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 力压双绝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 力压双绝

净灭神火至阳至刚,霸道至极,与九幽噬魂炎,完全是两个极端,从张若尘体内疯狂涌现出来,似要席卷诸天,焚灭世间万物。 “轰隆。” 两种火焰接触,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。 在张若尘的掌控之下,净灭神火化为一头庞大的凤凰,破开重重阻碍,振翅高飞。 大范围的空间,在高温炙烤下,变得扭曲起来。 就连九幽噬魂炎,也承受不住净灭神火的焚炼,纷纷消散于虚无。 张若尘猛然将左脚一跺,上百万道赤红色的神之规则涌现出来,一股磅礴的火焰神力释放出来。 “轰。” 顿时,净灭神火的威能暴涨,凝聚出的火凤凰,变得更为庞大,也更为凝实,每一片羽毛,都清晰可见。 焱神主修火焰之道,所掌握的三种神火中,便包括了净灭神火。 故而,动用焱神腿的力量,正好能够对净灭神火有增幅作用,真正展现出神火所拥有的可怕威能。 “哗啦。” 火凤凰冲天而起,强行将瑜皇凝聚出来的火焰风暴撕裂开来,无数风刃和九幽噬魂炎激射向四面八方,犹如天女散花,看上去颇为唯美。 张若尘立身在火凤凰的头顶上,背负着双手,俯瞰天地,宛如真神临世。 瀚海别苑内,诸多不死血族修士,都不禁看得呆住。 “怎么可能?就算是帝焰级别的净灭神火,可以张若尘如今的修为,怎么会强到如此地步?” “张若尘的净灭神火,蕴含了真正的神性力量,非比寻常。” “传闻中,张若尘在圣王境,便已经将净灭神火修炼到帝焰级别,突破成大圣时,所渡的融道劫中,包含与天地间的火道规则相融,经受了天地规则的淬炼与洗礼,这是一种先天上的优势。” “圣王境掌握帝焰级别的净灭神火,古往今来,都是极其罕见,也难怪张若尘会被称为,一个元会才能出一个的绝世奇才。” …… 能够以火焰压制瑜皇的九幽噬魂炎,这原本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,可偏偏张若尘办到了,让人不得不佩服。 一般情况下,掌握有净灭神火的修士,即便是在不朽境,都鲜少能将之蜕变为帝焰。 瑜皇显得极为沉着,丝毫没有显现出慌乱之色,刚才不过是试探,张若尘破了她的手段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 翻手间,瑜皇将碧血玉箫放入口中,不紧不慢的吹奏起来。 顿时,极其舒缓动听的箫声响起,清晰传入在场每一个修士的耳中。 刚一听到箫声,部分修为较弱的修士,不由自主的沉迷进去,显得如痴如醉。 张若尘的感受,则是完全不一样。 箫声一起,张若尘便感觉到心神不宁,体内气血开始涌动起来,有些不受控制。 最为可怕的是,张若尘的圣魂出现悸动,隐隐有离体的迹象。 不知怎么回事,张若尘生出昏昏欲睡之感,身心莫名生出一种疲惫之感。 下一刻,张若尘感觉被拉入了一个特殊的世界,里面十分昏暗,且剧烈扭曲,其中的一切,都如梦幻泡影一般,在不断破灭。 以他的精神意志,竟是都难以分辨出这个世界,究竟是真实,还是虚幻。 “哗啦。“ 一个黑暗的漩涡出现,转动间,将一切都吞噬进去,变得越来越庞大。 一股诡异的力量,渗透进入张若尘体内,吸住他的圣魂和意志,要一并吸入黑暗漩涡之中。 “摄魂箫,《丧魂祭曲》,生死茫茫无奈何。” 同一时刻,不少修士脑中,都浮现出这句话来。 摄魂箫,正是瑜皇手中的碧血玉箫,是一件来历非凡的特殊宝物,属于一位逝去的古神。 瑜皇曾误闯入一处险地,不但幸运活了下来,还机缘巧合,得到了摄魂箫,从箫中得到了《丧魂祭曲》的传承。 传说,那位古神以摄魂箫吹奏《丧魂祭曲》,一座大世界中的所有生灵,都会失魂落魄,就连神灵,都会受到影响。 瑜皇在这方面的造诣,自是还远无法与那位古神相比,可一旦吹奏,也非常人可以抵挡,就算是千问境强者,都不敢说一定不会受影响。 显然是通过之前的试探,瑜皇认可了张若尘的实力,故而不再有所保留,施展出真正可怕的手段。 