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一十五章 瑜皇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一十五章 瑜皇

瀚海别苑内,血绝家族的圣境子弟,眼中尽皆浮现出激动之色,由他们血绝家族的强者,来担任血天部族的领袖人物,这是极大的荣耀。 哪怕,那个人是张若尘。 对于血绝家族普通的圣境子弟而言,根本不在乎,张若尘曾经是不是天庭界的修士。他们只在乎,张若尘是血绝家族的神子,是他们血绝家族的一员。 先是,诞生两位新神。接着,血绝战神被册封为血天部族的大族宰。现在,张若尘又击败易轩大圣,将成为参加狩天大宴的领袖。 血绝家族可说是喜事连连,声威大震。 血绝家族沉寂太久,终于是又要重新走向辉煌鼎盛。 过得许久,张若尘与易轩大圣的战斗余波,才完全消弭于无形,有神纹的守护,他们的战斗,尽管很激烈,却并未对血绝家族造成什么破坏。 易轩大圣体内那剧烈涌动的气息,快速归于平静,他虽落败,却也并未受伤,准确说,只是输了半招而已。 “张若尘,你的实力,的确是很出乎我的意料,按照约定,我不再与你争领袖之位。“易轩大圣并未因为落败而恼羞成怒。 他只是有些遗憾,碍于约定,没法与张若尘真正分出一个胜负。 身为“血天三绝“之一,易轩大圣自是拥有诸多非凡手段,底牌层出不穷,他的实力,绝不止于此。 可惜,话已说出口,如此多修士见证,他不可能食言而肥。 张若尘显得很平静,道:“承让。” 实话说,若非他将龙象般若掌第十三掌修炼至小成,想要接下易轩大圣的冰封乾坤掌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 两种圣术,可说是正好相克,张若尘是占了阳气旺盛的便宜。 换作其他人,即便是百枷境大圣,也鲜少有人能够驾驭如此磅礴的阳刚之气,这是易轩大圣未曾预料到的事。 易轩大圣回到了悬空岛上,脸上仍旧带着笑容,显得极为洒脱。 在场所有修士,齐刷刷将目光投向张若尘。 连易轩大圣都退出竞争,张若尘无疑是可以,顺理成章的,成为血天部族的领袖。 如此,接下来,便该确定参加狩天大宴的人选,修为实力稍弱的大圣和圣王,均是不由得紧张起来。 狩天大宴好处多多,任谁都想前去参加,可他们之中,注定会有很多人失去机会。 唯有血绝家族挑选出来的近二十名精英,心情极好,压力小了许多。 就在一些修士,准备前去恭喜张若尘的时候,原本对领袖之争表现得最为淡然的瑜皇,却是突然站起身。 这一刻,瑜皇身上的气质,徒然发生改变,不再飘逸出尘,而是变得冰冷无比,一股无形的寒意弥漫开来。 感受到这股寒意,一些修为较弱的修士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如坠冰窟。 “张若尘,易轩不与你争,不代表你就可以做血天部族的领袖,至少你还得过我的这一关。”瑜皇以清冷的声音道。 孤辰子亦是站起身来,淡漠道:“你胜了易轩一筹,不代表也能胜我。这,领袖的位置,我突然又想再争一争。” 听到二者的话语,很多修士都不禁露出诧异的表情,有些弄不清楚状况。 要知道,瑜皇在最开始的时候,已经表态,对做领袖,毫无兴趣。孤辰子也是主动放弃竞争,要将领袖之位,让给易轩大圣去做。 现在倒好,他们俩居然都改变了态度,要阻止张若尘成为血天部族的领袖,实在是让人有些措手不及。 易轩大圣眼泛笑意,独自饮酒,似乎早已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,很乐得看热闹。 在场的修士,都不是傻子,皆是看明白,这个领袖,谁做都可以,唯独张若尘不行。 瑜皇和孤辰子对他针对,再明显不过。 至于其中的缘由,无非是因为,张若尘是一个外来者,并不是纯粹的不死血族,甚至在功德战场上,还与不死血族有极大恩怨。 当然,或许还有,更深层次的原因。 一个天庭界的生灵,想要在地狱界站稳脚跟,不受排挤,谈何容易? 目光扫过瑜皇和孤辰子,张若尘并无半点惧色,平淡道:“对于领袖的位置,我本来是没有什么兴趣。可是,既然已经出手争夺,那么必然是要将其拿下。既然二位有异议,也无需那么麻烦,就以战力定胜负,决出领袖。