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二百零一章 斩神立威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二百零一章 斩神立威

“哗啦。” 数之不尽的天地规则涌现,相互交织,将冥王所在的那颗行星,完全笼罩起来。 即便相隔甚远,都能清晰感受到那浩荡慑人的天地威压。 正常情况下,生灵修炼成神,都需要渡神劫。 神劫,因人而异,包括情劫、杀劫、雷劫、欲劫、心劫、红尘劫……等等。不同的生灵,修炼的经历不同,劫难也就不同。 劫难的难度,自然也不同。 一般来说,生灵最怕的是什么,来的就是与之相对应的劫。 怕得越神,劫难越强。 像池瑶女皇,当初便是渡的情劫,靠张若尘圆满自身,得成神道。 而现在,冥王需要渡的乃是心劫,考验的,乃是他的。 因为修炼的这一万多年,他的心,是不平的,心中酝酿着一股怒火,酝酿着愤恨。 “本王连剑祖的意志都能克服,注定要成为威震诸天万界的盖世强者,区区心劫,能奈我何?” 冥王眼中,迸发出熠熠神光。 神心,坚如磐石,不可动摇。 在幽冥地牢潜修万年,冥王的心神意志,强横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,心劫对他而言,根本不算挑战。 就像一道门槛,迈步就能跨过去。 “哗――” 没过多久,冥王身上绽放出来的神芒,变得更为璀璨夺目,宛如一轮神阳,似要将昏暗的星空,完全照亮。 与此同时,一股磅礴的神威,从冥王身上散发出来,铺天盖地的,向四面八方弥漫,使得周围的星海,泛起道道涟漪。 海量天地之力,涌入他的体内,促使神力转化。 “他已渡过心劫。”血后道。 张若尘道:“成神竟然这么容易?” “那是因为,从他修炼开始,就很少有外物能够影响到他。至于内心的那股怒和怨,早在幽冥地牢中克服,影响不了他的精神意志。数千年前,他就已经有成神的把握。经过数千年的磨砺,心劫哪里还奈何得了他?”血后道。 对于神劫,张若尘完全没有概念。 表面看起来平静,谁又知道,刚才那段时间,冥王到底经历了什么? “轰。” 一股滔天血气,冲天而起,震动九霄。 冥王站起身来,脚踏行星,身躯急速暴涨。 任何生灵突破成神,都是生命层次的一次大跃迁,在不刻意压制的情况下,会是神圣巨人的形态。 血气越强大的生灵,成神时,塑造出的神躯,也会越庞大。 冥王的体内,不断蓬勃出旺盛的血气,引导神躯节节攀升,似没有极限。 最终,达到整整九万里,才稳定下来。 “轰隆。” 那颗直径三万里的黄褐色行星,承载不住冥王的神躯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力,崩碎而开,化为一片小行星碎片。 “嘶。” 血屠、血魔、齐生和荧惑,仰望着冥王的神躯,都忍不住倒吸凉气。 就算是张若尘,心神亦是受到冲击,泛起波澜。 即便他现在已经成为大圣境强者,且拥有半神肉身,可与真正的神灵相比,仍旧有着天渊之别。 “九万里真身,会蕴含多么强大的力量?也不知,冥王能够凝聚出,多少颗神座星球?”张若尘暗道。 神座星球的数量,与修士的积淀有关。 积淀越雄浑,凝聚出的神座星球越多。 想要成神,至少需要拥有一颗恒星的力量,也就是,凝聚出一颗神座星球。 恒星蕴含的能量,何其恐怖。哪怕只是稍微出现一点波动,附近行星上的生灵,都会死绝。 如果一颗恒星爆炸,周围星空都会破灭。 正因如此,在神灵眼中,不成神,终为蝼蚁。 正常情况下,修士都会尽所能的去增强自身积淀,不会仓促突破成神。所以,凝聚出的神座星球,几乎都会在两颗以上。 只有那种依靠炼化神源,达到神境的神灵,才会只拥有一颗神座星球。 这种,虽然也是神,但却不被认可,只能算是伪神。 伪神,无法渡过元会劫难,只能活一个元会。 成神时,凝聚神座星球的多少,对将来的成就,有很大影响,自然是越多越好。 