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零三章 击杀万心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零三章 击杀万心

黄泉星河边缘地带,毗邻天初文明,有一座无比庞大的世界,名为修罗星柱界,乃是修罗族的大本营。 修罗星柱界万古长存,走上修罗之路的修士,无论出身于哪个世界、哪个族群,都可以飞升到其中,成为修罗族一员。 所谓修罗族,从来都不是特指某种生灵,就算是地狱界的其他族群,也可以化身为修罗。 修罗星柱界中,有一片特殊的海洋,名为“时间之海”,乃是一处可怕的禁地,神灵都不敢随意踏足。 在“时间之海”中,有无数时间印记存在,化为漫天光点,时刻在飞舞着,看似很美,实则充满危险,可让圣境生灵,在顷刻间,化为枯骨。 “时间之海”中心位置,有一座无比高大巍峨的白骨山,以亿万生灵的骨骸,堆砌而成,甚至有神骨存在。 白骨山顶部,有五颗巨大的神灵头骨,每一颗都堪比星辰,共同拱卫一座宏伟的暗红色神殿,其上满是斑驳血迹,似曾被大量神血浸染过,看上去怵目惊心。 这里便是修辰天神的栖居之地,已经存在很多个元会,从无人敢擅闯。 神战结束后,修辰天神便返回了“时间之海”。 此刻,修辰天神正端坐在一张布满神纹的骨椅之上,这张骨椅,亦是有着极大来历,乃是以一尊神灵的神骨炼制而成。 某一刻,一团玉质神光,从修辰天神的神魂中剥离出来,被一团神力包裹住,无法消散。 修辰天神睁开双眼,眼中泛着缕缕精芒,盯着玉质神光。 之前与月神一战,修辰天神吃了大亏,在一次次与开元鹿鼎的碰撞中,丝丝缕缕的玉质神光,侵入修辰天神神魂,看似微弱,却难以磨灭。 玉质神光极其可怕,尤其克制神魂。 强如修辰天神,神魂都有被炼化的迹象。 “能够炼化神魂,倒是与传说中那尊神鼎很像,不过,那尊神鼎早已消失很多个纪元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月神手中?”修辰天神暗道。 它现在是越发希望能够尽快拥有神躯和神源,单靠神魂,会受到的制约,实在是太多。 当即,修辰天神动用神念,在心中推算起来。 “没有带回张若尘的肉身吗?也罢,池孔乐的肉身,也勉强符合要求。”修辰天神轻语道。 它亟需拥有神躯和神源,如此才有希望渡过即将到来的元会劫难,得不到最好的,退而求其次,也可以接受。 时隔不久,万心赶回“时间之海”。 “拜见师尊,事情出现一些变化,弟子没能带回张若尘,请师尊责罚。”万心跪拜在地,心中充满了不安。 毕竟,修辰天神对张若尘的肉身,是志在必得,为此,还将阴阳两生花给了阎无神。 修辰天神淡淡道:“昆仑界中所发生的事情,为师已然知晓,你能带回池孔乐,已经做得很好,起来吧。” 闻言,万心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,他还真怕修辰天神发怒。 同时,他也是暗自庆幸,在最后关头,做出了极为明智的决定。 万心站起身来,一挥手,将已经被禁锢住的池孔乐,释放出来。 修辰天神起身,一步步走了过来,仔细打量池孔乐。 论修为实力,池孔乐自是无法与张若尘相比,可她拥有先天五行混沌体,体内还有浓郁的神之血脉,且是时间掌控者,其实与修辰天神更为契合,转化起来,也要更加容易。 以修辰天神估计,借助池孔乐的神之血脉,顶多两三百年,应该就能顺利转化神躯,让它重新恢复到巅峰状态。 它可是修炼时间之道的神灵,完全可以布置出时间阵法,大大缩短恢复所需的时间。 看到修辰天神,池孔乐的心神,不由自主的颤抖。 她终究只是四步圣王,与修辰天神的差距太大,敬畏是源自灵魂深处。 打量了池孔乐片刻,修辰天神道:“你先退下。” “是,师尊。” 万心躬身一拜,告退离开。 他知道,接下来,修辰天神将要夺舍池孔乐的肉身。 等到修辰天神出关之时,将会重回巅峰。