如何?” 孤辰子轻哼一声:“算你还有些魄力,那就让我先来试一试,你到底还有什么本事?” “孤辰子,你和易轩的战力,也就在伯仲之间,想要战胜他,恐怕没有那么容易。不如由我出手?”瑜皇道。 孤辰子道:“这可不一定!先前,无论是我和易轩那一战,那是张若尘和易轩的那一战,都只是试探性的交锋,并没有施展出真正的手段。真要斗个天翻地覆,你以为百枷境的大圣,会输给一个刚刚进入不朽境的大圣?” …… 张若尘轻轻摇头,道:“二位不必再争,不如你们一起出手?” 此话一出,瀚海别苑内,顿时鸦雀无声,落针可闻。 在场的修士,都像看怪物一般,看向张若尘。 同时挑战瑜皇和孤辰子,这是何等疯狂的行为? 说出这样的话语,根本就是在挑衅,很容易将瑜皇和孤辰子惹恼,完全是自找麻烦。 别说是在血天部族,就算是整个不死血族,同辈之中,都没几个敢说要同时挑战瑜皇和孤辰子。 “张若尘未免太狂了,竟敢同时挑战瑜皇和孤辰子,他真当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吗?” “如果易轩大圣全力出手,哪里还有张若尘狂妄的机会。” “挑衅’血天三绝‘,实在是很愚蠢的行为。” “别急,张若尘很快就会为他的自负,付出代价。” …… 张若尘表情平静,丝毫不显骄狂之色。 之所以提出,让瑜皇和孤辰子一同出手,自然是有他的考虑。他的身份很特殊,在地狱界,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难免会有质疑之声,处处会受到排斥和孤立。 想要改变这一切,唯有展露出强绝的实力。 说到底,实力才是立足的根本。 既然来到地狱界,张若尘自然是有各种打算,也有很多事需要要做,所以,他必须先站稳脚跟。 一战立威。 今后,无论去到地狱界的任何地方,都没人敢小觑他。必须向敬畏阎无神一样,敬畏他。 包括争夺血天部族领袖的位置,既是血后的意思,其实也是张若尘自己想做的事。他不想一直处于血后的庇护之下,更不想血后因他被孤立。 只要他以绝对实力,成为血天部族的领袖,再在狩天大宴上,击败各族的强者,今后还有谁敢再说什么? 等到那个时候,他无论想做什么事情,都会容易许多。 张若尘进入地狱界的初衷,是搭救池孔乐和池昆仑。 而现在,他有了更多想法。 他发现,天庭界修士对于地狱界的认知,实在太过狭隘,很少有人知道,地狱界究竟是什么模样,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。 直到亲身进入地狱界,张若尘发现,地狱界与他想象中的模样,有极大差别,这里也有古老而璀璨的文明,也同样有人情冷暖。 正因如此,张若尘想要好好探索一番地狱界,解开心中的困惑。 “你能击败阎无神,必有过人之处。联手就不必了,让我来会一会,你这个号称一个元会一出的奇才。” 瑜皇从悬空岛走出,天涯咫尺,一步就来到张若尘近前。 孤辰子仍旧留在悬空岛上,并未一同出面,以他的骄傲,自是不愿与瑜皇联手去对付张若尘。 瑜皇眼神冰冷,身上散发出冷冽的杀机。 给人的感觉,瑜皇并非是要与张若尘切磋,而是想要将他杀死。 “若尘表哥,你要当心,瑜皇对天庭界修士,无比仇视,如果让她抓住机会,她绝不会对你手下留情。” 血凝筱的声音,在张若尘的耳边响起。 张若尘道:“是吗?” “瑜皇也是一个可怜之人,年幼时,她的父母,葬身于功德战场。后来,她唯一的兄长,也为了救她,而被天庭界修士所杀。瑜皇那般拼命修炼,就是想为他们报仇。”血凝筱回答道。 顿了顿,血凝筱继续道:“曾经瑜皇所在的家族,也是血天部族的一大神灵家族,实力很强。可惜,后来那位神灵被天庭界神灵,击杀于星空中,瑜皇的家族,也就一步步走向衰落。” “瑜皇心中充满了恨意,恨不得杀光所有天庭界修士,彻底结束战争。” 闻言,张若尘的心,不由一动,天庭界与地狱界修士相互敌视,都想灭绝对方,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? 两片不同的星空,为何会爆发旷日持久的战争? 为何非要拼个你死我活? 究竟是什么引发的这一切? 张若尘倒是完全能够理解瑜皇的想法,因为他曾经也是如此,只想杀光地狱界修士。 