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二十一章 青鹿神殿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二十一章 青鹿神殿

水星葫芦第二阶段的炼制,主要是,让它和毁灭金阳结合起来。 毁灭金阳,是艳阳文明的一件至尊圣器,由一颗恒星的内核精华炼制而成,若是能够和水星葫芦结合,必定可以化为一件更加强横战兵。 张若尘取出毁灭金阳,调动圣气注入进去,使得金阳时而变大,时而缩小,细细感受它的力量波动变化。 “在融炼之前,必须先将毁灭金阳的器灵,彻底收服。” 毁灭金阳的器灵,达到了大圣层次。 当初,艳阳天子将它带到昆仑界功德战场的时候,内部的器灵,被艳阳天主使用一层神力封印了起来。 艳阳天子和张若尘,都是因为,炼化了古金乌的血和魂,才能与毁灭金阳沟通,发挥出至尊圣器的部分威能。 张若尘释放出净灭神火,凝聚成九条火龙,持续不断的炼化毁灭金阳中的那一层神力。可是,花费了半个月时间,那层神力依旧固若金汤,没有一丝变化。 “一层神力而已,以大圣境界的修为,居然无法炼化。” 张若尘的目光一瞥,盯向青盛大圣。 “干什么?” 青盛大圣警惕了起来,生怕再次被坑。 张若尘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很好奇,大圣无上境和神境,到底差距有多大?” 这句话,问到了青盛大圣的心坎上。 青盛大圣的眼神迷茫,叹道:“既可以说,是一步之遥的差距。也可以说,是天上地下的差距。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 “我就想知道,一位无上境大圣,能不能炼化,一位神布置在至尊圣器中的神力屏障?”张若尘道。 青盛大圣盯向毁灭金阳,哪里还不明白张若尘的心思? 饶这么多弯子,不就是想要他帮忙炼化。?? “拿来,区区一层神力屏障而已,本圣还没有放在眼里。”青盛大圣知道张若尘的天赋,更知道,血绝三神对他的重视程度。 而他青盛大圣,更在乎的,是张若尘对血绝家族的归属感。 所以帮一些小忙,根本不是事。 青盛大圣将毁灭金阳环抱在双手之间,释放出一道道血气,向它的内部涌动而去。 “居然是艳阳天主亲自布置的一道神力封印,炼化起来,的确不容易。”虽然这么说着,可是,青盛大圣的脸上,却带有浓浓的笑意。 花费了大半天时间炼化,神力屏障越来越弱,毁灭金阳剧烈震动,内部响起一道道嘹亮的叫声。 声音,震耳欲聋,使得空气都在颤动。 青盛大圣向张若尘盯去,道:“毁灭金阳的器灵,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,达到百枷境,能够自己收服吗?” “应该没问题。”张若尘道。 “好。” “轰隆。” 神力屏障,彻底破碎。 与此同时,青盛大圣将双手撤去,急速向后倒退。一个眨眼的时间,他的身形,出现到千里之外。 毁灭金阳释放出刺目的光芒,每一根光线,都如一根金箭,圣王之下的生灵,哪怕只是看它一眼,也会在一瞬间,双眼燃烧起来,变成一个瞎子。 “嘎!” 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叫声响起,一只金乌,从毁灭金阳中飞出。 金乌生有三足,一双金翼展开,长达数万丈,一双眼瞳露出凶光,口吐人言,道:“本座乃是艳阳天主座下的至尊圣器,你们速速解开这片空间外围的神纹,放本座回艳阳文明。否则,天主赶来,你们通通都得死。” “看来,你是被封印在神力之中,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 张若尘懒得与它废话,身上火神铠甲燃烧,右手抬了起来,手掌越来越巨大。最后,他的手掌,变得比金乌的身躯都要庞大数倍。 翻手一掌,拍压下去。 “嘭。” 遭此一击,金乌身上的光芒,略微暗淡了一些。 它意识到,眼前这个人类,乃是大圣境界,不是那么好惹,连忙飞回毁灭金阳,激发出至尊圣器的威能。 “轰隆。” 毁灭金阳之上,一道道铭纹光丝,浮现出来。 体积变得越来越巨大,直径十里,百里…… 没有达到恒星那么巨大,可是,也达到了一颗行星大小,通体金灿灿的,释放出来的至尊之力和火焰,让空间都微微扭曲。 “这才是毁灭金阳的真正威能,哪怕只是器灵超控它,随意一击碰撞出去,也能将星辰杂碎,将墟界泯灭。” “血天三绝任何一个,单独遇到了毁灭金阳,也得立即逃命。” 青盛大圣有些担心,觉得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未必能将它收服。 张若尘不惧反喜,明白器灵完全释放出来后,毁灭金阳才真正算是一件至尊圣器。若是,执掌在他的手中,即便遇到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,也能战个天翻地覆。 “真理界形。” 张若尘的双手一展,顿时,身体周围,密密麻麻的星辰光点显现出来,化为了一片浩瀚的星空。 星空蔓延到千里之外,让青盛大圣都生出一些微妙的感觉,像是触及到了真理,思考出了一些以前解不开的修炼困惑。 是真理之心的力量。 “轰隆隆。” 远远望去。 只见,张若尘的真理界形,化为一片千里星空,与一颗直径千里的金色火球,激烈的对碰在一起,爆发出排山倒海的能量波动。 天地神炉的上方,一只只火灵,发出龙吟、狮吼……,它们很想冲过去,加入进战斗,却被青盛大圣拦了下来。 张若尘调动真理规则,双掌同时打出,施展出龙象般若掌。 十倍攻击力量,与掌力融合在一起。 “轰隆。” 双掌与毁灭金阳对碰,将它打得猛烈一震,向后倒飞出去。 毁灭金阳上的光芒,再次暗淡许多。 由器灵操控至尊圣器,虽然,也能爆发出强绝的威能,可是,却无法持久。等到至尊圣器内部蕴含的能量耗尽,也就失去攻击力。 张若尘一连打出数十道掌印,每一击,都是十倍攻击力量。毁灭金阳的体积不断变小,最后化为房屋大小,急速飞了出去,想要逃遁。 “哪里走。” 张若尘一指点了出去。 毁灭金阳的前方,空间变得扭转,化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。 冲进漩涡中之后,下一瞬,毁灭金阳出现到了张若尘的手掌上方,急速颤抖,猛烈旋转。 “既然你对艳阳天主如此忠心,我只能,磨灭掉你的意识。”张若尘道。 金乌的声音,从毁灭金阳中传出,哀求道:“别!主人,主人,求放过!本座……我只是一件至尊圣器的器灵,早就不知跟随过多少位主人。谁能用绝对的力量,将我镇压,我就向谁臣服。主人,主人,你听见了吗?” “……”张若尘心头无语,愣住了半晌。 好歹也是大圣级别的器灵,居然,怂到如此地步。 还有节操二字可言吗? 张若尘并不完全相信器灵金乌,所以,将它的圣魂收走了一半,存放到神光气海之中。 接下来,他飞到天地神炉的炉口边缘,一手托着水星葫芦,一手托着毁灭金阳,打算正式融炼。 “毁灭金阳的器灵完全放出来后,变得比以前强大太多,水星葫芦蕴含的水属性力量,未必抵挡得住。” “得再准备一些水属性和阴寒属性的宝物,用来平衡它们二者。” 张若尘最不缺的,就是各种材料。 很快,从空间戒指中,拖出一块长达七十多米的紫色晶石。 紫色晶石散发出来的紫芒,与毁灭金阳的金光一样耀眼。不同的是,前者释放出来的气息,阴寒刺骨。 就算张若尘坐在天地神炉的旁边,都感觉身体被寒气冻得皮肤发痛。 远处,青盛大圣心境无法保持平和,激动得颤抖,道:“居然是宇空寒冰石……不对,宇空寒冰石是炼制至尊圣器的神材,哪怕一小块都价值连城,怎么可能出现石山这么巨大的一块?” 张若尘身旁的那块紫色晶石,与一座小型石山,没有区别。 宇空寒冰石,乃是宇宙中极寒之地,才能孕育出来的炼器材料,属于十大神级物质之一“五行极致物质”。 在地狱界,也能买到。 但,都是论“克”买。 青盛大圣的内心,越发的感到不平衡,恨不得抱住那块宇空寒冰石,一头撞死。他可是无上境大圣,站在圣道最顶端的存在,可是,却被张若尘这个不朽境大圣血虐。 