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一十九章 阵法之太上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一十九章 阵法之太上

璇玑剑圣的神情,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,眼中浮现出沉思之色。 片刻之后,璇玑剑圣道:“的确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一件能够改变昆仑界现今局势的大事。” 闻言,张若尘越发好奇。 昆仑界已经沦为功德战场,天庭界和地狱界,都想争夺其中的机缘宝物,有什么办法,能改变这一切? 但,如果真能如此,无疑是再好不过。 至少昆仑界修士,无须再流血牺牲。 顿了顿,璇玑剑圣继续道:“你应该已经知道,十万年前,那场波及整个天庭界的惨烈神战,天庭界和地狱界,都有近半神灵陨落,元气大伤。昆仑界便是在那一战中,被彻底打残,千疮百孔,是须弥圣僧牺牲自身,才得以暂时封印住那些世界裂缝,与外界隔绝。否则,昆仑界早已沦为地狱界的领地。” 张若尘点头。 时至今日,这些事情,自然是早已清楚。 中古那场浩劫,何止是惨烈。昆仑界可谓是在最为辉煌鼎盛的时候,遭遇近乎灭顶之灾,接天神木被斩断,诸神陨落,之后十万年,完全进入到无神时代。 从顶峰,打落下深渊。 “所有人都以为,昆仑界的神灵,已经全部战死。但,其实不然。至少,还有一位巨擘,活在地狱界中。”璇玑剑圣严肃道。 张若尘问道:“地狱界有昆仑界的巨擘?这是为何?” “那位巨擘是被地狱界诸神联手镇压,因为难以将他杀死,只能囚禁在命运神殿,想以命运之力,慢慢将他磨灭。”璇玑剑圣沉吟道 张若尘盯着璇玑剑圣的双眼,心中已有答案,道:“这么说来,师尊留在地狱界,与那位巨擘有关?师尊身上的天机,是不是,也是那位巨擘掩盖的?” 既然地狱界,杀不死那位巨擘,那么,那位巨擘的修为,恐怕已经达到无法无天的地步。 即便残留在天地间的意识,也有非凡神通,能够做许多事情。 璇玑剑圣点头,道:“不错,的确都与那位巨擘有关。为师所要做的事情,乃是将那位巨擘,从命运神殿营救出来。” “营救那位巨擘?” 张若尘心中一震。 在他看来,这是难以想象的一件事情。命运神殿耗费巨大力气,囚禁那位巨擘,谁有本事可以将之救出来? 即便是神,也不可能做得到。 “其实,从十万年前开始,营救计划,就已经展开,始于千骨女帝。当年,千骨女帝正是感知到那位巨擘的意识,才会深入阴间,进入地狱界,暗中进行各种布置。” “但,此事非同小可,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,更不是靠某一个人就能成功。十万年来,已经相继有不少昆仑界修士,潜入地狱界,加入营救计划。” “为师当年追寻女帝的脚步,深入阴间,跨过第二条尸河,有幸得知了这一切,也成为了营救计划的一员。”璇玑剑神表情肃然的道。 想从地狱界,尤其是命运神殿救人,可说是难于登天,既要有周密的计划,也得有足够的人手,确保每一个环节,都不出现差错。 不由得,张若尘想到了在鬼门关前,所看到的那道风华绝代的身影,小黑曾喊出她的名字。 难道……那真的是千骨女帝? 忽地,张若尘想到一些东西,眼神复杂,道:“她也在这个计划之中吗?” 既然那位巨擘是被囚禁在命运神殿,张若尘很自然就联想到,化身为般若的黄烟尘。 而且,在他想来,要从命运神殿救人,最为关键的一点,应该便是打入命运神殿内部,实现里应外合。 所以,进入命运神殿的昆仑界修士,恐怕还不止黄烟尘一个。 尤其,黄烟尘才进入命运神殿不久,就能成为候选神女,背后如果没有昆仑界修士推波助澜,怎么想都不太可能。 池瑶难道早就知道这件事吗? 一时间,张若尘脑中想到了许多东西,平静的心绪,出现剧烈的起伏。 璇玑剑圣变得沉默,像是在思忆着什么,好半响才道:“她……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 听到这个回答,张若尘瞬间便知道,璇玑剑圣和般若,定然在地狱界见过。 “若尘,你可知为何有很多像为师一样的昆仑界修士,都想营救出那位巨擘吗?”璇玑剑圣突然问道。 张若尘轻轻摇头,其中的深意,着实是想不到。 根据璇玑剑圣所说,救出那位巨擘,能够改变昆仑界的局势,相当于是逆转乾坤。 谁有那么大的能耐? 十个池瑶,也做不到。 