幸好瑜皇是单单针对张若尘一人,要不然,瀚海别苑中,肯定会有很多修士中招,生死不由自己。 张若尘心中微惊:“好诡异的箫声,竟能麻痹五感,侵蚀精神意志。” 丧魂之力诡异莫测,无孔不入,难以抵御,精神意志稍有松懈,就会堕入无尽黑暗之中。 饶是张若尘的精神意志极其强大,都出现了短暂的恍惚,身下的火焰凤凰失去控制,快速瓦解,重新化为熊熊的净灭神火。 突然间,箫声演化出一具介乎于虚实之间的骷髅,手持一柄魔刀,径直向张若尘斩去。 与此同时,那些散落四方的九幽噬魂炎,重新凝聚起来,且明显变得和之前有所不同,像是被赋予了生命,化为一朵朵幽莲,按照特殊的阵势,环绕在张若尘的身周。 “瑜皇是打算杀了张若尘吗?” 一些修士如此想道。 又是《丧魂祭曲》,又是幽莲噬魂阵,无论怎么看,这都是要置张若尘于死地。 即便张若尘能不死,也必然会遭受难以想象的重创,伤及修炼根基。 在血绝家族内,敢如此行事,不得不说,瑜皇魄力惊人,可说是肆无忌惮。 到了这一步,已经鲜少有人觉得张若尘能够抵挡住瑜皇的杀招,这场战斗,基本上可以落下帷幕。 张若尘静静伫立于半空中,好似已经完全被《丧魂祭曲》控制了一般。 “安忍不动如大地,佛怒明王裂九天。” 就在骷髅挥刀斩下之时,张若尘心中发出一声呐喊。 在这一刻,张若尘的精神意志,迸发出极致的锋芒,无物可挡。 “咔嚓。” 魔刀连带骷髅,一并碎裂开来。 高达千里的不动明王圣相,显现出来,充满了威严,万魔慑服。 净灭神火萦绕在不动明王圣相身周,举手投足之间,将幽莲噬魂阵震破。 “吼。” 不动明王圣相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天地震荡,将所有声音都镇压下去,万籁俱寂。 “砰。” 瑜皇身体一震,发出一声闷哼,不由向后倒退了一步。 目光凝视不动明王圣相,瑜皇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惊色,刚才那声长啸,不但破坏了《丧魂祭曲》,还让她本身受到一些反噬,精神意志震颤。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一尊圣相,竟有如此威能。 “是那道意志的缘故。” 血屠心中顿时生出明悟。 之前,张若尘在冥古血泉中接受洗礼,自身血脉之力觉醒,曾显现出过一尊伟岸的身影,还因此惊动了血绝家族始祖的真身。 虽然现在出现的是一尊圣相,但,血屠能够隐约感知到那道意志的气机。 以那道意志的强大,要破解《丧魂祭曲》,自然不是什么难事。 张若尘眼神平静,古井不波,催动不动明王圣相,结出玄妙的掌印,径直向瑜皇拍击而去。 瑜皇连忙吹奏摄魂箫,道道规则与大圣之力释放而出,凝聚出一座庞大的幽暗魔山,阻挡在前。 摄魂箫乃是一件非比寻常的秘宝,妙用无穷。 “嘭。” 魔山爆碎,并未能够抵挡住不动明王圣相。 不由得,瑜皇连忙以极快速度倒退,避开不动明王圣相的攻击。 张若尘并未停下来,全力催动不动明王圣相,攻向瑜皇,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。 功法修炼至第九重,尤其是在冥古血泉中觉醒不动明王大尊的一道意志,张若尘终是真正掌握了《九天明帝经》的精髓玄妙,也多了更多的妙用。 且就在刚才,不动明王圣相和不动明王大尊的一道意志相结合,张若尘脑中竟是莫名多出了一些东西,晦涩无比,似某种特殊的传承。 只是眼下,他还没有时间去参悟。 事实上,即便没有不动明王大尊的一道意志,凭借张若尘本身的坚韧意志,也同样能够抵挡住《丧魂祭曲》。 只不过,想要像这般摧枯拉朽的破解《丧魂祭曲》,却就不太可能。 毕竟,这是瑜皇的一大杀招,能让千问境强者都忌惮,绝非轻易就能破解。 眼见瑜皇的杀招被破,落入下风,形势急转直下,很多修士都不禁露出惊诧之色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就在这时,孤辰子从悬空岛闪掠而出,出现在战场之上。 “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手段。” 