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一十七章 所谓狩天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一十七章 所谓狩天

孤辰子眼神微沉,双手快速结出道道奇异印诀,体内顿时有璀璨圣光绽放出来,遍布四肢百骸,彼此相连,宛如一条条圣河在流动,释放出极其可怕的力量波动。 事到如今,孤辰子不再有所保留,将体内的枷锁之力,尽皆释放出来,注入圣相之中。 他一共挣断了八十道枷锁,肉身所蕴含的力量,相当于八倍不朽圣躯,且并非是寻常的不朽圣躯。 眨眼间,不死圣相手中凝聚出一柄数百里长的血色魔刀,邪气凛然,杀意滔天。 此乃不死神殿秘传的弑灵血刀,需要采集万灵之血和怨气,才能修炼成功,能破坏修炼根基,斩灭圣魂,最是阴毒不过。 与此同时,瑜皇出现在张若尘另一侧,以箫代笔,凌空描绘,瞬间勾勒出上百道泛着血光的玄妙符篆,彼此力量相结合,化为一座弥漫出毁灭气息的可怕符阵。 瑜皇的精神力极为强大,精研符道和阵道,两道皆达到地师级别,且能够极为巧妙的将符道和阵道相结合,威力倍增。 一抖手,瑜皇将一块极为古朴的玉符,置入符阵之中。 玉符释放出淡淡的玉质神光,渗透进入每一道构成符阵的符篆之中,顿时使得所有的符篆,结合得更为紧密,浑然一体,宛如拥有了生命。 紧接着,瑜皇体内绽放出九十九道圣光,贯通全身,释放出无比磅礴的力量,注入符阵之中。 “瑜皇居然只差一步,就能达到百枷境大圆满,百年潜修,她终是走到了我和孤辰子的前面。”易轩大圣眼中,浮现出一道讶色。 或许要不了多久,瑜皇就能跨出最后那关键的一步,成就圆满,百枷境再难有敌手,甚至说不得能与千问境强者相抗衡。 挣断九十九道枷锁,意味着瑜皇已经拥有接近十倍不朽圣躯的力量,此刻完全爆发,且动用了玄妙莫测的符阵,这等手段,难以想象究竟会强到何等层次。 孤辰子和瑜皇终是选择了联手,倒是如了张若尘的愿。 说到底,他们俩就是不想让张若尘做这个领袖。 毫无疑问,这一击将真正分出胜负,如果张若尘无法抵挡住,不但做不成领袖,或许还会吃极大的亏。 张若尘收回不动明王圣相,轻呼出一口气,体内血气剧烈涌动起来,发出江河奔腾之声。 “哗啦。” 蓬勃的血气,从张若尘的背上喷薄而出,十只巨大的金色肉翼显现出来,完全展开,极力吸纳天地之力。 眼见孤辰子和瑜皇从两侧同时攻过来,张若尘伸出双手,尽情将半神之体蕴含的力量释放出去。 “轰。” 张若尘双掌迸发出强大至极的力量,神霞升腾,混沌气弥漫,如同在开天辟地。 “咔嚓。” 孤辰子凝聚出的弑灵血刀,瑜皇缔造出来的符阵,同时爆碎开来。 这一次,孤辰子的不死圣相,终于是爆开,承受不住张若尘一掌打出的力量。 而瑜皇置入符阵中的那道玉符,原本就有裂纹,现在则是又添加了数道裂纹,大量神性力量散溢出来。 “噗。” 孤辰子和瑜皇同时喷出一大口圣血来,身体不由自主向后倒退。 若非他们足够强大,承受刚才这一击,不朽圣躯或许已经被打破,没错,张若尘释放出的力量,已然是具备破坏不朽圣躯的威力。 孤辰子和瑜皇均以冰冷的眼神,注视张若尘,即便不愿承认,可是,却改变不了他们败在张若尘手中的事实。 尽管他们都没有施展命运之道,同样的,张若尘也不曾施展真理之道。 看到这一幕,瀚海别苑内,变得极为安静,很多修士都瞪大眼睛,目光锁定在张若尘的身上。 他们不仅惊讶于这样的结果,更惊讶张若尘身后的十只金色肉翼,几乎都感到很不可思议。 在不死血族中,金色肉翼,千年难得一见。 谁也不曾想到,张若尘居然会拥有。而且,他才不朽境而已,就生长出十只,血气该是何等强盛? 不由得,很多修士眼中,都流露出敬畏之色。 血绝家族的修士,则是振奋不已,一切尘埃落定,血天部族的领袖,终究还是由他们血绝家族的强者来担任。 