池瑶女皇当初成神时,一共凝聚出三十三颗神座星球,也就是说,在刚刚成神之时,便是拥有三十三颗恒星蕴含的恐怖力量,几乎能够与渡过一次元会劫难的神灵相比。 “哗啦。” 冥王的头顶上空,一片浩瀚无比的星空,显现出来,若隐若现。 这片星空,极为妖异,亿万颗星辰汇聚成一条长河,横在宇宙中,源远流长,不知始终,让人感觉很不真实。 星空散发出黄色的光芒,如一条黄泉,流淌在宇宙中。 “那片星空,果然便是地狱界吗?”张若尘低声念道。 对于这条黄泉星河,他并不感到陌生,两次去到鬼门关,他都曾看到过。 张若尘心中很清楚,黄泉星河距离这片星空,其实无比遥远,正常情况下,根本看不见。 是因为冥王成神的缘故,映照天地,使之隔空显现出来。 可称,神迹。 神躯已经塑造完成,接下来,是缔造星魂神座。 缔造神座星球,有两种方法: 第一种,直接从宇宙中摄取星球,将自身的规则和神魂,融入进去。 第二种,则是完全以规则凝聚,自身规则与天地规则相结合。 相比之下,第二种方法缔造出的神座星球,与神灵更加契合,在今后也能储存更多神力。 不过,完全以规则凝聚神座星球,难度太大,只有少数人能够办到。 以冥王的骄傲和实力,自然是想凝聚出,与自身最为契合的神座星球。 无数道粗壮凝实的神之规则,从冥王体内冲出,没入黄泉星河之中,引动地狱界的天地规则,相互交织和会合。 冥王成神的动静太大,附近星空的很多星球都在颤动。 …… 相距较远的一片星空中,漂浮着一颗死寂的神座星球,星球最高的一座山峰顶部,盘坐着一尊身形高大魁梧的金甲神灵。 这颗神座星球,属于昆仑界的金阙大神。 金阙大神陨落在中古那场神战之中,神座星球本是被须弥圣僧以时空手段隐藏起来,却被金甲神灵在宇宙中找到。 此刻,他正在炼化神座星球中残留的神之星魂,提升自身实力。 忽然间,金甲神灵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神力波动,不禁将目光投向遥远的星空。 “好强的神力波动,不属于天庭界一方。地狱界的神灵?” 金甲神灵站起身来,手臂挥动,五指在虚空一抓,犹如收走一颗玻璃球一般,将那颗巨大的神座星球收走。 无论一颗星球重达多少万斤,对神灵而言,都轻如鸿毛。 “唰。” 金甲神灵的脚下,出现一条由神力凝聚成的空间星路,呈虚幻之态,一直连接到星空的彼岸。 那空间星路,唯有神灵才能看到。 走在空间星路之上,他每一步迈出,都是十二万九千六百里。 没用太长时间,金甲神灵出现在冥王渡劫之地的附近。 他的目光,首先锁定在冥王身上,看到那九万里的神躯,眼中一道露出惊色。 “他身上的这股剑道气息好强,与不久前昆仑界出世的那件神器同源,难道,神器在他身上?“金甲神灵暗道。 之前,恒星神剑出世,使得整个中域,都为之震动,自是逃不过神灵的感知。 当时,天庭界和地狱界有不少神灵被惊动,他们感应到了恒星神剑的气息。可惜,随着冥王进入无尽深渊,那股气息就消失不见。 目光转动,金甲神灵看向血后,眼神顿时为之一凝。 原因在于,做为神,他竟然完全无法看透那个女子,对方给他一种深不可测之感。只能判断出,她是不死血族。 金甲神灵微微皱眉,暗道:“她是谁?为何从未听说不死血族有这样一位神存在?不管怎样,必须打断那位不死血族男子凝聚神座星球,地狱界不能再添新神。” 当即,金甲神灵运转强大神力,挥出手中的天戈,向冥王击去。 天戈打出的攻击,划破星空,劈出一道金色锋芒,如彗星横空飞出。 凝聚神座星球,需要一气呵成,若是被阻碍,轻则无法继续凝聚,重则,连已经凝聚出来的神座星球,都会被毁掉。 如此一来,等同于是刚成神,便又跌落下神境,而且还会遭受可怕的反噬。 所以,突破成神,通常都会请人护法,或是提前做好各种布置,防备出现各种意料之外的情况。 血后早就察觉到那位金甲神灵的气息,见他发动攻击,冷哼一声,抬起一只神玉一般晶莹的手掌,向前一按。 顿时,星空中,一块巨大无比的神碑虚影凝聚出来,高达数万里。 “轰隆。” 