说话间,孤辰子身体一震,磅礴的血煞之气涌现,亿万道规则交织,凝聚出一尊千里高的巍峨身影,背负八只银色肉翼,与孤辰子一般无二。 这是孤辰子修炼出来的圣相,无比凝实,宛如真身一般。 “砰。” 孤辰子的圣相,与不动明王圣相,对拼了一掌,彼此宣泄出极其可怕的力量,震荡八方。 同一时刻,两尊圣相各自向后倒退了数步,拉开距离。 “血天三绝”各有所长,易轩大圣是肉身最为强横,如张若尘一般,肉身成大圣,鲜有人敢与他硬碰硬。 瑜皇则是以手段诡秘莫测著称,能够杀人于无形。 至于孤辰子,他最强的便是圣相,得不死神殿秘传,凝炼出无比强大的不死圣相,可以修炼不死神殿秘传的种种手段。 “哗啦。” 孤辰子的不死圣相结出奇异印诀,顿时有大量血色锁链飞出,缠绕向不动明王圣相。 不动明王圣相挥手,净灭神火化为一条条火龙,冲击而出。 净灭神火焚灭一切,任凭那些血色锁链如何古怪,都无法抵挡,纷纷被炼化掉。 另一边,一片血海出现,掀起惊涛骇浪,向不动明王圣相拍击而去。 “明王镇九天。” 张若尘低喝,双手所结的印诀,瞬间发生改变。 只见不动明王圣相上空,风云变色,海量天地规则和天地圣气汇聚,以极快速度,演化出九层凝实而浩瀚的天宇。 一股难以言喻的强大力量,加持在不动明王圣相身上,威压天地。 任凭血浪如何翻滚,都始终无法近得了不动明王圣相的身,反而是逐渐平复下去。 孤辰子眼神微凝,没想到张若尘的不动明王圣相,竟是如此强大,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。 很难想象,张若尘如今还是不朽境的修为。 “吼。” 不死圣相发出一声低吼,凝聚无数规则,从天地间汲取道道诡异莫测的力量,一指点杀出去。 一道恐怖至极的指印出现,其上交织大量诡异的秘纹,一出现,便将空间洞穿,所有的空间碎片,尽皆消融。 “化血天冥指。” 不死神殿秘传的高阶圣术,以圣相施展,威力可以达至最强,但前提是,圣相要能够承受住这一指法的力量。 化血天冥指一出,万灵皆会化为一滩脓血,极其狠毒,中者即便不死,也会承受莫大痛苦。 “神魔镇狱。” 不动明王圣相瞬间化为一尊盖世神魔,头顶九天,脚踏地狱,伟岸到了极点。 在修成龙象般若掌的第十三掌后,张若尘又耗费一些时间,将神魔镇狱的第四重修成,同样是达到百枷级高阶圣术层次。 和龙象般若掌一样,神魔镇狱也有明确的修炼之法,只要能够参透其中的精髓,并且,具备修炼基础,就能修炼成功。 张若尘的不动明王圣相极其强大,修炼神魔镇狱第四重,自然是水到渠成。 “轰。” 化血天冥指轰然爆碎,蕴含的诡异力量,四散飞溅。 而不动明王圣相头顶的九层天宇,亦是有数层被洞穿,大量圣道规则散去。 不动明王圣相连连倒退,受到极强冲击,难以稳住身形。 孤辰子的不死圣相,更是直接倒飞出去,险些四分五裂。 受此冲击,孤辰子亦是受到反噬,心神震颤,体内气血涌动得格外厉害,差点忍不住喷出一口圣血。 张若尘虽然也受到冲击,却始终傲然而立,巍然不动,高下立判。 “又一种百枷级高阶圣术,张若尘真的是刚突破至不朽境吗?” “不朽境能够修成两种百枷级高阶圣术,且圣相还能胜过孤辰子一筹,真是一个怪物。” “看来瑜皇和孤辰子,也无法阻止张若尘成为血天部族的领袖人物,真不知道,等他突破至百枷境,会强到何种地步。” “肉身胜过易轩大圣,精神意志强于瑜皇,圣相力压孤辰子,难怪张若尘会被称为一个元会一出的绝世奇才。” …… 看到这样的战况,任谁都无法再保持平静。 “血天三绝”在一天之内,败于同一人之手,在此之前,应该是从没有人想过的事情,也没人敢想。 但,事情偏偏就发生了,且还有如此多修士亲眼目睹,乃至诸神都在关注。 一旦传扬出去,不知会在血天部族,乃至整个不死血族,引发多大的轰动。 任谁都明白,不是瑜皇和孤辰子不强,而是张若尘太过强大,强得匪夷所思,无法以常理论断。 …… 在微信公众号上,有读者写了《万古神帝》的番外,有兴趣的读者,可以去微信关注“飞天鱼”,阅读不一样的番外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