张若尘傲然立于空中,将目光投向瀚海别苑,淡淡的道:“此次带队参加狩天大宴的领袖,便由我来做了!还有人,有异意吗?” 连“血天三绝”都相继落败,谁还敢前去自讨苦吃? 真要惹恼张若尘,还怎么得到参加狩天大宴的名额? 安静了许久,也没有修士开口。 张若尘身形一动,径直出现在悬空岛上, 此刻,岛上的修士,看向张若尘的目光,明显变得和以前不一样,有的敬畏,有的热切,有的兴奋…… “张若尘才刚来到地狱界,和别的修士,都很生疏,甚至受到排挤和孤立。如果趁此机会,去与他结交,主动示好,甚至送出一些宝物,或许能够得到一个参加狩天大宴的名额。靠我自己的实力,得到名额的机会不大。” 一些修为实力相对较弱的修士,不由在心中暗暗想着。 狩天大宴的好处太大,任谁都难以抗拒,即便要为此付出代价,也完全值得。 血凝筱看着张若尘那卓然的身形,心中久久无法平静下来,那可是血天三绝,血天部族最为惊才绝艳的妖孽,居然全都败在了他的手中。 尽管她早就知道张若尘极其不凡,却也没想到,他会强到如此地步。 “参加狩天大宴,可是能够吃到玄极圣果,喝到神玉琼浆,说不得我能因此将数种圣道,修炼至大圆满境界。这么大的好处,哪怕将身上的宝物,全都拿去卖掉,换取一个名额,也是值得的。” “既然若尘表哥成了领袖,我或许可以走捷径。” “对了,若尘表哥需要神石,那我就把所有宝物都拿去卖掉,兑换成神石。” 血凝筱越想越觉得可行,盯向张若尘,双眼放光,恨不得立刻就去做这件事情。 看着众人眼神,张若尘岂能猜不到他们的心中在想什么? 每一个狩天大宴的名额,都珍贵无比,代表巨大的利益。而且,一辈子,只有一次。 谁能不心动? 张若尘初来咋到,对血天部族的这些修士,并不是那么不了解,由让他来确定人选,倒是一件头疼的事。 虽说,强者优先。 可是,能够聚集到这里的大圣,修为差距,都不是很大。圣王之间的差距,也就更小。 单看修为,很难确定谁强谁弱。 可是,如果要一个个去进行战斗筛选,不知道需要耗费多长时间,才能将人选确定下来。 张若尘走到血凝筱的身边,坐了下来。 血凝筱显得很拘谨,也很紧张,犹如当初第一次见张若尘时一般,嘴唇动了动,欲言又止。 “如果由你来确定人选,你会怎么做?”张若尘突然问道。 血凝筱愣住,半晌没有反应过来,道:“你……你在问我?” “嗯。”张若尘点了点头。 在心中斟酌了很久,她才低声说道:“如果是我……其实很简单,这些修士的信息,我们血绝家族都有收集。” “比如说,大圣境的强者,一共有七十八位,达到百枷境的,有十五位,不朽境巅峰的,有二十三位,他们的实力,都毋庸置疑,可以直接入选。剩下十二个名额,再由其他不朽境大圣去争。” “那圣王的五十个名额呢?”张若尘问道。 血凝筱道:“当然,也是相同的筛选方法。” “行,那这件事交给你了!”张若尘道。 “啊?” 血凝筱顿时发懵,以为自己出现幻听。 挑选狩天大宴的人选,这是何等重大的事,居然交给她来做? 事实上,将这件事情,丢给血凝筱,张若尘是非常放心的。因为,血凝筱的父亲乃是青盛大圣,如今血绝家族的代理家主。 如此重要的事,青盛大圣必然会插手进去,不会任由血凝筱胡来。 所以,张若尘看似是将之交给血凝筱,实则是交给了青盛大圣,想来其他修士也都能明白他的意思。 片刻之后,血凝筱回过神来,悄悄问道:“若尘表哥,你真的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做?” “你看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?”张若尘道。 血凝筱连忙点头,欣喜万分的笑道:“若尘表哥放心,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 当即,血凝筱忙碌起来,仔细整理所有修士的信息,还亲自去拜见了青盛大圣,显得格外认真。 