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 压不断的脊梁 - 万古神帝

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 压不断的脊梁

“所有修士退到外围,以你们的修为,单独对上张若尘,与送死没有区别。立即和两位阵法地师,结成合击阵法,采用分组式防御和阶梯式攻击。” 米迦勒大天使王心智过人,即便张若尘已经将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杀得人心惶惶,依旧能保持镇定。 “十二审判使者何在?还不立即化为审判之光,助我斩杀张若尘。” “唰!唰!唰……” 一道道破风声响起。 光明神殿的十二审判使者,化作十二道璀璨的圣光,出现到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身旁。 战阵凝结,他们化为十二道光环,悬于米迦勒大天使王的头顶,洒落下神圣的光华。 “合!”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气息,节节攀升,胸口的十字伤口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 原本,他的实力,大概有阎无神恶身的六成。可是现在,得到十二审判使者的加持,力量成倍增长。 并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米迦勒大天使王身上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,已超过阎无神的善身。以他现在的状态,去战天宫四大天王,也输不了多少。 光明神殿,为九大恒古神殿之一,手段自然不是普通武者可以想象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光明神殿培养十二审判使者,根本就是为了成就米迦勒大天使王,想要将他推到这个时代天庭诸天万界第一强者的高度。 殷元辰对米迦勒大天使王自然是羡慕和嫉妒,最终,将目光落到张若尘的身上,心中冷哼:“张若尘,只有杀了你,我的锋芒再能压过米迦勒,他拥有的这一切,本该属于我。” 只见殷元辰的体内,涌现出成千上万道光丝,化为冥古绝灭死力,注入神尸体内。 下一刻,震撼人心的事发生,只见,殷元辰体内血气,与神尸发生共鸣,两者融为了一体。 殷元辰施展的,乃是他的祖父为他量身创出一种禁忌秘术,“神尸血养术”。 因为,他和他父神尸骸的血脉,最为亲近。 施展出这种秘术,使用他的圣血,养神尸,可以在短时间内,与神尸完全结合,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战力。 “轰。” 狂暴至极的气息,从神尸身上释放出来,笼罩整个天池。 此刻,神尸便是殷元辰,他的力量节节攀升,比之此刻的米迦勒大天使王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 “敢破坏本座的好事,张若尘,你想怎么死?”那位百枷境的落境者,冷喝一声。 说话间,他的身上,释放出滔天魔气,使得天池所在的这片空间,激荡不息。 他,名叫魄魔君,乃是黑魔界千年前,最为惊才绝艳的天才,拥有成为绝顶大圣的潜质。 可惜的是,在和地狱界罗刹族大圣“梵七念”一战之时,被对方击碎了圣源,打破圣相。 就连体内的圣道规则、圣道感悟、知识智慧,都被梵七念的葬火铃,磨灭了一大半。 要知道,圣源,乃是使用修士的圣相和圣气,加上自身的感悟和知识,凝聚出来的结晶。 圣源会毁,境界被打落,自然不能再称为大圣。 那时,魄魔君已经挣断体内四十二道枷锁,可谓前途一片光明,可想而知,那一战对他的打击有多么巨大。 他之所以参加天堂界派系的计划,就是为了得到重返大圣境的机缘。 而收取滴血剑,无疑便是一个极佳的机会,却被张若尘所破坏,他岂能不恼怒? 单从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来看,魄魔君尤胜过米迦勒大天使王和殷元辰。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,百枷境大圣即便落境,也不是任何圣王境生灵可以比拟。 米迦勒大天使王、殷元辰、血灵魔君,三尊绝顶强者,呈三才之势,将张若尘三人包围。 “天堂界不愧是主宰世界之一,底蕴之强,手段之深,远不是别的大世界可以比你。” 张若尘轻叹一声,目光扫过悬于天穹上的两座圣殿。有它们在,他的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,完全受到压制。 