在天庭界修士眼中,地狱界邪恶无比,只知毁灭,为了生存,他们要进行反抗。 同样的,在地狱界修士眼中,天庭界也是巨大的威胁,不主动出击,放任天庭界逐渐变得强大,超越它们。 等到将来,或许,就是天庭界灭了他们。 漫长岁月的积累,两者之间的矛盾,几乎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 一旦有了仇恨,再想要放下,就变得十分困难。 不由得,张若尘想到了昆仑界攻打的那些墟界,在墟界生灵的眼中,昆仑界修士恐怕就和地狱界修士一样邪恶。 在很多时候,正邪善恶的界限,早已无法分得太清。 “自我踏上功德战场,杀戮的地狱界修士无数,他们的亲人朋友,应该都对我恨之入骨。”张若尘心中如此想道。 但,他并没有做错什么,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乡故土。 张若尘从不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,一定就代表正义,但至少,要问心无愧。 “请赐教。”张若尘道。 瑜皇并未说话,身体一震,显现出八只巨大的银色肉翼,疯狂吸纳天地圣气。 随着瑜皇扇动肉翼,顿时有狂风卷起,将张若尘笼罩。狂风之中,夹杂有无数无形的风刃,每一道都锋利无比,可切割万物。 张若尘当即施展空间手段,空间真域凝聚出来,将所有的风刃,都隔绝在外。 不过,狂风越发强盛,天地间的风道规则,都被汇聚了起来,演化出恐怖至极的大风暴,大有席卷天地之势。 “哗啦。“ 大范围空间破裂开来,漆黑裂缝密布,犹如蜘蛛网一般。 任谁都能够看得出,瑜皇并没有丝毫手下留情,一出手,便是全力以赴,仿佛想要一击将张若尘重创,乃至杀死。 与此同时,瑜皇双手奇快无比结印,释放出一种青碧之色的火焰,注入风暴之中。 所谓,风助火势。 与风暴结合的瞬间,碧绿色火焰便是暴涨,形成焚天之势。 “九幽噬魂炎。“ 看到青碧色火焰,很多修士都不禁露出惧色。 没办法,九幽噬魂炎的名声太大,没多少人能够不忌惮。 此火焰,并非是天然存在,而是以秘法凝练而成。 想要凝炼出九幽噬魂炎,需要前往极阴之地,采集各种阴邪之力,熔炼在一起。 在熔炼过程中,又需要承受极其巨大的痛苦,而且,伴随极大风险,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丢掉性命。 所以,尽管很多修士都知晓九幽噬魂火的凝炼之法,却鲜少有人敢去尝试,凝练成功者,更是寥寥无几。 “瑜皇最近百年那般沉寂,原来是在凝练九幽噬魂炎,能将九幽噬魂炎凝练到这种程度,她究竟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?” 在场许多修士的内心,均是震动不已。 他们也都明白,瑜皇这般不顾一切的让自身变强,无非是想重振家族,为死去的亲人报仇。 有时候,仇恨的力量,真的是很可怕,会让人陷入疯狂。 “张若尘有麻烦了!” 很多修士心中,都不禁生出这一念头。 瑜皇将风火两种手段相结合,简直是所向无敌,张若尘别说取胜,能否全身而退,都是一个问题。 “血天三绝”一旦认真起来,谁能相抗? 此刻,张若尘完全被火焰风暴所笼罩,犹如身陷一座大火炉中,身心都在被熬炼。 无形的风刃,太过锋利,将空间真域都切割开道道裂口,使得九幽噬魂炎能够渗透进入。 九幽噬魂炎不同于一般的火焰,其并不炙热,反而是阴寒至极,简直可以将一切都冻结住。 最为重要的是,九幽噬魂炎乃是直接针对圣魂,一旦沾染上,便会犹如跗骨之蛆,难以消除。 张若尘丝毫不显慌乱,一抬手,帝焰级别的净灭神火,便是从体内涌现出来。 原本他的净灭神火,乃是纯白之色,现在则是隐隐染上了一抹金色。 修为实力的提升,加上渡融道劫时,与天地规则交融,净灭神火发生了极大蜕变,本质上变得更为强大。 张若尘调动自身的木道规则和火道规则,同时尽情释放大圣之力,将净灭神火催发到一个极致。 以火焰对火焰,张若尘倒想看看,究竟是瑜皇的九幽噬魂炎厉害,还是他的净灭神火更胜一筹? .com。妙书屋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