就算是血绝战神、月神这种层次的神灵,依旧不可能做得到。 这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……除非须弥圣僧复活,还差不多。 璇玑剑圣有些激动,眼中充满激动和火焰,道:“一切都是为了昆仑界的未来,以那位巨擘的威慑力,一旦脱困,昆仑界的局面,或将彻底改变。” 随即,他讲述起来。 “十万年前,地狱界的黄泉星河,向昆仑界飞来,想将昆仑界及周围的星空,一并吞没,却被那位巨擘所发现。” “那位巨擘,乃是阵道之太上,以周天星辰为阵点,以鬼门关为阵眼,布置出一座无比恢弘的阵法,隔绝不知多少万亿里的星空,将黄泉星河阻挡在外。即便十万年过去,地狱界仍旧未能将那座阵法攻破。” 林刻震惊,道:“以一己之力,挡住了整个地狱界?” 黄泉星河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就是地狱界。 所说是靠阵法才挡住,可是,这样的手笔,也太恐怖了吧? “这是阵法之太上,才具有的无上神通。”璇玑剑圣感叹着说道。 何谓太上? 乃是在某一方面,达到最顶尖层次,才能够封号“太上”。 比如:阵道之太上,符道之太上,幻道之太上……等等。 纵观古今,能够在某一方面封号太上的修士,可说是少之又少,世所罕见,一个元会,都难得出现一个。 那位巨擘能够成为阵道之太上,难以想象,他在阵道上的造诣,究竟达到了何种地步。天地万物,皆可为阵,谁能不惧? 可以想象,如果将那位巨擘救出,无论是天庭界,还是地狱界,应该都会极为忌惮,从而不敢再打昆仑界的主意。 太上的精神力,能够达到多强? 七十阶?八十阶?还是九十阶?或者是已经百阶圆满? “鬼门关,竟然是被囚禁在命运神殿那位巨擘的手笔。”张若尘暗叹。 那位巨擘,对昆仑界的意义,实在太大,可说是关乎到昆仑界的生死存亡。 璇玑剑圣侃侃而谈,又道:“十万年前,那位巨擘在布阵时,可是击杀了一大批地狱界强者,神血染红星空,令地狱界生畏,最终派遣出大批绝顶神灵,付出极大代价,才好不容易将那位巨擘镇压。” 张若尘只感觉呼吸都停止,心脏猛烈跳动,看向璇玑剑圣,问道:“师尊,弟子能做些什么?” 他相信,璇玑剑圣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冒险来见他,定然是营救计划,有用得到他的地方,需要他出一份力。 对此,他自然是义不容辞。 昆仑界是张若尘的出生和成长的地方,承载了他太多的回忆,哪里是他的故乡,是他心灵的归处。 无论如何,他都不希望看到它一步步走向毁灭,更不想看到万古的积淀,被天庭界的地狱界掠夺一空。 只要有希望,他愿意拼尽所有,去阻止这一切。 “为师来找你,就是希望,你能够为营救那位巨擘出一份力。这次的狩天大宴,极为重要,为师希望你能够去参加。“璇玑剑圣道。 张若尘问道:“这是为何?” 他相信,璇玑剑圣肯定知道狩天大宴的真相,却还坚持要他去参加,这其中必有深意。 璇玑剑圣正色道:“狩天大宴,源于十万年前,这一届刚好是第一百届,命运神殿格外重视,给予的奖励,也远超以往。” “只要能够夺得十族的总第一,命运神殿便会直接赐予万分之三十命运奥义,还会赐予一块命运天令,持之,可进入命运神殿的一些秘地修炼。” 闻言,张若尘不由一怔,万分之三十命运奥义,命运神殿还真是够大方,那可是恒古之道的奥义,哪怕是万分之一,都珍贵无比,会让神灵眼红。 就像张若尘本身拥有万分之五十八的真理奥义,若是暴露出去,绝对会招来天大的祸事。 “命运奥义与营救那位巨擘有关系?”张若尘询问道。 璇玑剑圣点头:“命运奥义和命运天令,对于营救那位巨擘,有极为重要的意义。” 张若尘眼神微凝,想要夺得十族的总第一,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? 地狱界强者如云,既然这一届狩天大宴,如此重要,地狱十族必然都会派遣出最强的阵容,需要面对的强敌,实在是太多太多。 不说其他,单单是在不死血族内,便有不少强劲的对手。 “此事,我定会全力以赴。”张若尘眼神锐利,道, 他现在无法向璇玑剑圣承诺什么,只能尽所能去狩天大宴上拼一拼,至于结果会是如何,到时候才会知晓。 事到如今,狩天大宴,他是无论如何,都必须要去参加,且不能有半点松懈。 可以预料,面对地狱十族的精英,这将会是一场艰难的苦战。 璇玑剑圣凝视了张若尘许久,道:“尽力便是,无论结果如何,为师始终以你为荣。” 虽然此事很重要,璇玑剑圣也不想给张若尘太大的压力。 