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九十一章 最后时刻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九十一章 最后时刻

眼见张若尘再度冲过来,石绝心、冥魔和玉天骨皇都没有迟疑,立刻集合三族的十多尊强者,一同出手拦截。 石绝心身上迸发出无比凌厉而霸道的刀意,精气神与手中的战刀相合,竟是以身化刀,如流光一般,斩向张若尘。 绝世无匹的刀芒迸发,无坚不摧,任凭此地空间何等坚固,都生生被切割开来。 冥魔则是施展邪冥天道,催动一件极其古老而强大的冥器,邪气凛然,竟是一颗巨大的眼球,拥有夺魄摄魄的可怕能力。 眼球一出现,整个天地,变得灰蒙蒙一片,浓烈的死亡气息弥漫,如幽冥地狱降临。 “张若尘,受死。” 玉天骨皇大喝一声,将手中所托的骨塔,全力掷出。 骨塔迎风而涨,化作千丈高,表面布满繁奥的秘纹,道道玉光释放出来,向张若尘笼罩而去。 玉光看似很美,实则恐怖至极,能够蚀骨销魂,将万物炼化成虚无。 与此同时,石族、冥族和骨族的其他强者,亦是纷纷打出最强攻击,或是高阶圣术,或是各族天道,或是强大的战兵,化作一股洪流。 “谁敢拦我?” 张若尘大吼一声,有“一夫闯关,万夫难挡”的威势,双手摊开,调动如同云团一般的圣气,将藏山魔镜和毁灭金阳两件至尊圣器,一同打出。 藏山魔镜,拥有镇压万物之势,一座座古老神圣的山岳呈现出来,撞击向以玉天骨皇为首的三位骨族修士。 而毁灭金阳,则是释放出无比浩荡的阳刚之气,专克阴邪,与以冥魔为首的五位冥族修士对碰。 “轰隆隆。” 张若尘以一己之力,对抗两族八位顶尖圣王境强者。 磅礴宏伟的山岳虚影和如同神阳一般的毁灭金阳,压得八大高手不断后退,隐隐间,竟是难以抵挡。 玉天骨皇打出的“虚塔”,冥魔打出“噬魂神眼”,都是堪比至尊圣器的战器,此刻,却被打得摇摇欲坠。 “这也太可怕了吧!” “毁灭金阳的力量太灼热,我感觉身体像是要被炼化得燃烧起来,快撑不住了!” …… 自得到毁灭金阳以来,张若尘甚少将之用于战斗,都是纳于神光气海内,用于调节自身那远超常人数十万倍的阳刚之气,同时帮助淬炼圣气、圣魂和圣体。 当然,还有一个作用,就是存储圣气,以备不时之需。 也正因如此,毁灭金阳如今已是变得和张若尘无比契合,仿佛就是为他量身炼制的一般。 毁灭金阳虽然只是一件新炼制出来的至尊圣器,可在张若尘手中,却能发挥出极其惊人的威力,不比藏山魔镜差多少。 “轰隆。” 八位地狱界的圣王境强者,被藏山魔镜和毁灭金阳震退。 两件至尊圣器悬浮在头顶守护,张若尘翻开《时空秘典》,翻到记载“空间潮汐”的一页,调动自身所有空间规则,全力施展出这一空间手段。 得到《时空秘典》的加持,空间潮汐的威力倍增。 潮汐之力,向前方涌动而去。 与此同时,张若尘如同游鱼一般,置身于空间潮汐之中,极速向前迈进。尽管此举很危险,但,他不得不这样做,因为稍有耽搁,阎无神立刻就能追上来。 不能被阎无神缠住。 “张若尘,还有我呢!你真以为自己可以以一己之力,对抗三族的圣王境顶尖强者?” 以石绝心为首,石族强者打出的攻击,短暂的,抵挡住了空间潮汐。 骨族和冥族的修士,重振旗鼓,再次攻伐过去。 “轰隆。” 张若尘的空间真域,被打穿,有一道诅咒之力落到他的身上,有石族修士打出的圣器,穿透他的胸口…… 张若尘咬紧牙齿,强行闯关,出现到石绝心的近前,沉渊古剑飞了出来,在刹那间刺出。 “你……你居然……” 石绝心瞳孔紧缩,很想立刻避开,却已经来不及。 只得调动力量,全力防御,无数天然繁奥的秘纹,浮现在他的身体之上。 “咔。” 清晰的破碎声响起,一道道清晰的裂痕,出现在石绝心胸膛上。 