时间不长,血凝筱站起身来,略显紧张道:“接下来,确定参加狩天大宴的人选,首先是大圣境,我念到名字的大圣,都可以入选。咳咳,易轩大圣、瑜皇、孤辰子…………莫洵大圣。” 血凝筱一口气念出三十八个名字,修为尽皆在不朽境巅峰及其以上。 “还剩十二个名额,谁觉得自己可以参加,可以主动站出来。谁先站出来,名额就是谁的。” “不过,如果有人不服,可以提出挑战,夺取名额。” 话音刚落。 “我要参加。” “我也要参加。” …… 规则已经制定好,大圣之间的挑战,很快便是拉开了序幕。 由血凝筱去做这件事情,张若尘可谓是无事一身轻,坐在座位上,自斟自酌。 看着已经开始的挑战,张若尘不由心中暗叹,无论是地狱界的生灵,还是天庭界的生灵,原来都一样。为了利益,没有谁会谦让,即便是同宗同族,都还是要大打出手。 为了能够参加狩天大宴,没有谁会手下留情,肯定会拼尽一切手段。 “七天后,我们就得前往无归森林,你这样让一个小女孩折腾,她能把事情办好吗?”就在这时,易轩大圣突然走了过来。 张若尘看了易轩大圣一眼,道:“修为强,不代表一定能够办好事。人不可貌相,有些事,她未必不能比我们做得更好。” “有道理,说不得哪天,她还能变得比我们更强。” 顿了顿,易轩大圣继续道:“对了,差点忘了正事,有几个运气逆天的家伙,想要见见你。” “运气逆天?”张若尘露出异色。 易轩大圣道:“对啊,就是几个靠运气的家伙,偏偏还被称为血天部族最近一千年,所诞生的最为惊才绝艳的妖孽。” 听到这话,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,血天三绝不就是血天部族最为惊才绝艳的妖孽吗?还有人比他们更强? 那几个又是什么境界?难道已经千问境了? 无疑,易轩大圣提及的这几个妖孽,让张若尘颇为好奇,不禁被勾起了很大的兴趣。 “他们在哪里?”张若尘问道。 易轩大圣道:“就在瀚海别苑内,我带你过去。” 当即,二人离开悬空岛,进入到瀚海别苑内一处院落中。 与其他地方相比,这处院落显得格外的清静,环境亦是十分的雅致,栽种了大量的血秫冥花,花香四溢。 穿过美轮美奂的花园,远远的,张若尘便看到一座古朴的亭子,亭内有五道身影,四男一女,围坐在一起,四名男子正在饮酒,而那名女子则是在抚琴,琴音舒缓而悠扬,让人很容易放松下来。 张若尘的目光,在四男一女身上扫过,眼中不由闪过一道异光,以他如今的修为,竟然都无法将他们看透,只感觉他们身上都笼罩着一层迷雾,深不可测。 “既然来了,便过来喝几杯吧。”一名气质儒雅的男子,微笑着说道。 此人身上没有丝毫力量波动散发出来,犹如一个普通的书生。 儒雅男子最为特别之处,是他拥有一双重瞳,每一只眼睛都有两个瞳孔,深邃无比,似蕴含着一种奇异的魔力。 张若尘并未迟疑,与易轩大圣一同迈步向亭子走去。 易轩大圣伸出一只手,很不客气的道:“我可是把人给你们请来了,我的好酒呢?” “少不了你的。” 生有重瞳的儒雅男子一翻手,取出一个精致的酒葫芦,抛给了易轩大圣。 儒雅男子笑道:“易轩,张若尘初来地狱界,肯定不认识我们这些活了快一千年的老家伙。你怎么只顾着喝,就不给他介绍一下我们?” “老家伙?你们老,可别连上我。”正在抚琴的绝色女子,道。 女子生得极美,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的魅惑之力,就算是大圣,都会受到影响。 易轩大圣一瞪眼,道:“介绍你们什么?介绍你们有多么了不起,不到千岁,就修炼到千问境?还有你慕阳天君,万死一生境了?切,都是运气好而已。” “我若是有那么好运气,早就修炼到无上境,哪里用得着在这里看你们几个神气。” 看到易轩大圣的反应,儒雅男子不由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道:“算了,还是由我来做介绍吧,他们四位分别是至渊血帝、涂昀大圣、枪皇和汐芫女帝,至于我,名为墓阳。” 