到此处,她停了下来。 张若尘明白她话中的意思,没说完的那句,应该是“你不怕被我夺了权利,变成一个傀儡领队?” 他显得无所谓,道:“我去竞争领队,完全是为了血绝家族的荣耀。但是,我对血天部族的赴宴修士,并不是那么熟悉,真让我做领队,肯定会弄得一团糟。相信瑜皇你应该不愿意,看到那样的局面吧?” “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,你知不知道,因为你做领队,血天部族已经成为众矢之的?你在昆仑界功德战场结的那些仇家,很多都已经放话,要在狩天大宴上,狠狠的羞辱血天部族。”瑜皇直言不讳的说道。 语气中,充满对张若尘的怨气。 张若尘道:“所以,血天部族更需要你站出来,带领大家。至于我,存在感越低越好,这样,血天部族会少受一些针对。” 瑜皇没想到,张若尘居然会主动提出这一点,心中生出一丝诧异。 张若尘将请帖,给她递了过去,道:“为了血天部族,狩天大宴的事,劳烦瑜皇多多费心。” 瑜皇不相信张若尘真的不在乎领队的身份,更不相信他会这么好说话,可是,却又找不出推拒的理由。 不自觉间,她接过了请帖。 张若尘道:“还有另一件事,齐天部族、青天部族、黄天部族都有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,我们血天部族想要在狩天大宴上,有所作为,也必须要有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坐镇。” 瑜皇轻哼一声,道:“百枷境大圆满哪有那么容易?” “你不是已经挣断了九十九道枷锁?”张若尘道。 瑜皇收起请帖,一双玉臂背在身后,道:“你一个刚刚达到不朽境的大圣,哪里明白百枷境的玄妙?” “还请瑜皇赐教。”张若尘显得很谦虚。 瑜皇见他这般模样,心中更是诧异。 他真的是那个,将地狱界圣王境修士杀得胆颤心惊的张若尘? 按理说,真有他那样的天赋、实力、背景,必定是极其桀骜和自负,就像阎无神一般。 “他到底有何图谋?”瑜皇百思不得其解。 别人的态度谦和,她总不能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?岂不被张若尘瞧低了? 瑜皇道:“达到百枷境后,想要继续变强,不仅要参悟圣道规则,还得不断挣断体内的一道道枷锁。” “越前面的枷锁,越容易挣断。” “挣断九十道枷锁后,每挣断一根枷锁,难度都会提升数倍。可以说,最后十根枷锁,比前面九十根加起来都要难。” “其中,最难的一根,被称为念欲枷锁,看不见摸不着,最难寻觅,也最难挣断。许多百枷境大圣,都会将念欲枷锁留到最后去挣断。我已经花费五年时间,却连念欲枷锁的影子都没有找到。” 她的心情,颇为失落,道:“看似与百枷境大圆满,只差一道枷锁,可是战力,却天差地别。” 张若尘道:“我修炼了真理之道,或许可以使用真理的力量,助你看破虚妄,找到念欲枷锁。” “你?” 瑜皇对来自天庭界的张若尘,没有半分好感,道:“你又不是真理掌控者,就凭你那点真理之道造诣,还想帮我?再说,就算你能帮我,想要挣断第一百道枷锁,也不是一两个月能做到的事。” “我是时间掌控者,要为你突破境界,争取几年,或者几十年的时间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”张若尘充满自信,如此说道。 瑜皇道: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张若尘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 “我只是想要血天部族能够在狩天大宴上,有更好的表现。”张若尘道。 “你最好不要有别的心思,无论你以什么方式讨好我,都是没用的。” 瑜皇的婉约身形,犹如一只仙蝶腾飞而起,向瀚海庄园外飞去。 张若尘扬声唤道:“瑜皇,可否告诉我,你到底叫什么名字?” 没用任何回应。 张若尘轻轻摇了摇头,对瑜皇这样天资绝代的美女大圣,得一步一步慢慢的来。 回到日晷笼罩的范围内,张若尘继续修炼。 当前,他的首要目的,就是将修为提升到不朽境的后期。 “是时候,多花一些时间,参悟出属于自己的圣意。” 修炼圣意,是冲击不朽境后期,必须要做的一件事。 “一位大圣,并不一定只能修炼出一种圣意。我如果,直接就修炼时间圣意和空间圣意,因为经验不足,说不一定,品级会很低。” 时间、空间、剑道,是张若尘最为看重的三种道。 半点都不能马虎。 “先修炼拳道圣意。” 绝大多数大圣,都只能修炼出一种圣意。同时修炼出两种圣意的大圣,少之又少。 