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 月神的感应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 月神的感应

元初神殿内,所有朝廷的强者,都将目光注视在张若尘的身上,眼中无不透着激动之色,甚至于还有崇敬。 在他们的眼中,张若尘如绝世战神降临,顶天立地,形象伟岸至极。 将大量生命之泉,打进圣书才女体内后,张若尘来到池孔乐的身边。 看到池孔乐那虚弱的模样,张若尘心疼无比,心中的杀意,越发强盛。天堂界派系,必须为此付出代价。 “父亲。” 池孔乐眼泛泪光,泣声喊出一句。 张若尘一边往池孔乐体内打入生命之泉,一边道:“放心,别害怕,父亲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要伤害你的人。” “我不怕。”池孔乐摇头。 得到生命之泉的滋养,池孔乐损失的生命精气,快速得到补充,变得花白的头发,重新变回青黑色。 有魔猿的保护,池孔乐其实并没有受什么伤,仅仅只是因为燃烧生命和圣血,导致身体变得格外的虚弱。 张若尘的目光,扫过在场别的修士。 他虽然对第一中央帝国的朝廷没有好看,可是,先前这些人,拼死与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一战,那种风骨、气节,却让他欣赏。 只要多一些这样的人,昆仑界就还有希望。 “哗――” 一挥手,张若尘取出大量的生命之泉,化作甘霖,融入那些白发苍苍的修士体内。 部分朝廷强者的眼神,变得十分复杂,有羞愧,有苦涩,有悲痛。 曾经,他们也和太宰王师奇一样,觉得张若尘是巨大的威胁,是叛逆,是乱党,曾向池瑶女皇力荐,要除掉张若尘。 乃至于,后来张若尘离开了昆仑界,很多人都将他视为叛徒。 可现在,张若尘却不计前嫌的来救他们,这样的心胸气量,让他们惭愧不已。 当张若尘出手救朝廷强者的时候,天堂界派系的强者,已是乱作一团。 圣坛宛如一轮烈日,悬于天池上方,释放出浩荡圣威,封禁天地,不留任何出路。 米迦勒大天使王拖着伤体,快速与其他强者会合到一起,脸色变得凝重和难看。 谁能料到昆仑界,还有这么强横的一招后手? “破开圣坛。”米迦勒大天使王沉声道。 唯有破开圣坛被他们的镇压,对此地的封禁,他们才能重新将主动权夺回来。 天堂界派系的强者,尽皆明白这个道理,故而,没有人迟疑,纷纷出手,道道圣光冲天而起,轰击向圣坛。 圣器、圣术、符□……等等攻击手段,交汇成一条洪流。 “想要打破圣坛的镇封,真是痴心妄想。”韩湫冰冷一笑,眼神残忍而又美艳。 护龙阁的强者,和一众散圣,同时出手,将力量注入圣坛。 “哗――” 圣坛光芒大盛,散发出的圣威越发浩瀚,表面的纹络,清晰浮现,交织成天网,覆盖天地。 诸多恐怖至极的圣雷,从圣坛中迸发出去,每一道都足以毁天灭地。 “轰。” 天堂界派系诸圣打出的攻击手段,被圣雷抵挡住,消弭于无形,不少圣器都因此化作碎片。 毁灭性的冲击力,继续冲击向下。 整个天地都在震颤。 米迦勒大天使王脸色狂变,大吼一声:“防御。” 一位圣王境的绝顶强者,纷纷施展出防御手段,有的激发出皮肤上的神纹,有的以君王圣器护体,有的在身上贴符。 “嘭。” “噗嗤。” 有修士身上的防御符□碎裂,嘴里惨叫,身体如同陶瓷一般龟裂,化为晶红色的碎片。 尽管天堂界派系的强者,极力抵挡,可是,依旧有部分受到冲击,身死道消。 圣徒的力量,太可怕。 还活着的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都心惊胆颤,局势比他们预计的,更加恶劣。 毁不掉圣坛,意味着,他们不仅失去优势,反正落入险境,甚至无法轻易逃离天池。 此消彼长,失去了两座圣殿的压制,张若尘能够随心所欲的施展时间手段和空间手段,实力将会暴涨,谁还能够制衡? 一个不好,他们或许真有可能,全军覆没于此。 