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八十六章 书呆子和百痴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八十六章 书呆子和百痴

竹幽谷,皇城中一处极为清幽之地,依山傍水,碧竹丛生,远远看去,宛如一张绝美的画卷。 青虹阁便是坐落于竹幽谷中,远离尘世喧嚣,鲜少有人前来。 算算时间,青虹阁已经存在十万年时间,任凭世事变迁,始终屹立不倒。 昔日,须弥圣僧的大弟子方寸大师,在青虹阁中,留下了种种手段。由他布置的,通往蟠桃树所在之地的空间传送阵,则是交由纳兰世家代代守护。 唯有纳兰世家直系后代中的圣者的圣血,才能开启空间传送阵。 在昆仑界成为功德战场前,一直是文帝,在做这件事。 文帝因为是大圣,不得不离开昆仑界,蟠桃树的守护者,本该由圣书才女继承。 不过,朝廷事务繁多,圣书才女脱不开身。因此,她请了两位儒道的苏醒者,担负这个重任。 那两人,被称为“书呆子”和“百痴”。 至于他们的真名,早已无人知晓。 书呆子和百痴有着极为惊人的身份,他们乃是儒道最后一位儒祖的最后两位弟子,得儒祖真传。 后世的儒道弟子,都得尊称他们一声祖师。 儒道传承久远,底蕴深不可测,历史上诞生了诸多神灵,更有四位屹立于巅峰的儒祖。 传闻之中,十劫问天君都曾做过儒道第三位儒祖的学生,学习儒家文法,将武道和精神力,一同修炼至极致。 青虹阁并非只是一座普通的楼阁,内蕴乾坤,空间广阔无比,有着一座极为庞大的小世界,与世隔绝,天地圣气极为浓郁,天地规则活跃无比,是难得的修炼宝地。 一处空旷之地,无数书籍堆积成两座高高的书山,两道身影盘坐于书山之上,皆是很投入的翻看着书籍。 他们正是儒道的苏醒者,书呆子和百痴。 书呆子身着襦袍,看上去很年轻,梳着发髻,完全是一副书生的模样,手拿一本书,在那儿摇头晃脑,看得不亦乐乎。 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。不错,不错,这一篇写得很好,文理通达,是千古奇文!” …… 百痴则是中年人模样,稍稍有些发胖,头发蓬松,乱糟糟,满脸的胡茬子,很不修边幅。 他埋着头,逐字逐句的看着书,似乎比书呆子更为专注投入。 二人是在比赛,看谁能够先将昆仑界最近十万年的史书给看完。 本来,作为儒道圣王,只要释放出精神力,很快就能获取所有书籍的内容,可他们俩却很有耐心,要像普通人一般慢慢阅读。 突然,书呆子抬起头来,察觉到青虹阁内,出现了颇为剧烈的空间波动。 隐约间,空间破碎,出现一个幽深的孔洞,与虚无空间相连。 一座古朴的桥梁,隐隐呈现出来,横亘在虚无空间中,不知从何处,架设到了青虹阁。 在桥梁之上,伫立着一道道身影,形态各异,有的只有五尺高,有的则高达百丈。 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”书呆子笑道。 他的话音刚落,一道极其强大的阴煞气息,从孔洞内传递出来。 书呆子的脸色一凝,指向那一处,道:“不妙啊,非是朋友,乃地狱界的气息也。地狱界的生灵,怎么能出现到青虹阁?待我仔细看看。” “居然是虚无混沌桥,地狱界的生灵想强行驾临过来。百痴,大事不好,大事不好矣!” 百痴没有理他,依旧捻着胡须,沉浸在书卷中。 “万字千军。” 不由得,书呆子只能自己出手。 他一抖手,手中书籍上的所有文字,尽皆脱落下来,飞出了出去,显化出千军万马的虚影,冲向那处空间孔洞。 那“万字千军”,显然是儒家的非凡手段。 “轰!” 所有阴煞气息,都在瞬间被击溃。 继而,千军万马的虚影,冲入空间孔洞内,将一道刚从古朴桥梁上走下的身影,给强行镇压了回去。 “哈哈,昆仑界的一个书生,都能打得你倒折而回。玉天骨皇看来你的实力,还远远不足以挑战张若尘。”伴随着一道大笑声,另一道魁梧的身影,跨越虚无混沌桥而来。 虚无中,响起一道沉哼声:“阎无神,你最好别小看那个书生,对方的力量,非同小可。” “你没用,别以为天下人都没用,看我破他的万字千军。” 阎无神大步向前,迎向文字显化成的军队虚影,右手五指化为一道金光灿灿的大手印,九丈六的金身激发出来,轻描淡写的将千军万马抹灭。 