刚与碑影接触,天戈劈出的金色锋芒,便是如同鸡蛋撞击在石头上,崩碎而开,消散于无形。 血后的手腕扭动一下,反手向虚空一按。 继而,神碑虚影,径直向金甲神灵镇压了过去。 “不好,是一位真神。” 金甲神灵脸色剧变,一边倒退,一边全力出手抵挡。 瞬息之间,金甲神灵显化出真身,三万丈神躯,可在数万里高的神碑面前,仍旧显得极为矮小。 “嘭。” 金甲神灵终是没能抵挡住,神躯被撞击得爆碎开来。 神碑绽放出璀璨的血光,将金甲神灵的血肉完全笼罩住,继而震荡,释放出湮灭万物的力量。 “不。” 金甲神灵发出不甘而绝望的嘶吼声,拼命想要挣脱出来。 这一刻,他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。 “区区一个一星伪神,也敢来送死?”血后淡漠的道。 对于这种炼化神源而成的神,血后明显是瞧不上眼的。 事实上,天庭界和地狱界派遣出来巡视功德战场的神灵,大多都是一星伪神。因为他们没有成长的潜力,就算陨落,也不是多大的损失。 蓦地,血后抬头望向远处,念道:“又有神来。” 话音未落,一道五彩匹练划破星空,延伸而来。 一团数百里大的火焰,出现在五色匹练之上。 “哗啦。” 火焰炸开,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焰圆圈。 一尊身着三彩色铠甲的威武神灵,从火焰圆圈中走出,身上散发出无比恐怖的热量,使得周围的星空,都变得扭曲。 看清来人,张若尘的眼中,不禁闪过一道寒光。 对于这位神灵,他是再熟悉不过,正是功德神殿的焱神,曾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。 焱神在月神山受创,让功德神殿颜面受损,回去后,受到惩罚,被派遣来收集昆仑界功德战场的功德之力。 功德神殿在天庭的地位超然,有诸多神灵坐镇其中,只不过,他们不是闭关修炼,就是坐镇一方功德战场。 焱神以前,主要是负责管理功德神殿的大小事宜,相当于是功德殿主安排的一位管家。 “救……救我。” 遭受神碑镇压的金甲神灵,传出虚弱的求救声。 作为一星伪神,他的精神意志和生命之力,远无法与真神相比,更容易被杀死。 “住手。” 焱神大喝一声,双手一合,体内涌现出滔天的神火。 神火太过炽烈,将焱神完全包裹住,使他看上去,宛如一轮太阳,散发出极致的光和热,似要融化掉这片星空。 三色火焰交织,凝聚成一条火焰洪流,如一条火焰巨龙横空,击向那座数万里高的神碑。 焱神虽未掌握奥义,也还不是渡过元会劫难的古神,可他修炼的乃是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的《三尸炼道》,实力极强,远非一般的神灵,所能相比。 血后显得极为平静,结出一道印诀,释放出更多的神之规则和神力,再度凝聚出一块神碑来,拍击向焱神。 “轰。” 神碑所向无匹,□11鹧婧榱髡鹚椋□化为漫天火雨,绚烂无比。 焱神的心一沉,不敢有半点迟疑,当即引动出功德之力。功德之力玄妙无比,加持在身,使得焱神的力量大增。 焱神双手向前推出,功德之力凝聚成一方如星辰一般庞大的五彩神印。 “砰。” 然而,五彩神印,却没能抵挡住神碑,接触的瞬间就被打穿,化为一团云气。 下一刻,神碑撞击在焱神的身上。 “噗。” 焱神倒飞出去四千里,嘴角挂上一道血痕,胸口剧烈的起伏。 “奥义,又是奥义。” 焱神眼睛瞪得很大,心中又惊又怒。 月神山一战,他便是吃过奥义的亏,被月神斩去小半个身体,至今伤势都没有恢复,实乃奇耻大辱。 世间掌握奥义的神灵极少,每一个都是叫得出名号的存在。 可焱神对血后,却是没有任何的印象,着实很古怪。 遇到一位掌握奥义的真神,焱神不敢再轻易施救,担心自己被连累。要知道,这里不是天庭界,对方也不是天庭界的神。 在天庭,就算以月神的强势,也不敢真的杀他。 可是,地狱界的神,却没有任何顾忌。 “那是……张若尘,他竟然还活着。” 