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张若尘归来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张若尘归来

张若尘那凝实无比的圣魂,一分为六,占据天地六合方位,由慢至快,转动起来。 “哗啦。” 一个介乎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漩涡出现,沟通一处未知空间。 漩涡中,隐约出现一道虚淡的影子,与张若尘极为相像,正极力挣脱出来,却受到极大的阻碍。 无数道虚幻的锁链,交织在漩涡中,缠绕在那道虚淡影子的身上,牢牢将之束缚住,宛如狱锁狂龙。 虚淡影子,乃是张若尘的魂灵,所有灵性所在,若不将之招回,先前凝聚出来的圣魂,便只是一具空壳,即便与肉身结合,也无法让张若尘复生。 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,血后没有迟疑,濒临崩溃的神魂,带着剩下的神念,一同闯入漩涡中。 “轰隆隆。” 虚空生电,狠狠劈向血后的神魂和神念。 顿时,血后的神念,被湮灭掉许多,神魂上的裂痕,进一步增加,溃散得更为厉害。 这个时候,冥王亦是调动精神力,尽所能护住张若尘的肉身和圣魂,避免受到波及。 面对天地自然,哪怕张若尘如今拥有半神之体,也完全不够看。 若非血后执意要救,冥王是真不想插手此事,一个不好,连他都会遭到极大的波及。 与此同时,距离中央皇城万里之外,地狱界所开辟的空间裂缝前,天地规则和天地圣气变得极其紊乱,天穹崩裂,大地沉碎,完全是一副毁天灭地的景象,无比骇人。 受到这股力量的冲击,空间裂缝变得越来越不稳定。 “嗡。” 七座恢宏城池巨震,极力输送出强大的力量,也无法将空间裂缝定住。 这一切,自然都是血后为张若尘招魂所导致。 因为,张若尘就是身陨在空间裂缝前,魂魄碎片,绝大多数都散落在这里。 “怎么回事?” 察觉到空间裂缝四周的天地异象,诸多地狱界修士,都不禁骇然,心中满是疑问。 雷电、罡风、天火……各种恐怖至极的力量齐现,将天穹击穿,形成一个极其巨大的漆黑窟窿,如上古异兽张开了血盆大口,要将一切都吞没进去。 空间裂缝受到的影响最大,越发的不稳定,开始崩溃。 “咔嚓。” 七座城池最先扛不住,纷纷裂开。 每座城池内,都有大批地狱界修士镇守,此刻,他们纷纷飞起,极力向远处逃遁。 “轰隆。” 七座城池全部破碎,从天空坠落而下。 没有了城池镇压,空间裂缝再也无法支撑,崩碎开来,释放出滔天的毁灭之力,以惊人速度,向四面八方扩散。 毁灭之力横扫天宇,震散云霞,使得碧蓝如洗的天空,瞬间变得昏暗。 感受到这股力量,正在皇城外厮杀的天庭界和地狱界修士,无不心神震颤。 “怎么会爆发这样的天地异象?” 一位精神力接近大圣的天庭界修士,脸色凝重,道:“我感知到了魂魄碎片的细微波动,难道是有精神力大圣,在施展招魂秘法?” “张若尘之前陨落在地狱界和昆仑界相连的那处空间裂缝前,难道说,与他有关?” “张若尘的尸体,才刚被阎无神带走不久,即便阎无神要救张若尘,可在昆仑界内,他去哪里找人出手?不对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,阎无神不可能发这种疯。” “想要为一位大圣招魂,精神力大圣恐怕做不到,唯有神灵出手,才有机会。难道昆仑界中还有神灵蛰伏不成?或者说,月神亲自赶了过来?” “也许是昆仑界自身规则的反噬,导致空间裂缝瓦解,并没有我们所想那般复杂。” …… 虽然很怀疑有神灵在为张若尘招魂,可仔细分析,可能性却是非常的低。 另一边,无尽深渊第二梯度。 天地规则紊乱,呈现出血染九天、群星陨落等等,极其恐怖的异象,完全是一副末日到来的景观。 面对天地之威,血魔、邱怡池等人心神震颤,心境再怎么坚韧,也无法保持淡然。 “招魂竟是如此可怕,难怪从古至今,都鲜少有人愿意去做这件事情。”血屠骇然的道。 历史上,无论是天庭界,还是地狱界,都有许多惊才绝艳的天才陨落,但,最终得以重生的,却是少之又少,神灵的子嗣也不例外。 血屠能够确定,如果他陨落在昆仑界,他的父神,是定然不会为他招魂的。 血魔眼神凝重,道:“天地反噬如此猛烈,也不知血后是否能抵挡得住,张若尘终归不是一般的不朽大圣,他是时空掌控者,又在圣王境修炼至大圆满,万古罕见,想要为他逆天改命,难度会成倍增加。” “师尊定然能够成功。”