与张若尘比起来,他跟一个穷鬼,没有区别。 那张若尘,随随便便拿出来的,都是水星葫芦、毁灭金阳、宇空寒冰石,任何一件都是青盛大圣觉得自己努力一生,才能奋斗到的宝物。 “昆仑界果然遍地是宝,血宸和筱筱为何没什么收获?是不是,他们偷偷藏了起来?” “不行啊,为家族奋斗了一万多年,拥有的财富,却比不上一个不朽境大圣。我得去禀告战神,提升家主的待遇,不然这个家主谁愿意当谁当,我也去功德战场上捞一把。” “刚才帮张若尘测试葫芦的威力,损失了三百年寿元,是不是应该让他补偿一点什么?哪怕切割一块宇空寒冰石也好。” “本圣帮他炼化艳阳天主的神力屏障,也算是不小的忙,应该收取一些报酬才对。” 青盛大圣的脑海中,转过一道道念头。 但,有无上境大圣和代理家主的超然身份拖累,放不下面子,有些拿不定主意,要不要那么做。 …… ………… 在张若尘全身心投入进炼器的时候,地狱界十族的各方势力,都在为筹备“狩天大宴”做准备。包括功德战场上的修士,收到大宴的邀请函,也都陆陆续续的返回。 修罗族有二十四座神殿,代表二十四方最为强大的势力,加上各大神殿的外围家族、国度、星球……,几乎囊括了修罗一族七成以上的修士。 其中,青鹿神殿在二十四神殿之中,排名第二,仅次于“修罗神殿”。 修罗神殿代表的是,修罗族最古老的传承,也是修罗族的灵魂和旗帜,排在第一,当然是无可厚非。 但是,中古以来,举行的九十九界狩天大宴,却有七次,青鹿神殿超越了修炼神殿,成为修罗二十四神殿的第一。 青鹿神殿仅仅只有四个元会的历史而已,能够如此咄咄逼人,声威日盛,与创殿祖师“青鹿神王”脱不开关系。 此时,青鹿神王和修辰天神,并排坐在神殿的上方。 青鹿神王的身体,一片混沌,只是显化出一只青鹿的形态,声音悠远的道:“修辰,你若是早一些想通,加入我们青鹿神殿,怎么会遭受血绝战神之辱?” 修辰天神的脸,变得狰狞而又扭曲,沉冷的道:“我若不是先被月神的神器击伤,又在夺舍肉身的关键时期。血绝小儿,岂能欺我?” 修辰天神不属于修罗二十四神殿的任何一殿,上一个元会,它修为最强的时候,几乎是将修辰天神殿,发展成为了修罗第二十五座神殿。 可惜,因为它在神战中,遭受重创,修辰天神殿也没落了下去。 青鹿神王曾经邀请修辰天神,加入青鹿神殿,被它婉拒。 要知道,上一个元会的时候,修辰天神的战力,比青鹿神王还有略胜一筹,岂能甘心居于他之下? 与血绝战神的那一战,修辰天神遭受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,顿时醒悟过来,时代已经不一样,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能够与须弥圣僧交手的修辰天神。 所以,怀着浓烈的仇恨之心,修辰天神打算加入青鹿神殿。 “我没有别的条件,这一次狩天大宴,青鹿神殿必须不惜一切代价,狠狠的羞辱血天部族,血绝家族的成员,全部都得死。其中张若尘,我要他魂飞魄散,飞灰湮灭。” 修辰天神语气冰冷如霜,神威不自觉的爆发出来,令得青鹿神殿的上空电闪雷鸣。 青鹿神王道:“狩天大宴,各方诸神都盯着,哪里能够随便杀戮?这是,命运神殿和阎罗神殿,明文禁止的事。” “哪一次狩天大宴,没有修士意外陨落?”修辰天神道。 青鹿神王沉默了很久,在做利弊推算,最终,开口道:“杀尽血绝家族这个千年,最杰出的圣王和大圣,这是,不切实际的事,根本不可能做到。但,如果只是杀一个张若尘,还是有机会的。” 紧接着,青鹿神王释放出两道神念,将青鹿神殿培养的两位千岁之内的顶尖大圣,召唤了进来。 一位身躯高达四米,人类形态,是一个光头,身上没有皮肤,血红色的肌肉外露,头顶长有一个宝塔形状的触角。 他名叫红浮屠,已经挣断九十八道枷锁。 另一位,是一个背着六柄圣剑的孩童,看上去八九岁的样子,却浑身散发银光,犹如白银铸炼的身体。 他,名叫婪婴,年仅三百岁,已经达到百枷境大圆满。() 。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