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九十八章 不惜一切代价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九十八章 不惜一切代价

冥王伸出一只手来,握住剑身,想要将之拿起。 “嗯?” 让冥王诧异的是,剑身看似轻薄,却异常沉重,他已经动用很强的力量,却没能将之撼动。 “传说之中,恒星神剑乃是以一颗恒星炼制而成,果然是如恒星一般沉重。”冥王低语,眼中散发出跃跃欲试的神光。 宇宙中的恒星,都无比庞大,且沉重至极,相当于数百万颗行星。 就算是神,也需要耗费极大力气,才能够撼动一棵恒星。 事实上,生灵成神时,凝聚出来的神座星球,在最强状态下,便是相当于一颗恒星。神,陨落之后,神座星球才会逐渐退化到行星的层次。 拥有一颗恒星的力量,是成神的最低标准。 不由得,冥王将另一只手也伸出,双手一同握住剑身。 继而,冥王不再有任何保留,将自身力量释放出来,包裹住恒星神剑的剑身。 “轰。” 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,从剑身中迸发而出,整个“磔刑狱界”的大地,都在顷刻间崩碎。 大量赤红的神纹,清晰浮现在剑身之上,释放出无比灼热的力量,将一切融化。 眨眼之间,“磔刑狱界”已经变成岩浆火海,温度高到了极点。 就算是圣者进来,都会化作飞灰。 很显然,是冥王想要提起剑身,激发了恒星神剑内部,蕴含的狂暴力量。 “哗啦。” 终于,冥王将恒星神剑的剑身,从岩浆中拔了出来。 一刹那,恒星神剑释放出更为炽烈灼热的力量,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辉,宛如一轮太阳,让人无法睁开眼睛。 “轰隆隆。” 与此同时,剑冢周围,大地出现开裂的情况,犹如发生了大地震,引发无数生灵的恐慌情绪。 震动向外蔓延,一万里,十万两,百万里,千万里…… 最后,整个中域,不知多少万里的大地,都是跟着轻轻的震动,就像有一颗恒星在中域的苍茫大地上滚压。 如果不是有幽冥地牢隔绝,在恒星神剑出世的一刻,爆发出来的威能会更加可怕。 过得许久,恒星神剑才恢复平静,收敛光和热,变成最开始的模样。 真正将恒星神剑收服后,提在手中,要轻松不少。 冥王眼中浮现出满意的笑容,被镇压在幽冥地牢万年,能收获这样一柄神剑,倒也不亏。 更为重要的是,恒星神剑中蕴含着剑祖所参悟的剑道奥义,如今,尽皆被冥王所得,将受益无穷。 虽然还没成神,他却已经拥有堪比神灵的力量。 要不然,他也提不起恒星神剑。 冥王挥动恒星神剑,向上方一斩。 “呲。” 顿时,昏暗的天穹上,裂开一道口子。 提着恒星神剑,冥王冲天而起。 见状,血后连忙跟了上去。 眨眼间,冥王已是冲出幽冥地牢,出现在剑冢中。 原本平静的剑冢,在这一刻,出现了惊人的异动,万剑齐鸣,都向着恒星神剑倾斜,似是在进行朝拜。 “唰。” 一块块散落在剑冢各处的神剑碎片,快速汇聚起来,与剑身相融合。 剑冢极为特殊,能够修复孕养剑器。 故而,这么多年过去,神剑的诸多碎片,不但没有腐朽,反而是越发拥有神性。 随着越来越多碎片与剑身融合,剑身也变得越来越沉重,同时,自然而然散发出炽盛的光和热,将剑冢照亮。 中央皇城,青虹阁中。 九天玄女的脸色,突然微微发生变化,收在体内的焚天剑,出现异动,不受控制的飞了出来。 沧澜武圣乃是焚天剑的持剑人,此剑品阶虽不高,却有极为重要的意义,是守护幽冥地牢的一大底牌。 “回来。” 九天玄女出手,想要收回焚天剑。 然而,焚天剑颤动得极为厉害,完全不受她的控制,以儒祖圣书都无法镇压住。 “唰。” 焚天剑化作一道剑光,直接破空而去。 “难道是剑冢那边出现了什么问题?”