修炼出三种以上圣意的大圣,也就更少。 哪怕张若尘对自己信心十足,也不敢乱来,挑选的“拳道”,乃是在圣王境修炼到圆满境界的一道。也是,非常重要的第一道。 首先,张若尘将气海中,四百六十万道拳道规则分离出来,汇聚在了一起,反复凝练。 四百六十万道拳道规则两两缠绕,化为二百三十万道更加粗壮的规则。 紧接着,再次两两缠绕。 如此这般,花费了张若尘三个月时间,四百六十万道拳道规则,凝练成了四百六十道。每一道,都像一根圣柱那么粗壮,蕴含玄妙奇蕴。 到了这一步,任凭张若尘如何调动力量,也无法让拳道规则再次融合。 “看来,必须借助外力辅助。” 张若尘取出紫金葫芦,身形变小,飞进葫芦的内部。 借助葫芦的力量,气海中的四百六十道拳道规则,犹如是融化了一般,汇聚在一起,在通天河的上方,化为一个混沌光球。 眼看光球之中,就要凝练出拳道圣意。 蓦地,响起一声剧烈的爆响,混沌光球散开,重新变成四百六十万道拳道规则,飞回通天河。 功亏一篑。 “就只差一点点,太可惜了!” 张若尘感到遗憾。 数个月时间的努力,一瞬间,打回原形。 “看来紫金葫芦的修炼环境,还是差了一点,必须去购买星核。除此之外,还得购买一些高品级的,辅助修炼圣意的宝物。” 飞出紫金葫芦,张若尘径直离开瀚海庄园,向河市城区行去。 一条血红的大河,从城区的中心,流淌而过。 河面上,有一只只圣船穿梭。大的,船上载着宫殿,释放出震慑人心的大圣之威。小的,只有数丈长,寥寥两三修士坐在上面。 所谓“河市”,位于血色大河的两岸。 有修罗族的老者,展开一块兽皮,在兽皮上放置有各种圣境生灵的血液、骨头、心脏,以它们为货物,喊出叫卖的声音。 也有冥族的修士,正在卖各种诅咒符□。 还有鬼族的鬼王,牵着一群人族奴隶,走在河边,犹如贩卖牲口一般。而那些人类奴隶,则是在地上爬行,其中有身材婀娜的女子,也有圣境修为的强者。 在地狱界,常年被卖来卖去,做着各种低贱的事,他们作为人类的尊严,早已丢失。 张若尘走在河边,淡然的看着这一切。 因为身上有圣气缭绕,即便没有刻意隐藏面容,能够看清他真面目的修士,也是少之又少。 一路走,一路看。 其中一些摊位上,也有成色不错的宝物。可是,以张若尘现在的眼光,却已经看不上。 一位圣者境界的罗刹女,戴着黑色面纱,出现到张若尘的面前,恭恭敬敬的一拜,随后,道:“请问是若尘大圣吗?” 张若尘自然不认为此女,能够看清他的真容。 很显然,附近必定有大圣境界的高手,认出了他。 “你是?”张若尘问道。 “我乃罗□o公主的圣婢,姚梨。” 紧接着,圣婢姚梨又道:“公主想要邀请若尘大圣一叙。” 罗□o,是张若尘为数不多,不是那么憎恨的地狱界修士之一。或许是因为,她太美丽,很难让一个男人生出讨厌之心。 又或许是因为,他们二人,曾经精神力双修,有着一段旖旎香/艳的过去。 可是,要说感情和交情,却又谈不上。 他们二人更多的,是敌对关系。 “对不起,我还有要事去做,暂时没时间。”婉拒后,张若尘准备离开。 “若尘大圣请等一等,公主殿下猜到大圣不愿见她,所以,想请大圣先看一样东西。” 圣婢姚梨取出一枚玉戒,递给张若尘。 看到那枚玉戒,张若尘的双眼猛然一缩,整个人的气势变得冷厉无比,一伸手,抓住圣婢姚梨的脖颈,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。 “这枚戒指,是哪里来的?”张若尘冷声道。 圣婢姚梨无法开口说话,俏脸惨败,惊恐万分,使用精神力传音,道:“是公主殿下交给奴婢。” “嘭。” 张若尘一把将姚梨扔在地上,捡起玉戒,轻捏在手中,目光中充满柔情,道:“带我去见罗□o。” 在姚梨的带领下,张若尘离开了河市城区,向武斗城区行去。 那枚玉戒,乃是张若尘亲手炼制出来,送给木灵希的东西。 虽然,玉戒的品级很低,内部的储存空间也很小,可是,木灵希去一直佩戴在身上。怎么会出现在地狱界?怎么会在罗□o的手中? 姚梨带着张若尘,来到武斗城区中,一片散发黑色光华的广场上。 “哗――” 她的身形一晃,竟是从原地消失不见。 张若尘站在空旷的黑色广场上,镇定自若的看着一幕,念道:“空间挪移符□!到底是谁,将我引来这里?” “哗啦。” 黑色广场的边缘,升起四道黑色圣光光幕,将整个广场禁封。 一道身形魁梧,身穿圣甲,手持战斧的罗刹族大圣,从张若尘背后方向的黑色光幕中走出,怒火冲天的道:“张若尘,你在昆仑界功德战场,以残忍的手段,虐杀了我弟弟摩罗大亲王。这个仇,我们该算一算了!” …… 昨天,从早上9点爬山,一直爬到凌晨两点过,才到山顶的酒店,又冷又饿又累,所以没有写更新,实在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