至渊血帝很魁梧,身着血色铠甲,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极为冰冷。 涂昀大圣则是极为俊美,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,眉心有着一个红点,似以朱砂点上去的一般,为他平添了一种别样的美感。 至于枪皇,整个人给人一种极为凌厉霸道之感,坐在一旁,静静的擦拭着一杆不满血色秘纹的银色圣枪。 而汐芫女帝,自然便是那个抚琴的绝色女子。 张若尘的目光,依次在五位强者身上扫过,心中微惊。千年内,诞生出四位千问境强者,一位万死一生境强者,血天部族的底蕴,还真是不简单。 由此,也能够猜测到,整个不死血族的底蕴,有多么强大。 “我们找你来,其实是想和你说说狩天大宴的事情。你要知道,狩天大宴不仅仅只是一场宴会,更为关键的是狩猎,我们几个的修为,都已经超过百枷境,无法参加狩猎。” “宴会上,不管有任何麻烦和挑衅,我们都可以为你们接下,但,为血天部族征战,则只能靠你们。”慕阳天君道。 不能参加狩天大宴,慕阳天君心中,其实颇为遗憾。 千年一次的盛会,为血天部族荣耀而战的机会,没谁愿意错过。 “张若尘,既然你是青引真神之子,那么无论你以前是昆仑界的修士,还是广寒界的修士。现在都是我们血天部族的一员,在狩天大宴上,希望你能够好好表现,莫要失了血天部族的威风。”涂昀大圣温和的说道。 话音未落,至渊血帝便是哼声道:“张若尘,既然你做了领袖,就要给老子全力以赴,将鬼族、骨族……那些乌龟王八蛋统统压下去。你在功德战场上,下多重的手,在狩天大宴上也下多重的手。谁不服气,打服就是。什么最重要?血天部族的荣耀最重要。” “这话我同意,在狩天大宴上,对其他各族,都不用手下留情,让他们知道我们血天部族的厉害。当然,你首先要先将不死血族那几个厉害的家伙打趴下,齐天部族的刀狱皇,青天部族的晋琨大圣,还有黄天部族的风后。他们三个都是百枷境大圆满的修为,摆平他们,我们血天部族,才有希望压过其他九大部族。”易轩大圣赞同道。 闻言,张若尘不由心神转动,血天部族都有千问境和万死一生境强者存在,其他部族有百枷境大圆满强者,也就再正常不过。 地狱界另外九族,也肯定会有百枷境大圆满强者,说不得,数量还会比不死血族更多。 挣断九十九道枷锁和大圆满,看似只相差一道枷锁,实则差距极大,中间相隔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。 所以,真要让瑜皇去对上刀狱皇、晋琨大圣和风后,纵然她的手段诡异莫测,多半也是讨不到什么好。 可是,他们说的狩猎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 好好一场盛宴,被他们说得无比凶险的样子。 “张若尘,狩猎时,你可不要因为那些猎物是天庭界的俘虏,而心慈手软,你要记得,你现在是我们血天部族的领袖,你要为部族荣耀而战。” “什么?” 张若尘的心,猛然一震,原来所谓的狩天,竟是狩猎天庭界修士。 在此之前,张若尘根本不曾想到,竟会是这样的结果,可笑他竟然还去竞争领袖之位。 也难怪血后会说,他唯有全力拿下狩天大宴,才能真正在地狱界立足。 这个考验,实在是很残酷,分明是要让张若尘彻底站到天庭界的对立面,再也无法回头。 狩天大宴虽然是在地狱界举行,但这种非凡盛事,必然会传遍诸天万界,根本就不可能隐瞒得住。 “我很想知道,你有怎样的计划?如何在狩猎中,让我们血天部族独占鳌头?”汐芫女帝淡笑着问道。() 。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