九天玄女面露沉思之色。 如果不是这边事态紧急,她真想立刻动身,赶往剑冢去查探情况。 拜月魔教。 凌飞羽本来正在闭关潜修,却莫名被惊动。 悬挂于胸前的葬天剑,突然绽放出璀璨的剑光,化作三尺青锋,围绕着她腾飞了数圈。 当凌飞羽想要伸手将之握住时,葬天剑却一下子冲天而起,刹那远去。 “怎么回事?” 凌飞羽微微皱起眉头,眼中满是不解之色。 自她成为葬天剑的持剑人以来,还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。 与此同时,其他持剑人,也都遭遇相同的情况,尽皆感到疑惑不解,同时心生不安。 不消片刻,包括焚天剑和葬天剑在内,有着五柄子剑,从昆仑界各地,破空飞来。 五剑与剑冢有极其紧密的联系,故而,没有受到神纹的阻碍,直接飞进剑冢。 唯独缺少了滔天剑。 五块相对较大的碎片,从五柄圣剑中分离出来,融入恒星神剑。 “发生了什么事?为何剑冢会出现如此异动?” “好强的力量,圣魂简直快要融化。” “与葬天剑的联系,怎么突然断了?到底怎么回事?” …… 一时间,沉眠在剑冢的持剑人祖师,尽皆被惊动。 他们能够感知到剑冢的种种变化,却无法离开沉眠之地,出来探查情况。 有五柄子剑出现问题,也就意味着,有五位持剑人,将无法在剑冢中,借用各脉祖师的力量。 如此变故,绝非是一件好事。 时间不长,恒星神剑的剑身,已是大致修复完好,只欠缺了一小块儿。 “剑柄所在的地方,看来很特殊,竟然无法将它召唤过来。少的那柄子剑,似乎也与剑柄在一起。”冥王闭着双目,细细感知。 “哗啦。” 空老的身影,显现出来。 看着冥王手中的恒星神剑,空老眼中浮现出一抹复杂之色。很显然,他并不希望剑祖的神剑,由一个地狱界修士掌控。 微微摇头,空老叹道:“收服恒星神剑,对你既有无穷好处,也是巨大的制约。当初,剑祖炼制恒星神剑,是为了守护昆仑界。” “这是此剑的使命!” “因此,恒星神剑不斩昆仑界生灵。” 闻言,冥王盯着恒星神剑的剑体,眼中不由闪过一道异色,道:“是吗?本王倒是不信。” 说罢,冥王猛然向前迈出一步,挥动恒星神剑,向空老斩了过去。 空老显得极为淡然,背着双手,静静伫立在原地。既未闪避,也没有出手抵挡,任由神剑向他斩来。 然而,绽放着璀璨神芒的恒星神剑,却是硬生生的顿住,停在半空中,无法再斩下。 “铮!” 剑身,剧烈颤动,不受冥王控制。 冥王自是不会就此罢休,当即释放出更强的力量,注入神剑中。 “砰。” 神剑迸发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,竟是生生将冥王的手震开。 冥王摊开疼痛欲裂的双手,又盯向悬浮在半空的恒星神剑,眼神微凝,生出一股强烈的挫败感。 事实证明,空老所说的话,的确为真。 执掌恒星神剑,可以攻击任何人,哪怕是神,都可以。 但,唯独不能用来攻击昆仑界生灵。 剑祖守护昆仑界的意志,早已烙印在神剑中。 冥王重未想过,一柄剑,竟然能够左右他的意志,这着实不是一件让他高兴的事情。 曾经,他有着掌控昆仑界的雄心壮志,即便是万年过去,也并未改变。 现在脱困,他自是想继续去实现这一目标。 可受到恒星神剑的制约,他还如何去做这件事情? 冥王的心绪,不断起伏,眼神明灭不定,谁也不知道,他究竟在想什么。 不久后,冥王的心绪平静下来,眼中浮现坚毅的神采。 剑祖的意志又如何?今后,他会变得更加强大,彻底将恒星神剑收服,一柄剑,还约束不了他。 对他而言,与剑祖的意志对抗,也是一种磨砺,能帮助他更快踏上巅峰。 冥王收敛杀意,重新将恒星神剑握住,反手向后方挥出一剑。恒星神剑迸发出无比锋利的剑芒,无坚不摧,势不可挡。 一时间,剑冢内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神纹,密布于空间之中,如锁链一般,相互交织,禁锢这片空间。 