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二十二章 宇宙神胎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二十二章 宇宙神胎

“婪婴,拜见神王和天神。” “红浮屠,拜见神王和天神。” 二人同时躬身行礼,对上方两位威震地狱界已经数十万年的巨神,怀有深深的敬畏之心。 修辰天神的一双神目,从婪婴和红浮屠身上扫过,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,道:“他们二人,就是青鹿神殿,在狩天大宴最强大的代表?” “怎么,你觉得他们杀不了张若尘?”青鹿神王道。 修辰天神道:“据本神所知,张若尘在升神宴上,连败血天部族三位顶尖百枷境大圣,修为虽弱,可是战力怕是已经达到百枷境大圆满。” 青鹿神王笑了笑,道:“能够与阎无神比肩的天骄,在不朽境,抗衡百枷境大圆满,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可是,别的百枷境大圣,就一定只有百枷境级别的战力?” “你的意义是?”修辰天神道。 青鹿神王道:“你再仔细看看。” 修辰天神的目光,再次落到婪婴和红浮屠的身上,露出诧异之色,轻咦一声:“神兽血铮,杀戮之灵。” “没错,红浮屠乃是至纯血脉的血铮神兽,天赋异禀,力大无穷,在不朽境之时,就曾重创过一位百枷境大圣,战力可谓是无穷无尽。”青鹿神王道。 至纯血脉的神兽,几乎都是一代单传,哪怕是在天庭四大主宰世界之一的妖神界,都颇为罕见。一旦成年,渡过了神兽劫,至少都能拥有伪神级别的战力。 飞升到修罗星柱界的至纯血脉神兽,更是罕见至极,万年恐怕都遇不到一位。 紧接着,青鹿神王又道:“婪婴更加非凡,它不只是杀戮之灵,更是宇宙神胎。” “三百年前,本神路过宇宙中一处诸神战场遗迹,发现了一片混混沌沌的神云。那片神云,由神力和杀戮之气凝聚而成,形状如胎卵,绽放九光十八色,每一光分为明暗两种色彩,已经孕育了至少三个元会。” “或许是命运的安排,就在这时,胎卵破开,一个婴儿走了出来,身上依旧是绽放九光十八色。他张嘴一吸,贪婪的,将整个诸神战场遗迹中的杀戮之气,全部吞服腹中,瞬间达致圣境。” “当时,本神便收了他为弟子,取名为圣婴。岂知,小家伙异常贪婪,被本神抱在怀中之时,竟是想要吞吸本神的神力。于是后来,又将他改名为婪婴。” 修辰天神仔细凝视婪婴,自言自语的道:“世间居然真的存在宇宙神胎,他虽然只是百枷境大圆满,可是体内,却蕴含有大量神力。他的杀戮神胎体,应该不弱于张若尘的半神之体。” 在想及此处的时候,修辰天神的心中,还有另一道念头,“或许杀戮神胎体,更适合本神。” 青鹿神王道:“修辰,你觉得,凭他们二人能不能杀死张若尘?” “他们二人的实力,倒是已经足够。不过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本神再帮他们一把。” 修辰天神取出一枚龙眼大小的黑色丹药,挥手扔给红浮屠,道:“将它服下,本神助你将修为提升到百枷境大圆满。” 红浮屠将黑色丹药捏在手中,清晰感知到,内部蕴含的庞大战意和战气,心头一喜,连忙服下。 “哗啦。” 修辰天神的一双神眼中,飞出两道神光,交汇到了红浮屠的身上。 密密麻麻的时间光点,将红浮屠笼罩,那里的时间流逝速度,立即便是无比缓慢。 它在里面修炼十年,外界才会过去一天。 如此非凡的时间手段,即便是以修辰天神的修为施展出来,也相当消耗神力。而且,只能维持在极小的一片空间范围之内,无法像日晷那样,有囊括百万里大地的威能。 婪婴走到红浮屠的身旁,进入时间光点之中,修炼《阿修罗剑》。 青鹿神王盯了修辰天神一眼,道:“其实,你不必耗损神力,这么做。你要知道,在地狱界,想要置张若尘于死地的势力,多不胜数。” “冥族、鬼族、骨族、罗刹族,包括不死血族,不知多少势力,与他有血海深仇,在狩天大宴上岂会不发难?