下一刻,张若尘横穿而过,石绝心那庞大的身体,整个碎裂开来,化作成千上万块碎石。 “怎么可能?” 石绝心的头部最后碎裂,眼睛瞪得很大,不敢相信这一切。 他们石族的身躯,最为坚硬,号称金刚不坏,而石绝心更是其中的佼佼者,大圣之下,能够破开他防御的没几个。 至于打碎他的石体,理应不可能发生才对。 可现在,他的石体偏偏就被打得支离破碎,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。 很快,石绝心那破碎的身躯,重新拼接起来,与先前没什么区别。 只不过,他的气息明显变弱了不少,显然是伤得不轻。 这个时候,张若尘已是冲破封锁,出现在空间传送阵前,将书呆子和百痴护在身后。 张若尘的气息,起伏得很厉害,体内血气剧烈涌动,如同海浪在翻滚,简直快要破体而出。 在他的嘴角,有着鲜红血迹存在,为了强行闯过来,终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 “你们快些疗伤,我来抵挡一阵。”张若尘道。 百痴点头:“好。” “我书呆子没佩服过什么人,却不得不佩服你张若尘。你,真乃豪杰也。”书呆子道。 当即,二人静下心来,抓紧时间疗伤。 他们体内融入了大量生命之泉,都还没能来得及好好利用。 硬扛了这般久,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。 阎无神头顶《死亡天书》,一步来到近前,目光锁定在张若尘身上,沉声道:“张若尘,既然你如此在意蟠桃树,本座便先锁定它的空间坐标,再与你一决生死。” 说话间,阎无神体内涌现出磅礴的混元地狱阎罗气,灌注进入《死亡天书》中,引导出其中蕴藏着的阎罗神力。 顿时,一尊无比伟岸的阎罗族神灵虚影,显现出来,栩栩如生,似要跨越时间长河,降临到当世。 借助《死亡天书》的力量,阎无神再度施展出阎罗天道,万物轮转的力量,向张若尘笼罩而去,乃至于要将整个小世界覆盖。 阎无神与神灵虚影完全契合,两者动作一致。 随着阎无神的一只手压下,神灵虚影的手掌也向下一按。掌中,出现一个巨大漩涡,生死玄光在其中流转。 见状,石绝心等人都没有迟疑,与阎无神一同出手。 尤其是石绝心,完全是一副要拼命的模样,耗费大量精气,将一座灰扑扑的石山祭出。 这座石山极为庞大,高达万丈,蕴含无比磅礴的死亡之力,始一出现,一股压抑到极点的死寂气机,便是快速弥漫开来。 张若尘独自一人,对面十多位地狱界的圣王境强者,抬头看着《死亡天书》呈现出来神灵虚影,还有那万丈石山,心,平静无比,眼神充满视死如归的坚毅光芒。 “哗啦!” 他一边祭出藏山魔镜和毁灭金阳,一边凝聚出空间真域、时间长河和真理界形,竭尽全力防御。 “必须要挡住。”张若尘轻念一声。 此刻的他,退无可退,身后乃是昆仑界的希望所在,更代表昆仑界万亿亿生灵的命运,值得他以性命去守护。 书呆子和百痴亦是重新振作起来,顾不得自身伤势有多重,全力催动青虹阁的阵法和《儒祖圣书》。 在这种时刻,他们不可能让张若尘一个人去硬扛。 “轰。” 狂暴至极的力量,将张若尘三人淹没。 阎无神等人根本就不担心空间传送阵受损,毕竟,以方寸大师的空间造诣,就算是绝顶大圣出手,都休想轻易将这座空间传送阵毁掉。 顷刻之间,张若尘三人的所有防御,都尽皆被摧毁,但,他们终归是抵挡住了这一轮攻击。 张若尘挡在最前方,帮书呆子和百痴挡下了大部分攻击。 也因此,他身上的伤势加重,喷出一大口圣血。 “快点把那狗屁符道地师找出来,大哥撑不住了!”项楚南无比焦急,恨不得冲上去,与张若尘并肩作战。 可惜,却被风岩死死拉住。 风岩亦是焦急无比,即便张若尘再强,可是现在等于是站在那里当靶子,又能抵挡住多少轮攻击? 