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零五章 血绝出手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零五章 血绝出手

受到日晷力量的拉扯,张若尘进入到一个特别的空间之中。 这个空间,不算太大,颇像一个没有入口的山洞,周围都是粗糙的石壁。 张若尘得到日晷,已经有很长时间,更是时常借助其修炼,却从不知道,它的内部竟有这样一个空间存在,更没想到,他能够进入到其中。 目光环顾四周,张若尘发现这个空间内的一切,都显得极为原始古老,角落里摆放着数件极为粗糙的石器,比如石罐、石刀、石斧等,都只有大概形状,显得并不规整。 在中心位置,有着一个早已熄灭的火堆,周围散落有很多兽骨,大多都已经朽坏。 不由得,张若尘生出一种错觉,他像是穿越了时空,进入到一个原始人生活的山洞中。 “日晷出现在人类文明诞生之初,自远古传承而来,这里的一切,应该便是那个时代,最为真实的写照。“张若尘心中猜测道。 只是,他不明白,日晷这个时候,将他吸纳进入内部空间,用意是什么? 张若尘曾仔细感知过,在没有力量催动的情况下,日晷无比沉寂,内部没有丝毫力量波动,似乎也没有器灵存在。 按照月神当初所说,日晷如果完好,应该会是另一种形态,可以爆发出令一座大世界时间紊乱的可怕力量。 按理说,像这等时间至宝,应该是有器灵才对。 感知不到的原因,要么是器灵离开了本体,要么就是陷入了极深层次的沉睡,自我封印。 以张若尘猜测,极有可能,是日晷在中古一战中受损,进入沉睡状态。 “哗啦。“ 正当张若尘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,粗糙石壁,突然出现异动。 无数时间印记光点,如同萤火虫一般,飞了出来,四周的石壁,竟是一下子变得光洁如玉,将外面的景象,完全透映出来。 此刻,日晷正在疯狂吞噬,修辰天神以阵法凝聚出来的时间长河。 即便有星魂神座源源不断注入神力,时间阵法仍旧受到极大压制,隐隐有着被瓦解的迹象。 而有日晷相助,血后和冥王压力骤减,逐渐转守为攻。 透过晶莹石壁,张若尘的目光,锁定在池孔乐的身上,心内绞痛,眼中满是苦楚之色。 “修辰,你一定要死。” 张若尘身上,散发出可怕的杀意。 当即,张若尘竭尽所能的释放出自身力量,同时将时间规则,全部调动起来,打入晶莹石壁之中。 身在日晷内部,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催动日晷,但,总得尝试一下。 好不容易有机会亲手对付修辰天神,他绝不会错过。 晶莹石壁吸纳了张若尘的力量,继而释放出更为强大的力量,以更快的速度,吞噬时间长河。 或许是因为,吸纳了足够多的时间力量,日晷出现了一些奇异的变化。 张若尘能够真切感受到的是,现在所在的空间,变得越来越明亮,早已熄灭的火堆,出现死灰复燃的迹象。 石壁上,浮现出玄妙的纹络,如溪水一般流动,发出特殊的律动。 看到日晷大展神威,池孔乐的眼神,变得阴沉,丝毫不像曾经那个清纯可爱的少女,如同邪魔。 “须弥已经殒落,一件残器,也想对付我?当年,你毁我神躯,今天我要将你彻底炼化。“ 池孔乐目光凌厉,显得杀气腾腾。 当年如果不是日晷毁掉她的神躯,它何至于,落到要夺舍他人身躯的地步? 再好的身躯,又岂能与它的本体相比? 只见池孔乐双手结印,改变阵法的运转轨迹。 “哗。” 时间阵法出现一道裂口,喷薄出一股强大的力量,将血后和冥王强行震退了出去。 池孔乐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集中力量,全力炼化日晷。 血后眼神微沉,没有丝毫犹豫,当即催动二十四块神碑,轰击向时间阵法。她知道,张若尘就在日晷内,如果让池孔乐顺利将日晷炼化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 “给我破。” 冥王亦是发狠,显化出九万里神躯,挥剑斩下。 在神力的催动下,恒星神剑化作数万里长,挥动间,剑光通天彻地,照耀十方。 “轰。” 时间阵法剧烈震动,却并未被破开。 说到底,时间阵法乃是以庞大的“时间之海“为根基,以修辰天神星魂神座蕴含的浩瀚神力催动,力量无尽无穷,就算是古神也休想将它破坏。 血后眉心发光,一面被海量血气包裹的镜子,飞了出来,正是与藏山魔镜齐名的血海魔镜。 当然,现在的藏山魔镜,远无法与血海魔镜相比。 血海魔镜本就是一件极其古老而强大的至尊圣器,曾杀死过神灵。 在无尽深渊第二梯度,血后将大量神血,以及各种珍贵神材,熔炼进入血海魔镜中,使之品阶有了极大提升。 二十四块神碑组成特殊阵势,宛如二十四颗恒星悬空,散发出无比浩大的气息。 神碑释放出的神力,层层叠加,尽皆注入到血海魔镜之中, 顿时,血海魔镜表面浮现出上百万道至尊铭纹,无尽血气从镜中涌现,化作一片浩瀚的血海,遮天蔽日,将整个时间之海笼罩。 “轰隆隆。” 一时间,天地规则震动,仿佛整片天宇,都要坍塌下来。 时间阵法内,日晷受到时间阵法的全面束缚,吞噬时间力量的速度变慢,转而被时间长河所包裹。 也因此,日晷进一步复苏,散发出无不古老悠远的气息。 一道时间长河的印记,清晰浮现在日晷上,在虚空中,映照出一条无比恢弘的时间长河虚影。 很不可思议的,这道时间长河虚影,竟是一下子将时间阵法凝聚出来的时间长河,切割成数段。 与此同时,一件器物,从张若尘身上的空间宝物内飞出,继而出现在外界。 那是一座石台,高十丈,长达三十三丈,看材质,与日晷几乎是一般无二。 这座石台,正是当初在凤凰巢中,发现日晷时,用来承载日晷的那一座。 虽然知道石台极为不凡,但,因为解不开其中的神秘,所以得到这么长时间,张若尘还从未运用过。 刚与日晷会合到一起,石台便是出现异象,璀璨的佛光,绽放出来,普照四方。 一时间,地涌金莲,虚空生花,一派祥和的景象,似有神佛降世。 事实上,也确实有着一道佛影,从石台中走出,虽看不清容貌,却给人一种宝相庄严之感。 佛影一出现,天地间响起空灵的诵经之声,如潮水一般,直接渗入灵魂,难以抵挡。 看到佛影,池孔乐的目光,顿时变得冰冷无比,道:“须弥,你还真是阴魂不散,既然死了,就死得彻底一点,影子也不要留下。” 池孔乐已然认出,佛影正是须弥圣僧的一道影子,因为特殊的原因,烙印在了石台之上,此刻被激发出来。 “哗啦。” 修辰天神的神殿内,涌现出浓烈的修罗战气,如汹涌的潮水一般,浩浩荡荡,接天连地。 下一刻,一颗幽暗的圆球,从神殿内飞出,悬浮到池孔乐的头顶。 圆球始一出现,便释放出恐怖的威压,几乎让时间之海这片无尽广阔的空间,陷入凝固状态。 时间之海外,血绝战神眼中泛起一道异光,道:“居然,能够逼得修辰,动用出修罗大乙界。” 修辰天神在多个元会前,在宇宙中发现了一座混沌初开的世界,便以大神通,将之收取炼化。 之后,投入海量的天地奇珍,更是耗费诸多心血,对这座世界加一祭炼,一步步将之演化为了修罗大乙界。 修罗大乙界中,蕴含磅礴的修罗战气,更有修辰天神专门培养出来的修罗神战魂,乃是修辰天神的一大底牌。 修辰天神一生,斩杀了诸多神灵,所得到的一切,少部分用来经营时间之海,大部分则是用在了修罗大乙界中。 十万年前那场神战,修辰天神的神躯和神源,都被毁掉,就连神魂,也是被打得支离破碎。 正是依靠修罗大乙界,修辰天神才能逃过一劫。 它的神魂,在修罗大乙界中沉睡了十万年之久,才得以重新凝聚,恢复如初。 若不是,它刚刚夺舍了池孔乐,能够使用的力量大受局限,冥王、血后、张若尘,还远远无法逼得它使用这招底牌。 “吼。” 伴随一道震天动地的恐怖怒吼,一尊身披战甲的八臂修罗,从修罗大乙界中走了出来。 八臂修罗高达万丈,身外萦绕磅礴的修罗战气,更散发出滔天的杀意,凶厉至极,宛如专门为杀戮而生。 它便是修辰天神,以诸多神灵的神魂和神念,培育出来的修罗神战魂,力量极其强大,且号称不死不灭。 当年那场神战惨烈至极,打得星河破灭,修罗神战魂也遭受重创,可是,却没有被灭掉。 八臂修罗其中六只手,持有战兵,形态各异,皆很是不凡,不是至尊圣器,就是神遗古器。 受到修辰天神驱使,八臂修罗径直向须弥圣僧的佛影,扑了过去。 与此同时,修罗大乙界极速变大,释放出无比浩瀚的力量,冲击向四面八方。 “嘭。” 