邱怡池道。 只是,话虽若此说,她的心中,却充满了担忧,怕最后不但救人失败,连血后也发生意外。 血色山峰内,血后不惜一切代价,全力斩断束缚住张若尘魂灵的锁链,将所有天地反噬尽皆扛下。 也因此,血后的神魂,进一步遭受重创,神念亦是被大量磨灭。 越是到了最后时候,天地规则的反噬,越是猛烈,整个天地的意志,仿佛都压到血后身上。 终于,张若尘的魂灵,得以从亦真亦虚的漩涡中挣脱而出,在血后的牵引下,融入圣魂之中。 至此,张若尘的圣魂,拥有了灵性。 招魂成功! “归体,复生。” 血后的表情,变得无比严肃。 强大神力释放而出,将张若尘的肉身和圣魂,一同包裹,继而,让两者缓缓相融合。 六道圣魂进入到神光气海之中,同时没入六尊圣相内。 “轰。” 血色山峰外,天地突然变色,电闪雷鸣,亿万道雷霆同时显现出来,似天地在发怒。 整个第二梯度,变得黑压压一片,压抑无比。 “天地震怒,这是逆天改命成功的异象。”血屠颤声道。 逆天改命,违背了天地运转规则,一旦成功,自然会引发天地的愤怒。 闻言,邱怡池等人,都不禁长舒了一口气,悬着的一颗心,得以放下。 时间不长,毁灭风暴缓缓消散,第二梯度重新恢复了平静。 天地震怒只是一种异象,倒是不会真的再造成什么破坏,毕竟,在招魂的过程中,施展秘法之人,已然是为此付出极大代价。 “砰。” 血后已是精疲力竭,那雍容美丽的脸上,没有一丝血色,接近玉质化。可是,她却依旧笔直的站立,身上神威不减,有着一种与天地对抗的超然气度。 可是,这只是表象,此次招魂,对血后的伤害极大,神源破裂,神魂溃散近半,若无奇物相助,短时间内,根本就无法恢复过来。 伤得如此重,可是,血后的脸上,却浮现出欣慰的笑容。 那笑容,与张若尘刚刚出生之时,一般无二,洋溢着幸福和母爱。 没有不死血族,没有神,只有一位母亲。 一位能够为了自己的孩子,付出一切的母亲。 “哗――” 天地圣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,融入血后的身体,那破损的神躯,快速恢复。很快,一丝伤痕都不剩。 只是那张美丽绝尘的脸,依旧苍白如神玉,眼中深藏有疲惫之色。 张若尘的意志从来没有消失,被困在一座黑暗无边的世界,苦苦的挣扎,与天地对抗。正是因为,他的意志不灭,此次招魂才能成功。 如果是意志力薄弱的修士,在身死的那一刻,自己就已经放弃。 就算有神灵给他招魂,也没有用。 困在那片无尽黑暗和冰冷的世界中,是血后给了张若尘一束光,指引他一步步走向光明世界。 张若尘的意识逐渐恢复,却又有积分迷茫,没有立刻清醒。 慢慢的,张若尘的思绪开始恢复,一幅幅画面,在他的脑中浮现。到得最后,孔乐的身影,清晰浮现出来,但,却在渐渐远去,直至消失无踪。 在张若尘的脑海中,只剩下万心轻蔑挑衅的笑声,回荡不息。 “轰。” 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,携带丝丝神力,从张若尘身上爆发出来,大喊一声:“孔乐。” 在这一刻,张若尘终于睁开双眼,从沉睡中苏醒。 “砰。” 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,张若尘无法控制住身上的强大力量,从赤红色血液中挣脱而出,重重摔到地面上。 以双手撑着身体,才没有倒下。 张若尘低着头,紧咬着牙齿,身体在颤抖,眼中满是痛苦之色。没能保护好池孔乐,让他无比自责。 血后走了过去,一把将张若尘抱住,紧紧抱住,很是心疼,安慰道:“孔乐不会有事,尘儿,她不会有事的,母后向你保证,她一定不会有事。” 说出这句话时,血后终是忍不住,眼中流淌出泪水。 神灵的泪,比血都珍贵。 不是因为血后爱哭,只是因为太在乎。 被血后抱住,张若尘逐渐平静下来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那紧绷的肌肉和骨骼软了下来,身体不再颤抖。 此刻,他就像是回到了童年。 血后身上的那种温暖,让张若尘感觉到温馨和沉醉,能够完全放松下来,就像襁褓中的婴儿,又像母亲腹中的胎儿。 过了很久,张若尘努力平复情绪,将理智找回,双眼浮现出越来越深邃的光芒。 瞳孔转动,他观察身处的环境。 当看到血后镌刻的招魂法阵,还有那满地的神血,张若尘顿时明白了一切,内心充满震撼和悸动。 血后身上的神威,虽然刻意收敛,却依旧很强大。 