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命运神域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命运神域

张若尘将血屠吓得不轻,心中忐忑不安,对此次无归森林之行充满了惧意。 能够将一位大圣,惊吓到如此地步,即便是神,也很难做到。 对血屠,张若尘只有仇恨,没有任何好感。 剑冢一战,师兄豹烈几乎惨死在他的手中,就连张若尘自己,也险些丧命,可谓是有生死大仇。若不是,血后收了血屠做弟子,张若尘绝不会轻易放过他。 不过,先前那番话,张若尘却是吓唬他的。 大圣可杀,不可辱。 真要将血屠逼到那个地步,即便是死,他也绝不会屈从。 张若尘成为大圣之后,心态与以前,有了更大的转变,很想尝试上官阙曾经教过他的“帝皇御人之道”。 “居然想逃。” 张若尘感应到血屠悄悄跳下十翼圣舰,嘴角微微上翘,身形从原地消失,出现到百里之外,将隐身逃窜的血屠一把拧了出来。 血屠在看到张若尘那一瞬间,不朽大圣之躯颤抖了一下,绝望的道:“师兄,让一位天才大圣,在无归森林卖自己的圣血和脏器,是丢整个血天部族的脸,你要三思。” 张若尘没有理会他,脸色冷峻,不怒自威,道:“我跟你说过什么?你居然还敢逃,真是没有将我的话,放在心上。魔音,吸干他体内一半的圣血。” 一根根食圣花根须,从张若尘背部蔓延出来,缠绕到血屠的双臂。 “希望他的大圣圣血,能够助你突破境界。”张若尘道。 血屠想要反抗,却被张若尘一根手指,按得浑身无法动弹,被死死定在空间之中。 张若尘几乎身死的时候,食圣花也遭受重创,直到最近才苏醒过来。被张若尘的半神之血蕴养了数十年,终于,它再次恢复到巅峰状态。 现在,有血屠这个新的血源,张若尘也就不用再耗费自己的半神之血。 …… 一座血芒芒的神秘空间之中,血绝战神和血耀神君相对而坐。 二神,正在下棋。 手中的棋子,并不是圆形的黑白子,而是一个个小小的人形傀儡。人形傀儡,有的散发出圣者气息,有的则是散发出强横的大圣气息。 血绝战神道:“你的这步棋,看来下得并不好,小心毁掉了他。” 血耀神君凝思道:“血屠既然得到了血炎战神印记,已是有了成神之资。可是,他的心境,还远远没有达到神之心的地步。让他跟在张若尘身边,炼一炼心,未必是坏事。” 当初,血耀神君将血屠打发到昆仑界功德战场,其实就是,对他寄予了厚望,借此打磨他的心境。 “啪。” 落下一子。 血耀神君道:“该你了!” “真神之心,必须百折而不挠。可是,万一被折断,你就不心痛吗?”血绝战神跟着落下一子,如此说道。 “被折断,也就说明,他没有成神之资。早一些知道结果,又有什么不好?” 紧接着,血耀神君又道:“地狱界现在的修士,越来越骄纵,越来越自以为是,不是一个好现象。” “最近这一万年,地狱界诞生的新神数量,与天庭各界相比,已经不占什么优势。或许,就是年轻一代的心境,少了挫折和磨砺,不知多少天赋异禀的绝代大圣,怎么都无法突破成神。” “他们成长的环境,太顺了!” “我认为,此次狩天大宴,我们应该进言,将地狱界年轻一代稍微压一压,整顿不良风气。必胜之心,该有。狂妄自满和骄奢淫逸之心,绝不可有。” “是时候,磨一磨他们。” …… 吸收了血屠一半的大圣圣血,食圣花成功渡过融道劫,铸就不朽圣躯,突破成为大圣。 它,化为魔音的身形,容颜媚俏万千,身上环绕一道道圣气光环,强大的圣威,充斥在方圆万里的广阔空间之中。 “多谢主人赐血,助奴婢突破成为大圣。”魔音的声音,柔美动听,凤眸闪烁着血色光华。 张若尘道:“要谢,你就谢血屠师弟。” 听到“师弟”二字,血屠都要哭出来。 有这么欺压师弟的吗? “师兄,我们以前的确是有仇恨,可是现在,毕竟是自己人,难道就不能化干戈为玉帛?”血屠道。 张若尘道:“你从小生在地狱界,应该比我更明白,弱肉强食的道理。只有弱者,才会寄希望,强者化干戈为玉帛。若是今天,我的修为不如你,落入了你的手中。我的这一身圣血,你又能给我留下多少?” 听到这话,血屠眼中,闪过一道亮光。 “对啊,我有血炎战神印记,只要努力修炼,未必无法超过张若尘。只要熬到,我比他更强的那一天,他还不任我摆布?” 血屠又恢复强烈信心,看向张若尘离开的背影,露出一道残忍而又冷冽的笑意。 现在,只能忍辱负重,等到狩天大宴,修为必定会有大的突破。 “魔音,给我看住血屠师弟,他若是再敢逃,将他剩下的一半圣血也吸掉。” 张若尘回到十翼圣舰,便,取出日晷,进入修炼状态。 地狱界所在的星空,十分浩瀚,要前往无归森林,需要经过多次虫洞穿越,花费在路上的时间不会少。 目前,张若尘最迫切想要提升的,就是圣道规则。 阎无神已经修炼到不朽境巅峰,他绝对不能落后太多。 启动日晷,修炼了四年。 张若尘体内的圣道规则,足足增加了一亿道,总数超过五亿道。 “看来,要将圣道规则提升到八亿道,并不是难事。可是,参悟圣意,似乎不是那么容易。” 到目前为止,张若尘连圣意的门槛,都没有触摸到。 想要突破到不朽境后期,必须要满足八亿道圣道规则和圣意,两个条件才行。一旦修炼出圣意,张若尘的战力,又能狂进一大步。 “阎无神既然达到了不朽境的巅峰,圣道规则至少也修炼出十亿道。更为关键的是,他参悟出来的圣意,到底有多强?” 在同境界,张若尘可以不将任何修士放在眼里,阎无神却是一个例外。 购买的一百四十枚神石,大量花费之后,还剩五枚,张若尘正要取出七星帝宫研究。 外面,响起喧哗声。 “到了!快看,哪里就是无归森林的六彩神雾星云,太壮观了!” “我看见了三棵世界树,最中间的那一棵,就是命运世界树吧?” …… 对地狱界最核心之地的无归森林,张若尘充满好奇,收起七星帝宫,走了出去。 血天部族的大批圣境修士,皆是汇聚在圣舰的甲板上。 张若尘远眺过去,只见,无垠的星空中,出现一片六彩色的森林。 森林,并不是真实存在,而是由星雾尘埃汇聚而成,大概有十分一光年那么广阔,纵向长度超过万亿里,大圣都无法飞渡。 也有大量生命星辰,悬浮在六彩森林之中,远远望去,小得如同弹珠。 最为醒目的,乃是六彩森林中的三棵世界树。 它们不是真正的树,而是类似“修罗星柱界”,岩石结构,形态很像是三棵阔叶古树。 三棵世界树的每一片树叶,都是一座世界。每一座世界,都是一个国度,生活着数之不尽的修士。 其中一些国度,已经演化成了神国。 在三棵世界树的顶端,都有一片巨大的叶子,建起了三座神城,分别叫做:命运神域、酆都、阎罗天外天。 十翼圣舰飞去的方向,正是最中间那棵命运世界树的顶端――命运神域。 圣舰飞在一条特殊的星路上,受到神力的影响,不断发生空间跳跃。每一次跳跃,都能跨越数十亿里的距离。 随着靠近命运世界树,张若尘感受到越来越巨大的压力,天地间的规则,变得更加活跃,藏在体内的十只金翼,仿佛是不受控制,要从背部冲出。 舰队降临到命运神域后,在青盛大圣的带领下,众人入住进一座独立的城区。 “我们现在所在的区域,名叫寒页城域,乃是命运神殿和阎罗一族,为了举办狩天大宴,在十万年前修建而成。划分为数百个城区,我们血天部族进驻的城区,名叫丙巳城区。” “地狱十族所有参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都会进入寒页城域。” “大家一定要谨记,城域中,禁止私斗。这里,有神灵坐镇,也有大圣执法者,私斗者,将会遭受严厉的惩罚。” “若是有私人恩怨,想要解决,可以前往武斗城区。” “若是想要购买修炼物品,可以前往河市城区。在那里,圣河两岸,有各大势力开设的圣店,每天都会举办大型拍卖会,只要有足够多的圣石,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一切。” “除此之外,还有论道城区,剑域城区……” “距离狩天大宴,还有一段时间,大家有时间,可以走动一下,当是增进见识。” 青盛大圣讲了很多,可是,张若尘的心绪,却早已飘向别处。 “传说之中的命运神殿,应该就在命运神域。命运的力量,真的有那么可怕,决定着世界的一切?”张若尘闭上双眼,不自觉的,脑海中,浮现出黄烟尘的身影。 她转了一下身,又化为般若的面容。 