一旦张若尘倒下,他们这边离全军覆没,恐怕也就不远。 千星天女眉头紧锁,她不是不想快点找出那位符道地师,而是对方实在隐藏得太好,她已经施展出浑身解数,可一时半会儿,还是没有任何线索。 “垂死挣扎,敢来阻我地狱界大事,就得有死的觉悟,都乖乖交出圣魂,让本座吞噬。”蓝薛子残酷笑道。 血翼大亲王冷哼道:“无论你们如何挣扎,都逃脱不了成为本亲王血食的命运。” 听到这话,项楚南和风岩都被激怒,若不是还要保护正在寻找符道地师的千星天女,他们已经冲过去,加入围攻蓝薛子和血翼大亲王的阵营。 “轰隆。” 忽的,青虹阁的上空,有神光横天而过,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而下,打得天地颤动。 风岩露出喜色,道:“外面在发动攻击,试图破开封界符,刚才那股立即非常强者。” 就在刚才那股力量,冲击青虹阁的结界之时,千星天女终于发现了一丝端倪,顿时,信心大增。 若是再来几击,必能将那位符道地师揪出来。 …… 青虹阁外。 无论是天空,还是地面,都站满了修士。 张若尘先前驾驭圣坛而来,弄出的动静太大,加之,紫微宫中所发生的变故,让皇城中所有修士,都意识到,有大事发生。 同时从天庭界有消息传来,似乎是有关乎昆仑界生死存亡的事发生。 虽不清楚,青虹阁内的具体情况,可很多修士,还是以最快的速度,赶了过来。 最为积极的,自然是昆仑界修士。 自中央皇城被地狱界数千万圣境大军所包围,昆仑界的圣境修士,便纷纷从各地赶来。 原本,昆仑界修士在皇城中,过得极为压抑,处处受天庭各界修士欺负。 是张若尘颁布圣旨,让他们得以挺直腰杆,故而,绝大部分昆仑界修士,对张若尘都是无比敬佩。 正因如此,他们才会在这个时候,赶来青虹阁。 尽管他们大多都修为低下,可不管怎样,他们都义无反顾的来了,要为守护昆仑界,尽一份力。 这其中,包括了那位天乐宫的宫主,褚向云。 当初,他面对剑神界领袖,显得畏畏缩缩,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,活得毫无尊严。 但现在,他昂首阔步,眼神坚毅,无所畏惧。 不得不说,张若尘所做的一切,对他影响极大,几乎改变了他的人生。 奈何,青虹阁被封界符所笼罩,汇聚于此的修士再多,也无法破开,尽皆被阻挡在外。 “哗。” 一道绚丽夺目的玉质神光,划破长空,降临到青虹阁外。 不由得,在场所有修士的目光,全都被玉质神光吸引。 玉质神光的本体,乃是一把碧玉神尺,长九尺九,其上有着大量精细的刻度,始一出现,便疯狂吸纳天地圣气。 在碧玉神尺的下方,伫立着一道曼妙身影,身外笼罩着九彩圣光,脚踏虚空,如仙临尘。 她不是别人,正是先前离开的九天玄女。 “这种气息……是帝皇神尺。” 有昆仑界圣王,忍不住发出惊呼之声。 铭纹公会是完全对外开放,但凡是昆仑界的圣王境修士,都可以去帝皇神尺前参悟圣道,故而,接触过帝皇神尺的人,并不算少。 只是,任谁也没想到,九天玄女竟然能够将帝皇神尺,从铭纹公会中带出来。 这可是一件真正的神器,通常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,昆仑界作为万古不灭大世界,亿万年来,也仅仅只出现了十件而已。 “玄女大人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一位朝廷的圣者,询问道。 事到如今,九天玄女自不会再隐瞒,十分严肃道:“有地狱界强者,通过虚无混沌桥,进入到青虹阁内,意图毁掉我昆仑界的天地灵根。” 此话一出,在场的昆仑界修士,无不露出震惊之色,继而,全都为之震怒。 “竟然有这种事情,绝对不能让地狱界的阴谋得逞。” “对,就算是拼死,也要阻止地狱界。” “昆仑界好不容易诞生出新的天地灵根,那是我们昆仑界的希望,比我们的生命更加重要。” “我实力虽弱,却也无惧与地狱界一战,玄女大人,请带我们一同杀入青虹阁,守护天地灵根,守护昆仑界。” …… ………… 昆仑界修士的情绪,尽皆高涨,热血澎湃。 在大义面前,他们都将个人生死,置之度外。 “那就让我们一起,为昆仑界而战,为昆仑界而生,为昆仑界而死。”九天玄女目光坚毅的道。 说话间,她已是调动自身圣气和精神力,全力催动帝皇神尺。 帝皇神尺表面浮现出亿万道繁奥的神纹,磅礴的神力,涌现而出。 “轰。” 一道璀璨的尺芒迸发,狠狠的轰击在结界之上。 结界出现颇为剧烈的震动,却并未被破开。 不是帝皇神尺不够强大,而是九天玄女的实力,还差得太远。 当然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帝皇神尺内,没有器灵存在。要不然,随便打出一击,都能有毁天灭地之威。 即便是没有器灵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催动。 帝皇神尺内有着一道器灵印记,唯有得到认可,才能暂时拥有掌控权。 “玄女大人,我们来助你。” 在场的昆仑界修士,纷纷出手,将力量全都汇聚于九天玄女身上。 九天玄女身上的圣光和神芒越来越耀目,似一轮太阳当空而悬,再度催动帝皇神尺,发出更为强大的攻击。 凭借帝皇神尺,加上数以万计昆仑界修士的力量,她不信无法打破封界符的封禁。 青虹阁中。 在封界符连续受到多次攻击后,千星天女终于捕捉到,那位符道地师的气息。 千星天女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香汗,身上的压力一松,随即,那双精明而美丽的眼眸中,露出冷锐之色,道:“可恶的家伙,让本天女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,倒要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?” “本源神磨。” 她将全身精神力,毫无保留释放出去,化为一轮旋转着的精神力磨盘。精神力和本源之力,结合在了一起。 负责掌控封界符的符道地师,是一位身形干瘦的死族强者。 他,盘坐在一片乱石之间,因为身上贴满符□,身体四周化为半虚无的空间。正是如此,千星天女的本源神目,都难以看穿。 大圣之下,几乎不可能有生灵,发现得了他的踪迹。 突然,他睁开双目,露出一道异色,“嗯?好强的精神力攻击,还有……是本源的力量。” 这位死族符道地师,不敢轻敌,连忙释放出精神力,构筑成一道幻形的防御屏障,有三十六道盾印在屏障上闪现。 千星天女虽然还不是符道地师,可精神力强度却很惊人,并不比那位死族的符道地师差多少。 再加上本源的力量,这一招“本源神磨”的威力,绝不简单。 正是如此,虽然只是抵挡,却也耗费了那位死族符道地师差不多九成精神力,完全被牵制住。 如此一来,他对封界符的掌控,大为减弱。 “轰。” 在九天玄女和诸多昆仑界修士的共同努力下,帝皇神尺终于是得以将结界打破,撕裂开一道数十丈长的缺口。 “果然是地狱界修士的气息,一起出手,让他们有来无回。杀!” “杀!”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喊杀声,汇聚于此的修士,如潮水一般疯狂从缺口涌入,冲进青虹阁。 .com。妙书屋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