焱神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神力波动,向那股神力波动盯去,看见了站在血后身边的张若尘。 最终,他的视线,锁定在张若尘的那条腿上。 早就知道月神将他的神腿,给了一个圣王境的蝼蚁,让焱神沦为诸神的笑料。如今见到张若尘,焱神的眼中,直接涌出火焰,恨得牙齿都要咬碎。 “这个混蛋,怎么还活着?” 张若尘在昆仑界陨落的消息,早以传遍诸天万界,焱神也有所耳闻。 另一边,惨叫声逐渐消失,神碑将那位金甲神灵的精神意志和生命之气,完全磨灭,只剩一具驱壳。 在金甲神灵母界之外,他唯一的神座星球,黯淡下去,失去光泽。 一尊神灵,就此陨落。 血后伸出一只大手,将那具伪神的身躯收走,托在手掌心,双眸瞥向焱神:“我能感受到你心中的愤怒,将你的真本事施展出来,本后正想斩一尊真神立威。” 杀一位伪神,血后略微不过瘾。 月神山一战后,焱神已经学乖,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常年坐镇功德战场的战神,没必要去和地狱界的真神拼命。 他眼皮下垂,淡淡的道:“区区一个新神,别太张狂,我天庭界的诸神很快就会赶来。杀我天庭的神灵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 血屠低声在张若尘耳边,笑道:“看到没有,天庭界的神灵多虚伪?刚才,他若是拼尽全力,未必救不下那位伪神,可是他却选择了退缩。” 旁边的血魔、齐生、荧惑,皆是发出轻蔑的笑声。 反正有血后挡在前面,就算对方是神灵,也没什么好怕。 焱神的眼神,变得更冷,若是他也修炼出了奥义,必定将这群不死血族全部灭尽。辱神者,必须死。 另一头,黄泉星河中,缔造出了一颗接一颗的神座星球。 成神前,冥王已经拥有一颗恒星的力量,跨越天堑,堪比一星伪神。 如此雄浑的积淀,突破后,自然不是寻常神灵可比。 冥王没有丝毫保留,全力释放出自身的规则和神力,在极短时间内,顺利将属于他的星魂神座,缔造完成。 黄泉星河中,浮现出二十八颗璀璨夺目的星辰,连接在一起,所勾勒出的正是冥王的身形。 一眼看去,这二十八颗星辰,显得格外的突出,散发出的光芒,将整个黄泉星河,都照耀得更加明亮了一些。 对于神灵而言,神座星球越明亮越好,代表神灵自身的一种状态。很多时候,修士都是通过神座星球的光芒,来判断神灵的状态。 当初,月神重伤垂死,神座星球便是完全黯淡下去,以至于,让卞庄战神误以为她已死,一怒之下,抛下天河,孤身杀入地狱界。 “二十八颗神座星球,六哥在幽冥地牢所得的机缘,倒是不小。”血后眼中闪过道道异色。 神座星球既代表了神灵现在所拥有的力量,也在很大程度上,代表了神灵所拥有的潜力。 但凡能够掌握奥义的神灵,凝聚出神座星球的数量,数量都不少。 张若尘目光凝视悬浮于黄泉星河中的二十八颗神座星球,冥王的确没有吹嘘,他一旦成神,果然非比寻常。 “星魂神座如此了得,再加上恒星神剑,冥王的实力,或许已经能与渡过元会劫难的古神相媲美。”张若尘暗道。 刚成神,就如此强大,再修炼一个元会时间,不知会强横到何等地步。 齐生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崇敬之色,心中无比激动,他从出生开始,便一直听着关于冥王的种种传说。 他也曾努力,想要将冥王从幽冥地牢中解救出来。 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,他能够亲眼见证冥王成神的伟大时刻。 “轰隆隆。” 就在这时,星空剧烈震动,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神光。神战的动静太大,引得天庭界和地狱界的诸神降临。 .com。妙书屋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