正因有这些神纹存在,地狱界神灵才无法直接开辟与剑冢相连的空间裂缝,只能派人从外面攻打。 不过,恒星神剑所向无敌,这些神纹,也无法抵挡住。 顷刻间,交织于空间中的神纹,尽数被斩断,无法再封禁空间。 “哗啦。” 顿时,稳固的空间裂开,出现一条长达万丈的裂缝,贯穿天地。 这条空间裂缝,是冥王开辟出的一条通道,连接昆仑界一处颇为遥远的地方。 他已经感知到,恒星神剑的剑柄和滔天剑子剑,就在空间裂缝的另一边。 空间裂缝内部幽暗无比,虚无之力涌动,侵蚀一切。 在空间裂缝的另一边,乃是一座无底深渊,远远看去,就像是恶魔的嘴巴,可以吞没世间的一切。 “无尽深渊。” 难怪他无法将剑柄和滔天剑子剑召唤过来,原来,它们竟是在那神秘莫测的无尽深渊之下。 无尽深渊中的天地规则,都与昆仑界的天地规则完全不一样,犹如另一座世界。 看到空间裂缝尽头的无尽深渊,血后顿时若有所思。 一迈步,冥王进入空间裂缝之中,横渡虚空,一步步走向无尽深渊。 血后看了空老一眼,随即跟了上去。 见二人离开,空老微微摇头,随即消失进入黑色山体中。 看守幽冥地牢,乃是他的使命,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离开。 冥王修为近神,却也只是被关押在第十五层,最下面三层是否关押着生灵,又关押的是什么生灵? 除了空老,恐怕无人知晓。 出得空间裂缝,冥王和血后落到地面,站在无尽深渊的边缘,凌厉的寒风,不断拍击在他们身上。 “恒星神剑的剑柄和滔天剑子剑,果然就在下方。“冥王道。 来到这里,恒星神剑剑身对剑柄的感应,越发强烈,光芒不断吞吐。 在血后的带领下,二人来到无尽深渊的第二梯度。 “一座很特别的世界!” 冥王一边前行,一边观察四周。 忽的,他收步停下,目光投向远处的血色山峰,那处方位的天地异象,逃不过他的感知。 “原来剑柄和滔天剑子剑,是在张若尘的身上。那个小子……咦,他遭遇了什么,怎么在招魂?” 说话间,冥王伸手一抓,被张若尘收起来的古朴剑柄和滔天剑子剑,立刻飞了出来。 一块碎片从滔天剑子剑中分离出来,融入恒星神剑。 古朴剑柄,围绕剑身飞行了一拳,两者之间皆是冲出一道道铭纹,相互缠绕,相互连接,最后凝合在一起。 至此,恒星神剑终于完好无缺。 “嗡。” 恒星神剑猛烈震动了一下,迸发出凌厉至极的剑道气息,使得周围的空间,立刻出现数百道漆黑的裂缝。 赤红色的火焰,升腾而起,整个第二梯度的温度,瞬间升高了百倍不止。 以恒星神剑为中心,周围百里范围的空间,在顷刻间被烧成虚无,呈现出一个巨大的黑洞。 这还是冥王刻意压制的结果,否则,还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破坏。 “恒星神剑,昆仑界的绝世神兵。你得了剑体,是你的机缘。尘儿得了剑柄,是他的机缘。六哥,做为一位长辈,你就这么将剑柄夺走,抢夺自己外甥的机缘。真的好吗?”血后道。 闻言,冥王不禁长声一笑,觉得自己这个妹妹,还真是护短至极。 张若尘得到的剑柄,根本不具有剑祖的精神意志,只是一件死物而已。 而他,耗费万年时间,冒着被炼化的危险,在生死边缘徘徊不知道多少次,才收服恒星神剑,怎么算,他才是恒星神剑的主人。 可是,按照血后的意思,却变成,他和张若尘各得了恒星神剑一半的机缘。 怎么能这么算? 不过,冥王如今得以脱困,又收获完整的恒星战剑,心情大好,不想与自己唯一的妹妹争辩,道:“换做是别的生灵,夺走也就夺走。可是,既然是自己的亲外甥,真要这么做,怕是会被地狱界的生灵嘲笑至少一个元会。放心吧,兄长我,也是要脸的。 说完,冥王深处一只手,向虚空一按。 强大的精神力释放出来,涌入血色山峰内部,帮助血后招魂。 