来到这里,很难不想到她。 张若尘的居住之地,安排在丙巳城区的中心区域,名叫瀚海庄园。刚刚走进庄园,便是有一大群身影,跪伏在地上:“拜见若尘大圣。” 除了青盛大圣所说的十八位六劫鬼王,还有八位圣王境界的血族护卫,侍女、管家、奴仆数量多达数百位。 只是暂住一两个月而已,竟是弄出这么大的排场。 “起来吧!” 顿了顿,张若尘指向站在身旁的魔音,道:“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你们有什么事,直接禀告魔音大圣便是,她会帮我安排好一切。对了,派一位修士先去把血屠,给我找来。” 在瀚海庄园的一座湖畔,张若尘开启日晷,又开始修炼。 血屠走了过来,进入日晷覆盖的范围,顿时心中一阵绞痛,暗想道:“张若尘有日晷这样的时间至宝,我这一生,真的还有机会超越他吗?” 张若尘停止修炼,站起身来,走到亭中,倒满两杯圣泉,端起其中一杯递了过去。 血屠愣了一下,眼中尽是不解的神色,在茫然之中接过圣泉,缓缓的喝下。喝下后,发现体内的圣道规则,竟是自动增加了数百道。 “这……这圣泉……” 血屠只觉得,自己完全看不透张若尘,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。 来瀚海庄园前,他已经准备再次逃命,生怕张若尘现在就带他去卖血,卖脏器。对一位大圣而言,那是比死,都要难以接受的事。 可是,来了之后,却喝到一杯珍贵的圣泉。 那种心理落差,让他竟是生出一股受宠若惊的感觉。 张若尘端起另一杯圣泉,缓缓喝下,道:“你的五颗星球封地,若是放到拍卖场,大概能够卖多少块神石?” 血屠早就知道封地保不住,倒也没有那么心疼,道:“一百块神石,应该是卖得到的。” “这么少?”张若尘皱眉。 血屠心中无语。 这还少? 一百块神石,相当于一千亿枚圣石。 若不是,他得到了血炎战神印记,又突破到大圣境界,获得了家族赏赐得一颗四级生命星球,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财富。 “行吧!你将封地,挂到拍卖场,最好这两天就卖出去,全部换成神石。” 见血屠站在那里不动,张若尘挥了挥手,道:“还不快去办?” 血屠依旧有些不敢相信,张若尘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,低声问道:“师兄没有别的吩咐了吗?” 张若尘的目光,盯了过去,道:“安心为我做事,若是做得足够的好,我可以考虑再多给你一些时间,偿还欠我的巨债。” “好,我立即去办,一定办得妥妥当当。” 血屠大喜,仿佛悬在头顶的刀,暂时被移开,兴高采烈的离去。 张若尘端着玉杯,凝望血屠离开的身影,心中暗道:“第一次挑战驾驭大圣,似乎还是有点效果。不过,距离让他心服口服,对我唯命是从,还差得远。” 忽的,身后的亭中,响起一道冷冽的声音:“我还真是没有见过,一位大圣,被人逼得拍卖自己的封地,却还万分兴奋。张若尘,你的手段,够高明啊!” 语气中,带有浓浓的讽刺意味。 张若尘转过身去,只见,瑜皇那美若仙姬一般的身影,已是坐在里面。 她很不客气,直接提起玉壶,扬起雪白的下巴,将玉壶中的圣泉,倒进嫣红的香唇。如此豪迈的事,由她做出,充满无边美韵。 张若尘的心念一动,忽的,觉得自己,或许可以挑战更高难度。 若是能够将瑜皇都收拾得服服帖帖,今后,还有何人不能驾驭? “我本以为,我们的关系,应该是势如水火,没有任何缓和的可能性。却没想到,瑜皇你居然会主动前来造访,正好我也有很重要的事,打算与你商议。” 张若尘的神态淡然,决口不提瑜皇不经允许,就痛饮圣泉的事。 瑜皇的手腕一抬,将玉壶放回桌案上,一双冷锐的凤眸向林刻瞪去,轻哼道:“我才不是来与你修缮关系的,有人将一封该给你的请帖,送到了我的手中。” 说完,一张请帖,从她衣袖中飞出。 .com。妙书屋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