届时,他们这一脉在修罗族的地位,也将节节攀升。 想及此,万心不禁十分激动,作为修辰天神唯一的亲传弟子,到时,必能得到超乎想象的好处。 “虽然你的这具肉身,不及张若尘完美,却也还算不错,乖乖与本座融为一体。”修辰天神道。 闻言,池孔乐心中原本还很恐惧,现在却是一下子释然。 她的牺牲,能够换得张若尘安然无恙,完全值得。 修辰天神通体绽放神光,向池孔乐弥漫而去,将她包裹住,进行初步的契合。 “哗啦。” 池孔乐脖颈之上,位于五颗佛珠之间的燕子佩,突然出现异动,表面浮现出大量细微的血色秘纹,扇动翅膀,飞了起来,仿佛一下子拥有了生命。 一股古老而庞大的气息,自主勃发,宛如一尊古老的神灵复苏,竟是生生将所有的神光震散。 继而,一股极其恐怖的神力,从燕子佩中释放出来,隐约间,有着一道无比伟岸的身影显现出来。 修辰天神眼神微变,连忙结出一道印诀,凝聚时间神力,抵挡在前。 “砰。” 燕子佩释放出的神力,太过恐怖,修辰天神即便出手抵挡,也没能完全抵挡住,竟是生生被震退十多步。 稳住身形,修辰天神眼中泛起熠熠神光,目不转睛的盯着悬浮于池孔乐身前的燕子佩。 以它修辰天神的修为,竟然会被一块玉佩蕴含的力量震退? 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? 池孔乐亦是感到很惊讶,虽然从小就佩戴着燕子佩,但,对燕子佩却根本没有多少了解,张若尘也仅仅只是教她如何运用燕子佩,而没说过燕子佩有着怎样的来历。 张若尘和池瑶定情之时,池瑶赠送给了张若尘造化生剑,沉渊。 张若尘赠送给她的,就是张家的祖传之宝,燕子佩。 随即,修辰天神露出沉思之色,道:“这股力量气息,我似乎在很久以前,曾感受到过。” 修辰天神十分特别,它曾经的本体,乃是时间神玉,在它诞生出完整意识,踏上修炼之路前,已经是存在漫长岁月。 就像纪梵心,本体是冥古照神莲,从冥古时代,一直存活到当世。 在那极其古老的时代,修辰天神也有简单的意识存在,能够感知天地间的一切,这也算是为后来的修炼,奠定基础。 至少十个元会以前,修辰天神曾在一片枯寂星空中,感受到过相同的力量气息。 直到现在,修辰天神的神魂中,还烙印着一幅有些模糊的画面。 一道无比伟岸的身影,伫立在星空中,头顶二十七层浩瀚天宇,一尊无比巨大的神鼎,悬浮在其身周,熔炼星空,熔炼诸神。 即便修辰天神早已成为神灵中的巨擘,可每当回想起那幅画面,它的心神,仍旧会忍不住颤动。 “是那位留下的器物吗?”修辰天神心念转动。 时隔漫长岁月,它相信,那位盖世强者,应该早已不在。 时间最是无情,纵然风华绝代,也终有陨落的一天,从来没有不死的传奇。 “哗啦。” 正当修辰天神,想要再度出手试探时,燕子佩却突然收敛神光,继而,自行消融,化为一滴玉液,融入池孔乐眉心。 一切发生得太快,就算修辰天神有心想要阻止,也根本来不及。 下一刻,池孔乐眉心处,显现出一道燕子翩飞的印记。 “嗯?“ 修辰天神眼中再度露出异色,她本想研究一下燕子佩,没想到竟会出现这样的变化。 不由得,修辰天神释放出神念来,探入池孔乐的眉心,仔细探查起来。 只是,探查了许久,它也没有任何发现,池孔乐眉心的燕子印记,仿佛就只是一道普通印记,并无半点特别之处。 “力量耗尽了吗?“修辰天神心生猜测。 探查不出什么古怪来,修辰天神再度释放出神光,继续与池孔乐契合。 它有十足信心,即便燕子佩真与那人有关,也无法阻止这一切。 仅仅只是那尊盖世强者留下的一件器物罢了,又不是那尊盖世强者真身降临。再说,就算那尊盖世强者还活着,以它现在的修为,也绝不怕他。 天庭万界,地狱十族,能让它修辰天神畏惧的存在,已是少之又少。 时间不长,修辰天神完成初步契合,并未再出现任何异常情况。 终于,修辰天神的神魂,进入到了池孔乐身体中,真正开始夺舍。 作为一位古神,要夺舍一个弱小的四步圣王,实在是再容易不过。 …… 在血后和冥王的带领下,只用了很短的时间,张若尘就来到地狱界所在的黄泉星河。 近距离看到黄泉星河,与其他时候的感觉,完全不一样。 地狱界并未设下任何防御,似乎任何人都可以进入。 但如果真有天庭界生灵,敢贸然闯入地狱界,恐怕只会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。 张若尘能够感觉得到,黄泉星河在不断扩张,充满了侵略性。 不由得,张若尘想到了鬼门关,在那里也能看到黄泉星河。 是否意味着,如果不是鬼门关的阻隔,黄泉星河已经延伸到昆仑界所在的星空? 一旦与黄泉星河毗邻,无疑是更容易遭到地狱界入侵。 没有多做停留,张若尘、血后和冥王进入黄泉星河,降临到了修罗星柱界。 没有修辰天神亲自掌控,“时间之海”虽然仍旧很危险,却无法阻挡血后和冥王。 穿过“时间之海”,三人出现在白骨山之上。 “何人敢强闯天神殿?” 第一时间,有强者生出警觉。 “唰。” 一道道身影,从神殿内闪掠而出,出现在广场之上。 修辰天神虽喜欢清静,可神殿内,仍旧是有着一些修罗族修士存在,数量不多,却都是圣境。 此刻,数十人闪掠出来,包括五位大圣在内,尽皆保持警戒。 没办法,血后和冥王身上,均是散发着强大的神威,令人敬畏。 如果不是神殿绽放出神光,抵御住了大部分神威,只怕除了五位大圣,其他人都已经跪伏在地。 “两位真神来此,不知是有何事?”一位大圣躬身问道。 面对真神,即便是大圣,也需要保持谦卑。 冥王淡漠道:“区区大圣滚一边去,让修辰出来。” 闻言,那位大圣的脸色,顿时一变。 看这阵仗,明显是来者不善。 这个时候,又一道身影,从神殿内走出,正是抓走池孔乐的万心。 和其他修罗族修士不同,第一时间,万心的注意力,就完全被张若尘所吸引,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。 “不可能,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?” 当初,他是亲眼看到张若尘,陨落在空间裂缝前,肉身几乎变成骷髅,怎么会还活着? 而且,即便张若尘在那种情况下,活了下来,又如何能够来到地狱界?如何进得了修罗星柱界? 不由得,万心心中生出浓浓的不安之感。 张若尘亦是看到了万心,眼神顿时变得冰冷无比。 哪怕他已经恢复理智和冷静,可是,仍旧克制不住,对万心的杀意。 张若尘感知到了池孔乐的气息,可以确定,她就在神殿内。 “万心,如你所愿,我来到了地狱界,你想好怎么死了吗?”张若尘迈步向前,冰冷说道。 听到这话,万心不由自主的,向后倒退了一步。 他能够感受得出来,张若尘不但活了过来,还一下子变成了不死血族的大圣。 再看到张若尘身后的两位不死血族神灵,不难猜测,所有的一切,应该都与不死血族有关。 只是,不死血族为何要这么做? 单从张若尘身上流露出的气息,万心就能作出判断,张若尘现在绝不仅仅是一位普通的不朽境大圣,力量不知比之前提升了多少倍。 他不知道,在这段时间,张若尘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,对他而言,明显不是什么好事。 眼见张若尘不断靠近,万心越发难以保持镇定,连连向后倒退,一步步退入神殿内。 “这里是修辰天神的神殿,任何人,不得擅闯。” 一位银发大圣出面,拦住张若尘的去路。 尽管有两位不死血族神灵,随张若尘一同前来,可这里是修辰天神的地盘,数个元会来,还从没有人敢来撒野,神也不例外。 “砰。” 张若尘一跺脚,释放出一股极其强大的神力,使得整个白骨山,都不禁颤动了一下。 白骨山镌刻有大量神纹,坚固无比,极难被破坏。 “谁若挡我,死路一条。”张若尘道。 感受到张若尘的杀机和威压,一众修罗族修士,无不感到心颤,较弱的圣王境修士,差点瘫软在地。 只有五位大圣,还镇定自若。 真要被张若尘一句话吓住,让他随随便便的闯入神殿,岂不成了笑话。 