甚至我怀疑,张若尘能不能活着到达狩天大宴,都是一个未知数。” “血绝战神野心勃勃,处心积虑,一直想要提升,血天部族在不死血族中的排名和地位,做了很多谋划和布置。” “可是,他让张若尘做血天部族的领队,将是最错误的决定。他千年以来的布置,将会毁于一旦,说不一定还会导致血天部族这个千年的英才全部凋零。只能继续去谋划,下一个千年。” …… ………… 天地神炉中,经过两年时间的炼化,水星葫芦、毁灭金阳、宇空寒冰石融合在了一起,化为一只散发夺目光华的紫金葫芦。 张若尘将它从炉中收回,一股灼热的毁灭之力,扑面而来,引得他身上的火神铠甲都释放出火焰。 使用精神力,细细感知。 “好!毁灭金阳的铭纹,已经和水星融为一体。葫芦内部,毁灭金阳和宇空寒冰石,化为阴阳漩涡,一冷一热,循环不息。” 水星葫芦的内部世界环境,已达到张若尘炼器之前的预判,对修炼拳道和掌道,有极大的辅助作用。 不过,现在也不能再叫它水星葫芦。 得换一个名字。 叫什么呢? 张若尘想出了很多威风霸道的名字,比如:“吞天炼地葫芦”、“时空混沌宝葫”、“毁灭宇空葫芦”。 可是,却都一一否定,总觉得这些名字,与小黑给自己取的“屠天杀地之皇”很相似,自带一股中二傻气。 万一今后,他凭借此葫,在地狱界成名。很有可能,会被地狱界修士,称呼为“吞天炼地之皇”、“时空混沌之主”,“毁灭宇空血帝”。 霸气是足够霸气,但是…… 不符合他的气质。 “算了,想那么多干什么,就叫紫金葫芦。简单点,挺好。” 张若尘将紫金葫芦冷却之后,托在手中,向青盛大圣飞去,远远的道:“大圣,我的葫芦已经祭炼完成,再帮我测试一下威力。” 青盛大圣对张若尘手中那只融合了水星葫芦、毁灭金阳、宇空寒冰石的葫芦,有着极大的好奇,可是,有了前车之鉴,哪里敢轻易帮他测试? “血天部族参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已经全部到了血绝家族,还是别测试,赶紧出发。”青盛大圣催促了一句。 张若尘道:“测试一下,花费不了什么时间。大圣不要害怕,这一次,不用进入葫芦内部,你站在那里就行。” 青盛大圣对“害怕”二字,颇为忌讳,听到后,面露不悦的神色,道:“害怕?本圣已经修至无上境,神灵之下,不惧任何事物。” “好,大圣站稳了!” 张若尘也不管青盛大圣同不同意,调动圣气,源源不断注入紫金葫芦,葫芦口的空间大阵,再次显现出来,覆盖方圆数百里之地。 与上次不同的是,这一次,葫芦内部的毁灭金阳和宇空寒冰石急速旋转,化为一个紫金相间的阴阳漩涡,与空间大阵结合在了一起,爆发出一股远胜从前的巨大吞吸之力。 “轰隆。” 本是不以为意的青盛大圣,受到空间坍缩之力和阴阳漩涡的拉扯之力的作用,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竟是站立不稳,向前迈了一小步,显得略微有些狼狈。 不过,他刚才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,没有运转力量。 要不然,就算紫金葫芦再强,青盛大圣也可以保持纹丝不动。 张若尘连忙问道:“怎么样?” 青盛大圣的脸色颇为难堪,又以凝重的神色盯着紫金葫芦,道:“单论葫芦吞吸的吞吸力量,胜过之前一倍有余。一般的千问境大圣,若是离得太近,肯定会被收进去。” 此时,青盛大圣终于有些明白,血绝战神为何要冒如此巨大的风险,让张若尘领队。 单凭这只宝葫,已经足够张若尘在狩天大宴上,大放异彩。 张若尘皱眉,道:“似乎吞吸力量,还是有些不够。不过,我还有办法提升,请问大圣,血绝家族有没有星核?” 所谓星核,就是星辰的内核,是炼制重器必须使用的材料。 就像毁灭金阳,便是一颗恒星的内核精华,炼制而成。 要知道,如果毁灭金阳是一颗完整的恒星,只是它具有的引力,就能将神灵之下的一切生灵,全部都吸过去,根本无法反抗。 