再度与璇玑剑圣聊了一些东西,张若尘离开了此处,重新出现在天麟古城的街道上。 张若尘并未多做停留,当即向血绝家族赶去。 在进入精神力覆盖的区域后,张若尘直接□17獾谰□神力分身收了回去。 “狩天大宴,看来我得多做一些准备才行,或许该着手炼制水星葫芦了!”张若尘心中暗道。 想要夺得十族的总第一,绝非是易事,底牌越多,把握才能越大。 很多时候,宝物对实力,会有极大的影响。 以前张若尘只是想将水星葫芦,炼制成一件时空宝物,如今却是有了更好的想法。 他主修的掌法和拳法,一个至阳至刚,一个至阴至柔,阴阳轮转,刚柔并济,最重平衡。 为了确保在修炼中不出现差错,最好的办法,就是炼制出一件可以辅助修炼的宝物。 按照张若尘的想法,若是将毁灭金阳与水星葫芦祭炼在一起,或许就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。 更为重要的是,水与火相结合,定然会发生极为惊人的变化,成为一件大杀器。 当然,要将毁灭金阳和水星葫芦祭炼在一起,绝非易事,需要极高的炼器造诣才行。 在这方面,张若尘倒是提前做了准备,很早以前,他便是向神剑圣地请教了炼器之法,还翻阅过《天工齐录》的抄录本,他虽不精研炼器之道,却也对炼器,有极深的认知。 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力,来做这件事情,倒是有一定把握。 不过,炼制这等至宝,绝非一时半会儿,就能成功,且需要不寻常的炼器环境。 “血绝家族内,定然有专门炼制战器的地方。”张若尘暗暗想道。 当即,张若尘回返瀚海别苑,去拜访青盛大圣。 青盛大圣乃是血绝家族的代家主,这些事情,自然都要通过他。 张若尘并未拐弯抹角,直接向青盛大圣说明了来意。 “你想炼制战器?”青盛大圣道。 他还从未听说过,张若尘竟然还懂得炼器。而且,还专门来找他借用血绝家族炼器之地,似乎是要炼制什么非凡的战兵? 张若尘点头:“是。” 忽的,青盛大圣的目光,盯向天外的某个方向,露出聆听的神色。 半晌后,他深深看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战神已经知道你要炼器的事,刚刚传下旨意,让我带你去天地神炉,随我来吧!” 说罢,青盛大圣向瀚海别苑外飞去。 张若尘没有迟疑,立刻跟上。 张若尘倒是没想到,此事竟会惊动血绝战神,看来在血绝家族的领地上,能够瞒过他的事,的确是少之又少。 至于与璇玑剑圣会面的事,血绝战神应该是察觉不到的,毕竟天机已被蒙蔽。 “血绝战神应该是猜到,我在这个时间段炼器的目的,是为了备战狩天大宴,所以才如此重视。” 跟着青盛大圣,穿过道道神纹结界,张若尘进入一处特别的空间之中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。以他的半神之体,都感觉到有些滚烫。 这处空间,空旷无边,由一片天和一片地组成,如同一座无穷巨大的炉。 地为炉身,天为炉盖。 天和地之间,只有纯粹的火焰规则,而且异常活跃。别的天地规则,竟是一丝都感知不到。 炉中,火焰呈纯金之色,异常刺目。 有火龙、火凤、火麒麟……等等,火焰神兽从炉中飞出,在天空飞行。它们并不真正的神兽,都是由火焰凝聚而成,已经诞生出了灵性和智慧,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,不输于一般的大圣。 它们任何一只坠落到地上,恐怕都能将一颗星辰点燃,烧成数万里岩浆。 青盛大圣的脸,被火焰映照成了金色,道:“这里,名叫天地神炉,蕴含无数玄妙和种种不可思议的秘力,里面充斥着神火。在这里炼制战器,可以事半功倍。” “昔日,战神便是在这里,祭炼出血龙战戟。若无战神允许,一般人是无法踏足进来。” 其实,无须青盛大圣说,张若尘也已经感知到了这座天地神炉的不凡之处,也难怪能够祭炼出血龙战戟那等盖世神兵。 在时间之海,张若尘亲眼见识过血龙战戟的可怕威力,在血绝战神手中,完全可以弑神灭魔。 “多谢引路。”张若尘双手抱拳,道。 “别忘记,七天后,就将动身前往无归森林,勿要耽误了正事。” 青盛大圣没有离开,悬空站立在了天地神炉的附近。他实在是好奇,战神为何让自己带张若尘来这里炼器? 张若尘要炼的是什么,需要动用天地神炉? 即便是炼制君王圣器,也没有这个必要的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