万心见识过张若尘在皇城外的杀威,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,当即,以最快的速度,掠向神殿深处,想要去请修辰天神出关。 不仅只是张若尘,还有两位不死血族真神降临,唯有修辰天神出面,才能应对。 尽管修辰天神正在夺舍肉身,不允许被打扰,但,事到如今,也顾不得那么多。 见万心想要逃,张若尘立刻动了,径直冲了过去。 “休得放肆。” 那位长着一头银发的大圣,呵斥一声,五指从虚空,抓出一杆一丈二尺长的银色血纹枪。 随着银发大圣挥动银色血纹枪,方圆数万里的天地规则和天地之力,尽皆被调动起来,随着他的意志转动。 一股恐怖至极的枪道圣意勃发,极尽锋利,似可洞穿天地间的一切。 银色血纹枪震动,枪挑如龙,轨迹变化莫测,有成千上万道枪影同时呈现出现,每一道枪影,都融入了多种不同的规则,且每种规则,都数以百万道。 张若尘并未闪避,眼神冷沉,反手一抓,无所顾忌的释放出半神之体所蕴含的强大力量。 反正白骨山坚固之极,完全能够承受住他的力量,不用担心踩碎大地,也不用担心力量外溢。 “啪。” 所有枪影全部破碎,化为无影。 等到银发大圣反应过来的时候,发现银色血纹枪的枪尖,正被张若尘抓捏在手掌心。 居然被张若尘徒手接下? “破。” 银发大圣暴喝一声,体内绽放出十七道璀璨无比的圣光,那是他挣断的十七条枷锁,每一条枷锁,都蕴含无比可怕的力量。 银色血纹枪巨震,迸发出一道锋利之极的枪芒,枪道圣意完全凝聚其中。 张若尘的半神之体,足够强横,可与至尊圣器硬碰硬,自是不会轻易受到伤害。 可是,枪芒蕴含的力量太过强大,却是将张若尘的手掌,震得有些发麻。 趁此机会,银发大圣得以将银色血纹枪抽出,转而施展出更为凌厉的枪法。 无论张若尘再怎么古怪,也只是一个不朽境大圣,而他却跨入了百枷境,而且,掌握了强大的圣意,岂会对付不了张若尘? “魔龙出海。” 银发大圣猛然将银色血纹枪刺出。 上亿道规则,一并注入其中。 与此同时,数之不尽的天地规则汇聚而来,凝聚于枪尖之上。 浩瀚的天地之力交织,凝聚出一头长达长枪的魔龙,栩栩如生,狰狞异常,张牙舞爪的扑向张若尘。 张若尘径直向前,眼中毫无惧色。 他的手掌上,浮现出一道妖异的血光,手臂上的一个个穴窍开启,喷薄出海量的血色神力。 这股神力太过强大,以至于周围的空间,都出现扭曲。 同时,天地规则和天地之力也受到影响,变得紊乱起来。 作为半神之体,与天地规则和天地之力的契合度,无疑是极高。 如果张若尘能够完美掌控这具肉身的力量,方圆十万里的天地规则和天地之力,几乎都能够为他所用。而且,还能让他的对手,难以调动太多的天地规则和天地之力。 一只巨大的血色掌印凝聚,向魔龙拍击而下。 “嘭。” 魔龙那庞大的身躯,顷刻爆碎开来。 张若尘欺身上前,一把抓住枪身,逼近银发大圣。 一道强大的神力,从张若尘的拳头中释放出来,化作一团火云,向银发大圣轰击而去。 银色血纹枪被抓住,加之如此近的距离,银发大圣根本就无法避开,只得调动不朽圣躯的所有力量,全力打出一掌。 磅礴的修罗杀气凝聚,演化为一块巨大的磨盘,迎向张若尘的拳头。 “轰。” 火云焚灭一切,磨盘当即爆碎,化为齑粉。 继而,张若尘的拳头,结结实实的,打在了银发大圣的胸口之上。 “咔嚓。” 银发大圣所穿的铠甲,碎裂开来,成为碎片,四散飞射。 银发大圣倒飞了出去,重重撞击在神殿之上。 “噗。” 银发大圣喷出一口圣血,感觉胸口火辣辣的疼,五脏六腑皆是受创。 眼见银发大圣受伤,另一位生有独角的大圣,当即出手,大喝:“接我一击试试。” 一座银白色的骨塔,从独角大圣的体内飞出,仅有尺许高,表面镌刻了大量修罗族铭纹,乃是一件修罗战器,品质不在君王战器之下。 在独角大圣的催动下,骨塔瞬间复苏,内蕴的修罗杀气,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。 “砰。” 骨塔结结实实的,撞击在张若尘背上。 张若尘身体一震,后辈出现剧烈的疼痛感,但也仅此而已,并未受到实质伤害。 当然,如果换做是其他不朽境乃至百枷境大圣,承受这般突如其来的一击,只怕脊柱骨已经被生生撞断。 “他明明只是不朽境大圣,不朽圣躯怎么会如此强横?”独角大圣十分心惊。 他很清楚刚才这一击的威力,是何等强大,换做是他被击中,都肯定会受不轻的伤。 张若尘刹那回头,侧身一脚踢出。 狂暴的火焰神力,疯狂涌现出来,使得这片天地的温度,骤然升高。 独角大圣脸色微变,当即再度将骨塔祭出。 数亿道规则,从独角大圣体内涌现出来,全部注入骨塔中,使得骨塔内蕴的修罗族铭纹,全部清晰浮现出来。 骨塔极速变大,瞬间变作千丈高,力量隐隐与白骨山相结合。 一时间,白骨山轻微震动,释放出道道神光,注入骨塔。 “轰。” 骨塔一震,张若尘释放出的火焰神力,便尽数消散。 继而,骨塔旋转,当空对着张若尘镇压而下。 天地间的规则和圣气,受到引动,疯狂钻入骨塔中,使得骨塔越变越大,散发出极具毁灭性的气机。 张若尘眼神凌厉,全身一百四十四个穴窍,同时绽放出璀璨圣光,内蕴的力量,在这一刻,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。 一拳向上击出。 “吼。” 无匹的力量,凝聚成一条血色巨龙,腾空而起,犹如困龙升天,无可抵挡。 “砰。” 血色巨龙托住了骨塔,使之无法继续镇压下来。 紧接着,血色巨龙发威,将汇聚而来的天地规则和天地之力,尽数吞噬。 骨塔终是无法镇压住血色巨龙,顷刻间,被掀飞了出去。 “咔。” 骨塔发出破裂之声,表面出现清晰的裂痕。 独角大圣发出一声闷哼,嘴角溢出丝丝血液来,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。 现阶段,张若尘的确控制不好半神之体的力量,可是,面对不朽境大圣,或者是百枷境初期的大圣,就算控制不好力量,也能碾压他们。 看到这一幕,剩下的修罗族修士,无不心惊胆颤,纷纷向后倒退,没人再敢上前。 张若尘也懒得去理睬他们,径直闯入神殿内,向万心追赶而去。 他真正想杀的人,只有万心一个。 万心本以为神殿的五位大圣能够阻挡张若尘片刻,没曾想,一眨眼的工夫,就有两位大圣被击伤,根本拦不住他。 感觉到张若尘离自己越来越近,万心的心,变得慌乱。 就在万心靠近修辰天神闭关的殿宇时,张若尘的身影,阻挡到了他的前方。 万心心中惊惧,故作镇定的道:“张若尘,你最好不要乱来,池孔乐已经被师尊夺舍,你无论做什么,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。” “你现在最好立刻离开,否则,惊动了师尊,你只有死路一条,不死血族的神灵,也无法保住你性命。” 事到如今,万心也只能把修辰天神搬出来,希望能够震慑住张若尘,如此,他才有一条活路。 至于对抗,面对如此狂暴的张若尘,十个他上去,都不够杀的。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,说了后,张若尘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杀意,探出一只手来,捏住万心的脖颈,一把将他提了起来。 “你……罪……该……万……死……” 张若尘的双眼赤红,一字一句的,说出这话。 这一刻,万心真切的感受到死亡临近,不由大喊道:“师尊,救……” 可惜,他的话还未说完,脖子就直接被张若尘捏碎,一股恐怖的力量,进入他的体内,在顷刻间,湮灭掉他所有的生机和圣魂。 当初,在空间裂缝前,他出言挑衅,让张若尘来地狱界杀他,没成想,竟是一语成畿。() .。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