潜移默化中,他们的心态,开始转变。 “哒哒。” 脚步声响起。 张若尘从元初神殿中走了出来,脚踩满是圣血的阶梯,沉渊古剑和滴血剑环绕在他的身上,均是在吞吐着可怕的剑芒,将空间切割出道道漆黑的裂缝。 张若尘身形笔直如标枪,挺拔如山岳,声音冷冽的道:“以前,你们对付我,我从来不恨你们,因为,那是各为其主,是我们的前辈留下的矛盾和争斗,你们没得选,我也没得选,生死仇怨早已注定。” “可是,对付我的亲人,伤害我的朋友,就是触了我的底线。必须血债血偿,谁都别想逃。一个字,死。” 一个字,一声雷。 每一个字,都是掷地有声。 “死!” “死!” …… 圣坛上,护龙阁的成员跟着喊出这个字,气势节节攀升。 受到召唤,天罡阁和地煞阁的成员,绝大部分都已聚集齐。 天罡阁,乃是以人类修士组成。 地煞阁,则是由蛮兽组成。 多年前,两阁的成员,大多都还是圣者,如今却是全都达到了圣王境界。 不过,作为天罡阁副阁主的太一祖师,还有作为地煞阁阁主的两位金猊兽皇,都不在圣坛上。 他们乃是大圣境强者,无法进入昆仑界。 掌控圣坛之人,乃是天罡阁阁主,燕离人。 当然,这个燕离人,仅仅只是一具茧身。 燕离人的真身,已在无尽深渊中,肉身成就大圣,无法再出现到受巡天使者监察的昆仑界功德战场。 即便只是一具茧身,燕离人拥有的力量,仍旧强大,足以位列大圣之下的第一层次。 不得不说,血后的手段很是了得,称得上是化腐朽为神奇。 “配合太子殿下,杀尽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一个不留。”燕离人道。 圣坛转动了起来,随即,一道道攻击迸发而出。 火焰、雷电、风暴……等等,每一种攻击手段,尽皆强大无比,足以灭杀九步圣王。 火焰化为人形,雷电化为殿宇形态,风暴如龙蛇。 “吼。” 邪灵从天池中冲出,张开血盆大口,将离得最近的一名天堂界修士,一口吞入腹中。 它曾喝下过大量的生命之泉,恢复能力极为强大。 阿乐手持铁剑,出现在水面上,长发上水珠滴落,眼神冷漠,冲入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之中。 刚才他的确伤得很重,可是,体内早已凝结出生死印,生命顽强,生死之力可以相互转化。 生命之气可以转化为死亡之气。 死亡之气也可以转化为生命之气。 生生不息。 现在想要杀死他,比杀死一个百枷境的大圣还要难。 “过来。”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,向虚空一抓。 一道十分虚弱的圣魂,从天池中飞出,落入他的手中。 这道圣魂,属于东方清羽,刚才遭到圣坛的冲击,他的肉身爆碎,可圣魂,却侥幸逃脱。本想隐藏在天池内,却没想到,会被张若尘发现。 东方清羽的圣魂,极为惊恐,心神被死亡的阴影笼罩。 “我是真理神殿十大神传弟子之一,你不能……”东方清羽声音颤抖。 “没有什么不能。” 他的话还未说完,张若尘五指一捏,将他的圣魂,捏成碎片。 杀死东方清羽,张若尘顿时感到,有真理奥义进入他的体内。 作为真理神殿十大神传弟子之一,东方清羽在真理之道上,的确是很有天赋,否则,也无法渡过第九层海域。 他一共拥有万分之九的真理奥义,数量不算少。 毕竟,真理奥义的总数是恒定的“一”,哪怕是能得到万分之一,都十分难得。 别看在场有着大批天堂界派系的强者,不乏大世界的领袖人物,可拥有真理奥义的人、,屈指可数。 张若尘拥有的真理奥义,达到万分之五十八,距离成为真理使者,又近一步。 “哗。” 滴血和沉渊,急速旋转,成千上万道剑气飞出,将一位位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击穿,他们的任何防御,都抵挡不住。 或许可以挡住一道剑气,可是,随着第二道剑气,第三道……击中同一个位置,就算是神纹,也抵挡不住。 此次天堂界派系,触及到了张若尘的逆鳞,唯有以鲜血回报。 