张若尘却清晰感知到,在那强大神威之中,却藏着一股虚弱,和前两次见到血后时的感觉,完全不一样。 不用想也知道,血后为了救他,肯定付出了极其巨大的代价。 以张若尘如今的见识,自然知道,招魂是一件何等困难的事情,尤其还是为一位大圣招魂。 以前他和血后相见,并不只有血后难受,张若尘自己的内心也非常矛盾和痛苦。如今,矛盾和痛苦都消失,一道紧系在心中的结,在这一刻,终于揭开。 张若尘的心,变得轻松了许多。 定了定神,张若尘恢复镇定,伸出一只手来,抹去血后眼中的泪水,提醒道:“我已经是大圣了,圣境修士之中的帝皇,不是一个小孩子,就算刚才在那无尽黑暗中,做了一个噩梦,也吓不住我的。” 看到张若尘为自己擦泪,血后不禁怔住,随即洋溢出一道美得令人心颤的笑容,心情欣喜无比。 张若尘站起身来,活动了一下散发着神光的双臂,只感觉,双手充满无穷无尽的力量,仿佛一抬手,就能摘下天宇之上的星辰。 八百年前的张若尘,与八百年后的张若尘,合为了一人。 曾经那股熟悉,而又陌生的感觉,浮上心头。 “我们去地狱界吧!” 张若尘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,目光坚定,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才说出这句话。 此刻,他已恢复理智,并不是冲动行事。 其实,一直以来,都只有至亲和至爱,能够让张若尘冲动和不顾一切。 正是有这种冲动和不顾一切,所以他才是张若尘。为了帮师父寻觅起死回生的神药,可以不顾生死,前往阴间地狱。因为池瑶和黄烟尘的欺骗,可以不自量力的去闯紫微宫。为了木灵希,可以带着千军万马,去攻拜月魔教。为了昆仑界,可以凭着一腔热血,力压万界修士,只为争回一点尊严。 换做别的修士,被一位神欺骗,哪里赶去质问?早已臣服于她。 换做别的修士,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承诺,为了一个女子,与拜月魔教,与火族,同时开战? …… 血后凝视了张若尘一眼,她当然知道,张若尘去地狱界的目的,什么都没有问,答应了下来。 “好,母后陪你。” 无论张若尘想做什么,血后都会给予支持。 她相信,张若尘的能力和智慧。 既然他选择了未来的路,就会为自己所做的选择负责。 张若尘略作思考,翻手取出一颗神木之心,递予血后,道:“它……它对神灵的伤势,应该也有不小的帮助。” 神木之心,乃是接天神木所凝结,一个元会的漫长时间,才能够凝结出一颗来,内蕴无比磅礴的生命之力,几乎能够治愈一切伤势。 就算是神灵重伤垂死,炼化一颗神木之心,也能快速恢复过来。 血后没有拒绝,接了过去。 别说这是一颗珍贵无比的神木之心,就算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凡物,血后都会无比喜欢。 因为,是张若尘给她的。 “咔嚓。” 张若尘刚刚向前迈出一步,脚掌踩入进地底,紧接着,半截身体,就陷入进去。 怎么回事? 他的身体,无比沉重,宛如被一座太古神山压着。 血后连忙伸出一只手,将张若尘从地底拉了出来,道:“你才刚融合前世的身体,还控制不好这具身体蕴含的强大力量,需要一些时间去慢慢适应。” 张若尘心中了然,他所感受到的沉重感,乃是因为,身躯蕴含的力量庞大,无法细腻的掌控。 就像一个凡人,一脚可以在地上踩出一个浅浅的脚印。 张若尘现在的力量,比凡人不知强大多少倍。若是控制不好力量,在地上,就不只是踩出一个脚印那么简单。 一座大山,怕是都能踩平。 现在这具身躯,被血后温养成为了半神之体,控制起来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以张若尘的感知,两具身体融合后,单单是身体所拥有的力量,至少都相当于五行混沌不朽圣躯的十倍。 也就是说,这具身躯的力量,将百枷境巅峰的大圣,都能打趴下。前提是,张若尘能够细致入微的,掌控半神之体。 像现在这样,走路都需要小心谨慎,才不会陷入地底,怎么去和百枷境的大圣争锋? 就算拥有半神之体,也还需要半神的修为境界,张若尘才能爆发出半神级别的战力,现在还差得远。只能说,在大圣境界,张若尘会修炼得更快,战力也远胜同境界的修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