笼罩在上空的血海,首当其冲,震荡之间,很快便崩溃开来。 血后身体一震,嘴角溢出丝丝血迹,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。 冥王亦是受到冲击,哪怕以恒星神剑阻挡,还是受了创伤,倒退出去数千里。 “既然你们不愿离开,那便留下来。” 池孔乐冰冷的声音响起。 顿时,时间阵法极速延伸出去,重新将血后和冥王囊括。 连修罗大乙界都已经动用,也就没必要再放过任何挑衅之人。若能镇杀血后和冥王,也能让修罗神战魂重新恢复到巅峰状态。 再度身陷时间阵法中,血后和冥王的眼神,都不由微微一变。 像修辰天神这种,能够与须弥圣僧交手的古神,果然是很不好对付,谁也不知道,它究竟有多少底牌? 另一边,面对八臂修罗的疯狂攻击,须弥圣僧的佛影,不断倒退,身上的佛光,快速变得黯淡下去。 这终究只是须弥圣僧的一道影子印记,而非是须弥圣僧真身,蕴含力量有限。 连续遭受上百次攻击后,须弥圣僧的佛影,终是没入石台中,重新化为一道虚淡印记。 八臂修罗正要伸手去抓日晷和石台,动作却是猛然一滞。 究其原因,在于池孔乐眉心的燕子印记发光,一只巨大的燕子虚影,从池孔乐体内浮现出来,将池孔乐的身体笼罩住。 在燕子的背上,伫立着一道很淡的影子,与池孔乐长得一般无二,脸上满是痛苦之色。 看到那道影子,张若尘的目光,顿时凝住。 “孔乐还没有完全被夺舍。燕子佩,是燕子佩在保护孔乐,对,一定是这样。”张若尘的情绪,变得激动。 燕子佩,乃是圣明张家的传家之宝,疑似张家先祖不动明王大尊所留,神秘莫测,若说它能够暂时护住池孔乐,也并非是没有可能。 不过,仅仅片刻,燕子虚影和池孔乐的影子,便是消失无踪,重新没入池孔乐的体内。 池孔乐微微皱眉,她很不喜欢被那道古怪力量制约的感觉,等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完,她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将那道古怪力量炼化,完全掌控这具身体。 那位古老存在,的确是很强,可仅仅只是遗留下一道力量,又岂能是它的对手? 修罗大乙界急速旋转,吸纳天地之力,径直向血后和冥王镇压而下。 与此同时,八臂修罗重新探出手,抓向日晷和石台。 张若尘虽然将全身力量都调动起来,却依旧反抗不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八臂修罗的大手落下。 好不容易看到转机,知晓池孔乐尚未被彻底夺舍,却终是无力改变这一切。 说到底,还是他的修为不够,依靠外物,根本战胜不了修辰天神。 “老头子怎么还不出手?以他的脾气,不应该啊!”冥王暗道。 正想着,一杆血色战戟破空飞来,携带无匹的神力,从天而降。战戟散发出滔天血煞气息,似一头绝世凶兽复苏,势不可挡。 “轰。” 时间阵法能够抵挡住血后和冥王的攻击,却无法抵挡住血色战戟,顷刻间就被撕裂开一道口子。 “咔嚓。” 任凭白骨山如何坚固,还是被血色战戟穿透。 血色战戟的戟尖,陷入白骨山中,释放出浩荡的血煞神力,冲击向修罗大乙界和八臂修罗。 “吼。” 八臂修罗发出震天的怒吼,却依旧被血煞神力震得连连倒退,完全无法抵挡。 修罗大乙界亦是被抵挡住,悬于半空,无法镇压下来。 看到这一幕,冥王不禁露出一抹笑容,如他所料,在关键时刻,血绝战神果然不会袖手旁观。 老头子年轻时候,就是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没有对手给他打。 修辰天神这样的对手,他恐怕已经渴望很久了吧? 就是不知,以修辰天神现在的状态,他看不看得上。 池孔乐举目远眺,看向时间之海外的一座山峰,目光锁定在一道卓然而立的高大身影上。 “血绝战神。” 血绝战神的气息,她其实早就已经察觉。 她本以为,以血绝战神的身份,不太可能会出手。 然而,最终的结果,却出乎她的意料,血绝战神终是没有任她镇压两位不死血族的新神。() 。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