真以为,张若尘不敢灭他们这一代? 同为九步圣王,实力却是天壤之别。 面对张若尘一方的攻击,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全部慌乱,难以组成有效的反击。渐渐的,他们没有了战意,只想快些逃走。 “魄魔君,接我一脚。” 张若尘的腿燃烧了起来,释放出一团火云,爆发出一道神威,从天而降,一脚踩压向魄魔君。 魄魔君抬头,只见,一片脚掌形状的火云压了下来。 全身力量调动,双手向上空一按,打出一道掌法类的高阶圣术。 连界掌。 “轰隆。” 焱神腿的力量,与连界掌对碰。 魄魔君身上的大圣骨骼,都发出“咯咯”的响声,仿佛是要被踩碎了一般,心中狂吼:“不可能,绝不可能,我是大圣,百枷境的大圣,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圣王?” “轰隆。” 张若尘踩出第二脚,数之不尽的神纹,在腿部交织。 当第三脚落下,魄魔君打出的连界掌被击破,被上方传来的神力压得单膝跪地,只能咬牙支撑。 “挣断了枷锁的大圣落境者,还真是耐打。” 张若尘取出《时空秘典》,翻开其中一页,手指在书页上划动,如弹琴弦。每一次划动,便是一道时间力量飞出,斩落到魄魔君身上。 一道时间力量,斩去五百年寿元。 只是斩了三次,魄魔君变得迅速苍龙了下去,连忙燃烧圣血,震破焱神腿的压制,逃窜了出去。 “有点本事,斩了一千五百年寿元,还能逃掉。”张若尘微微诧异。 此时,天堂界派系已是伤亡惨重,遍地都是圣王尸骨,圣血汩汩流淌,染红了天池绿洲。 “魔鬼……大魔鬼……张若尘……你不是人,你是魔鬼……” 一位容貌美丽的女天使,声音颤抖,跌跌撞撞向后倒退。 她那碧蓝色的眼中,充满了恐惧。 张若尘一步步走了过去,丝毫都不怜香惜玉,淡漠的道:“魔鬼?你们在昆仑界做的这些事,又何尝不是魔鬼行径?说我是魔鬼,好,我现在就是魔鬼,大魔鬼,这个称呼我要了。” 沉渊古剑斩了出去,从那位女天使身上划过,圣洁柔美的脸上,出现一道血线,婀娜曼妙的娇躯一分为二,香消玉殒。 “为什么就是杀不了张若尘?”殷元辰目呲欲裂。 他好不容易得来证明自己的机会,可没想到,最后竟会是这样的结果。 张若尘太过强大,就算他的实力,再增强一倍,恐怕也同样奈何不得。 “不能再等下去,就算被惩罚,也只能这么做。” 见退无可退,米迦勒大天使王一咬牙,翻手取出一个仅有巴掌大的黄皮葫芦,看上去很不起眼。 受到圣气的催动,黄皮葫芦飞到半空中,散发出可怕的毁灭气息。 张若尘的脸色一凝,连忙将从战场上夺来的一件君王圣器扔出,挡在了身前,随后,施展出空间挪移,闪避而开。 “轰隆。” 黄皮葫芦炸开,从中释放出毁灭性的力量。 那件君王圣器,顷刻间,化为齑粉。 同时,大范围的空间破碎开来,呈现出一个直径十丈的空间孔洞,漆黑一片。孔洞的另一头,乃是虚无空间。 “好险,米迦勒居然还有这张底牌,不对,似乎不是用来对付我的。”张若尘眼睛一眯,向在场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幸存者盯去。 米迦勒愤恨的,瞪了张若尘一眼,大吼:“走,逃进虚无空间。” 没有半刻迟疑,天堂界派系剩下的百余名强者,以最快速度,冲向那个空间孔洞。 “天堂界派系的圣王都是疯了吗,难道不知道,进入虚无空间,是死路一条?”圣坛上,韩湫轻笑一声。 虚无空间,危险至极,能够吞没一切,就算是神灵,都无法在其中呆太长时间。 张若尘皱起眉头,心中暗暗思考,随后,以《时空秘典》护身,追了上去。 “你们逃不掉。” 调动空间规则和剑道规则,将它们汇聚向沉渊古剑,张若尘斩出一剑。 一颗颗晶莹的花骨朵出现,环绕在,那些正在逃的天堂界派系圣王的身周。 随着,张若尘心念一动,所有的花骨朵,都在刹那绽放,美轮美奂。 数之不尽的,融合了空间力量的剑气迸发出来,密布虚无空间。 “嘭。” 他们的身体爆碎,被剑气切割成碎片。 “不。” 