他的修为已经近神,精神意志更是完全能够与神灵相比,在这个时候,自是能够助血后一臂之力。 主要也是因为,冥王知晓招魂的凶险,倒是不希望血后出现什么差错。 血色山峰内部洞窟,血后伫立在招魂法阵内,源源不断释放出神血,稳固那个如真似幻的招魂通道。 随着时间推移,血后的神念,已是陆续将张若尘消散的魂魄,摄取回来,丝丝缕缕相凝结。 这些摄取回来的魂魄,全都依附到张若尘那幸存的微弱圣魂之上,使之逐渐变强。 而在这个过程中,受到天地规则反噬,血后的神念,在不断湮灭。 即便是神,也无法与整个天地的意志相对抗。 不仅仅是神念,烙印在每一寸血肉中的精神意志,也同样在遭到天地意志的磨灭。 强如血后,她的神之真身,此时的脸色也都变得有些苍白,气息在逐渐变弱。 “啪啦”一声,血后体内响起一道碎响。 她的神源上,出现一道清晰的裂痕。 血后身体一震,嘴角流淌出神血,神躯亦是跟着裂开,宛如陶瓷一般,即将四分五裂。 神源对于神灵而言,极其重要,乃是修炼的根基所在,神魂亦是包裹在其中。 这便是天地规则反噬的可怕之处,会直接作用于神源、神魂之上,且无法防御。 神灵固然强大,却也无法与天地自然相对抗。 换做是精神力大圣来做这件事情,最后的结果,很有可能,精神力和圣魂,都会全部湮灭。 随着时间的推移,血后体内不时发出一道破裂之声,神源上的裂痕在增加,神躯亦是裂开的更为严重,神血汩汩而涌。 然而,即便如此,血后的眼神,仍旧坚定无比,全力维持招魂法阵,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。 即便是牺牲性命,她也一定要救活张若尘。 到得后面,天地反噬越发强大,招魂法阵都难以维持,逐渐被磨灭。 继续这样下去,招魂将以失败告终,就算是已经招回的魂魄,也会再度消散。 “尘儿绝对不能有事。” 看着被赤红色血液包裹的张若尘,血后眼中满是温柔。 当即,血后竟是将自身的神魂释放出来,以神魂镇压招魂法阵,同时也是以神魂,接引张若尘消散的魂魄。 张若尘是她的后代,灵魂是在她的体内孕育,属于同源,彼此存在着极为特殊的联系。 只是,如此做,血后所需承受的危险,无疑是更大。 天地规则反噬,完全作用于血后的神魂之上。 饶是血后的神魂强大,也承受不住反噬的力量,先是出现裂痕,随即一点点被崩溃。 “噗。” 血后喷出一大口神血,气息越发萎靡。 终于,张若尘最后一缕魂魄,从招魂通道飞出,与圣魂主体相结合。 在张若尘的身躯上方,悬浮有一道极为凝实的圣魂,与张若尘一般无二,宛如实体。尽管还未苏醒,可张若尘的圣魂,已然是散发出浩荡的圣威。 或许是因为消散于天地间,又重新凝聚起来的原因,张若尘的圣魂,沾染上了丝丝奇异的气息,无法言喻。 “圣魂归体,逆转生死。” 血后低喝一声,双手所结印诀,发生改变。 现在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,成败在此一举。 “轰。” 招魂通道崩塌,释放出极其恐怖的毁灭之力。 这股力量,径直向张若尘冲击而去,不允许他违背天地规则,重新活过来。 血后没有丝毫迟疑,以伟岸的身躯,将所有毁灭之力,全部挡下,没有让张若尘承受一丝一毫。 也因此,血后伤势更重,神躯近乎碎裂开来,变得血肉模糊。 神源和神魂更是遭受重创,布满密密麻麻的裂痕,如蜘蛛网一般,濒临崩溃。 继续这样下去,血后就算不死,也很可能会毁掉神道根基,这样的代价,着实太大。 冥王虽然能够清晰感知到血后的处境,却并未出言阻止,神的意志,又岂是能够轻易改变的? 只是他很意外,自己唯一的妹妹,竟会将骨肉亲情看得如此重,这在血绝家族中,应该算是极为另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