张若尘需要星核,就是打算融炼进毁灭金阳,提升它的引力。 若是能够提升到一颗完整恒星的地步,神灵之下,谁人敢不惧他的紫金葫芦? 青盛大圣猜到张若尘想要干什么,心中冷笑,比本圣这个代理家主都要富有,竟然还想占家族的便宜。 于是,他挥手道:“血绝家族没有,想要星核,自己去无归森林购买。” 张若尘盯着青盛大圣的双眼,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不会白要家族的东西,可以使用宝物兑换。” 青盛大圣微微有些心动,不过,堂堂无上境大圣,已经说出的话,哪里能够改口,愠怒道:“你什么意思,觉得本圣是故意骗你?血绝家族真的没有星核。” 血绝家族家大业大,怎么可能连星核都没有? 张若尘正想取出几件宝物,尝试看看能不能打动青盛大圣,让他改口。 可是,还没来得及取,青盛大圣的衣袖一挥,他便天旋地转的,飞出了天地神炉所在的这片天地。 “你若是早些说,能够拿宝物换取,本圣就算亲自去宇宙中炼化一些星核回来,又是多大的事?” 青盛大圣心中如此想着,随即,怅然所失的一叹。 做为家主,做为无上境大圣,说出的话,必须一言九鼎,哪里能够说变就变? 退出来后,张若尘先去了一躺血绝家族的秘地,始祖潭。可惜,依旧没能见到在里面调养的池孔乐,只得收起心绪,准备踏上狩天大宴的征程。 一艘长达五百丈的血红色晶体圣舰,悬浮在血绝家族所在山脉的上空,圣舰的两侧,各有五只巨大的晶体长翼,宛如十片血云。 代表血天部族参加狩天大宴的圣王修士,几乎尽数登上了这艘圣舰。 在十翼圣舰的周围,还有上百艘大小不一的圣舰,有的规格是六翼,有的是八翼,舰上都有大圣之威散发出来。 其中有不少血族修士,是去无归森林凑热闹。 如此盛会,千年一次,必定是热闹非凡。即便不参加狩天大宴,也有扬名地狱的机会,谁都不愿错过。 如此宏伟的舰队,如此强横的实力,刚一看见的时候,让张若尘的内心剧烈震动。 在上百艘大圣圣舰之间,张若尘还看到了一些骑着坐骑的修士。 瑜皇傲然立在青鸾兽皇的头顶,倾城绝代,目光冷冽的瞪向张若尘,道:“领队大人,我们已经等了你大半天,到底多久才能出发?” “现在就出发。”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登上那艘十翼圣舰。 在血天部族,能够使用十翼圣舰规格的大圣,数量稀少,多半是属于青盛大圣。张若尘在地狱界的敌人太多,待在青盛大圣的圣舰上,才最为安全。 以十翼圣舰为首,血天部族的大圣舰队,急速飞了出去,冲向位于天麟古城附近的空间虫洞,直接通过虫洞之门,前往遥远的无归森林。 虽说,参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也就百位。 可是,仅仅只是在十翼圣舰上,张若尘便是感应到了上万圣境修士的气息。几乎每一位赴宴修士,都带有一群亲属、侍女、仆从,就像是在比拼家底和身份一样。 张若尘听见不远处,三位圣王境赴宴修士,正在议论。 “五境王不愧是神孙,身上穿的铠甲,竟是君王圣器,带在身边的四位侍女,全部都是圣者境界,个个年轻貌美。” “柳戟血圣为了狩天大宴也是够拼,居然花费天价,购买了十位至圣奴。由十位至圣奴抬轿,在大宴上,必定威风八面。” …… 张若尘越听越觉得好笑,自言自语的道:“地狱界的修士,竟然也有相互攀比之心,一场大宴而已,处处都在争,处处都在比。” “哈哈!张若尘你是有所不知,这狩天大宴,还真就是各族修士争名夺利和相互比斗的盛会。” “各大神殿,各大部族,各大家族,各大神国,都想表现出最为恢宏华丽的一面。” “什么谦让,什么收敛,什么低调……呵呵,最后不要这样。你越这么做,大家越觉得你们整个部族都不行,整个神殿已经失去争斗意识,变得软弱,整个家族已经没落。”易轩大圣走了过来,如此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