继而,他一步迈出,无视任何阻隔,强行降临到了青虹阁内。 “轰隆。” 脚掌落地,整个青虹阁都为之震颤。 炼化阴阳两生花后,阎无神已经彻底将善恶融合,达到真正的巅峰状态,身上有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威势。 书呆子微微呆愣了一下,没有料到,大圣之下,居然有生灵可以破他的万字千军。 紧随阎无神之后,数十位地狱界的生灵,从虚无混沌桥上走下,跨过空间孔洞,降临到青虹阁内。 他们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息,威压天地,任何一尊走出去,都能名震诸天万界,乃是精锐中的精锐,地狱十族皆有。 不过,就在他们降临的瞬间,却触动青虹阁内方寸大师留下的空间阵法。 “哗啦。” 阎无神轻咦一声,只见,四周空间急速收缩,化为一座空间牢笼。 那空间牢笼,宛如一个直径百丈的气泡。不过,在气泡的边缘,却是交织着一道道空间之力凝聚成的锁链。 不仅是阎无神,别的地狱界修士,也遭受空间牢笼的封禁。 数十个空间牢笼同时呈现,将地狱界的修士,分散关押。 “有意思,当真是有意思,原来昆仑界的先贤,早就做了布置,就是在防着我们。” 阎无神丝毫都不慌乱,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向空间牢笼边缘的锁链点了过去。 锁链颤动,发出“哗啦啦”的声音。 空间牢笼急速收缩,内部空间变小了一倍。 “大家最好别轻易触碰那些锁链,小心被空间牢笼的力量,挤压成一粒尘埃。”阎无神道。 “儒祖曾曰:万事以和为贵,不可妄动干戈,打打杀杀,有伤斯文也。”书呆子道。 一位六劫鬼王,站在空间牢笼中,冷声道:“书生你是在嘲笑我们吗?” “非也!非也!我的意思是,能不打,就不打。你从来处来,就从去处去,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。”书呆子耐心的道。 地狱界的那些强者,更加觉得书呆子是在羞辱他们。 都使用空间牢笼,困住了他们,却在一旁说风凉话,不是羞辱是什么? 再说,地狱界和昆仑界,还有缓和的余地吗? “等本王破开这狗屁牢笼,第一个吞噬你的圣魂。” 那位六劫鬼王的身体,变得越来越巨大,最后撑起百丈高,双手按了出去,按得空间牢笼剧烈颤动。 “你还是别出来了!” 书呆子身形一动,飞到空间牢笼的上方。 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” 书呆子开口,念出《正气云中歌》。 顿时,有着明亮的白光,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,化为磅礴的浩然正气。 浩然正气涌入前方的空间气泡,在下方演化出一座座山岳和一条条江河,在上方则演化出满天的日月星辰。 攻击向,空间气泡内的,那位六劫鬼王。 身为儒祖弟子,书呆子对于儒道的感悟,可谓是达到了超乎寻常人想象的境界。 对于浩然正气的运用,即便是很多儒道大圣,都未必能与他相比。 被困在空间气泡内的六劫鬼王,名叫蓝薛子,修成极其强大的“玄煞鬼体”,丝毫不比血肉生灵的至高圆满体质弱。 可他此刻,却遇到了大麻烦。 浩然正气炙热无比,像是要将他所有的鬼气,都给焚烧干净。 蓝薛子的鬼体,被迫变回原来的大小,取出一件强大的鬼器,一柄鬼头战刀。刀身上,浮现出数十万道奇异的王级铭纹。 鬼器,乃是以鬼族特殊手法,炼制出来的战兵,与鬼族最是契合,可以大幅增强鬼族修士的战力。 每一件鬼器,都需要送到鬼神殿,经过特殊的洗礼,才能最终成器,故而十分珍贵。 鬼神殿乃是鬼族的至高神殿,亘古长存,所有鬼族都以能够进入鬼神殿修炼为傲。 蓝薛子,便是鬼神殿精心培养出来的天才,修炼鬼族特有的天道。 地狱十族皆有神殿存在,传承异于天庭界圣道的天道,可与至尊圣道,乃至恒古之道相媲美。 不过,这些天道的修炼难度极大,并非人人都能修炼,只有极少数人,可以通过筛选,进入到十座神殿内修炼。 蓝薛子修炼的便是鬼族三大天道之一的玄煞天道,借此修成玄煞鬼体,极难被破坏。 蓝薛子挥动手中的鬼器战刀,源源不断的灌注玄煞鬼气,斩出一道至强的刀芒。 “唰――” 这一刀,斩得浩然正气演化出来的江河断流,山岳崩碎。 书呆子不急不缓,结出一道手印,道:“当其贯日月,生死安足论。” 一轮烈日和一轮明月,同时显现出来,照亮整个天地,点燃所有的玄煞鬼气。 “砰。” 蓝薛子被日月击中,当即倒飞而出。 他那坚固无比的鬼体之上,竟是出现多道裂痕,险些破碎开来。 经此一击,他便受到了重创,玄煞鬼气溃散,一时竟是无法重新凝聚起来。 不是他不够强,而是正好被儒道的力量克制。 “轰隆。” 就在书呆子准备再度发动攻击时,其中一个空间牢笼,突然破碎,身形高大魁梧的阎无神,挣脱而出。 “好个书生,是有真才实学啊,接本座一掌。” 阎无神化作一道金光,刹那而至。 一只金色的手掌,携带无匹的力量,径直拍击向书呆子。 书呆子脸色一变,没想到,阎无神竟然能这般快挣脱出来。 毕竟这里的空间手段,乃是由方寸大师所布置,精妙无比,哪怕已经过去十万年,也绝非圣王境修士,所能轻易破开才对。 来不及多想,书呆子连忙转身,全力打出一道浩大的拳印,粉碎真空。 从之前阎无神能够破掉他的万字千军,强行降临到青虹阁,他就已经意识到阎无神的可怕,自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 虽然是儒道修士,可书呆子却是武道和精神力兼修,且都达到圣王境的极致,已经快要铸就不朽圣躯。 “砰。” 书呆子所打出的拳印,直接被阎无神的金光大手打碎。 继而,一股强大的力量,轰击在书呆子的身上,将他打飞了出去。 “噗。” 书呆子喷出一大口圣血,气息变得十分紊乱。 “怎么会这么强?还是圣王呼?”书呆子心中震惊不已。 沉睡十万年,他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个世界。 就算是在中古时代,也没有像阎无神这般可怕的妖孽奇才。 阎无神面带笑容,道:“能够硬接本座一掌而不死,你的实力很不错,想不到除了张若尘,昆仑界还有像你这样的高手。” 以他如今的实力,全力一掌打出,就算是寻常的大圣,都根本无法接住,大圣之下,几乎能够横扫无敌。 “儒祖曾曰: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诚不欺我也。我本以为自己在大圣之下,已经难觅对手,却没想到,有人的实力,能够超越我这般多。”书呆子呆板着脸道。 阎无神道:“给你一个机会,投入地狱界,本座可以留你性命。” 哪知道,书呆子却用力摇头,一脸严肃道:“儒祖曾曰: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昆仑界为重,个人生死为轻,生而卫道,死而无憾也。” “本座可不是来听你讲道理的,既然你不愿珍惜机会,也就别怪本座出手无情。”阎无神眉毛一掀,身上散发出无比强大的气息。 书呆子道:“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。孝悌也者,其为仁之本与。” “真是一个书呆子,喋喋不休,在念叨着什么,完全听不懂。”阎无神眼中,闪过一道不耐之色。 当即,他再度出手,将力量源源不断的注入拳套之中,拳套绽放出璀璨的金光,大量至尊铭纹浮现而出,一道道强大的至尊之力,涌现出来。 刹那之间,阎无神亦是轰出上百拳,漫天都是恢宏磅礴的拳印,如一座座太古神山,完全将书呆子笼罩住。 书呆子连忙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,催动青虹阁中密布的阵纹,想依靠阵法的力量,来抵挡住阎无神的攻击。 依靠强大的精神力,刹那之间,便是有着大量的阵纹被激活,清晰浮现出来,交织成网,想要禁锢住这片空间。 “轰。” 阎无神的拳印太过霸道,阵纹也无法禁锢住,直接破碎开来。 书呆子极力进行抵挡,可还是被一道拳印打中,如炮弹一般飞了出去。 饶是他的圣体强横无比,此刻也不禁出现了道道裂痕,险些被阎无神的拳印打得四分五裂。 “百痴,你还不出手?” 书呆子内心焦急,冲着百痴大喊。 百痴头也不抬,伸出一只手,很不耐烦道:“别吵,我看书的时候,不要来打扰我。” 