魄魔君向后看了一眼,只见,张若尘向他冲来,发出绝望的嘶吼。 他本就受了不轻的伤势,加上运气不好,进入虚无空间,便是遭到虚无之力侵蚀。此刻,被张若尘追上,一剑穿透了他的背心。 强横至极的肉身,在顷刻间解体,化为了虚无。 这位百枷境的落境者,终究是没能在功德战场上纵横无敌,便是尸骨无存。 进入虚无空间,张若尘的优势反而更大,眨眼的工夫,天堂界派系的圣王修士,半数以上都被斩杀。 米迦勒大天使王很惨,身躯已经不在,只剩下一颗头颅还在飞。 殷元辰虽然被虚无之力侵蚀,但,有神尸庇护,暂时还能够抵挡。不过,看到张若尘向他的方向坠落,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。 正当张若尘准备斩他的时候,突然,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。 抬头望去…… 只见,一道神光,划破黑暗而幽深的虚无空间,如流星一般,径直向他飞来。 “是……是神的力量,有神灵藏在昆仑界所在的这片虚无空间,要杀我。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?到底是哪一方的神灵?” 神的力量,不可敌。 张若尘脸色变了又变,连忙取出月神赐予的神使法杖,抵挡在前。 “哗――” 受到那道神光的冲击,神使法杖被激活,穿过空间,穿过天地规则,连接向位于天庭界的月神山,借来月神的力量。 神使法杖上,释放出一股强大的神力,将那道神光击碎。 “大事不妙!神灵不可能正巧在这个时候,进入虚无空间。也即是说,那尊神灵是早就已经在虚无空间内待着。” “如此冒险,对方必然所图甚大。” 张若尘不敢做片刻的停留,毕竟神使法杖只能借来月神极少的部分力量,谁知道藏在虚无空间中的那一尊神有多么强大? 若是神使法杖抵挡不住,那他,就得死在这里。 张若尘立刻以最快的速度,退出虚无空间。 回头看了一眼,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幸存者,已消失无踪。在他视野中,发现一座古朴的石桥,横亘在虚无空间。 “那是虚无混沌桥吗?”张若尘心中震动更大。 所谓“虚无混沌桥”,乃是一种可以存在于虚无空间中的桥梁,能够连接两处不同的空间坐标,比空间传送阵更加隐秘,神灵都难以察觉。 不过,布置虚无混沌桥的难度极大,需要耗费大量珍贵的材料。桥的跨度越长,需要的材料就越多。 哪怕只是建一里长,消耗的资源,都足够让神灵为之肉疼。 “为何会有虚无之桥存在?连接的两处空间坐标在什么地方?难道与蟠桃树有关?”张若尘的心念,不断转动。 …… 虚无空间。 一尊无比高大的神灵,摊开手掌,俯视掌心的殷元辰等人,眼中满是怒色。 “一群废物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如今,月神肯定察觉到本座的气息,所有的计划,都将暴露出去,要你们何用?” 听到神灵的训斥,殷元辰等人,尽皆战战兢兢,却一句话都不敢反驳。 若是能够开口,他们很想说,张若尘的实力,根本不能用圣王来形容,比很多大圣都可怕。怎么打? …… 天庭界,紫罗天域。 月神山。 月神站在广寒宫中,凭栏眺望脚下的山河,感悟天地奥秘。那静谧的模样,宛如一幅至美的画卷。 突然,她生出一道感应,两条柳眉微微一拧,道:“怎么会有神攻击张若尘?似乎是天堂界玄一真神的气息。” “这只老狐狸,为何会在昆仑界附近的虚无空间中?” 张若尘不会无缘无故进入到虚无空间,遇到神灵的概率,更是微乎其微。 可现在,他不但遇到神灵,还受到神灵的攻击,无疑是很反常,必有大事发生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com。妙书屋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