现在这种情况,对他很不利。 “张若尘失去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,你十成战力,还发挥得出来几成?接我一剑试试。” 米迦勒大天使王当先出手。 在他的掌控之下,十二柄审判之剑,合而为一,向张若尘斩了过去。 先前被张若尘一剑重创,他现在无疑是想要找回场子。 “哗――” 审判之剑绽放出神圣的光芒,照耀天地,似要将世间所有的邪恶,都给净化干净。 米迦勒大天使王和十二审判使者,均未将光明之道修炼到大圆满境界,可如今结合在一起,却能够发挥出堪比大圆满的威能。 “就算不用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,你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 张若尘身上战意沸腾,目光如电似炬,腾空而起,挥动手中的沉渊古剑,斩出一道通天的剑芒。 “轰隆。” 两道剑芒,在半空,同时破碎,射出无数道凌厉的剑气。 好在这片空间,已经被彻底镇压住,即便是如此可怕的力量碰撞,也并未能够将空间撕裂。 米迦勒大天使王一连向后倒退两百多米,以剑插地,稳住了退势。 这一击对碰,虽然落入下方,他却没有受伤,不禁信心大增,心中暗道:“张若尘似乎也并不是,无法战胜。” “吼。” 邪灵咆哮一声,准备与阿乐一同冲杀上去,为张若尘分担压力。 “你们还没有资格参战,给本君神形俱灭。” 魄魔君虽然落境,身上却依旧有大圣的威,圣道中帝皇的势。他调动磅礴的血海魔气,凝聚出一只遮天巨手,猛然拍击而出。 感受到那股天塌地陷一般的压力,阿乐毫无惧色,身上释放出极致的杀气,将所有力量凝聚于一点,一剑刺出。 邪灵亦是激发出大量神力,粗壮的蟒尾,狠狠抽击出去。 “砰。” 遮天巨手无可匹敌,阿乐和邪灵都被拍飞了出去,坠入天池之中。 经此一击,阿乐和邪灵,便是遭受重创。圣血将大范围的天池染红,使得冰寒的天池水,沸腾起来。 不是他们太弱,而是魄魔君太强。 挣断四十二道枷锁的大圣,绝不是泛泛之辈。 要知道,百枷境的大圣,挣断一道枷锁,不朽圣躯的力量,就能够增加十分之一。 也就是说,挣断十道枷锁,可以让自身力量翻倍。 若能,将百道枷锁全部挣断,则能爆发出十倍的力量。 这还仅仅只是肉身的增强,没有算上百枷境大圣对圣道感悟的提升,对天地规则、天地圣气的操控能力的提升。 魄魔君虽然落境,可他挣断四十二道枷锁,不朽圣躯的力量,比不朽境巅峰的大圣,强大四倍多。 就算没有大圣之力作为支撑,同样不可小觑。 境界不足,力量来补。 “百枷境的落境者,与不朽境的落境者,实力果然有着天壤之别。“张若尘心中暗道。 他先前击杀曾是不朽巅峰大圣的天凌,根本就没费多大的力气,可现在,魄魔君却是给了他不小的压力。 “张若尘,现在你还敢分心,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。”与神尸融合的殷元辰道。 同时,他已扑到近前,挥动神剑,斩了出去。 张若尘淡淡瞥了殷元辰一眼,一挥手,将滴血剑祭出。 与此同时,磅礴的五行混沌气,从他的体内涌现出来,与真理规则相结合,演化出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。 时间圣殿和空间圣殿,只能禁锢时间和空间,却没办法封禁他的真理之道。 “镇封。” 突然间,一道大喝声响起。 在张若尘的上空,出现二十四块神骨,其上有着诸多秘纹交织,释放出极为特别的力量波动,将张若尘笼罩。 顿时,张若尘凝聚出的真理界形,轻微的震动起来。 “真理神殿也有人插手?” 张若尘的心,微微一沉。 想想也很正常,天堂界派系势力庞大,在真理神殿中,自然也有很强的力量,要不然如何为米迦勒大天使王弄来凝聚真理界形的秘法? 云层之上,伫立着一人,眼中泛着冷笑,俯视下方的张若尘。 不是别人,正是真理神殿十大神传弟子之一,东方清羽。 “看来师尊猜测没错,殿主果然是传授了张若尘凝聚真理界形的秘法,为此准备的二十四块神骨,倒是派上了用场。”东方清羽自语道。 有他师尊亲手炼制的二十四块神骨在,就算张若尘凝聚的是“宇宙无边”真理界形,也照样会被镇封住,无法发挥出任何作用。 不仅仅是真理界形,就连真理之道,也同样无法运用。 如此一来,张若尘便完全沦为砧板上的肉,不可能再有反抗之力。 然而,下一刻,东方清羽便露出惊色,“怎么回事?为何张若尘的真理界形没有被镇封?” 张若尘凝聚的真理界形,本就与真理神殿的有所不同,加之身具真理之心,岂是随随便便能镇封得了? “阴阳两仪,夺天造化。” 张若尘低喝,调动自身剑道规则,同时驾驭沉渊古剑和滴血剑,演化两仪宗的最强剑阵。 一幅巨大的阴阳太极图案出现,悬于张若尘的上方,徐徐转动,衍生出无尽的变化。 “哗啦。” 一道道凝练到极致的剑芒,从阴阳太极图案中飞出,同时对殷元辰和米迦勒大天使王,发动攻击。 与此同时,张若尘取出了源自剑冢的古朴剑柄,以圣气催动,快速形成修长纤细的剑身,主动向魄魔君斩了过去。 在他眼中,魄魔君才是最为重要的对手。 以一己之力,对抗三大神殿弟子的镇压,与三大强者的攻伐,还能主动发起攻击。圣王境界的张若尘,可以说是,做到了前无古人。 魄魔君不禁冷笑:“既然你这么着急找死,本座成全你。” 说话间,魄魔君的身形暴涨,化作一尊百丈高的巨人。魔威越发的强盛,他的四肢均有着夺目的魔光绽放,如龙蛇一般游走,那是他曾经在百枷境所挣断的四十二道枷锁之力。 百道枷锁,遍布全身。 如同不朽化肉身一般,挣断枷锁,往往也是从易到难。 人类修士的四肢,各分布有十道枷锁,相对比较容易挣断。破魔君则是已经将四肢的枷锁,全部挣断,将人体四极的力量,挖掘到了极致。 “天魔撕天手。” “咔。” 魄魔君的大手,一把抓住张若尘斩出的剑芒,生生将之捏碎。 继而,他的手,顺势向着张若尘拍打而去。 “砰。” 饶是有神剑抵挡在前,张若尘仍旧是向后倒退了十几步,气息隐隐变得有些紊乱。 “好强的力量。”张若尘暗道。 眼见魄魔君再度攻来,张若尘连忙打出一掌,调动数百万道规则,同时激发出火神铠甲的力量。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,他显然是必须要慎重对待,全力以赴。 掌心,一条青色神龙飞出,迎风而涨,身上燃烧着熊熊的火焰,使得整个天池的温度,都骤然升高了许多。 “轰。” 魄魔君的攻势虽猛,可还是被抵挡了下来。 “再接我一掌。” 张若尘大喝一声,释放出浩瀚的圣气,凝聚出一道崩天灭地的霸道掌印。 “嘭嘭。” 一时间,张若尘与魄魔君激战在了一起,两者均是没有保留,全力展开攻杀。 …… 眼见张若尘与三大强者激战在一起,却并未落多少下风,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都窃窃私语,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嘭嘭直跳。 张若尘才圣王境而已,已经这么难杀。 等他突破到大圣境界,还得了? 耀天公子将目光,投向元初神殿内,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“必须尽快擒下池孔乐。” 为防止出现意外,掌握池孔乐这张底牌,无疑是很有必要。 当即,包括耀天公子在内,有着多位领袖人物,进入到元初神殿中。 察觉到天堂界派系的意图,九天玄女和七十二宫女圣,连忙将池孔乐保护了起来。 雪无夜亦是和其他五位界子会合到一起,走到了前方来,无论实力是否足够,螳臂当车也好,以卵击石也罢。 该有的担当,他们不会退缩。 因为炼化了神木之心的缘故,雪无夜如今的生命力和恢复力,都极为强大,远胜别的圣王。 先前被芳泽王伤得那般重,如今却已是好了大半。 耀天公子注视着九天玄女,叹息道:“何必呢?昆仑界灭亡,已经成为必然,再怎么反抗,也无济于事,不过是白白牺牲。天堂界派系的强大,你们也都看到,张若尘就算再能打,能打得穿三大神殿弟子的镇压?能打得破两位地师,数百位圣王境顶尖强者的围困?他也是人,也会累,也会力竭,也会油尽灯枯。” “放弃抵抗,随我回天权大世界,这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。” “唰。” 九天玄女提起圣剑,剑指耀天公子,道:“耀天,你想做狗,别以为他人也想。一边说要帮助昆仑界,一边却与天堂界狼狈为奸,意图覆灭昆仑界。九耀神君光明磊落,绝世无双,怎么会有你这种卑劣的后代?” 沧澜武圣从来都是火爆脾气,不会像圣书才女那般儒雅,有任何情绪,都会最直接的表现出来。 从一开始,她就很讨厌耀天公子,如今更是厌恶到极点,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。 耀天公子并未动怒,淡笑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历史从来都是由赢家去书写,只要能够达成目的,谁又会在乎,你所使用的是什么手段?” “好了,不要再反抗,我不想伤了你。这些朝廷的人,只要选择投降,我可以出面,保住他们的性命。” “小白脸,你在放什么狗屁?好臭,好臭!我尘爷乃是昆仑界压不断的脊梁,可永远撑起一片天,等灭掉他们全部,接下来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□紫笸玫馈□ 耀天公子眼中泛起可怕的杀机,道:“好个牙尖嘴利的畜生,辱骂本公子,从来不会有好下场。动手,除了池孔乐和九天玄女,其他一个不留。”