从始至终,他的注意力,都没有从书籍上移开过,仿佛根本就没察觉到,有人闯入。 感觉就算是书呆子现在被人打死,他也根本不会过问。 “怎么还有一个书生?你也接我一掌。” 阎无神眉头一皱,目光转动,瞥了百痴一眼,随即抬手打出一掌。 “轰!” 百痴的身上,浮现出上亿个文字,交汇成一只大鼎,护住全身。可是,他身下的书山,却爆碎开来,飞灰湮灭。 直到这个时候,百痴才从书中的世界退出来,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怒色。 “我说过,不要打扰我。” 百痴大吼一声。 随着声音吼出,其身周的浩然之气剧烈涌动起来,快速凝聚成一尊千丈高的巨鼎,旋转着撞向阎无神。 阎无神轻咦一声,再次打出一道金光掌印。 “嘭。” 金光掌印和巨鼎同时爆碎,形成可怕的冲击力。 阎无神纹丝未动,百痴则是向后倒退了数步,竟是没有受伤。 直到这个时候,百痴似乎才清醒过来,仔细打量阎无神,道:“好厉害,已经大圆满,这样的天骄,天地间竟然真的存在。” 这个时候,书呆子闪掠了过来,与百痴并排而立。 “事有轻重缓急也,百痴,比赛先放在一边,我们必须要守住青虹阁,不能让他们前往蟠桃树的所在地。”书呆子一脸严肃道。 百痴的目光,扫过那数十个空间牢笼,道:“怎么会有这么多地狱界修士,突然闯入青虹阁?他们如何知晓青虹阁的具体空间坐标?” 他已经看到虚无混沌桥,知晓阎无神等人是如何到来,只是心中仍旧很疑惑。 毕竟,自昆仑界成为功德战场,青虹阁便是隐藏了起来,掩盖空间坐标。 “唰!” “唰!” 空间出现轻微的扭曲,破风声响起。 两道身影,从中央皇城的方向,闯入青虹阁中。 这两人,都身着宽大的黑袍,将自身完全掩盖,无法看到脸,也无法看清身形,是男是女,都无法分辨,就连一丝气息,都不曾散发出来。 并且,他们虽然立身在那里,却像是身在另一个空间,可望而不可及,显得极为神秘。 其中一名黑袍人,以略显嘶哑的声音,道:“虚无混沌桥果然厉害,只是提供了空间坐标,就能直接驾临青虹阁。” 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能够锁定青虹阁的空间坐标?”白痴问道。 刚才说话的黑袍人,嘿嘿一笑:“只要想知道,自然就会有办法,那太宰王师奇,还有七位界子身上,皆有线索。” 书呆子和百痴顿时醒悟过来,那两人,必定是地狱界在天庭界一方的内应。 会是谁?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? “东西带来了吗?”阎无神问道。 其中一位黑袍人,以低沉的声音,道:“我们所承诺过的事,当然做得到。” 说话间,黑袍人取出一块圣玉,抛向阎无神。 圣玉内,封存有一团鲜红的圣血,散发出九彩圣光,奇异无比。 阎无神伸出一只手来,一把将圣玉接住,眼中浮现出一道满意之色。 玉中封存的圣血,乃是开启空间传送阵的关键,唯有得到了它,才能最终锁定蟠桃树的确切坐标。 “我们的任务,已经完成,接下来,便交给你们,最好不要出差错。”另一名黑袍人以低沉的声音说道。 阎无神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的担心,完全是多余。” 两名黑袍人没再多说什么,当即施展空间手段,离开青虹阁,回到了中央皇城,片刻都没有耽搁。 “走得还真快,是怕我下杀手吗?”阎无神低语道。 “砰。” 一个个空间牢笼破碎开来,地狱界的数十尊强者,相继挣脱而出。 他们是从地狱界十族,精挑细选出来的强者。 一座年代久远的空间牢笼,自然困不住他们。 受了颇重伤势的血罗鬼王,最后一个挣脱出来,他的眼神阴沉到了极点,刚一降临青虹阁就吃了大亏,如果不是阎无神及时出手,说不得,他已经被书呆子杀死,实在是奇耻大辱。 感受到一众地狱界强者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,书呆子和百痴的眼神,都不由变得凝重起来,现在是真正的大事不妙。 一个阎无神,已经很难对付,再加上另外数十位地狱界的顶尖圣王,他们俩要如何去阻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